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10章 解开心结(3)
  第410章解开心结

  不可以!月儿绝对不能吃!

  想到这里,也顾不得其他了,一心只想着要阻止月儿病从口入。挤开人群,匆匆向着里面追了过去。

  却不料,隔着老远,就听到月儿满足的声音,“恩,好香喔,大叔,你做的真好吃……等下让便宜老爸给你钱喔,他可有钱了,你随便开口要好了……”

  羽寒乖巧的站在月儿身边,手里拿着几张纸巾“待命”,随时准备着帮月儿擦手。

  “月儿!”权简璃阴沉着目光走了过去,吓得月儿小身子一颤,险些将手里的臭豆腐掉到地上。

  见他过来,咧嘴一笑,“嗨便宜老爸,大叔做的臭豆腐好香啊,炸得脆脆的,你要不要尝尝?”

  说罢,便将一块臭豆腐高高举起,一个劲的往权简璃身上凑。

  那股臭味若有似无的钻进鼻腔,让他胃里又是一阵抽搐。

  “快拿开!你也不准吃了!这种垃圾食物会吃坏肚子的!”他俯身便要从月儿手中抢过去,不料月儿机灵得很,一溜烟跑没影了。

  还不忘记回头冲他吐吐舌头,“哼,便宜老爸哪里懂得享受这些啊。这可比进口食品好吃多了!”

  权简璃气得嘴角抽搐,却又无可奈何。

  因为卖臭豆腐的大叔已经伸着手跟他要钱了。

  捂着鼻子,俊朗的眉头拧成了疙瘩,将一张大钞隔着老远扔了过去,迈开两条长腿,便向着小妮子逃走的方向追了出去。

  身后,大叔拴起飘落在地上的大钞,用衣角擦了擦装进口袋里,嘀咕一句,“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啊……”

  月儿一路走一路吃,权简璃结账的速度,竟然都赶不上小妮子吃东西的速度。

  羽寒虽然跟爸爸一样,觉得这些都是垃圾食物,一口都不吃,但是至少也没有唠叨。反而一直跟在月儿身边充当了伙夫,手里被月儿塞得满满的。

  一眼看去,倒好像贪吃的那个是他。

  权简璃一路黑着脸跟在后面,催促又催促不得,只能不断的甩着钞票,那高傲的姿态,如同从天而降的神一般,正体恤着受苦受难的人们。

  “矮油,你们两个不要总是板着脸好不好,很影响食欲哎。”月儿嘴巴里塞得满满的,看着言行极度一致的两父子,不满的咕哝着,“来,你尝尝这个哥哥,可香了!妈妈也最喜欢吃这个呢。妈妈说敢吃鱿鱼的才是男子汉!”

  羽寒漂亮的眉头紧皱起来,妈妈怎么可能说这种话呢?

  看着月儿举到他面前的那只形状奇特的炸鱿鱼,小家伙如何都开不了口。

  最终,还是摇摇头,“月儿,你也不要再吃了,这么吃下去会闹肚子的。”

  “哼,权羽寒是胆小鬼!”月儿撇撇嘴,一脸不屑。

  “权羽寒跟便宜老爸一样,都是胆小鬼!连炸鱿鱼都不敢吃!”

  一句话,惹怒了父子俩。

  “谁说不敢吃了,老子连活的都敢吃!”权简璃愤然道,他怎么可能让一个小妮子看不起呢?

  “那你就吃啊!”月儿得意的将手中的长相狰狞的鱿鱼伸了过去。

  权简璃下意识一个躲闪,“拿走!老子嫌腻!”

  “腻?”两个小家伙同时问道。

  “都炸成干儿了还不腻么,老子才不吃做的这么差的东西!”权简璃一脸嫌弃道。

  月儿咕哝一句,“哼,找借口的都不是男子汉!”

  然后自己咔嚓咔嚓吃得香香的。

  “哼,这不是借口,是实话实说!知道这都是什么做的么?地沟油!知道地沟油是什么么?从下水道里流出来的垃圾,然后……”

  “爸爸……”

  权简璃正打算给两个小家伙好好普及一下什么是地沟油,以及这种地方的小吃有多垃圾。

  却不料被羽寒轻轻拉了拉衣角。

  这才发现,周围那些排队买各种小吃的人们,此时目光都直勾勾盯了过来。

  尤其是那些小吃摊位的老板们,个个目露凶光。

  大有他再多说一句就把他放油锅里炸了的气势。

  “呦吼,便宜老爸,你这样会引起众怒的知不知道?”月儿依旧吃得嘴巴流油,才不管什么是地沟油呢。

  一边吃还一边告诉权简璃现在的事实。

  权简璃微微一愣,从来都只有别人仰慕他的份,哪里有被瞪的份?

  脸色一沉,这些人是不想活了么?

  小心璃爷一个不高兴,就把这条小吃街给扫平了!

  可偏偏这些人们不知道璃爷的厉害,不就是长的帅点有点钱么?凭什么口不择言要毁了大家的招牌?

  炸鱿鱼的那位老板最先看不下去了,嘀咕了一句,“小伙子,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们可都是老实本分的生意人,在这里做了几年生意了,从来都是用的良心食材啊。起早贪黑的容易么?你今天这么说一句,影响了我们的生意是小,我们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可都靠着这点钱维持生活呢,你这不是把人往绝路上逼么……”

  “是啊是啊,我们赚点钱容易么?本来利润就少的可怜,现在还要受这种不公平的待遇,我们也有颗玻璃心啊……”

  “小伙子,你这话说的太伤人了,你看看这条街上这么多小吃摊位,客人也吃了几年了,从来没有谁反映过你说的这种情况,大家不过是图个零嘴,你说你至于说的这么绝么……”

  几个老板都越说越来劲,就好像权简璃一句地沟油,伤了他们的心一般。

  甚至那个炸鱿鱼的老板连生意都不做了,把袖子一撸,走上前几步,正式准备开说。

  而来买东西的客人们也都站到了一边,一边吃得满嘴流油一边准备看戏。

  毕竟生活太过无聊了,有点新鲜事发生总比没有的好。

  甚至已经有人拿出了手机准备把接下来的一场“舌战”拍下来发到网站上去。

  羽寒看这架势,爸爸是要被包围了啊。

  他紧紧拉着爸爸的衣角,一本正经。

  可不是因为怕爸爸会吃亏,而是担心那些人说话太难听了激怒爸爸,然后,爸爸再把这条小吃街一锅端了……

  月儿把手里的炸鱿鱼吃完,肉乎乎的小手随意将嘴上的油渍一抹,眼巴巴看了一圈周围的人,只觉得有些无聊。

  反正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便宜老爸胜利嘛。

  这些人现在就是在作死啊作死。

  反正她认识便宜老爸这几年来,只见过便宜老爸对妈妈低声下气,在别人面前,可一次都没有输过。从来都只有他欺负别人,谁敢动他一下?

  正想要好心帮那就结人解围,忽然间闻到一阵香甜的味道,眼睛一亮,拔腿就跑。

  临了还甩下一句,“便宜老爸,你先在这里玩喔,月儿要去那边转转。”

  “站住!……”权简璃低吼一声,可是月儿的小短腿跑得格外快。

  眨眼间就消失在视线中了。

  他正要追过去,却被卖炸鱿鱼的老板挡住了去路,“小伙子,你家孩子吃了东西还没付钱呢。”

  权简璃脸色一沉,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钞票往他身上一甩,转身便要走。

  “等等!你这是什么意思?把我当乞丐么?我都说过了,我们都是老实本分的生意人,从来不占这点小便宜,该多少就是多少!”

  炸鱿鱼的老板一边说着一边给他找钱,可是口袋里却刚好没零钱,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咳咳……帮我换下零钱……”炸鱿鱼的老板转头向炸丸子的老板求助。

  两个人将口袋里的钱都翻找了出来,在那里一张一张的数着。

  权简璃脸色越来越沉,生怕月儿那小妮子跑没影了。

  要是再被人绑走可怎么办?

  “不用找了!”权简璃急着又想走。

  “那可不行!我说了要找就是要找……”炸鱿鱼的老板很坚持。

  羽寒看出了爸爸的心急,也担心月儿跑丢了,便乖巧道,“爸爸,我先去追月儿吧,一会儿再给爸爸打电话。”

  说罢,还不等他同意,转身向着月儿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看着两个小家伙都消失在人群中,权简璃眉宇间的皱纹越来越深。

  那两个人依旧在找零钱,忽然感觉到一股寒光袭来,冻得哆嗦了一下。

  “今天冬天可真冷啊。”炸鱿鱼的老板忍不住说了一句。

  他哪里知道,这是璃爷的怒气值升高了啊。

  再不快点的话,恐怕璃爷就得掀了他的摊子了……

  而小吃街的尽头处,是一家卖榴莲酥的小店铺。

  有些老旧的门板,与这个现代化的都市格格不入,却又别具一格。

  从那扇开着的小窗子里,不时飘散出一股浓郁又奇异的香味。

  月儿便是被这味道吸引过来的。

  站在门前,吸了吸鼻子,两只眼睛晶晶亮。

  没错啦,就是这里!

  这里面一定有好吃的!

  小妮子正要推门走进去,却忽然被人从身后拉住了。

  回头一看,是羽寒那张因为跑步而通红的小脸。

  “艾玛,吓死人了。怎么也不说话呢?”月儿撇撇嘴,向后张望了一眼,“便宜老爸呢?”

  羽寒气喘吁吁,“你还好意思说,怎么能一个人乱跑呢?要是走丢了怎么办!你知不知道现在拐卖小孩子的人贩子特别多?要是把你抓走了卖到山村里当童养媳怎么办?那你就永远都见不到妈妈了!”

  “神马是童养媳啊?是很可怕的东西么?”月儿眨巴着眼睛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