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06章 三个情敌(8)
  第406章三个情敌

  那个只手遮天,霸气无边的璃爷,面对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孩子,却如此无力。

  或许,让他无力的,并不是身边的人,而是背负在心底的另一个东西吧?那个名为承诺的沉重枷锁。

  母子三人吃得饱饱的,再次回到房间时,权简璃已经换好了衣服,坐在沙发里优雅的喝着咖啡看着报纸了。

  得体的西装将他清冷的气质衬托无虞,让他再次变身成了那个冷漠无情的暴君。

  林墨歌看了他一眼,“孩子们就交给你了,照顾好,不许再跟孩子们发脾气,知道么?”

  说罢,便提着包包要出门。

  “你要去哪?”权简璃焦急问道。

  “工作!您这堂堂总裁自然是不用工作的,可是我不过是个小助理,不工作就没有钱赚。所以孩子们就拜托你这个闲人喽……”林墨歌一边换鞋一边悠闲道。

  权简璃脸色一沉。

  他可是特意换好了衣服打算带着她出去玩的,没想到这女人眼里根本就没有他啊。除了孩子们就是工作!

  孩子们,林初白,羽晨,那个小明星,个个都比他重要。

  现在,就连工作也比他重要了?

  可是看她已经准备好出门的模样,似乎并没有挽留的余地。

  再看一眼眼巴巴盯着他看的两个小家伙,只觉得一阵阵头大。

  “必须要照顾?”

  “……”林墨歌瞪了他一眼,被他委屈的模样气得哭笑不得。

  她现在必须逼着他学会跟孩子们相处,这样一个月后,她才能放心的让孩子们跟着他。

  只一眼,权简璃便败下阵来,“好吧,可是今天晚上……你得好好陪我才行……”

  就像个孩子一样,做了什么事,都要有奖励。

  “知道了。但前提是,你要更加倍照顾好孩子们,否则,免谈!”

  “遵旨!……”

  璃爷乐得屁颠屁颠的。

  只要辛苦一天,就能抱得美人归,这买卖,划算。

  “宝贝儿们要乖乖听话喔,妈妈先去工作了。晚上见!”林墨歌瞪他一眼,却冲着两个小家伙笑意盈盈。

  “妈妈再见!”

  “再见妈妈……”

  小家伙们异口同声,目送着林墨歌离开。

  一出门,林墨歌便给林初白打去了电话,幸好,电话那头接通了。

  “初白?你还好吧?现在在哪?我马上过去……”

  其实昨天,她没有想到林初白会伤的这么重的。可是整整一晚上他都没有回来,足以说明伤得很严重,所以才会这么焦急。

  “墨墨,我没事,只不过是一些外伤罢了。你不用过来看我的。”电话那头的林初白,嗓音依旧温柔。

  处处都透着对她的关心。

  “不行,我必须过去看看才能放心!你在哪家医院?”她坚持问道。

  就算是替权简璃道个歉也好,一直这样下去,她心里只会更加过意不去的。

  毕竟初白是被她连累的,她不能就这么不管。

  “我真的没事墨墨,毕竟工作还要继续。你上午先去找那个负责人谈谈,我随后会去找你。”

  “好吧,那我先过去了,你也不要太逞强了知道么?”

  林初白既然执意不肯让她过去,她也不再坚持。

  毕竟他也需要时间来抚平伤口。

  自然,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内心的。

  她能想象得出,他做出让步的决定有多艰难。

  爱上一个人,很简单。

  可是要放手,却是剜心一般的痛苦。

  正因为如此,她才更加感激初白,也更加内疚不安。

  是谁说过,在爱情里,先放手的那个,才是爱得最深最痛的?

  放手,是因为不想伤害到心爱的人,所以宁愿自己将那份心痛深深埋藏,宁愿自己背负着一切罪名。

  只希望,心爱的人可以得到幸福。

  但愿初白可以恢复到从前,她真不想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也只知道,自己其实根本就配不上初白的……

  无论她和权简璃将来如何,至少,与初白,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知己……

  挂了电话,林初白看一眼坐在病床边的女人,眉头微微一皱。

  他醒来以后,这个叫莎莎的女人便守在这里了。

  与那天晚上在娱乐街看到时不同,现在的她,并没有化着那么浓的妆,整个人看起来,倒是淡雅了许多。

  眉宇间犹自可以看出,年轻时的风姿绰约。

  只是,林初白并不清楚,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对他如此上心。

  其实,他的身体并没有受什么伤。

  只不过是跟权简璃打了一架而已,他也不是弱不经风的小草,不会因为那几拳就倒下的。再说了,他也还了权简璃不少啊。

  晕倒,不过是因为血糖过低罢了。

  因为这些日子一直在想着案子的事,所以有些休息不足罢了。

  再加上因为前几天与墨墨领证却被阻挠的事,心里有些郁郁寡欢。都集中到了一处,才体力不支。

  虽然他平时看起来嘻嘻哈哈,开朗又阳光。可是,心里却也敏感得很。

  只是没有说出来罢了。

  其实,他真的很在意墨墨。

  而之所以放弃,也是不想让墨墨再为难。

  不想让她夹在中间没法选择。

  他想要给墨墨更多的选择空间,让她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这样的话,她才能真正的幸福。

  而一步步紧逼着,她只会越来越不安,越来越仓促。

  就算真的和他在一起了,也不会开心的。

  与其那样,倒不如现在放弃。

  有时候,放弃并不是真的认输。

  而是退一步,积聚实力,准备下一次的全面进攻。

  收回心神,再次看向坐在面前的女人,缓缓开口,“谢谢您昨天救了我,若不是您的话,恐怕我就要在车里睡一夜了。不过……您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他与这个女人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她一直守在他病床前等着他醒来,一定是有事的。

  莎莎讪讪一笑,“您说的没错,我真的有事想要求您。”

  她迟疑了许久,才终于下定了决心般,缓缓开口,“其实我想向您打听一下,跟您在一起的那位小姐她……她的事……先生,您别误会,我并没有什么坏心,只是觉得……觉得……”

  有些话,虽然她早在心里演练了多少遍,可终究还是难以说出口。

  毕竟当年,是她犯下的错,才走到今天这一步。

  林初白眉头一皱,下意识便有了戒心。“你想找墨墨?你认识她?”

  “她叫墨墨么?”莎莎有些惊喜,一遍又一遍的念着那个名字,两眼泛起泪光。“原来,她叫墨墨……那她……今年是不是二十七了?”

  “你怎么知道?”林初白越发好奇,可好奇的同时,不禁又多打量了面前的女人几眼。

  苍老的面容上有几抹淡淡的皱纹,似乎是饱经沧桑。可眉眼间的神态,还是得体的举止,却又足以说明她的休养。

  不难看出来,这个女人年轻时一定是一方尤物,只是后来经历了一些不好的事,所以才会落得如此地步吧?

  要不然,也不会年纪这么一大把了,还出来陪酒。

  “真的是她?真的么……”女人根本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欣喜若狂,喃喃自语着。

  林初白声音顿时冷了下来,若是谁敢打墨墨的主意,他定不会轻易饶恕!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打听墨墨的事?如果今天不说清楚的话,恐怕我没办法就这样放你走。”

  他不会让任何人威胁到墨墨的安全。

  莎莎被吓了一跳,因为现在的林初白跟刚才那个温润如玉的男人截然相反,一双桃花眼中,此时却发射出凌厉的光芒。

  “先生您误会了,我真的没想对她做什么,我只是……只是觉得她跟我的女儿很像罢了……”莎莎知道被误会了,这才赶紧解释,“其实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觉得她很像我的女儿,尤其是那双眼睛,跟她爸爸的简直一模一样。所以我才一直跟着你们,想要亲口问一问的。可是,又怕造成误会,所以才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开口……没想到,却发生了这样的事……”

  她指的,自然是林初白与权简璃在街头打架,最后晕倒在车里的事。

  林初白脸色依旧阴翳,“你是说你一直都跟着我们?”

  莎莎点头。

  他忽然想起昨天早上离开酒店的时候,墨墨就曾说过,好像看到了这个女人的身影。

  不过当时他并没有在意,还以为是墨墨看错了。

  却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真的跟着他们!

  “那你现在来找我,就是想打听墨墨的情况,然后跟她相认?”他沉声问道。

  莎莎紧咬着嘴唇,眸子里泪光闪烁,“我……我知道没有资格再认她,可是,我真的后悔啊……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了,没想到,老天竟然又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再见到她……先生,您能帮帮我么?只是让我远远的看她一眼就好……我真的不奢望与她相认的……”

  看着面前与自己母亲年龄相仿的女人泣不成声,林初白终究是没有办法拒绝。

  而且,如果这个女人真的就是墨墨的母亲,他也一定要告诉墨墨的。

  毕竟墨墨一直都想见到自己的亲生母亲啊。

  “您……您先别哭了,能把具体的情况跟我说说么?”作为律师,这两年来,他早就练就了冷静的心态。

  不能冲动不能急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