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14章 解开心结(7)
  第414章解开心结

  电话里传来权简璃温柔而沙哑的嗓音。

  可是她此时心神不宁,哪里有心思跟他说话?

  “喔……完了……”

  她下意识回答着。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跟孩子们在动物园,要不要我过去接你?”权简璃继续道。

  “不……我……我还有事,你……先陪着孩子们……”

  她喃喃说着,脑子里完全是一片空白。

  然后,啪嗒,挂了电话。

  才发现不知何时,早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似乎连心跳,都停止了一般。

  那个女人,跟她的母亲有什么联系?

  还是说,那个女人就是她一直在寻找的亲生母亲?

  要不然为何那天一见面,她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么,给她打电话的又是谁?

  “病人家属在不在?病人家属!……”

  一道嗓音将她游离的精神唤回,不管事实如何,都要等这个女人醒来才能知道。

  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是她的母亲……

  脑子里太过混乱,她根本就乱了方寸,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只得向着重症监护室的方向走去……

  此时,动物园入口处。

  权简璃看着暗下来的手机屏幕,俊朗的眉峰紧紧拧在了一起,漆黑的眸子里似乎要冒出火来。

  这该死的女人,竟然敢挂他的电话!?

  而且还说什么?现在有事?

  她不是说工作都完了么,还能有什么事?

  难道……是跟那个林初白在一起!?

  一想到墨儿此时正陪在林初白身边,却挂了他的电话,怒火就压制不住的上涌,恨不得冲过去把林初白给灭了!

  “矮油,便宜老爸,你站在这里做什么?都挡住后面的人走路了啦……”月儿扯着他的衣角往前走。

  羽寒一句话不说跟在后面。

  只是,他一直都在观察着爸爸的表情。

  他高大的身影一离开,被堵着的入口,才渐渐疏通……

  “呦呵,是猴子哎!便宜老爸,你看那只母猴子在冲你招手呢……是不是看上你了?”月儿兴冲冲扒在栏杆上向里面看去。

  树上的一只母猴子,确实在冲着权简璃傻笑。

  甚至还转过身来冲着他撅了撅红色的屁股。

  这求偶的动作,让权简璃脸色愈加阴沉。

  “闭嘴!你不是要看大象么?看什么猴子!”

  愤愤然吼了一声,再看一眼沉静下来的手机,咬着牙装进了口袋。

  等一会儿回去,看他怎么收拾那个女人!

  一定要收拾的她嗷嗷直叫三天下不了床!看她还怎么跟别的男人出去鬼混……

  “爸爸,妈妈不来么?”羽寒抬头仰望着他问道。

  “恩,她还有事。”权简璃淡淡道了一声,总不能跟儿子说自己是被挂了电话吧?

  这么丢面子的事,他才不会做!

  尤其是在崇拜自己的儿子面前!

  “哥哥,你怎么也那么墨迹啊,快过来快过来,看这头熊像不像便宜老爸?哈哈,好傻的样子喔……”月儿再次招呼起来。

  权简璃阴沉着脸走了过去,一头棕熊正在攀爬假山,可是好几次都掉了下来,却又不气馁,再次向上。

  月儿竟然说这头笨熊像他?简直可笑!

  “这明明就像岳勇!一样的大块头又没脑子。”他撇撇嘴不屑道。

  要不然怎么会把两个小家伙丢给他,自己跑出去找一个小明星?而且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

  “才不是!明明就像便宜老爸你好不好。”月儿眨巴着眼睛机灵十足,说出来的话却让权简璃有想吊打她的冲动。“便宜老爸每次想要爬上床占妈妈便宜的时候也是这样被赶下来再爬上去的啊……”

  “月儿!”

  噗嗤……

  人群中,不知是谁没忍住,最先笑出了声。

  权简璃的脸色阴沉到了极致,这小妮子竟然把这么私密的事都说了出来!?

  而且什么叫被赶下来再爬上去?

  璃爷什么时候被赶下过床?

  每次都是打死不放手的好不好!

  这小妮子什么都不懂就在这里乱说,简直是给他丢脸!

  迅速抱着月儿,穿过了人群,向着另一处人少的地方走去。

  羽寒静静的跟在身后,依旧不发一言。

  安静的像是不存在一般。

  月儿在他怀里还不住的挣扎着,“凶什么凶,月儿说的没错嘛,便宜老爸本来就常常被妈妈赶下床的……”

  “好了,以后这些话不许随便乱说,知道么?”他出声警告。

  但是心里也暗自发誓,以后不能再在小孩子们面前再做什么了。

  原来这些小家伙们都知道啊。

  若是再去学校说出来,或者在其他的场合爆料,额……

  那么可怕又丢人的场景,璃爷不敢想象了。

  怪不得墨儿每次都说有孩子们在场不好,原来是这个意思啊。看来,以后还得多听墨儿的话才行。

  月儿撅起小嘴来,“好了啦,看在你带我们来动物园的份上,不说就不说好了。”

  权简璃刚把她放回地面,小妮子再次向前冲刺,不过这次看的是她一直要找的大象。

  “哇,好大喔!小象好可爱……”月儿两眼直放光。

  权简璃却没有过去,因为从里面散发出一股股难闻的气味,让他再也没有办法上前一步。

  羽寒看着爸爸的表情,终于缓缓开了口,“对不起爸爸,月儿说那些话是无心的,你别生她的气。”

  权简璃垂眸看着儿子,那双比星子还要亮的眸子里,却闪烁着忧郁的光。

  “爸爸没有生气。”

  “真的么?那就好……”羽寒微微松了一口气。

  “羽寒,你……是不是害怕我会讨厌月儿?”权简璃忍不住开口问道。

  因为儿子的小心翼翼,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

  原本那个处处都跟他对着干的儿子,却忽然变成了这种小心翼翼,又唯唯诺诺的模样,让他心里有些不安。

  羽寒轻咬着下唇,微微点头。

  “因为月儿太调皮了,总是会惹爸爸生气,所以我害怕爸爸会讨厌她,送她离开……”

  “那你呢?你怕不怕?”权简璃轻声问道。

  羽寒仰头望着他,摇摇头,“我不怕爸爸。就算爸爸一直对我很冷漠,可是我还是爱爸爸。我也知道,爸爸是害怕我会受伤,所以才这么对我的,可是月儿不知道,月儿又调皮又任性,还是个直性子。我怕她会恨爸爸……”

  “所以你才一直在中间调剂?”

  权简璃只觉得心口堵堵的,没有想到,儿子现在的变化,竟然全都是因为他。

  才七岁的小孩子,竟然已经会懂得了看他的眼色,懂得如何调剂自己爸爸和妹妹的关系。这种懂事,让他也忍不住心疼。

  “爸爸,月儿她跟妈妈一样,都是很单纯的,所以就算她任性做了什么让爸爸生气的事,爸爸也不要讨厌她好不好?”

  看着儿子那双悲伤的眸子,他心狠狠一抽,蹲下了身子。

  有些笨拙的,抚摸着儿子细软的头发。

  随着那动作,心底某处,越发柔软。

  如此亲昵的举动,竟是第一次。

  “爸爸不会讨厌月儿,也不会讨厌你的。”

  沙哑的嗓音,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温柔。

  羽寒晶亮的眸子瞬间闪烁起光彩来,如琉璃一般耀眼。

  “谢谢爸爸!”

  谢谢么?

  明明是血脉相连的父子,为何要说谢?为何要惴惴不安的看他眼色?

  而且刚才小家伙竟然还说,他爱他?

  “羽寒……”才一开口,嗓音便越发沙哑,甚至,带了微微的颤音,“这些年……你……恨不恨爸爸?”

  整整七年,从一个婴儿看着他长到这么大,他却第一次,问出了这个问题。

  羽寒怔怔的望着爸爸,紧紧咬着下唇,似乎有些紧张的样子。因为这么近的距离,是从来没有过的。而且今天的爸爸,跟以前有些不一样。

  “不恨。爸爸,羽寒从来都没有恨过爸爸。因为爸爸是羽寒最仰慕的人,是羽寒和月儿和妈妈的守护神。”

  咔嚓……

  权简璃那颗冰冷的石头心,彻底的碎裂了。

  冰冷的石头渣子,碎了一地。

  那颗鲜红的跳动着的心脏,重新破石而出。

  砰!砰!砰!

  一下又一下,跳动得那么有力。

  从小到大,羽寒在他面前哭得撕心裂肺的模样,瞬间在他眼前浮现。

  他一次次狠心的抛弃了他,眼睁睁看着他痛哭,摔倒,向他示好却示而不见。用冷漠来回应他的期盼,一次又一次打击着他的信心。

  他以为,儿子会恨极了他。

  就如同当初他恨权老爷子一般。

  可是没想到,儿子却说不恨他!

  因为仰慕他。

  因为爱他。

  因为,他是孩子们和妈妈的守护神。

  心脏,狠狠一缩,酸涩无比。

  眼眶也瞬间通红,喉咙一紧,一种从未有过的感情,就那样猝不及防地将他席卷。

  “羽寒,对不起……是爸爸对不起你……是爸爸不知道该如何跟你相处,害怕会制造出另一个可怕的我来……对不起……”

  自从还是婴儿的羽寒被抱到他面前那一刻,所有的一切,便都失了控。

  不,应该说是自从他选择墨儿为他代孕的那一刻,他的生命,便踏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

  而这条道路,注定与他之前所走的截然不同。

  可他,却还想要像以前一样控制着这一切,想要将一切都掌握在手心里,让所有的事和人,都按照他计划好的轨道行驶。

  一切,都是他的错。

  是他不想看清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