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05章 三个情敌(7)
  第405章三个情敌

  或许,灵儿跟岳勇,真的可以考虑一下。

  “宝贝儿,灵儿阿姨昨天带你们来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有没有说过她在这边还有没有什么朋友之类的?”

  羽寒眨着眼睛想了想,摇摇头,“灵儿阿姨只是因为跟岳勇大叔赌气,所以才带着我跟月儿到这里来找妈妈的。因为走的太急了,她没带钱也没带手机,所以才会没钱加油,让车子抛锚了。”

  林墨歌额头直冒冷汗,这还真是那丫头的作风啊。

  从来都是想一出是一出,不按套路出牌,更不考虑后果。

  不过,她应该不会再弄出什么乱子来了吧?身上只有那么一点钱,以她的大手笔,想必睡一觉吃个饭,就已经花光了吧?

  反正那丫头知道她住在这里,如果真的走投无路了,想必还会回来找她的。

  而且岳勇现在也出去找了,相信很快就能有消息的吧?

  毕竟岳勇的办事效率,她还是知道的。

  “妈妈很担心灵儿阿姨么?”羽寒轻声问道。

  “当然啦,不过有岳勇大叔去找,相信很快就能找到的。妈妈带宝贝儿去洗漱吧……”她将小家伙抱起来,向着洗手间走去。

  没一会儿,从洗手间里传来水流的声音,权简璃被这声音吵醒,睁开了眼睛。

  下意识去摸床边的位置,却空空如也。

  再摸另一边,恩?滑溜溜的触感,这么有弹性的细腻,难道是……

  “啊!……便宜老爸欺负人!妈妈……”一道清亮的童意险些刺破了权简璃的耳膜。

  下一秒,小妮子疯狂的踢着脚,砰砰砰!

  每一脚都稳稳的踩在了璃爷那张帅到掉渣的俊脸上。

  “便宜老爸好讨厌,竟然捏人家的脸……”

  月儿一脸鄙夷。

  额……小朋友儿的脸?

  权简璃好不容易抓住小妮子的两只小脚丫,阻止了她继续扑腾。

  “不许踢了!”

  “哼,谁让你捏人家的脸的,就踢就踢!……”

  月儿本来就不愿意早起,现在被他这么吵醒,自然是心情不好了。谁让他这么不长眼,扰了月儿的清梦呢?月儿要好好惩罚他才行!

  权简璃脸色阴沉,却又不好发作,“乖,你妈妈呢?”

  “哼,月儿跟哥哥一起床就要找妈妈,便宜老爸也要找妈妈么?”小妮子趴在他面前,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直转,丝毫想不明白,为什么大人也跟小孩子一样爱撒娇呢?

  权简璃被小妮子那双清亮的眼睛看得没来由的心虚,“咳咳……老子找自己的女人不行么?”

  他们找的是妈妈,他找的是女人,这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嘛。

  林墨歌出来时,便看到这一大一小在床上闹腾着,不禁哑然失笑。

  被女儿整到手足无措的权简璃,倒是可爱的很呢。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脸上的笑容有多明媚吧?

  “妈妈!……便宜老爸欺负人喔。”月儿一看到妈妈,便如同见到救世主一般,张开小手扑了上去。

  还不忘记狠狠在权简璃腿上踩了一脚,痛得他倒抽一口冷气。

  “那咱们不跟他一般见识,去洗脸然后吃早餐好不好?”

  “好!”小妮子一听到吃的便两眼放光,老实的跟着妈妈走了。

  羽寒自己乖巧的换好衣服坐在一边,与权简璃四目相对,似乎有种尴尬的氛围在流蹿。

  “爸爸,你会娶妈妈么?”羽寒冷不丁开口,震得权简璃指尖一颤。

  “为什么这么问?”他虽然一直知道羽寒希望有个完整的家,可是,却没有想到儿子竟然有勇气直接问他这些。

  “那天干爹带着妈妈去领证的时候,爸爸去阻止了。干爹向妈妈求婚的时候,爸爸也出面了,难道不是说明爸爸心里很爱妈妈的么?既然爱妈妈,为什么不娶她?”

  羽寒一脸认真的问着,“而且订婚宴也取消了,爸爸是反悔了吧?”

  看着儿子那双太过干净执着的眸子,权简璃有种无地自容的迫切。

  似乎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想法,早已经被这个小家伙看透了一般。

  “不,订婚宴是取消了,那是因为你们的刻意捣乱,让订婚宴没有办法再进行下去。而且,蝶儿晕倒了,所以才被迫取消的。”他沙哑着嗓音道。

  羽寒漂亮的眉头习惯性的一皱,看在权简璃眼口,不知为何,有些心疼。

  “那爸爸的意思是,等那个女人身体好了之后,还会再订婚甚至结婚么?”

  儿子如此直接的问话,让权简璃越发心虚。

  可是,他相信自己的儿子可以理解他,也可以理解这复杂的局面。

  所以,依旧缓缓开口,“是,无论发生什么,只要蝶儿还活着,我就必须要娶她。”

  “为什么?难道爸爸爱她甚过爱妈妈?”羽寒不明白。

  权简璃深吸一口气,爱这个字,过于沉重。

  原本,他是个不懂爱的人。

  连爱情的本质都不懂,就算莫易云告诉了他,他还是不相信。

  可是经历了这么多,他已经明白了。

  他爱的人,从始至终,都只有墨儿一个。

  摇摇头,“不,爸爸并不爱她。”

  “既然不爱,为什么还要娶?书上写着,爱一个人,就是给她婚姻,与她携手白头。虽然我还不能明白这种爱和婚姻有什么关系,可是,爸爸应该明白的吧?既然爸爸不爱她,为什么一定要娶她呢?娶了她,爸爸就会幸福么?”

  羽寒虽然看的书很多,可是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

  哪里会有那么多的经历呢?

  所以,他最关心的,只是爸爸和妈妈的幸福。

  权简璃心里钝钝的痛,这个小家伙,竟然在问他会不会幸福。

  “你希望爸爸幸福么?”

  “恩,羽寒希望爸爸和妈妈都能得到幸福。”小家伙很认真的点头。

  他知道干爹是可以给妈妈幸福的人,所以才会支持干爹追妈妈的。

  可是反过来一想如果爸爸娶了那个丑八怪阿姨也会得到幸福的话,那他和月儿还有什么理由反对呢?

  听着儿子的心声,权简璃第一次,心慌了。

  岳勇说过,娶了蝶儿,便是成全蝶儿一人的幸福,却毁了所有人的希望。

  所以,“爸爸只有跟妈妈在一起时,才会幸福。”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跟儿子说实话。

  或许他最信任的,还是亲生骨肉吧。

  “可是,爸爸必须要娶蝶儿,因为这是爸爸曾经对她许下的承诺,只要她活着,爸爸就一定会娶她,照顾她一辈子。她为了爸爸才变成现在的样子,所以,爸爸欠了她的,必须要还。明白么?”

  羽寒沉默了。

  小小的心,无声的破碎了。

  原来,折腾了这么一圈,爸爸还是会娶那个女人。

  早知道如此的话,他那天就不应该通知爸爸去阻止干爹和妈妈领证结婚的。那样的话,妈妈就可以先得到幸福了。

  如果先吃一颗幸福的糖果,那么以后的痛苦,就会减轻了吧?

  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是他亲手毁了妈妈的幸福。

  许久,才缓缓开口,“那爸爸娶了那个女人,妈妈怎么办?爸爸能看着妈妈嫁给干爹么?”

  权简璃被儿子看的莫名心慌,似乎是被审判了一般,“爸爸当然会照顾好妈妈的,我们还会像现在这样开开心心的在一起,难道不好么?你心里不是也希望这样么?否则那天怎么会让我去阻止他们结婚?”

  “不是的!羽寒是希望爸爸和妈妈结婚,所以才通知爸爸的。如果早知道爸爸以后要娶的还是那个女人,羽寒是不会让爸爸出面去阻止的。”

  小家伙的眸光渐渐地黯淡下去,“爸爸觉得像现在这样好么?可是妈妈心里其实很不安,羽寒和月儿的心理更加不安。因为结婚以后,爸爸就是属于那个女人的了,会离我们越来越远。”

  “不会的,爸爸不会……”

  “会的爸爸。你说过会照顾那个女人的,如果那个女人跟妈妈同时生病了,爸爸一定会先照顾那个女人的吧?因为她比妈妈还要虚弱。那样的话,妈妈就太可怜了。所以,如果爸爸真的要娶那个女人,就让妈妈也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吧……”

  羽寒自己都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可是这些话,是他一直都想对爸爸说的。

  既然得不到完整的家,那么,若是爸爸和妈妈都能找到各自的幸福,他也无所谓的。

  他最害怕的,是爸爸得到了幸福,妈妈却在受苦。

  权简璃怔怔的看着儿子,根本没有料到,儿子会说出这种话来。

  心里沉甸甸的,喉咙似乎堵了一团棉花般,发不出声音。

  可是,他又如何能放手,眼睁睁看着墨儿嫁给别的男人?

  父子二人四目相对,似乎有着某种情感在空气中流淌。

  相似的表情,却是不一样的心。

  林墨歌抱着月儿从洗手间出来时,已经给小妮子换上了漂亮的衣服。

  还给月儿扎了两个漂亮的羊角辫。

  “宝贝儿,饿不饿?妈妈带你们去吃早餐!”

  “恩!”羽寒意味深长的看了爸爸一眼,没有再说什么,便从沙发上下来,跟着妈妈向门外走去。

  权简璃还沉浸在儿子说的那些话中,等到反应过来时,哪里还有母子三人的身影?

  微微叹息一声,再次窝进了被子里。

  只觉得全身都疲惫不堪,丝毫没有想要起来工作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