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20章 第一场交锋(3)
  第420章第一场交锋

  却忽然被手机铃声吓了一跳。

  打出几个字来,“第一步已办到。”

  然后,按了发送。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手机震动起来,收到了回复。

  上面写着一个地址。

  他看了一眼,记在心里,俊朗的面庞陡然绷紧,转身,也下了楼。

  漆黑的夜色中,一辆黑色吉普从地下车库里开了出来,如同暗夜中的幽灵一般,融入黑暗之中……

  距离s市老城区以北二十公里处,是一处新开发的防护带。

  新开发,也不过是当初安市长初上任时,为了讨好民心,以绿化环保为由,打算将这一带无人问津之地开发成一处旅游项目。

  可实际上,这里却是一处乱葬岗。相传从前日军侵华时是处万人坑。

  所以根本就没有人敢接近,更别说是什么旅游区了。

  所以这件事之后便不了了之了。

  现在换了市长,这里就越发被废弃。

  只是在附近的山脚下,有一个小小的村子,不过也只有零星几户人家。大都是一些年迈的独居老人,若是说起这片乱葬岗的诡异事件,恐怕都能说上几天几夜。

  由此,这个小村子,也沾染上了一些诡异的氛围。

  夜幕降临时,一片肃静。

  漆黑的屋舍,还有破败不堪的残壁,在夜色下,散发着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氛。

  权简璃驾着车子在凹凸不平的路面上行驶着。

  乌云沉沉压下来,没有一丝光亮。

  山路上,只有车子的远光灯照射而出,显得越发诡秘。

  整个世界万籁俱寂,车子的轰鸣声打破了这份平静,却显得格格不入。

  那条信息上写着的地址便是这里。

  权简璃按照导航找了过来,却是越开越心惊。

  其实之前,他是特意将岳勇激将走的,因为那个人特意给他发了信息,说要跟他做一个交易。

  如果权简璃听他的话,独自前来的话,那和他便答应权简璃,不会伤及无辜。

  虽然,明知道对方说话不算数,可权简璃还是想要试一试。

  因为他不想拿两个孩子和墨儿的生命去冒险,只要有一点的可能,也要努力争取。

  只是,他不知道对方让他来这种荒郊野岭做什么。

  难道是要在这里杀了他么?

  让他葬身于乱葬岗,倒是符合那个疯子的心思。

  只不过,他知道那个人不会如此轻易地杀了他的。

  让人生不如死,整天都承受着折磨,才是报仇的最佳境界。

  山路越来越难走,他开的车子性能极好,这才勉强开过了那个蛮是残垣断壁的村子。再往上,便是密密的山林。

  若是夏天,是一片郁郁葱葱。

  而此时却是光秃秃的枝桠,寒风吹过,带起一阵呼号。如同来自地狱的鬼魅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他此行的目的地,便是在这片密林之后。

  车子开不过去,只得停在了林子边缘。

  停好车,将车灯关闭,整个世界,再次回复了渗人的宁静。

  电话忽然想了起来,嘈杂的铃声在静谧的夜色中,越发刺耳。

  看着那一串陌生而又熟悉的号码,他沉眉接了起来。

  “我已经到了,下一步要做什么?”

  “知道山底的乱葬岗吧?西北角处有一处残缺的墓碑,将墓里的东西挖出来。那是我送你的一份大礼……”电话里的嗓音,也如同这诡秘的夜一样,让人毛骨悚然。

  就算是过了这么多年,再次听到这道嗓音,权简璃依旧如鲠在喉。

  “你别太过分了!”他冲着电话怒吼一声,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毕露。

  “呵呵……别这么激动嘛,原来那个天塌下来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权简璃到哪去了?怎么年纪越大脾气越暴躁呢?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变差受不了惊吓么?”

  电话里的人阴恻恻的笑着,让人汗毛直立。

  “别废话!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果想拿我的命就过来拿啊!装神弄鬼算什么本事?!”

  权简璃是真的愤怒了,对方竟然让他去乱葬岗里挖东西!

  谁不知道那是会遭天打雷劈的事?

  虽然他不信什么鬼神,可是这种事,也着实做不出来。

  毕竟亡灵都是需要尊敬的,像他这种半夜跑来挖墓的做法,根本不妥。

  “呵呵呵……”电话那头的人,嗓间里发出干哑的笑来,如同年久失修的木门一般,晦涩难听。

  “杀了你怎么行?我还要留着你的命好好陪我玩呢……我要狠狠的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让你也尝一尝这些年来我在牢里受到的煎熬!我要把我受过的苦加倍奉还在你身上!我要让你后悔,后悔当初栽赃陷害于我!毁了我的一生!……”

  对方显然已经疯狂了。

  一句栽赃陷害,却让权简璃冷冷嗤笑起来,“哼,那是你咎由自取!若不是你丧尽天良做出那种惨绝人寰的事来,又怎么会被关起来整整十三年!?早该关你一辈子的,让你在牢里腐烂变臭,变成一堆腐肉!”

  一字字一句句,咬牙切齿。

  若不是他,当年怎么会发生那么可怕的事?

  蝶儿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种模样?

  他又如何会陷入如今的绝境?非蝶儿不娶?

  明明那个人才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可是却丝毫不承认。

  反而还要将所有的因果全都栽赃到别人身上!

  权简璃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幽暗的光芒,他一定要将对方抓住,再次投入进牢里,让他再也没有出来害人的机会!

  “呵呵呵呵……我知道你想激怒我。不过,我不会上当的。难道你不好奇我送你的大礼是什么么?保证你看了,一定会感激我的……还有,这不过是你跟我交易的第一步,如果做不到,那交易自动作废!”

  对方说完,啪嗒一声挂了电话。

  权简璃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恨不得现在就将对方杀死!

  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对方藏在什么地方。

  一旦轻举妄动,只会让自己陷入更加不利的境地。

  砰!

  重重一拳砸在座椅上,然后愤然下车,从车上拿了工具,徒步向着林子里走去。

  越向里走,便越是阴冷。

  山上还有堆积着的积雪,此时他却也顾不得这些了,只顾着闷头向里赶。

  一地的干树枝被踩过,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寒风吹过,带起一阵凄凉的呼啸。

  头顶的乌云压得更低了,几乎没有一丝光亮。

  他将手电筒打开,却只是照着脚下的路,以防有陷阱之类的东西存在,不敢四下里张望,害怕扰了那些安眠的幽灵。

  林子倒是没有想象的大,内分钟的时间便已走到了头。林子与山的中间,是一片坑坑洼洼的野地。

  那一处处突起不用想也知道,定是一些无主的坟墓。

  只是这么多坟包,墓碑却并没有几个。

  就算是有,也是一些残破的。

  他凭着自己的判断,向着西北角而去。

  越往里走,空气便越发阴寒。

  胆大如他,也忍不住冷汗涔涔。

  终于,在山脚下看到了那处残破的墓碑。

  原本的墓碑只剩下了一半,像是被人拦腰截断一般,因为断裂的位置,刚好就是名字的下方。现在只能隐隐看到“之墓”二字。

  既然对方让他来挖,一定是跟他有关的吧?可是,他根本不记得自己认识的人,有谁去世过。可是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还是赶紧把东西挖出来离开好了。

  将手电筒咬在嘴里,便绕到墓碑后面开始挖掘。

  冻过的泥土有些僵硬,他费了好大的劲才挖出一个深坑来。

  或许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恐怖氛围,现在的他,除了满腔怒火外,倒也不再觉得害怕了。

  忽然间,叮的一声,似乎触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他心头一凛,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借着手电筒的光看下去,是一个漆黑的铁盒子。边缘处已经腐蚀,却依旧保持着原始的形状。

  当下便加大了力度,连额头汗珠落下都顾不得擦。只是一心想要将这该死的东西挖出来,快些结束这煎熬的时间。

  当铁盒全部露出来时,他才看清楚,竟然是一个一米左右见方的长方形盒子。

  腐蚀的地方很多,隐隐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可是离得太远了看不清楚。

  他咬紧牙关,跳进了坑里,将那东西拿了出来。

  猛然间吹过一阵冷风,将他身上的汗水吹得透心凉。

  瞬间,有了不好的感觉。

  明明知道这里面一定是什么恐怖的东西,可他却不得不打开看看。

  因为这直接关系到墨儿的安全。

  而且,他真的好奇,那个疯子所说的礼物,究竟是什么。到底有什么东西,才能让他震撼让他害怕,才值得那个疯子藏了这么多年!

  四周依旧安静到令人窒息。

  乌云似乎越来越底,沉闷到令人心慌。

  他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用铁锹将那铁盒敲碎,瞬间露出里面的东西,脸色惊骇到一片苍白!

  因为那铁盒子里藏着的,竟然是一截森白的腿骨!

  上面的肉早已经腐烂,只剩下一森然的白骨,在手电筒的照射下,让人毛骨悚然!

  砰!

  他狠狠一脚,将那腿骨连同盒子,再次踢进了坑里,额头早已冷汗直冒。

  “疯子,真是个疯子!”他愤怒的嘶吼着。

  竟然会把一截死人的腿骨当成礼物送给他!

  而且还让他大半夜的跑来这种地方亲自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