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21章 第一场交锋(4)
  第421章第一场交锋

  权简璃气得全身都在颤抖,愤然准备离去。

  这才想起,刚才太过生气了,都忘记将手机铃声调成震动。

  在静谧的夜色中,这刺耳的铃声,实在太过诡异。

  当看到上面那串熟悉的数字时,毫不犹豫接了起来,“你个疯子!这么装神弄鬼有意思么?”

  “哈哈哈……看来你是已经看到了。”电话里的人似乎心情很好,“怎么样?对我送的礼物满不满意?”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权简璃压低了嗓音,他的愤怒被强压着。明明就恨不得杀了对方,可是却又不能发怒。

  因为发怒,只会让对方更加兴奋。

  他就是要让自己变得冷静,然后反过来激怒对方。这样,才能让对方露出破绽来。

  “不过是一截死人的骨头而已,你以为我会怕?”他冷冷笑心,拳头却攥到手指发麻。

  “死人的骨头?呵呵……”电话那头的人笑得阴恻恻,“看来你还没有发现啊,那我就好心给你一些提示好了。这截腿骨可不是死人的……而且,那个人可是你最亲最爱的人呢……喔不,应该说是又爱又恨的人……怎么样?想起来了么?”

  不是死人的……

  又爱又恨的人……

  咯噔!

  权简璃心狠狠一沉,忽然间想起在温哥华的时候,他一把将苏依柔推倒,她长裙下的右腿假肢摔落出来……

  轰……

  脑袋瞬间一片空白,脊背发麻。

  难道,这截腿骨,竟然是那个女人的右腿骨?

  这个疯子,竟然偷偷找到了这截断掉的右腿骨,埋在这里整整二十多年?只为了有朝一日用来报复他!?

  嘶……

  权简璃倒抽一口冷气,这个人的疯狂,已经不能算是常人了!

  “哈哈哈哈……看来是想起来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怀念?”电话里的人再次开始冷笑,那笑声嘶哑难听,狠狠的揪着权简璃的心。

  伴随着这难听的笑声,那些尘封已久的记忆,也如同泻了闸的洪水一般,轰然奔涌而出。

  那个女人常常会在寂静无人的夜里,穿着裙子翩翩起舞。

  在院子里旋转着,如同一只飞舞的蝴蝶。

  他多想跟着她一起玩闹一起跳舞,可是,每次在他出现以后,她的舞姿便戛然而止。脸上的笑容也会在一刹那间收回,换上一副冷冰冰的目光。刺的他眼眸生疼。

  那个时候,她便是花仙子,踮着脚尖在草地上翻飞着。

  可是如今,残缺了的她,却只能将那丑陋的伤口藏在长长的裙子之下,用一截冰冷的假肢,来装作和正常人一样。

  可只有权简璃知道,那个女人残缺的,不仅仅是腿,还有心。

  她的心,早已经变成了肮脏的黑色,是连刀子都插不进去的铁石心肠!

  否则,怎么会想要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

  这些年来,他拼命将这些记忆封存起来,知道忘不了,便不强迫着自己去忘。

  只是不愿意再想起来,藏在一个连自己都找不到的角落深深埋葬。

  却在今天,被这个疯子再次提及,甚至还将那一截承载着过去可怕记忆的腿骨放在他面前。不,是他,是他自己亲手挖出来的!

  不得不说,那个疯子的“礼物”,选的很好。

  真的让他深深的震撼到了。

  也成功的将他心底最深处的恐惧挖了出来。

  恐惧是么?

  呵呵……

  原来,那个女人给他的,真的是恐惧。

  一个小孩子对自己母亲的感情,竟然是恐惧与绝望,想一想,还真是可悲。

  “说话啊!是不是想起来了?想起你那个母亲对你的好来了?恩?”电话那头的人许久听不到回答,便愈加疯狂,而这,便是权简璃想要的结果。

  “呵呵……”权简璃冷笑起来,嗓音沙哑冰冷到没有一丝温度。

  “想起来又如何?你以为我还是当初的小孩子么?对这种事还会在意?倒是你,在牢里待了这么多年,智力还停留在当年的水平吧?你以为这点小把戏就能吓到我?真是可笑至极!”

  他的语气阴冷至极,却仍是忍不住微微的颤抖。

  因为寒冷,更是因为,心底压抑着的愤怒。

  如果说原本他对于那个女人还心存恐惧的放,那么在温哥华见过一面之后,便不再惧怕了。

  相反,只留下深深的恨意。

  因为那个女人,现在不过是一个可怜的身体有残缺的女人罢了,甚至心灵还整日受到煎熬。

  那样的一个女人,又如何还能有伤害他的能力?

  所以,他根本就不怕,只是愤怒而已。

  愤怒的是,这个疯子竟然时隔二十几年,还要拿这件事来大作文章。

  愤怒……他竟然亲手将那截残肢挖了出来……

  “不可能!这明明就是你的噩梦,你不可能忘记的,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电话那头的人已经彻底疯狂了。

  权简璃阴森的眸光里,露出一抹得逞的神色,“噩梦也有醒的一天。不像你,会一辈子都活在自己制造的噩梦里,永远都醒不来……你会带着你的噩梦下地狱的……”

  他低沉的嗓音,如同诅咒一般,将对方震得一个愣怔。

  寂静。

  周转一片寂静。

  电话里,也静谧到让人心慌。

  夜风呼啸而过,将他挖起的土吹得纷纷扬扬,有薄薄一层,再次落进坑里,盖在那截惨白的腿骨之上。

  月亮,不知何时露出了头。

  惨白的月光,却并没有让这片乱葬岗明亮一些,反而,越发透出森然的恐惧感来。

  就在权简璃要挂电话的时候,电话那头的人忽然笑了起来,如发疯了一般,笑的猖狂,“权简璃,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放弃?哼,就算是死,我也会拉你垫背!黄泉路上,怎么也要找几个同行的人才能不孤单啊……”

  他说的,是几个人。

  权简璃心口忽然一滞,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我在牢里受尽痛苦折磨,你到好,竟然在外面活得这么快活。权简璃,我倒是真心羡慕你啊,儿女双全,甚至还有那么多对你忠心不二的女人誓死跟随,啧啧……我真是不甘心啊……”

  “交易的条件是你不准动我的家人!如果敢把主意打到他们身上,我发誓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权简璃心尖一颤,原来孩子们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深深刻入他的心里。

  他可以跟孩子们生气,可以惩罚他们凶他们,可是,别人却不许动他们一根汗毛!

  似乎是对他的反应很满意,电话那头的人笑的越加猖狂,“呵呵呵……不用紧张,我暂时,还对他们没兴趣……我听说你很快就要结婚了?娶一个丑八怪有什么感觉?难道关了灯,你就能下得去手么?啊哈哈……你新婚的礼物送什么好呢?这对一份见面礼都这么震撼了,那新婚礼物,就更得用心才行了,你说是不是?”

  说到这里,他特意迟疑了半晌,吊足了权简璃的胃口,然后才不紧不慢道,“既然你犹豫不决,不知道该选哪个,那我帮你好了……被放弃的女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再活着了,你说是不是……”

  咚!

  权简璃的心,狠狠一沉,沉得他险些窒息!

  他说的被放弃的女人,该不会是……墨儿!?

  “你别碰她!”只是短短四个字,从他口中说出来,却如同千万斤一般沉重。

  他原以为,自己派人大张旗鼓的保护着蝶儿,对墨儿不管不问,就可以转移这个疯子的注意力,却没想到,还是失算了。

  这个疯子原来一早就发现了他的目的!

  所以才会逗着他玩的……

  “哟?心疼了?你都不肯娶她,那她活着还有什么必要?我就帮你解决了,也省得以后你再为难是不是?……”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是玩上了瘾,语气越发轻佻,“不过在解决之前,我还有更好玩的事情要做呢,你也知道,我被关在里面整整十三年……连个女人都没碰过……啧啧,我听说,这个姓林的女人可是标志得很呢……能把权简璃迷住的女人,相信床上功夫也是了得吧?哈哈哈……”

  “你给我闭嘴!”权简璃怒吼一声,恨不得将手机砸烂!

  可是不行,他现在必须牵制着这个疯子,不能再让他做出伤害墨儿的事来。

  一想到他要对墨儿所做的禽兽不如的事,他心里的火山便不断的喷发着,似乎要将他灼伤。

  他真恨不得,现在就冲到墨儿身边去保护着她,哪怕是拼上他这条命,也要护她周全。

  “哈哈……这就生气了?怎么,没有人性的权简璃,竟然也会在乎一个女人?当初你的旧情人被大火吞没的时候,你怎么连滴眼泪都没掉呢?我倒是越发好奇这个女人了……看来,功夫绝对了得啊……”

  电话那头的人每句话都轻佻刻意,权简璃明知道他是在激怒自己,却根本控制不住情绪。

  只要一提到跟墨儿有关的事,他的心就狂跳着,一刻也放松不下来。

  忽然觉得自己这一周来做的事太傻。

  以那个疯子的缜密思绪,一定会调查出墨儿的事来的。

  那么,与其让墨儿在遥远的a市,倒不如把她放在身边来得更加妥帖。

  “混账!你再说一句诬蔑她的话,我就让你多坐十年的牢!让你将牢底坐穿,生生世世都逃离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