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13章 解开心结(6)
  第413章解开心结

  “恩,我会看好月儿的。”羽寒难得露出浅浅的笑容。

  然后,父子三人,便浩浩荡荡奔向了动物园。

  可是璃爷却忘记了,动物园里有动物的粪便味道啊……

  对于有严重洁癖的璃爷来说,无疑是从一个地狱,到了另一个地狱……

  无论如何都是折磨啊……

  另一边。

  林墨歌终于结束了冗长的会议。

  她一向都不喜欢这种沉闷的氛围的,每次都是靠着林初白才撑下去。可是现在,林初白在医院,她自然要提起十二分的精神,不能再让他操心了。

  将笔记本放回到包包里,这才重新走到外面。

  午后的阳光懒散照在身上,让她有了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忍不住伸了个懒腰,想着是该去看望初白呢,还是回去陪孩子们?

  因为初白不想让她去见他,不想被她看到狼狈的模样。

  可是,她又很担心他的伤,毕竟是被权简璃打的,也是被她连累的。

  正犹豫的时候,忽然手机震动起来,她下意识便以为是权简璃打来的。因为让他带孩子,一定会有不少的状况,可能就是遇到了问题,所以才打来向她求助的。

  谁料,显示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她犹豫了一下,按下了接听,心,却噗通噗通直跳。

  连她自己也搞不清楚,只不过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而已,为什么会一阵阵心慌呢?

  “喂?”

  “是林墨歌林小姐么?”电话里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却有些奇怪,声音有些闷闷的不真实。

  是她从未听过的嗓音。

  “恩是我,请问您是……”

  “喔,这里是a市港口医院,您的母亲刚才出了车祸被送来,请您赶紧过来一趟……”电话里的女人话音刚落,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我母亲?她……她叫什么名字?”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你还是先过来一趟吧。”

  说罢,对方直接挂了电话。

  “喂?喂你把话说清楚……”她冲着手机一通吼,可是,手机屏幕却暗了下来,里面只传来一阵阵嘟嘟的忙音。

  再回拨过去,对方已经显示关机。

  她的母亲么?

  难道是王云?

  可是,王云不是在s市么?而且还跟林广堂和林若瑜在一起,怎么可能会来到这里?

  想起上次在市场偶遇王云的时候,王云曾经跪在地上哭着求她原谅,还说自己时日无多。那样的一个人,怎么跑到这么远的a市来呢?

  可是,电话里的人既然知道她的名字,还给她打来电话,就一定是认识她的吧?

  除了王云,不可能会有别的女人!

  难道王云直到现在,还不死心么?

  她该不该去看看?

  罢了,王云与她早就没有关系了,是死是活,与她何干?

  她才不要去看一个利用过又想要取她性命的人!

  伸手拦了辆出租车,便要回酒店。

  可是,心跳却越来越快,总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如果出了车祸的人真的是王云的话,她怎么会来a市的?

  而且她出了车祸,为什么不找林若瑜或者是林广堂,而是要找她?

  难道还有什么花招么?

  越想越觉得心里不安,似乎中间差了点什么。

  而且心跳如此之快,是她以前从未有过的。

  如果不去看看的话,恐怕就算回了家也不会安心的。

  “师傅,去港口医院!……”她终于脱口而出。

  司机迅速掉头,向着港口方向开去……

  二十分钟后,她站在港口医院大楼前,一颗心,跳得更加不安。

  噗通,噗通,噗通。

  像是有什么天大的事要发生一般,心跳快到让她喘不过气。

  进了大厅,里面忙碌一片。

  她想了想,还是走到服务站问了一下,才得知刚才出了车祸送来的人,都在急救室那边。

  于是匆匆赶了过去。

  急救室里,更加忙碌。

  空气中飘散着浓浓的消毒水味道,还有淡淡的血腥味,让她胃里一阵抽搐。

  却还是忍着,向着那些帘子后面找了过去。

  拉开一道帘子,病床上躺着一个皮肤黝黑的男人,许是被车祸撞断了腿,床单上到处血红一片,触目惊心。

  可是,却不是她要找的人。

  心里越来越急,真正看到了这种血腥的场面,才更加害怕起来。

  她忽然想起那天在市场见到时,王云说过的话。

  她说她旧病复发,已经活不了多久了。只想着能得到原谅。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或许那个时候,王云是真心要向她忏悔的吧?所以今天出了车祸,才会第一个通知她?

  可是,她真的要原谅王云么?

  不,她做不到。

  整整利用了她二十五年,甚至最后,还想将她送进牢里让她顶罪,她又如何能原谅呢?

  她来这里,不过是想要确认一下罢了。

  擦啦……

  再拉开一道帘子,依旧不是。

  她沉住气,转身刚好撞到了来收拾的护士,“请问刚才出车祸有没有送来一位五十多岁的女人?”

  “喔,那位伤者已经送到手术室去了。”护士看了她一眼回答。

  “手术室?谢谢……”

  林墨歌道了谢,匆匆云到手术室外。

  透过玻璃门向里看去,病床上躺着一个全身是血的女人,被医生和护士挡着,看不清楚脸。可是,她总觉得,体型并不像是王云。

  难道是医院的人搞错了?

  还是因为隔着玻璃门,所以看不真切?

  “请问……您是这位伤者的家属么?”刚才那位小护士跟了过来问道。

  “我……”林墨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现在跟王云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她都不知道王云为什么会叫她来。

  “我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我的母亲出了车祸,让我过来的……”她只好据实说明情况。

  “医院打的电话?不会吧?伤者送来以后已经昏迷不醒了,医院并没有给她的家人打过电话啊……”小护士有些惊讶,“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林墨歌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现在的情况,似乎有些荒唐。

  “不过人来了就好。喔对了,这是伤者的随身物品,只有一部手机,是刚才推进手术室内时候掉在地上的。其他的东西就没有了……”小护士将一部手机递给她。

  林墨歌将手机接过来,是有些老旧的款式。

  跟王云的并不一样。

  王云虽然对电子类产品也不感兴趣,可是手机却是最新的那一种,因为月儿每次都喜欢拿着她的手机玩,所以便形成了习惯。

  她黛眉微微一皱,“会不会有人捡到了这部手机,然后给我打的电话?”

  “不会吧?反正自从送来医院一直都在我手里啊。不过……不排除在送来的过程中,有别人帮她打过。”小护士说着便要离开。

  “对了,她是什么时候被送来的?”林墨歌又追问了一句。

  “恩……差不多半个小时以前吧?”小护士眨巴着眼睛想了想,“差不多,因为今天送来的三个车祸伤者,她是最后一个。你也别在这里愣着了,先去办手续吧。”

  说罢,小护士便离开了。

  林墨歌愣在了原地,依旧看着那部手机直发呆。

  她总觉得,这事有些奇怪,可就是想不出来奇怪在哪里。

  这时,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们一个个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是病人家属?”走在最后的一位医生一边摘口罩一边问道。

  “喔……是……”林墨歌迟疑了一瞬,还是承认了。

  “病人胸腔内大出血,不过已经止住了。头部也在车祸中受到了剧烈撞击,现在还在昏迷。不过已经度过了危险期,接下来就要看天意了……”

  “什么意思?您是说她……醒不过来了?”林墨歌只觉得手心里满满的冷汗,这句话,当初王云病重的时候,她曾经听医生说过很多次。

  每次,都是说看天意,看天意。

  透露着深深的无助。

  可她却硬是凭着自己的精心照顾,让王云又活了过来。可是治好了王云的病又如何呢?还不是给了王云更多利用她陷害她的机会?

  早知如此,她当初就应该眼睁睁看着王云自生自灭!

  医生点点头,“车祸中伤到头部的,就算是醒来也会有严重的后遗症,所以家属应该及早做好心理准备……”

  说罢,无奈叹息一声,转身离开。

  身在急救室,他们早已经看多了生离死别,也更加知道人类的脆弱。

  医生走后,两个护士便将病床推了出来,然后送往重症监护室。

  经过林墨歌身边的时候,咯噔!

  林墨歌的心,狠狠一沉。

  怎么会是她!?

  躺在病床上的女人,根本就不是王云!

  而是那天在酒吧外遇到的那个醉酒哭泣的女人!

  只不过,此时她并没有浓妆艳抹,那张本就肌肤白净的脸上,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越发苍白。眼角处还有几道深深的皱纹,让她看上去,更加苍老了几分。

  怎么会是她?

  电话里的人明明说是她的母亲啊……

  怎么不是王云,而是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怎么可能会是她的妈妈?

  她根本只跟这个女人有过一面之缘而已,为何会有其他的联系……

  可电话里的人知道她的名字,也知道这个女人出了车祸送到这里,难道……

  嗡嗡……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吓了她一跳。

  才发现是权简璃打来的。

  “墨儿,你在做什么?工作完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