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07章 三个情敌(9)
  第407章三个情敌

  凡事都要以平常心对待。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莎莎不好意思的笑笑,便缓缓讲起了以前的事。

  当年,她还是名噪一时的小明星,因为长相甜美而一时风头无两。

  而风头正盛时,与一位富家少爷相恋,二人情投意合,很快便私定了终身。可是他家里却早已经帮他订好了婚事,是另外一位门当户对的小姐。

  而且当时对方家中根本就不喜欢她这种有点名气的小明星,还说她是个戏子,娶回家只会败坏了门风。

  可是,两个热恋中的年轻人,又如何能听得了别人的劝?

  二人最终背着家人私奔了。

  而她也打算为了爱情放弃自己的事业,隐姓埋名。

  当时二人逃到了很远的地方,并且幸福的生活了一段时间。

  她就是在那个时候怀孕的。

  就算是没有名分,她也没有在意。

  以为这个男人会一辈子对自己好,就一直这么幸福下去。

  两个人一直靠花她这些年赚下来的积蓄生活,那个男人因为从小娇生惯养,根本就没有任何赚钱的手段和能力。

  而且也迫于家族的追查,不能出去找工作。

  于是二人便一直隐姓埋名,直到孩子出生。

  孩子出生时,她大出血,情况很危急。

  为了让她和肚子里的孩子能活下来,两人才想办法到了市里的医院。

  可也因为如此,被男人的家人找到。

  她生下孩子后一直昏迷不醒。

  等她醒来时,那个男人已经不在了。

  而孩子,因为身体虚弱,所以一直都在保温箱里。

  听护士说,男人的家人来看过孩子,听说是女孩儿,便没有带走。若是她生下的是男孩儿,便会被他们带回去,当作长孙。

  她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悲哀,一场肆意的最后,便只有一副孱弱的身子,和一个虚弱的女儿了。

  她在医院里整整住了一个月,也等了一个月。

  想要等着那个男人回去找她。

  可是最后,却失望了。

  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出现过,后来她才打听到,原来,那个男人被家人送出了国,而去向,对外保密。

  还有人说,他是和那个门当户对的小姐去国外结婚了,以后,也会一直在国外生活。

  她抱着女儿回到了当初与他生活的家里,一直等啊等。

  整整等了三年。

  三年里,她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如果他现在回来,她就会原谅他。

  可是,三年过去了,她的积蓄已经全都花光了,那个男人,却依旧没有音讯。

  而这三年的等待中,她对女儿的爱,也一点一点磨光。

  原来的庆幸,渐渐地,变成了某种怨恨。

  如果当初她生下的是男孩儿,那现在,她会不会已经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了?他会不会就可以留在她身边?

  如此想象之下,每次看到女儿,心里的怨恨便愈加深刻。

  而与此同时,经济的拮据,也在打击着她。

  原本,她想要恢复以前的身份,便去找了之前合作过的公司和导演。却被告知,现在她的形象已经堕落了,根本没有人愿意请她。

  就连那些以前在屁股后面追着她跑的广告商们,也对她不屑一顾了。

  因为没有人会请一个未婚生子的不洁的女人来代言。

  那个时候她才明白,自己的一时冲动,竟然生生毁了自己的事业!

  后来,她只能去职场打工,可是,同事们都在背后诋毁,想尽一切办法赶她走。

  她用了五年的时间一步步走到了最辉煌的顶峰,却只用了三年,便被人从顶峰生生推下。不,应该说是她自己从顶峰滚落到了地狱。

  是她眼瞎,爱上了一个没有担当的男人。

  以后的一年里,她辗转做了各种工作,大都是一些苦差事。

  所受的苦,让她渐渐对生活失去了希望,再也没有了对未来的期许。

  而那个孩子,无论她再怎么怨恨,也没有办法再让女儿跟着她受苦。

  毕竟,那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她便想着,与其两个人守在一起活活饿死,倒不如信一次命,或许,这个孩子还有活下去的可能。

  终于,在一个下雪的夜,狠下心来,将女儿放在了医院的长椅上……

  这些年来,许是老天在报复她的狠心,便一直在折磨着她。

  她靠着那张脸蛋,只能在一个又一个男人间辗转。可是到最后,却都是被甩的命运。

  后来,她便不再信男人了,只想要他们的钱。

  或许,是她命苦吧。

  那些男人既想要得到她的美色,却又舍不得在她身上出钱。还口口声声说着什么,不希望他们间的爱情被物质所玷污。

  所以,她干脆以卖酒为生,想要将自己麻醉了,不再去理会这混账的人生。

  直到那天,看到一个善良的女孩儿,当看到她那双清亮的眼睛时,她的记忆,便瞬间席卷而至。唤醒了她掩藏在心底深处的人性。

  故事说到最后,她已经哽咽到嗓音沙哑。

  眼泪将脸上厚厚的粉底冲刷着,露出原来那白净却苍老的肌肤。

  林初白静静的听着,暗自唏嘘不已。

  这样的女人,或许是被上天遗弃了吧?所以才会如此浑浑噩噩的过一生。

  说到底,她是可怜的。

  可是,这可怜,却也是她自己造成的。

  不过,若她真的是墨墨的母亲,该怎么办?

  不管她身份如何,墨墨都会相认的吧?毕竟,她一直都那么想见到自己的亲生父母。

  而且那天墨墨回去的路上也曾说过,她一看到这个女人,便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母女间的血缘连系吧?

  只是看一眼,便能感应到对方。

  微微叹息一声,扯了桌子上的纸巾递过去,“抱歉,让你想起这些伤心的回忆。”

  “不,这是我自己造下的孽,我应该承担的……”莎莎深呼吸一口,努力的想要止住眼泪,“其实我应该感谢老天的,竟然还给我机会,让我再见到我的女儿……”

  林初白看着她,没有办法再置身事外,因为这件事,关系到墨墨的身世。

  “您的经历我很惋惜,可这也只能说明,您的女儿跟墨墨相似,并不能明确说明墨墨就是您的女儿。想要确认的话,还需要做一些鉴定才行。”

  他是律师,一切都讲证据。

  虽然说,法律不外乎人情。

  可是只有人情没有关键的证明,也是没用的。

  “那……该怎么做鉴定?”莎莎愣了一下,眼里闪烁着哀求的光,“先生,我知道您和墨墨是好朋友,您能不能帮帮我?我真的没有太多的奢望,只想要见见她而已……就算……她不认我也没关系。如果她真的是我的女儿,如果,我的女儿真的长得这么漂亮,这么善良,我就心满意足了……”

  林初白轻轻叹息一声,点了点头,“好,我会帮你的。”

  他并不是为了这个女人,而是为了墨墨。

  就算没办法将墨墨娶回家,他也要在她身后,默默的守护着……

  病房外,一抹白色身影悄然而立。

  房间里的对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了拳,那漂亮的嘴角,高高抿起弧度。

  “呵呵……看来这下子,又有好戏看了……林墨歌,你以为,你可以一直霸占着简璃的心么?不,不会的……”

  无论是蝶儿还是林墨歌,都没有那个资格。

  因为有资格站在简璃身边的,只有她!

  忽然听到房间里的人说要出去办手续,她这才慌忙离开。

  可是一转身,便撞到了一位小护士,她端着的托盘被撞到了地上,散落一地凌乱。

  “对不起……我没看到有人……对不起啊……”

  “喔没……”

  小护士的话还没有说完,白若雪便踩着高跟匆匆离开了。

  看着那个高贵的背影,小护士撇撇嘴,“看起来挺有气质的,真是没素质!”

  然后低头捡着东西。

  莎莎从她身边路过时,蹲下身子来帮她捡着,“没事吧?”

  “没事,谢谢您了。您心地真善良。”跟刚才那个打扮高贵的女人比起来,可是要好得太多了。

  果然人不能只看外表要看内心的啊……

  白若雪逃也似的出了医院,这才松了口气。

  还好没有被看到,否则便失去最好的机会了。

  没想到,她的运气这么好,只不过是来医院买些减肥药而已,竟然会听到小护士们议论那个长得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

  然后,离开的时候还偏偏走到了那间病房外,刚巧听到了里面的人提到墨墨两个字。

  好奇心的驱使下,这才停下来偷听了一些。

  没成想就得到了这么劲爆的消息。

  看来,就连老天都在帮她呢。

  林墨歌,你能得意的日子,可不多了呢……

  另一边。

  林墨歌走后,房间里便只剩下了父子三人。

  气氛,瞬间从欢乐变成了尴尬。

  因为父子三人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近距离的相处过。

  在权家老宅的时候,每次三个人能聚齐时,也总会有权家的其他人或者佣人在场,像现在这样,只有父子三人,还是第一次。

  不光是权简璃,就连两个小家伙,也一时有些难以适应。

  羽寒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看电视。

  月儿几乎把房间翻了个遍,自己在玩探险游戏。可是到最后,却发现酒店的房间根本没有可以玩的。

  因为被打扫的太干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