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23章 霸道的温存(1)
  第423章霸道的温存

  “如果我们不在了,他们肯定会把这件案子搁置在一边的……如果那样的话,那这场车祸幕后的凶手,不就永远都查不出来了么?”

  “说的也是,那就听你的,我们再耐心等待看看……”林初白点头同意。

  “谢谢你初白……谢谢你一直站在我身边,事事为我着想……”她眼眶里泛着泪花。

  “傻瓜,不是说好了不说对不起,不说谢谢的么?你我之间,何必再说这些?你能让我留在你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还怕你会嫌我碍事把我赶走呢……”

  林初白宠溺的摸着她的头,眼里,是满满的温柔。

  虽然明明知道,或许此生,她与他,都不可能在一起了。

  可是,他还是会以另外的方式陪在她身边的。

  就这样默默的守护着她,照顾着她,一生一世,倒也不错。

  婚姻什么的,不过就是一张纸一个形式而已,其实,根本就不重要的。

  或许他这样有些自欺欺人吧?

  可是,能留在墨墨身边,他真的就没有其他的奢求了……

  “不过墨墨,闫莎阿姨的情况有些特殊,因为是车祸里头部受到了剧烈的撞击,所以才会昏迷不醒的。现在虽然伤口已经缝合了,头部也没有淤血,可是,却依旧醒不过来。医生说过,这种情况的话,很有可能要打持久战啊。你怕不怕?”

  林墨歌转头,目光再次落在闫莎那张苍白又苍老的脸上,微微摇头,“其实初白,我是很怕的。我怕的是,永远都没办法跟妈妈说一句话,永远都不能听她叫我的名字了啊……我好不容易才见到她,好想喊她一声妈妈。如果她就这样长睡不醒的话,真的太遗憾了。可是,就算真的如此,我也会一直照顾她的。当年,她是因为生活所迫才抛弃了我,可是,我不会抛弃她的。既然老天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再次遇到她,大概,就是想让我照顾她吧?再怎么说,我这条命,也是她给的。无论好与不好,都活到了现在。所以,我不会对她置之不顾的……”

  “墨墨,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做的……”林初白温柔一笑,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你放心吧,我一定会陪着你的,会和你一直等着闫莎阿姨醒过来。所以,不要自己一个人强撑着,知道么?我会一直在这里,如果累了,随时可以靠在这里的……”

  “可是初白,你真的没有必要跟我耗下去的。你还有大好的人生,不能因为我全都毁了啊……”

  林初白心里越发愧疚,不想让他再变成第二个羽晨。

  “初白,你知道我……”

  “嘘……”他伸手抚上了她的唇,不让她再继续说下去。

  “墨墨,我可是孩子们的干爹,是你最贴心的盟友不是么?况且,我这也是为了自己。闫莎阿姨可是我的委托人,现在,我帮她找到了亲生女儿,她还没给我委托费呢。我总得等着她醒来要到钱了才行啊,要不然岂不是亏本了?你看过哪个商人做过亏本的事?”

  噗嗤,林墨歌又被他逗笑了。

  “你呀,总是能说这些俏皮话!”

  “才不是俏皮话,我说的是大实话好不好……”二人相视一笑,眼里的神色倒是轻松了不少。

  她紧绷了一周的神经,总算是放松了一些。

  “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明天一早再过来。”

  “好吧……”林墨歌也没有再坚持。

  因为林初白特意请了护工过来照顾妈妈。

  而且,她也要养足精神准备打持久战才行。

  不能因为照顾着妈妈,就累垮了自己的身体,因为她还有三个孩子要照顾。

  她必须变成女超人,打不倒的女超人!

  而女超人除了精力十足,有足够好的身体之外,还要有坚强的心。

  所以,她必须学会处事冷静,要拿得起放得下,不能被感情乱了阵脚。

  两个人回到酒店,林初白却并没有回自己房间,而是在门外看着她进去。

  林墨歌将房门打开,正要回头跟林初白说晚安,却见他还怔怔的站在那里发呆,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说。

  “怎么了初白?还有什么事么?”她看着他的表情不太对,开口问道。

  “喔,没什么事,看着你进去我就放心了……晚上早点睡,别再胡思乱想了。”他微微一笑,再次摸了摸她的头,“我回s市去拿些资料,如果明天回来的晚了,你也得记得吃饭,知道么?别忘了你今天答应我的事。”

  “恩,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林墨歌嫣然笑着应道,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让她好好吃饭好好睡觉的事。“不过,你要连夜回去么?明天一早也可以的吧……开夜车太危险了……”

  “明天或许会用到,所以得尽早拿过来才行。你有没有什么要带的东西?我帮你带过来。当然,除了月儿和羽寒。”他又开起了玩笑。

  “不用了,这里什么都有。那你路上小心一些,不要打瞌睡知道么?”她一边嘱咐着,一边帮他整理了下衣服和头发,这才放心。

  两人亲密的举动,明明就那么随意,那么舒服。

  可偏偏,却只能做朋友。

  男女之间,这种关系,是最暧昧,却又最悲哀的吧?

  比朋友要更亲密一些,可是,两人心里都明白,这辈子,都无法跨过情人那道鸿沟。

  只能就这样不远不近,小心翼翼的保持着距离。

  退后一步,不舍。

  前进一步,却又不敢。

  因为,害怕从此交恶,然后,老死不相往来。

  “好啦,你怎么跟月儿一样啰嗦?那我走了。锁好门,注意安全。”他宠溺的揉了揉她细软的发,心,沉甸甸的。

  跟她每多相处一分,他的心,便会沉沦一寸。

  可是,他却甘之如饴。

  会不会有一天,他自己陷入了永远无法逃离的沼泽?

  可那又如何,如果那沼泽是墨墨,他宁愿舍了这条命,也不愿意逃离啊……

  “恩,知道啦,那我进去了……”她的心里,也忽然多了一份不舍。

  如果她爱上的是初白,那该有多完美。

  他们的爱情和婚姻,一定是像蜜一般的甜美吧?每天,都像是过情人节一般。

  “好,快进去吧。”他再次催促。

  最后再看一眼,她才笑着转身,然后,关门。

  心,却在不知不觉中,起了一丝涟漪。

  说不动心是假的。

  只是,无论动心还是感动,都不是爱情。

  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明明喜欢这个人,明明知道他一切都好,她应该爱他。

  可是,心却不听话。

  或许,这就是她的命吧?

  上天注定了要让她受苦的,故意派来初白这样的天使在她身边,却又让她得不到。不是说,得不到的,才最是煎熬么?

  或许这就是老天的计划吧……

  看着紧闭上的房门,林初白苦涩一笑。

  高高勾起的唇角,终于僵在了嘴边。

  他多想将这个人儿搂在怀里,狠狠的亲吻。将她变成自己的私有物。

  可是,他不愿意强迫她,更不愿意看到她伤心难过。

  他想要尊重她自己的意愿,让她自己选择。

  如果,她永远都不会选择他,也无所谓。

  只要能在她身边,看着她幸福快乐过一生,便也知足了。

  只是,想着很简单的事,做起来,却并不容易。

  他需要多大的自控力,才能控制着自己不去抱她不去吻她。

  明明,她触手可及,他却什么也不能做。

  这种感觉,真的太过压抑……

  罢了,既然已经决定放手,那么这条路再漫长,也要坚持着走下去。因为离开墨墨,他应该是连一秒钟,都活不下去的吧?

  所以,能在她身边这样苟延残喘,已经足够了……

  留恋的看一眼隔开了他与她的门,这才缓缓进了电梯。

  可是两人谁都不知道,有一道阴冷的目光,将他们刚才的对话和亲密动作,悉数看在了眼底。

  两个人越是浓情蜜意,那道目光便越阴冷,至极最后,已经冷若冰霜……

  似乎马上,便要席卷着,将一切吞噬……

  权简璃紧握着拳头,似乎要将自己的手指捏碎一般,他用了多大的毅力克制着自己,才没能让自己冲过去将那个男人打倒在地。

  这该死的女人,竟然还嘱咐林初白开夜车要注意?

  当初他开着夜车回去的时候,怎么不见她这么深情的嘱咐?甚至连正眼都没有看他一眼!

  这该死的女人竟然还帮林初白整理衣服!

  怎么没见她这么主动的帮他打理过!?

  他为了护着她,忍受着煎熬不与她联系,放任她在这边自生自灭。

  可是她倒好,哪里像是自生自灭?根本就是活得很滋润!

  他的离开,正好给了她和林初白机会,让他们两个打得火热!

  林墨歌靠在门上,还来不及开灯,忽然感觉房间的温度有些下降,冻得她打了个冷颤。

  转身间,便隐隐看到两只在漆黑中闪烁着愤怒火焰的眸子,惊得她脊背一凉,下意识便要开门逃走。

  可下一秒,却被大力一扯,整个人便被挤压在了门上,还来不及呼救,便被堵住了唇。

  “呜……”

  他吻得疯狂,吻得热烈,带着狠狠的惩罚,将她清冷的唇狠狠的啃噬撕咬。

  就是要狠狠的惩罚这个小女人。

  谁让她这么长时间连个电话都不主动打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