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16章 解开心结(9)
  第416章解开心结

  权简璃上次在温哥华的时候,还为了救她,中了枪。

  而现在,有可能是自己亲生母亲的人,竟然又出了车祸。

  而且还有可能从此永远都醒不过来。

  “你说,我是不是一个被诅咒了的人?所有跟我接近的,对我好的,都不会有好下场?”

  看着她眸子里的悲凉,林初白沉吟半晌,忽而眸光一亮,“不,不是的墨墨,这些都是意外,并不是因为你。你很好,真的。”

  林墨歌看着他,许久,没有说话。

  她好么?

  不,她不好。

  为了三个孩子,她一次又一次的向权简璃妥协。

  却伤害了初白。

  她真的一点都不好。

  两个人就那样坐着,渐渐地,与静谧的走廊融为了一体。

  明明窗外就是冬日的暖阳。可是走廊里,却阴冷异常。

  忽然间,林墨歌想起了什么,“对了初白,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个电话?”

  “你是说……给你打电话报信的那个?”

  “恩,我一直觉得有些奇怪,对方是怎么知道闫莎阿姨有可能是我母亲的?不对,电话里她说的很笃定,说我的母亲出了车祸。而且……她还知道我的名字!”

  “真的?对方知道你的名字?”林初白紧紧抓着她的肩膀,“墨墨,你再想想,看还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奇怪的地方……对了!她的声音有些奇怪!”林墨歌紧皱着眉头回忆着,“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可是,却又有些别扭,有种很生硬的感觉……就像是……”

  “是不是用了变声器?”林初白忽然提醒道。

  “对,就像是那种感觉!怪不得我听着怪怪的……难道对方是有备而来?”她只觉汗毛直立,本以为只是一场普通的车祸,可是现在看来,却疑点重重。

  “对了初白,她给我打电话的时间,刚好就是闫莎阿姨被送到医院的时间。我问过护士小姐了,前后时间是一致的。”

  林初白那双勾人的桃花眼里,此时却闪烁着睿智的光。

  迅速将现有的条件整理了一下,缓缓开口,“那个给你打来电话的人,既知道闫莎阿姨是你母亲的事,又知道她出了车祸被送到了医院。而且,还不愿意透露出真实的身份,最可疑的一点是,她认识你!嘶……”

  他倒抽一口冷气,“墨墨,这起车祸可能并不是意外那么简单!”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不是意外?难道是……人为?”

  林初白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很有可能。给你打电话的那个人,一定知道些什么。而且据我所知,闫莎阿姨几乎没有跟别人谈到过她有个女儿的事……对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而且还知道你就是闫莎阿姨的女儿?这件事太过蹊跷了,还需要好好调查一下才行。”

  “可是……”

  “好了,这件事我会去调查的,你就不要再多想了知道么?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照顾好闫莎阿姨,等着她醒过来。等她醒过来了,一切便都清楚了。不过,在那之前,你还需要做一件事……”

  她抬头看着他,“什么事?”

  “亲子鉴定!”林初白缓缓吐出几个字来。

  林墨歌神情一滞,“恩,我也想早些确定结果……”

  不管闫莎阿姨是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她都会照顾她醒过来的。

  可如果,真的是的话,她到底是该喜还是该悲?

  二人一直守在医院里,林墨歌抽空去做了个检查,可是结果出来还要等几天才行。

  而林初白则是给警察局打了几个电话,问了问关于事故的调查。

  因为车祸发生时是在僻静些的地方,所以还没有找到目击证人,现在只当成是肇事逃逸处理。找到车子,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所以接下来,不管她有没有心思,都需要耐心的等待才行。

  只是,这件事太过重大,两人都感觉到了一个重大的阴谋在积聚着,就连平日里一向滑头的林初白,都没了开玩笑的心思。

  医院的走廊,依旧安静的可怕……

  而动物园里,却热闹非凡。

  月儿像是小太阳一般,精力无限。

  在动物园里上蹿下跳,比小猴子还要更精力十足。

  羽寒安静的跟在后面防止她走丢。

  权简璃则是阴沉着脸跟在最后。

  看着两个小家伙,他心里其实是满足的。

  本以为跟孩子们相处很难。可是今天一天,虽然有些吵闹,却很充实。

  还难得的,与儿子解开了心结。也算是收获满满。

  只是,墨儿就那样突兀的挂了他的电话,让他心情很不爽。

  尤其一想到墨儿是因为陪在林初白身边才不理他,就更加让人郁闷。

  若不是怕墨儿生气不理他,他真想现在就冲过去,再狠狠揍林初白一顿!

  打得他满地找牙。

  也好让他长长记性!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墨儿那边依旧没有打来电话,心里更加不安。

  “我们回去!”他淡淡说了一句。

  “要回去了么爸爸?”羽寒乖巧问道。

  似乎在解开了心结后,两父子间就有了一层很深的默契。

  “恩。走吧。该回去吃饭了。”他微微点了点头,却没有说是因为担心墨儿。

  毕竟这种吃醋的事,他还是没有办法轻易说出口的,因为事关璃爷他的面子。

  “那我去叫月儿!”羽寒浅浅一笑,向着月儿追了过去。

  月儿还在兴头上,哪里肯回去?

  “再玩一会儿啦……人家还有狮子没有看……”

  “那你自己看好了,我跟爸爸要回去吃晚餐。”羽寒不动声色。

  “晚餐?”月儿眼神一亮,顿时有了兴趣。

  羽寒漂亮的眉头微微一挑,“恩,听说是高级大餐呢……既然你不知的话,那就……”

  “吃吃!谁说月儿不吃了?走吧哥哥,我们回去吧。”

  小妮子态度陡然一变,竟然拉着羽寒的小手,快步走在了前头。

  羽寒唇角一勾,漆黑的眸子里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来。

  其实,想要让月儿听话很简单,根本就不用大动干戈的,只要用吃的稍稍那么引诱一下,她自然就会上钩了。

  于是乎,浩浩荡荡的父子三人,终于是踏上了回酒店的路程……

  因为林初白坚持要留在医院里照顾闫莎,林墨歌拗不过他,而且也担心孩子们,所以只得把医院的事拜托给了他,自己离开。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

  不想被孩子们以及权简璃看出什么,站在酒店下许久,直到重新平复了心情,这才走了进去。

  开了门,房间里明亮一片。

  这种有人等着回家的感觉,真好。

  哪怕,现在只是在酒店。

  只是,房间里少了一些该有的吵闹声。

  “妈妈!你终于回来了……”她一进去月儿便像只小兔子一般钻进了怀里,软软绵绵的脸蛋一个劲的往她身上蹭。

  “宝贝儿,今天都去哪玩了?爸爸有没有欺负你们?”她说着,便换了鞋子,搂着月儿走了进去。

  却看到权简璃坐在床上,阴沉着脸,那模样就像是谁欠了他钱一样。

  羽寒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向她看过来。眼里却闪烁着一些她看不懂的光,似乎,有些忧郁。

  “怎么了羽寒?是不是不开心?难道爸爸真的欺负你们了?”她说话的时候,眼睛是看着权简璃的。

  如果他真的敢对孩子们不好,她一定要剥了他的皮不可!

  谁料,月儿稚嫩的嗓音传来,“不是啦妈妈……便宜老爸带我们去了小吃街,还去了动物园。其实还蛮好玩的。”

  林墨歌愣了一下,没想到权简璃竟然会去那种地方?

  因为小吃街和动物园,都是权简璃最讨厌的地方才对啊。

  他竟然会为了孩子们忍着,这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不过……”月儿咬了咬嘴唇,说不出口了。

  “不过什么?”她好奇问道。

  月儿眨了眨眼睛,“矮油,便宜老爸还是你自己说吧。”

  说完,小妮子赌气一般的坐到了沙发上,不过跟直挺挺坐着的羽寒明显不同,她是没骨头一般瘫在沙发上的。

  还不住的蠕动着,活像一条胖乎乎的小毛毛虫。

  听月儿这么一说,林墨歌便有了不好的预感,这父子三人似乎有什么事情在瞒着她。

  “权简璃,到底什么事?”她在意的是,这厮到底怎么凶孩子们了?就连一向有什么说什么的月儿都不敢吭声了。

  权简璃脸色阴沉到了极致,“墨儿,跟我回s市!”

  “啊?回s市?现在?”她愣了一下,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说要回去。

  可是她不能走啊,她还要留在这里等着闫莎阿姨醒过来,还有好多话要问她。关于她的身世,还有,关于那起车祸。

  就算是闫莎阿姨醒不过来,她也要等到几天后的亲子鉴定结果出来才行的。

  “恩,现在,马上。”他漆黑的眸子里却是满满的坚定,刻不容缓。

  林墨歌摇头,“你先回去好了,我还有工作要做。孩子们的话,如果不想回去可以留在这里的。”

  月儿一听,马上就兴奋起来,“好哎,月儿要跟妈妈在一起!”

  “月儿!你忘了哥哥跟你说过的话了么?”羽寒忽然出声打断了月儿的话,压低嗓音道。

  月儿眨巴着眼睛,根本就想不起来哥哥跟她说过什么重要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