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11章 解开心结(4)
  第411章解开心结

  羽寒汗颜,“就是给人家做媳妇!端茶倒水伺候人家一家子。做不好了还不准吃饭,还要用绳子把你绑起来……”

  “额……好可怕……月儿才不要被卖去做童养媳。”小妮子终于知道怕了。

  “那就不许乱跑,乖乖跟在哥哥身边!”看着小妮子害怕的表情,羽寒非常满意。

  果然对付月儿还是要威吓才管用啊。

  “好吧,月儿不乱跑了。可是月儿想吃这个……好香的味道喔……哥哥给月儿买好不好……”月儿指着小小的店铺。

  羽寒掏了掏口袋,空空如也。

  这才想起昨天晚上爸爸把他身上唯一的钱拿走,给了灵儿阿姨了。

  “完了!看来哥哥也变成穷光蛋了……”月儿无奈叹息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使劲的吸着鼻子,那双晶亮的大眼睛,却萎靡了下来。

  “再等一等,爸爸来了再带我们进去吃好了。”羽寒有些不忍,安慰道。

  月儿眸光一亮,瞬间又黯淡下来,“可是便宜老爸又要说不准吃这个不准吃那个……被他在一边唠叨着,都要消化不良了好嘛。哥哥……不如我们现在去吃,等便宜老爸来了再结账好了……”

  反正一路上她都是这么做的,便宜老爸在后面总会结账的嘛。

  “那可不行,万一爸爸找不到我们怎么办?人家一生气把我们扣在这里,我们就永远都出不去了……”羽寒自然是要反对的。

  “哼,就知道你跟便宜老爸一样啰嗦!……早知道月儿就跟妈妈一起了,跟你们两个在一起好累喔……”

  月儿一边不乐意的叹着气,小嘴还撅得老高。

  羽寒则是拿出手机来给爸爸打电话,告诉了爸爸他们的位置。不过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嘈杂,估计爸爸过来还需要一会儿。

  挂了电话,两个小家伙站在原地发呆,看着蓝蓝的天空,无聊之至。

  羽寒倒是没什么,反正他就算是看着天空,也觉得很有意思。

  甚至还可以研究一下风向和云朵变化间的关系什么的。

  月儿就可怜了,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直吞口水。

  虽然吃了一路了,可她的小肚子还很饿呢。这种闻得着看得着却吃不上的感觉,真的太难受了。

  就在这时,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从两人身边走过,径直进了那间卖榴莲酥的店铺。

  不一会儿,便提着两盒榴莲酥走了出来。

  那香味透过盒子散发了出来,勾得月儿直吞口水。

  忽然间,“哎呦!……”

  老人脚下一绊,身子一个失控,就那样生生摔倒了。手里的盒子也掉到了地上,幸好没有摔坏。

  “老爷爷,你没事吧?”羽寒赶紧上前将他扶起来问道。

  “喔,爷爷没事,谢谢你啊小朋友,你心地可真善良。”老人颤颤巍巍站起身子来,亲昵的摸了摸羽寒的头,忽然间眼神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

  还不等他开口,月儿便将那两盒榴莲酥捡了起来递过去,“老爷爷,你的东西掉了,还好没有摔坏!”

  “那真是太好了……小朋友,你想不想吃榴莲酥啊?”老人笑呵呵问道。

  “想吃啊,不过哥哥没钱,所以我们在等爸爸过来。”月儿开口道。

  “爸爸啊……那你们爸爸是不是很高大很帅气啊?”老人依旧笑呵呵。

  “额……还好吧……他才不……”

  “月儿!”羽寒及时拉住了月儿,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反而转头看着老人道,“老爷爷,所有小孩子都认为自己爸爸是最高大最帅气的。”

  他总觉得这个老人有些奇怪。

  就连刚才摔倒的那一下,也有些蹊跷。

  “呵呵,这倒是,呵呵……”老人讪讪笑着,把一盒榴莲酥打开,顿时散发出更加浓郁的味道来。惹得月儿眼睛睁得圆丢丢,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小朋友,谢谢你们帮了爷爷,爷爷请你们吃……快尝尝吧,这家店做的很不错的。”说着便拿起一块来递给月儿。

  月儿毫不犹豫的接过来便塞进嘴里,顿时,“哇,好好吃!”

  羽寒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不过看月儿的模样,应该是没什么事,这才微微放下心来。

  老人又递了一块给羽寒,“来小朋友,你也尝尝。”

  “不用了老爷爷,我不喜欢吃这些。”羽寒干脆的拒绝。

  老人愣了一下,便也没有再坚持,而是殷勤的给月儿递着,看她吃得香甜,眼里闪过一抹精光。

  “小朋友,看你们两个很有福气啊,想必以后一定是大富大贵之命……”老人缓缓打开话匣子,手指还煞有介事的掐算起来,“恩,出生时一半贫寒一半富贵,父母恩爱却有缘无分……哎,也是个可怜人啊……”

  “老爷爷,你在说什么啊?”月儿嘴里塞得满满得,活像一只小松鼠。

  羽寒也被他的话吸引住了,眸光一闪,“老爷爷,你会算命?”

  因为刚才老人说的出生时一半贫寒一半富贵,就是指的他跟月儿。

  而他在意的,是父母恩爱却有缘无分这一句。

  难道爸爸和妈妈注定没有办法在一起么?

  老人抬头看了羽寒一眼,意味深长一笑,“小朋友,看来你懂得还不少呢。没错,爷爷祖上传下来一本书,就是关于面相之类的,爷爷家几代都是给人算命为生的,不过到了现在,基本上也只懂一些皮毛了。也是偶尔心有所感才会给人看看的。”

  说着,又摸了摸月儿的头,微微叹息一声,“因为你们两个心地善良,所以才忽然灵光一现的。哎,还是这么小的孩子呢,真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羽寒追问道。

  老人见羽寒有了兴趣,却卖起关子来,“天机不可泄露啊……”

  “天机是什么?”月儿冷不丁又插嘴问道。

  “额……这个天机嘛……这个天机……”老人哪里想到月儿会问这问题,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想了半天才有了主意,“正所谓天机,就是指老天爷的决定!这每个人的命数都是冥冥中自有安排的,谁也不能违背了老天爷的指示活着。而我,却能借助天眼,看到你们以后的命运,这就是所谓的参破天机。但是如果把这个天机说出来的话,老天爷就会惩罚我的。”

  “会怎么惩罚呢?会不会让你饿肚子?还是会被雷劈啊!……”月儿眨巴着眼睛,一脸天真。

  “雷劈当然不会了……反正老天爷自然是会降落一些惩罚下来的……呵呵……”老人讪讪的笑着。

  月儿撇撇嘴,又塞了一块榴莲酥进嘴里,“咦,月儿还以为会有天打雷劈呢,真没意思……”

  老人被小妮子呛得一愣一愣的。

  知道这小妮子不好对付,便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羽寒的身上。

  因为他一直都安静听着,像个好学的小绅士一样,相信他一定不会问那些刁钻又无厘头的问题了吧?

  “小朋友,你相不相信命运?”

  他先抛下了一个诱饵。

  羽寒眨眨眼睛看着他,漆黑的瞳孔越加幽深,让人看不透。

  如同陷入一个巨大的混沌一般。

  “老爷爷,反正你绕了这么大的圈子一定会告诉我们未来的事的吧?要不然也就不会开口了。”羽寒冷静的说道。

  他虽然没有算过命,可是对于这一套引人上勾的把戏,还是很清楚的。

  先是说一些容易猜出来的,引起人的兴趣,然后再一步一步套出一些具体信息。最后再扯些有的没的,说什么最近大难临头,有血光之灾的话,让你不得不掏钱出来买个平安。

  老头被一个小孩子看出了心思,由不得一阵讪笑。

  可是,也不愧是老狐狸,很快便将心虚掩盖起来,直勾勾盯着羽寒,那目光,盯得羽寒一阵阵脊背发寒。

  拉起月儿来就要走,“月儿,我们去找爸爸!”

  “好!”

  月儿把盒子里最后一块榴莲酥也拿起来,连嘴巴也顾不得擦,就站起了身。

  反正东西她已经吃了,才不想听那个老爷爷说什么听不懂的话呢。

  老人看这两个小家伙要走,急了,脱口而出,“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们两个很快就会有一个新妈妈了!”

  咯噔!

  两个小家伙同时愣住了。

  “胡说!我们只有一个妈妈!”月儿气呼呼回了他一句。

  虽然她是吃了这个老爷爷的榴莲酥没错,可是他也不能乱说话啊。

  就凭这一点,月儿就不喜欢他了。

  羽寒漂亮的眉头皱了起来,悠悠转过身看着他,开口问道,“那你说说,我们的新妈妈会是什么样的人?”

  老头见两个小家伙终于有了兴趣,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刚才真是吓到他了。如果两个小家伙就这么走了,那他那一跤岂不是白摔了?还赔上了一盒子榴莲酥。

  这玩意还挺贵呢。

  “你们的新妈妈,与你们的爸爸有十多年的感情纠葛,一直都存在于他的心底……”

  老人悠悠的说着,一边观察着两个小家伙的表情。

  果然,羽寒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一看有戏,老人又继续说道,“现在你们的爸爸虽然与那个女人暂时分开,可是,用不了多久,就会重新跟她在一起的……至于你们的妈妈……这辈子恐怕是没有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