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22章 第一场交锋(5)
  第422章第一场交锋

  握着手机的手指,节节泛白,几乎要生生将手机捏碎!

  “呵呵……现在的权简璃就只会放狠话么?不过,我的耐心也所剩无己了,今天游戏的高潮,马上就要来临了,希望你能玩的开心……”

  对方说完这句含糊不清的话,忽然间便挂了电话。

  屏幕黑下来的瞬间,耳根也回复了清静。

  凄清的月光照映下,这片乱葬岗,透露着一种森然而诡秘的气氛。

  他看一眼被踢进坑里的那截腿骨,厌恶的扭过头便走。

  咔嚓……

  在静谧的夜里,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声响。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踩在干枯的树枝上,才发出来的响动。

  他顿时全身紧绷起来,下意识便向着身后的林子里看去。因为他记得很清楚,刚才穿过林子的时候,踩在那些散落在地上的树枝,便一路都是同样的声响。

  可是,林子里空无一人。

  似乎是他听错了。

  剑眉紧皱,那双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惊觉的光。

  然后,啪嗒。

  关掉了手电筒。

  顿时,唯一的亮光消失,周围,一片肃静。

  他高大的身影就那样屹立在乱葬岗中,投下一片巨大的阴影。

  眼睛很快便习惯了那清冷的月光,树林间影影绰绰,伴随着夜风,那些漆黑的影子有规律的动着,发出更多沙沙的声响。

  可是这些沙沙的声响,却与刚才那一声不同。

  很明显,有什么人,或者,动物,在潜藏在林子里。

  而他,便是对方的猎物。

  整个乱葬岗中的氛围,都紧张压抑到了极点。

  他冷峻的脸庞更是紧紧绷着,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铁锹,那是他唯一的武器。

  忽然间,手中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却并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嗡嗡的震动着。因为他刚才已经默默地将手机的音量调节了。

  可是,亮起的手机屏幕,却也充分暴露了他的位置。

  随之,砰!

  一声枪响,打破了这诡异的氛围。

  他反射性的一躲,子弹穿过密林,准确的打在了那半块墓碑上,溅起一道火星。

  而权简璃所在的位置上,则空空如也。

  砰砰!

  又是两声枪响。

  依旧只是打在了空地上。

  接下来,再次回复了可怕的静谧。

  似乎刚才的枪响,从未发生过一般。

  而权简璃,也像是忽然间消失了一样,那高大的身影,很好的隐匿在了黑暗中的某处。

  冷风刮过,似乎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窃窃私语声。

  许久,咔嚓,咔嚓……

  地面上的干枯树枝,再次被人踩过,发出清脆的声响。

  那微妙的响动,在寂静的夜中无限放大,咔嚓……咔嚓……

  两个人影小心翼翼走到了刚才权简璃所站着的位置,然后四下张望着,似乎有些惊慌。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呢?

  忽然间,其中一个人,发现了先前被权简璃挖开的深坑,两人便更加谨慎的接近。

  黑洞洞的枪口在前面探路,只要坑里有人藏着,便只有一死的下场。

  嘶……

  不知是谁,倒抽了一口冷气。

  因为深坑里,空空如也。

  只有一截散发着森色冷光的惨白腿骨,在月光的照射下,渗得人心发慌。

  两个人对视一眼,其中个人打开了手电筒,向着深坑里照射而去的时候,忽然间,一个高大的身影从身后某处一跃而出,砰!

  一个飞扑,将其中一人扑进了深坑中。

  而拿着手电筒的人回身一照,权简璃那张沾上了土渍的脸如同来自地狱的死神一般,让他瞳孔兀然张开,疯狂的开枪乱射。

  砰!砰!砰!……

  “啊!……”

  枪响声夹杂着惨叫声,在这夜晚的乱葬岗中,越发渗人。

  然后,一个身体轰然倒地,而权简璃高大的身影,依旧挺拔。

  他将那人手中的枪踢进了方才藏身的废弃坟坑中,拿起被扔在一边的铁锹,一步步向着之前自己挖好的深坑走过去。

  里面的人被摔得爱荤八素,还不等反应过来,砰!

  被权简璃当头一拍,再次晕了过去。

  而晕倒之前,手指反射性的扣动了扳机,砰!……

  一声枪响,权简璃躲闪不及,子弹擦着他的手臂穿过,鲜红的血液,顿时将衣袖浸染。

  可是还好,并没有打中要害,子弹也没有打进他的手臂中。

  两个黑衣人,一个被他拍晕在坑中,另一个,则在与权简璃的扭打中打中了自己脚,昏死了过去。

  权简璃的脸色阴沉到了极致,转身正欲离开,却忽然又停了下来。

  紧皱着眉头,几乎将嘴唇咬破,还是翻身跳下深坑,将那截腿骨捡拾了出来,然后,用外套包了起来。

  这才又将铁锹和手电筒带好,迅速向着车子方向走去。

  穿过密林的时候,迅速而小心翼翼。

  因为害怕还会有其他的人埋伏。

  不过还好,一路平安回到了车上。

  不敢停留,迅速发动车子,驶离了现场。

  手臂上的伤口,还在不断的向外渗着鲜血,他也顾不得管,狠狠将油门踩到了底,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他都不知道那两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因为在附近,根本就没有见过其他的车子。

  脑子飞快的运转着,却只能想到,是那个疯子派来的杀手。

  可能,根本就不想要他的命。

  因为那个疯子说过,这是今天的高潮部分。

  那个疯子一定是在某处看着这一切吧?

  看着他与杀手们殊死搏斗,然后笑的心满意足……

  转头,看一眼被他扔在副驾驶上的外套,眸光越发阴暗。

  素来有严重洁癖的璃爷,竟然会用自己那限量版的外套去包一截肉体腐烂了的腿骨!

  而且还带到了车上!

  一想到这点,便忍不住一阵干呕。

  可是,他终究还是没办法将腿骨扔在乱葬岗里不管不顾。

  连他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可是,他就是这么做了。

  甚至是毫不犹豫的这么做了。

  就算是一截没有任何意义的腿骨,他也不想成为那个疯子用来侮辱他威胁他的工具……

  车子穿过崎岖的山间小路,再次经过那个破败的村子,然后驶向了繁华的市里……

  a市,港口医院。

  林墨歌坐在病床前看着床上的人儿,依旧愁容不展。

  已经这么久了,闫莎却一点苏醒的迹象都没有。

  整日躺在床上,没有一丝知觉。

  林墨歌只能一遍又一遍的跟她说着话,说着自己这些年来的遭遇,希望她能听到。

  可是,时间越久,她的心,便越急。

  林初白推门进来,看一眼脸色苍白的林墨歌,不由一阵心疼。

  “初白,你来了?查到了什么么?”她紧张的问道。

  林初白摇头,“警察局那边还是没有什么消息,看来只能等闫莎阿姨醒过来,看看她记不记得肇事者的模样了……”

  听他这么一说,林墨歌眸光顿时暗了下去。

  妈妈能不能醒来还是个未知数。

  现在竟然连撞了她的人都找不到,那这场车祸,岂不是会成了悬案?

  “那雪城项目呢?这几天你两头跑,太辛苦了……”她心里越发愧疚。

  林初白为了她,已经憔悴了很多。

  却没有说过一句怨言。

  “不辛苦,不过是一个案子而已,现在基本上已经查得差不多了。虽然还处在劣势,可是不用担心。总会有办法的。反正离开庭还有一段时间,慢慢来就好。现在重要的是你的身体……你整天不吃不喝的照顾着闫莎阿姨,我看第一个坚持不住的会是你啊……”

  林初白心疼拍拍她的肩膀,“墨墨,这些事都急不得的,所以你不要再逼自己了知道么?如果你倒下了,闫莎阿姨会心疼的。再说了,孩子们还等着你呢,若是你回去的时候变得面黄肌瘦,两个小家伙不杀了我才怪呢。”

  林墨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倒是真的。

  这些天月儿和羽寒总是轮番上阵给她打电话。

  整天追问她什么时候回去。

  还说是不是干爹给她下了迷魂汤了,她才舍不得回去的。

  月儿还总是说家里无聊,想要再次找灵儿阿姨偷偷带她来a市,吓得林墨歌好话说尽,才让小妮子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想起孩子们,她心头的阴霾便一扫而光了。

  脸上,也终于有了笑意。

  “恩,我知道了初白,以后不会再让你担心了。我会好好照顾好自己的,妈妈和孩子们,都需要我照顾,我必须有足够的精力才行。”

  “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永远打不倒的墨墨嘛……”

  “永远打不倒的是小强!”林墨歌撇撇嘴。

  林初白讪讪一笑,“呵呵,也是喔……我家墨墨可比小强要漂亮多了……”

  “什么嘛,你竟然拿我跟小强比?”

  二人吵闹起来,病房里压抑的气氛,总算是有了些缓和。

  “不过墨墨,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啊?这边的工作已经差不多了,没有必要一直留在这里的。如果你担心闫莎阿姨的话,我可以想办法把闫莎阿姨也转移回s市的,毕竟那边的医院我也有熟人,可以找更好的医院为闫莎阿姨治疗。”林初白收回了笑容,再次谈起正事。

  林墨歌默默看一眼床上的人儿,叹息一声,“可是妈妈现在的身体状况有些复杂,我想还是再等她的病情稳定一些再转移吧。而且,留在这里也可以督促着警察局快些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