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15章 解开心结(8)
  第415章解开心结

  想要用蛮力将一切扭曲,才造成了今天这样无法挽回的结果。

  是他,一步一步,将自己逼上了绝路,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留不住……

  “哇……爸爸……呜呜……”

  羽寒小嘴一咧,哭的撕心裂肺。

  这句对不起,他整整等了七年啊……

  没有想到,爸爸竟然会跟他说对不起,更没有想到,原来爸爸根本就不是不爱他,而是真的害怕伤害他……

  爸爸的怀抱,他曾经那么那么期待。一次又一次地,就算摔得再痛,也想要试一试,也想要赌一把。

  现在,终于如愿了。

  爸爸终于肯抱他了。

  羽寒小小的心里,该有多开心啊?

  这七年来积攒下来的所有怨恨和不甘,也都在对不起这三个字里,皆数化为了灰烟,在空中消散了……

  “对不起羽寒,你能原谅爸爸么?爸爸以后,会试着跟你们相处,尽量跟你们亲近的。虽然爸爸不能保证做得很好,但是一定尽力,好么?”

  温柔的嗓音,慢慢抚慰着羽寒那颗斑驳的心。

  “恩……爸爸我爱你……呜呜……”

  那个一向都冷漠到没有任何表情的羽寒,终于在爸爸怀里,重新变成了只有七岁的小孩子。

  也将心底压抑了许久的苦闷,全都发泄了出来……

  月儿自己兴奋的看了一周,回过头来才发现,这父子二人竟然抱在一起痛哭流涕!

  这场面,实在太过震惊。

  若不是她没带手机,真想拍下来给妈妈看看。

  “喂喂,你们两个在搞什么啊?”她忍不住问道。

  羽寒赶紧擦了擦眼泪,父子二人相视一笑。“没什么啊,没见过小孩子哭么?”

  “额……见过,不过没见过权羽寒哭鼻子!”月儿紧追不舍。

  “叫我哥哥!”羽寒低头向前走。

  说实话,被月儿看到这样的他,确实有些丢脸。

  “好吧,哥哥,那你得告诉月儿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便宜老爸又欺负你了?”

  “不是……”

  看着两个小家伙又吵闹起来,权简璃才轻松了一些。

  原来跟儿子说句实话,并不难……

  可是,跟墨儿说实话呢?……

  医院走廊里,林墨歌坐立难安。

  重症监护室里还不能进人,她只能眼巴巴在外面看着。

  这个与她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为何会突然出了车祸?又为何会是她的妈妈?

  那天见面时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难道并不是错觉?

  就如同当初她和羽寒相见时,自然就会有一种心贴心的感觉。

  可是,那通电话,又是什么人打来的?

  刚想到电话的时候,寂静的走廊里突然吭起一道嘹亮的铃音,震得她指尖一颤。生怕打扰到了里面躺着的病人。

  因为她的手机的震动模式,现在响着的,自然便是手中那部老旧的手机了。

  看着上面显示的名字,她眼神有些慌乱。

  “喂?初白……?”

  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嗓音竟然有丝丝的震颤。因为上面显示着的,是林初白大律师几个字!

  电话那头的人微微一愣,许久,才惊讶道,“墨墨?……怎么……怎么是你?”

  “真的是你么初白?你是不是认识这部手机的主人?”她心里越来越乱了,难道初白有什么事在瞒着她?

  林初白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不想告诉她实情。

  因为她想要等调查结果出来后再告诉她的。

  以免让她白白高兴一场。

  “恩,她叫闫莎,算是我的一个委托人。她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里?”

  林墨歌心里一阵酸涩,眼眶通红,但是也没有多想。因为手机上存的名字是林初白大律师,便足以证明这一点了。

  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个人是怎么联系上的,但是从现在的状况看来,这个叫闫莎的女人,确实找过初白。

  “她……她刚出了车祸,被送到医院来了……”

  “车祸?严不严重?你现在在哪?”林初白焦急问道。

  “港口医院……”

  “好,你乖乖在那里别动,我马上就过去!”

  林初白说罢,焦急挂了电话。

  这下子,林墨歌心里更乱了。

  这个叫闫莎的女人委托初白的是什么事?会不会跟那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有联系?

  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焦躁到一身冷汗。

  每一次,知道真相前的一刻,对她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以前的真相,将她打落万丈深渊。

  而如今的真相,却又让她感到恐惧。

  如果一切并不像她所想的那样,她又该怎么办?

  会不会再次一蹶不振,母亲两个字对她来说,是一场噩梦,更是一种奢侈。

  想要得到,却又害怕得到。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林初白便已经匆匆赶来。一眼看到那个窝在长椅上的人儿,心底一沉。

  “墨墨!”

  “初白你来了……怎么会……伤得这么重?”林墨歌欣喜的目光,瞬间被愧疚取代。

  林初白那张妖魅的桃花脸上,到处都是淤青。

  就连眼睛都像熊猫一样漆黑一团。

  可想而知,昨天权简璃下手有多重。

  “还说没事,都成了这样了,还嘴硬!”她心里又急又气,本来就知道他的伤一定不像他说的那么轻松。现在看来,根本就是谎报军情啊。

  “不过是皮外伤罢了,我又不是女人,没那么弱的。”他嘿嘿一笑,却扯动了嘴角伤,疼的一咧嘴。

  “对不起初白,都是我连累了你。那个混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她狠狠咬了咬牙。

  这一切归根到底都是因为她引起的。

  若不是她,权简璃又怎么会对初白下手?

  看来,她真的是个不幸的人吧?

  凡是在她身边的人,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好啦,我真的没事。要是动真格的,倒下的可就是他了。”林初白脸上挂着笑,心底却苦涩无边。

  如果,墨墨爱的人是他,支持的人是他。

  那么,这一架,他绝对不会输。

  可是现在,他却是要退出的那个,又如何能赢得了?

  “对了墨墨,闫莎阿姨怎么样了?她的伤……”

  林墨歌默默指了指重症监护室,眸光一暗,“医生说伤到了头部,醒来的希望渺茫……而且……就算是醒来了,也有很大的可能会留下后遗症的。”

  “怎么会这样?”林初白重重叹息一声,走到重症监护室向里看去。躺在床上的人,奄奄一息。苍白的脸色,如同没有了知觉一般。

  “明明早上还好好的人,怎么会突然发生了车祸?”

  人类在命运面前,实在太过脆弱。

  “早上?初白,你们早上才见过?”林墨歌惊讶道,“她到底委托了你什么事?”

  “这件事……”他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说出口。

  “初白,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到这里么?”她忍不住开口。

  林初白怔怔的看着她,因为太过着急了,都没有想到这一点。墨墨出现在这里,太过巧合。

  “其实是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的人说,我的母亲出了车祸,让我到这里来的。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我以为出车祸的人是王云,还在考虑着要不要来。可是没想到,来了这里之后,才发现是她……这部手机是护士小姐捡到的,一直带在身上,刚刚才交给我的……”

  她一口气,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初白,她委托你的事,是不是跟我有关?难道她真的……是我的母亲?”

  林初白越听越震惊,紧拧着眉头看着她,许久,才微微叹息一声,点了点头。

  “昨天我在车里晕倒,是她救了我。后来才知道,原来自那天见到你之后,她就觉得你可能是她的女儿,所以,一直在跟踪我们。还记不记得,那天早上离开酒店的时候,你曾说过好像看到过她?”

  林墨歌点头,那天只是恍惚一面,她也以为自己是眼花了,却不想,竟然是真的看到了。

  “她想要接近你,却又不敢,所以只能一直跟着,直到我跟你分开,她才有胆量过去,后来,我被她送到了医院,她也给了讲了关于曾经的故事……”

  说着,便把那个故事的大概告诉了林墨歌,听得她唏嘘不已。

  “后来,她委托我,想要让我帮忙查一查,你到底是不是她的女儿,只可惜,刚说好这些,她说要先回家拿点东西过来,却出了车祸……”

  “没想到,命运这么捉弄人……”林墨歌苦涩一笑,“如果她真的是我的母亲,却还来不及相认,就变成了这个模样……”

  林初白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墨墨,你恨不恨她?我是说,如果她真的是你的亲生母亲的话……”

  毕竟,当初是她亲手把林墨歌丢弃了。

  林墨歌眼眶通红,“我也不知道初白,我只是想要见一见我的亲生母亲,想要看一看,她长什么样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从来都没有想过,她为什么会不要我……如果,她是被生活所迫的话,我并不恨她……毕竟,她也是为了让我能生存下去。这样,总比利用我来得要好些……”

  林初白明白,王云伤得她太深了。

  “可是她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我真的怕她再也醒不过来了……”林墨歌紧咬着下唇,“初白,你说我是不是个不祥的人?为什么在我身边的人,都会遇到各种危险?”

  羽晨是这样,初白也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