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18章 第一场交锋(1)
  第418章第一场交锋

  却还是一次又一次,被他轻易地带进了戏中,台上锣鼓喧天,她便迫不及待地融入了进去。

  最后,却曲终人散,清冷一人。

  有些事,明明早就知道结果,却还是不受控制的,一次又一次上当去做。

  连自己,都觉得傻到不可思议。

  或许人,就是这么盲目吧?

  而现在,她又被卷进了另一场阴谋中。

  闫莎如果真的是她的亲生母亲,便又是另一场悲剧了吧?

  还来不及相认,便险些天人永隔……

  心,越来越乱。

  床上,还残留着孩子们身上淡淡的奶香。

  还有,权简璃身上,那清冷又带着辛辣的烟草味道。

  那个男人,如天神又如同魔鬼一般的男人,她该怎么做,才能彻底断了自己的念想,不再被他左右呢……

  回到s市的时候,天色依旧深沉。

  两个孩子熬不住漫长的路途,渐渐睡了过去。

  权简璃也没有惊动他们,将两个小家伙抱回了卧室,看着他们睡熟,这才又匆匆到了医院。

  小心翼翼进了病房,才发现蝶儿一夜没睡,抱着被子窝在床上发呆。

  一看到他进来,顿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扑进了他怀里。

  “简璃,呜呜……我好害怕,好怕啊……”

  她就那样紧紧抱着权简璃,丝毫不愿意松开手。

  权简璃眉头下意识紧拧着,眸光暗沉,不发一言。

  许久,才扶着她坐回到床上,“到底出了什么事?他……来找过你了?”

  蝶儿再次受惊一般,藏进他怀里,“呜呜……简璃,他一定是来找我报仇了,他是不是要杀了我啊……他还对着我笑啊简璃……我真的好怕……”

  “没事的,他不敢对你怎么样的。”权简璃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

  可是眉心依旧紧锁着。

  看来那个人已经蠢蠢欲动了。

  否则也不会找到这里来。

  只是,他脑海中却忽然浮现起了墨儿的身影,心狠狠一抽,墨儿会不会有危险?

  但同时,又有些庆幸,幸好,这段时间,他跟墨儿在一起的时候,都是在国外或者a市,并没有在s市出现过。

  这次回来,也是他单独一个人。

  如此一来,墨儿应该不会被发现的吧?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明明在他怀里的是哭成泪人的蝶儿,可他担心的,却是那个远在a市的墨儿。

  可是,心自然就这么想……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简璃,他既然来找我,一定是要再杀了我啊……简璃,我该怎么办,一个人在这里好害怕,让我和你在一起好不好……”

  胡蝶紧紧搂着他的腰不愿意松手。

  这是这个男人,自订婚宴那次之后,第一次来见她。

  若不是因为那个人的出现,恐怕简璃直到现在都不会出现的吧?

  她不会轻易失去这次机会的。

  权简璃微微叹息着,他如何不知道,蝶儿这句在一起,便是结婚?

  原本就短暂的一个月,难道还要再提前么?

  其实,无论早晚,他都要娶蝶儿的不是么,可是,为何心里,却满是抗拒?

  “别乱想了,我会派人日夜保护着你的,不用担心……”

  “那你会陪着我么?”她抬起那双布满晶莹泪珠儿的眸子看着他,直看的权简璃一阵心虚。

  “恩,会的。”

  许久,他终是淡淡应了一声。

  她才满意的藏进他怀里,破涕为笑。

  可他的心,却一寸寸皲裂,痛到刺骨。

  接下来的日子,两个小家人重新住回了权家老宅,这样的话,便有人照顾着,他也才能放心。

  而他则一方面调查着那个人的下落,除了管好公司的事外,便是一直陪在医院里。

  蝶儿也因着他的陪伴,脸上的笑容又多了起来。

  可他的嘴角,却从未上扬过……

  每一分每一秒对他来说,都如同一年一个世纪一般漫长。

  原来比等待仇人报复更可怕更煎熬的事,是思念。

  他以为,用这一个月的时间,与墨儿做完一辈子想要做的事。然后将这些美好的记忆存在脑海中。思念的时候拿出来想一想,便可以度过一生。

  可是,却忽略了思念的与日俱增。

  那种透彻骨髓的思念,如同一把利刃般,一寸寸切割着他的肌肤和心脏,让他生不如死。可偏偏,他却忍着,不让自己联系她。

  因为,害怕自己的一个电话,将她曝光,害了她……

  而远在a市的林墨歌,却同样焦头烂额。

  却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闫莎。

  这些天来,她跟林初白要一边照顾着闫莎,一边整理雪城项目的火灾案子。还要抽出时间来调查闫莎车祸的事。

  可以说是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可成果却并不理想。

  雪城项目的案子,可以说是一直处于下风。

  寰宇这边力图证明自己的安全设备没有问题,是有人蓄意纵火。可是,却如何都找不出那个纵火犯。

  因为对方的手段十分高明,根本就没有在现场留下任何的证据。

  而车祸的事,更是一直没有进展。

  那条街道偏僻到,连个可用的监控设施都没有。

  所以暂时只能以意外处理。

  唯一能给林墨歌带来希望的,便是那张亲子鉴定的报告了。

  拿在手里时,紧张到快要窒息。

  就连林初白,也被她所感染,跟着一起紧张。

  可结果,显而易见。

  她与闫莎,确定是亲生母女关系。

  她因为不相信,跑去问了医生。

  医生明确的告诉她,没错,要相信检查结果。

  听到这确切的回答,她才喜极而泣。

  眼泪,汹涌落下。

  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哭得毫无形象。

  林初白看着一阵阵心疼,将她搂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替她开心的同时,又替她难过。

  “好了墨墨,没事的,不哭了啊。好不容易找到妈妈了,应该高兴不是么?连这么艰难的事情我们都做到了,还有什么事能难得倒我们?”

  “呜呜……初白,她真的是我妈妈……”

  林墨歌不住的抽噎着,“我真的有妈妈……真的有啊……可是,她却把我抛弃了……呜呜……初白,我该不该恨她啊……”

  林初白微微叹息一声,如果按照闫莎所说,当初她确实是没有办法才抛弃的墨墨。

  可是不管怎么说,抛弃就是抛弃。

  “如果你恨她,也是应该的。毕竟母亲抛弃女儿,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种逃避和不负责任的表现。”

  “可是她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恨得起来啊……呜呜……明明就找到了她,为什么她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命运,永远都在跟她开玩笑。

  曾经她一直以为,老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在对你关上大门的同时,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可是,在她这里,却根本不成立。

  不仅当着她的面关上了通往幸福的门。为她打开的窗外,却是一处看不到底的深渊。

  “没关系的墨墨,总会好起来的。阿姨一定会好起来的……”他一向,都是这么阳光积极。

  “会么?会么……”

  她呢喃着,却不敢相信。

  一切,真的会好起来么?

  她现在的脑子太乱了,根本来不及去想那些。

  午后的阳光透过病房的窗子洒落进来。

  有种温暖的感觉。

  可是她的心底,却丝毫都感觉不到温暖。

  昨天,闫莎的生命特征已经完全稳定下来,所以转移到了普通病房。她便整日都在这里陪着。工作的事,都交给了林初白。

  因为车祸的时候失血过多,所以这几天一直都没有缓过来。

  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因为没有化妆,所以皱纹也看得很明显。

  甚至头上还有几丝白发。

  林墨歌细心的帮她擦着脸跟手,却始终愁眉不展。

  “妈……你能听到我说话么?如果能听到的话,就醒过来看看我好不好?我只想知道,当年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那么狠心把我抛弃了……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被一家人利用着,一次一次的利用我,陷害我,甚至还想要让我去顶杀人的罪名……我一直以为她是我的亲妈,竟然叫了她二十五年的妈妈啊……甚至为了给她治病,毁了自己一辈子……可是到头来才发现,一切都是假的啊……她竟然只是在利用我……”

  一想到当初的种种,心里的伤疤,便再次被揭开。

  她早就知道,这些伤疤,永远都不会愈合。

  却没有想到,再次揭开的时候,还是这么痛。

  那种被人当傻子一样利用,却还拼上性命付出一切的愚蠢,直到现在想起来,依旧觉得荒谬。

  刻入骨子里的委屈,根本无处诉说。

  “妈,你知道么,有一次我偶角遇到了那个女人,她竟然还想要让我原谅她……真是可笑是不是?做出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以后,竟然还想要得到原谅来减轻自己的罪孽?呵呵……怎么可能呢?”

  做了孽的人,永远都不可能被原谅。

  她可不是心地善良的大圣人,不可能被人险些害了性命还傻呵呵的对着她笑。

  不报复,已经是她最大的仁慈了。

  “妈,你知道你当初的一个决定,让我这辈子过得有多艰难么?早知道如此,我宁愿当初你杀了我,倒还好一些……也省得受后来这些罪……”

  她呢喃着,眼泪却潸然而下。

  如果真的有选择,她宁愿不活这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