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02章 三个情敌(4)
  第402章三个情敌

  虽然有些木讷,可是至少做事稳重,不会因为一点小脾气就不分是非轻重。

  “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看住小少爷和小小姐的……”岳勇垂眸,有种要就地认错的觉悟。

  璃爷交给他的任务,他是第一次没有完成啊。

  而且还让小少爷和小小姐面临着这么大的危险,幸好现在平安无事,否则的话,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好了,是灵儿太过紧张了,不关你的事。不过,你跟灵儿间,还是好好谈谈吧,总不能一直都像现在这样啊。毕竟大家以后还是会见面的。”林墨歌说罢,便冲他微微一笑,“那我就先带孩子们上去了。”

  “好的林小姐!”岳勇点头应答,目光却有些疑惑的四下张望着。

  月儿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清亮的道了一声,“矮油,岳勇大叔,你下来的太晚了啦。灵儿阿姨已经走了。”

  “不过灵儿阿姨应该是去拖车了。”羽寒也默默插了句嘴。

  他能帮岳勇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看着两个小家伙的背影,岳勇差一点就感动的热泪盈眶了好么。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一道阴沉的嗓音将他唤醒,看到璃爷那张苍白的脸时,赶紧冲了过去。

  “璃爷,发生什么事了?您受伤了?”

  果然还是岳勇心细,一看到璃爷的脸色,就知道出了问题。

  权简璃摆摆手,“后面有药箱,帮我换换药。”

  “是璃爷!”

  岳勇迅速拿了药箱上车,艰难的帮着璃爷将浸了血的衣服换下来,清理伤口,再重新上药,绑好纱布。

  “璃爷,怎么不告诉林小姐?您都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还在逞能?若是一直如此,您的伤口会越来越厉害的。”

  看着那重新裂开的伤口,就算是好脾气的岳勇,也忍不住苛责了起来。

  “这件事别告诉墨儿,我不想她担心。”权简璃有气无力道。

  “璃爷,您这又是何苦?……”岳勇微微叹息一声,璃爷这是想把自己都玩进去啊。

  如此的一往情深,一个月后,又该如何抽身呢?

  “呵呵……”他低声浅笑,一想到那张娇俏的脸蛋,心里便是一软,“我只是想像现在这样,一直与墨儿在一起而已……”

  他要的,真的不多。

  只是想跟墨儿永远的相守在一起。

  就如同并蒂莲的花语一般,同根同生,恩爱缠绵。

  就算,给不了墨儿名分,可是,却想用尽一生陪伴在她身边,给她所有的宠爱。

  原本,他秉承的信念是,爱一个女人,便倾尽所有,给她一切。

  包括婚姻。

  可是,在遇到墨儿以后,这样的想法,却慢慢的发生着变化,最后,支离破碎。

  原本重要的婚姻观念,如今看来,不过是一个可笑的幼稚的想法罢了。

  而婚姻二字,本就是束缚人的空壳,没有任何意义。

  只要两个人心灵契合,恩恩爱爱,理解彼此,结不结婚,又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墨儿却并不这样认为。

  不过没关系,他会让墨儿理解他,并且,这样认为的。

  重新包扎好伤口后,权简璃的脸色才微微好看了一些,看一眼焦急的岳勇,“城东沿海公路上,那个小明星的车子没油了,就算是逃走,她也总得开着车子去……”

  “璃爷……我……”

  “好了,就算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也总不能一辈子不结婚吧?如果动了心就不要犹豫,我不希望你再重复我犯过的错误。有些事错过了,就真的很难再找回了。”

  他拍拍岳勇的肩膀,然后转身,进了酒店。

  看着璃爷挺拔的背影,岳勇眼眶一红,就算是糙汉子,也有颗敏感的心啊。

  轻踩油门调转车头,向着夜色中急速驶去……

  房间里,因为有了两个小家伙而变得更加温馨起来。

  羽寒难得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因为出来得仓促没有带书,只能看一些记录频道来给大脑放松一下了。

  月儿却在松软的床上又跳又唱,每次一到家外面的地方,她便开始人来疯。

  林墨歌却是将两个小家伙安置好后,便匆匆回到了走廊,站在隔壁房间外敲门,可是许久,也没有人回应。

  “初白,你在里面么?”她开口问了一声,学着林初白当初偷听的模样,将耳朵紧紧贴在门上,却发现根本就听不到任何响动。

  看来,这门的隔音效果还不错。

  叮!

  电梯门一开,她下意识的回过头来,却发现是脸色冷然的权简璃。

  他原本平静的表情,在看到她站在林初白房门外时,顿时沉了下来。

  “担心?”

  低沉的嗓音,阴翳的眸子,看的她一阵阵心虚。

  “难道不该担心么?初白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你要把人家打成那样?他现在都没回来,说不定还在医院呢!”林墨歌气愤道。

  看着她清亮的眸子里直喷火,权简璃的嗓音也软了下来,将她拥进怀里。

  下巴靠在她颈间,轻轻摩挲着,“墨儿,他在街上那样抱着你,我气不过。我说过的,你只能靠在我怀里,其他的男人,不允许!更何况,你口口声声说他是你的未婚夫,如果看到那样的场面我还能视而不见的话,还算什么男人?”

  “可我们间的关系根本就不像你想的那样!那也不过是个单纯的朋友间的拥抱!”她瘪着嘴,幽怨道。

  “朋友?你跟他说清楚了?”他欣喜万分,紧紧扶着她的肩膀。

  那双凤眸里,似乎闪烁着七彩的流光。

  让她有一瞬间的恍惚。

  许久,终于微微叹息一声,“我与初白如何,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与你无关。如果你真是为了我好,以后就不要再为难初白了。这些年来,他对我和孩子们的恩情,我还都还不了的。更不想再因为我而拖累他。”

  “墨儿……”

  “你先答应我!”林墨歌忽然郑重起来,“初白很善良,他从来没有强迫过我,而是选择了默默守护。如果不是他,这几年,说不定我早就熬不下去了。所以,你答应我不要再打他的主意,更不要用他的家人来威胁他,好么?”

  这是她唯一能为初白做的了。

  为了不让初白再成为第二个羽晨,她只得趁着现在,从权简璃这里讨个承诺。

  明明知道她在为别的男人说话,为了别的男人求他。

  可是,看着那双干净透彻的眸子时,他竟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好,可前提是,你不能嫁给他。否则的话,我会让林家在s市再无落脚之地,你知道我说到做到的。”

  她一咬牙,“好,成交!”

  原本,她与初白也是没有可能了。

  如果能以此为条件,换林家平安的话,那她甘愿。

  “好了墨儿,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不要再说别人了好不好?我想让你多陪陪我……”他在她唇边轻吐着,一双大掌已经缓缓游移到了那平坦的小腹。

  却被她轻轻一拍,打了下去。

  “别闹!孩子们还在呢!”

  “那就再开个房间让他们睡觉去。”权简璃自然有主意。

  就算是天塌下来,也不能阻止他与墨儿的恩爱缠绵。

  “那可不行,我不放心让孩子们自己待着。”林墨歌撇撇嘴,丝毫不给他机会。

  他委屈的撅起嘴来,像个失了宠的孩子,“那怎么办?那么小的床……”

  “是啊,床好小,所以我跟孩子们睡刚刚好。”林墨歌黛眉微挑,愉快的甩开他,向着房间走去。

  “那我呢?”权简璃跟在身后,像个受气的小媳妇。

  “恩……你不是要去再开个房间么?”她头也不回,随口应了一句。

  也不能怪她啊,是他刚才说要再开个房间的。

  “墨儿!……”权简璃大步跟了上去,“我也在睡在这里。”

  她回头瞪了他一眼,被他那委屈的表情打倒了,“那……睡沙发好了。我看沙发还挺舒服的。”

  “不要!我要睡床!”他一字一句道。

  然后,径直向着床边走去,然后,大剌剌的往床上一躺,甚至还摆成了大字型,宣示着对那张床的主权。

  月儿本来在床上跳着,此时被抢了领地自然不甘愿了,“便宜老爸,你刚才抢哥哥的钱,现在又抢月儿的床,真不害臊!”

  权简璃鼻子里哼出一口气来,“这是老子的地盘!再说了,谁让你们不老实待在家里跑来这边的?不知道会打扰到我们恩爱么?”

  “不是我们跑来的喔,是灵儿阿姨带我们来的……”月儿眨巴着眼睛反驳。

  权简璃语塞,他怎么忘记了,跟这个小妮子根本没道理可讲的。

  看着床上吵架的一对父女,林墨歌只觉得温馨又好笑。

  这样的权简璃,是她很少见到的模样,可是,却很窝心。

  如果他与孩子们之间,一直都是这样的场景,那该多好?

  那样的话,羽寒就不会变得这么可怜了吧?

  “好了,宝贝儿们,妈妈带你们去洗澡!”

  “好嘞!马上就来!……”月儿将手中的枕头重重往权简璃脸上一扔,一咕噜跳下了床,光着脚丫便扑向妈妈怀里。

  “恩……”羽寒也把遥控器一扔,默默走到了妈妈身边。

  “我也要洗!”权简璃也不干了,起身便想跟过去。

  却被林墨歌瞪了一眼,“你身上有伤,别凑热闹!”

  “喔……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