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24章 霸道的温存(2)
  第424章霸道的温存

  难道他不联系她,她就不能主动找他一次?为什么非要比他还绝情?可偏偏,他却对她没有一点办法。

  她越是绝情,他就越是无法自拔。

  原本以为她会可怜兮兮在等在这里,可是,却不想她却与别的男人卿卿卿我我,动作亲密自如到比跟他在一起时还要舒服!

  对着别的男人柔声细语,对着他时,却总是大呼小叫,张牙舞爪。

  对别的男人格外理解,对他,却根本就没有任何想要理解的心思。

  他明明那么珍惜这一个月,可她呢?根本就不在乎!甚至想着要快些过完吧?

  一想及此,心里的怒火便更甚,顾不得心疼,狠命的啃咬着她娇嫩的唇舌……

  唇上传来的疼痛,却无法压制她内心的恐惧。

  她做梦都不会想到,房间里竟然还藏着一个人!

  到底是谁能进到她的房间里?

  下一秒,心里咯噔一下。

  这熟悉的感觉,这令人窒息的霸道感觉,除了权简璃,还会有谁?

  可是,今天的他,却与以往又有不同。

  没有那种淡淡的辛辣味道,却多了一丝泥土和血腥气味。所以她才一时没有察觉。

  本来该有的惊恐,也在他的热吻下,渐渐放松了下来。

  变得不再抗拒。

  而他,也由原本的惩罚,而变成了缱绻。

  在她的唇舌间汲取着那甘甜的清泉,根本就忘记了刚才的恨意。

  他的呼吸越来越炙热,一双大手开始不安分的游移,她被紧紧压在门上,动弹不得,只能任由着他的霸占。

  这个男人,今夜似乎格外疯狂,只是一个吻,便要让她窒息。

  如同将她的灵魂全都吞噬了一般。

  她却忽然想起,他明明就应该在s市的不是么?为何会突然来到这里?还藏在她的房间里等着?

  刚才如果不是初白及时离开,是不是他还要再跟初白打一架?

  不过幸好,刚才她跟初白并没有说关于妈妈的事,否则的话,全都会被他听了去。

  离交易结束,也不过只剩下一周的时间了。

  她不想再跟他有过多的纠葛。

  有些事,尽量的瞒着他最好。

  “不要……”她好不容易挣扎出来,想要逃脱他的掌控。

  可是他的力气却惊人的大,根本就不肯松手。

  “你……你怎么会在这儿?”她惊讶的问道。

  他眸光一冷,时隔这么久了,天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今天晚上,历经了生死过来找她,她却一句你怎么会在这儿?难道是嫌他碍事么?

  “难道我不该在这儿?”他反问。

  是不是他在这里,妨碍了她跟他的初白亲亲热热?

  他冷漠的态度,却让林墨歌心头一冷。

  那天他离开的时候,也是如此。

  为了急着回去见他的蝶儿,竟然跟她发了那么大的脾气。

  现在却反过来问她?真是可笑!

  “是,你是不该在这里!你该在你的蝶儿身边陪着!既然你那么迫不及待的回去,现在还到这里来做什么?就不怕你的蝶儿再害怕再哭闹么?”

  她的语气里,满满的嘲讽。

  却只有她自己才懂的心痛。

  他离开的那一夜,她几乎一夜未眠。

  明知道,他就是淬了罂粟的毒,沾染上了,便无法戒掉。

  却依旧沉溺在他一时的甜言蜜语中,无法自拔。

  明明,他一次又一次的刺痛她的心,将她伤到体无完肤。

  可她却一次又一次,再次沉沦。

  连自己,都快看不起这样没出息的自己了。

  她的话,让他身子微微一僵,漆黑眸子里的火焰,渐渐熄灭下去。

  没错,那日回去,确实因为蝶儿没错。

  可是却不是因为他担心蝶儿,而是因为那个疯子的出现!

  他这几日不联系她,也只是在担心她的安危。

  甚至,他派了大批的人手去保护蝶儿,也只不过是下意识地用蝶儿做了炮灰!

  连他自己都觉得这种手段有些卑鄙。

  可偏偏被他保护着的这个女人,根本就不理解他!

  非但不理解,还背着他跟别的男人卿卿我我,甜甜蜜蜜!

  “怎么,嫌我来坏你的事了?”他就算再理亏,也依旧不会承认,反而在质问她。

  那酸溜溜的语气,林墨歌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

  “哼,我跟初白清清楚楚,没你说的那么不堪!不要拿你跟你的蝶儿那一套理论来判断别人!”她冷笑着,别过脸去不想再跟他解释。

  却被他再次霸道封唇。

  炙热的呼吸,昭告着他内心的渴望和焦急。

  一个星期没见了,他却像是忍了七年那么久!

  这个小女人,这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小女人,知道他有多想她么?

  “不……”她再次狠心拒绝。

  既然那么担心他的蝶儿,为什么还要来找她?

  为什么每次都是在夜晚突袭?

  每次都来得那么突然,来了之后,都会像在沙漠中走了几天几夜的旅人一般干渴能耐?

  所以,她不由得想到了不该想的,“权简璃……你……呜……你是不是被你的蝶儿赶出来了?所以才来找我发泄!?”

  她能想到的,只有这一种结果了。

  反正这个男人找她,从来都只是想要发泄兽欲罢了。

  他动作再次一僵,暗色的眸光里,闪过一抹阴霾。

  剑眉紧紧皱起,幽怨的望着这个该死的女人,“不是!”

  淡淡吐出两个字来,再次吻了上去。

  他找她,根本就不是发泄而是思念!难道这个该死的女人就不知道么?

  非得要让他亲口说出来才行?

  可是。璃爷偏偏说不出口这些肉麻的话,本以为已经这么久了她会懂他的心,可是这女人实在太过愚笨!

  不是?

  不是什么?

  不是被赶出来的?还是,不是来找她发泄的?

  很显然只能是前者了吧?

  因为他现在的模样就是在发泄啊!

  那么,是他自己主动出来的又如何?

  难道是哄着他的蝶儿睡着了以后,偷偷跑来找她私会的?

  现在的他,就像是一只偷腥的猫,在主人睡着以后,背地里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可她偏偏不愿意与他为伍。

  “放开!……”她挣扎间,猛然抓到了他的手臂,嘶……

  疼的他龇牙咧嘴,倒抽一口冷气。

  刚才在路上的时候,他匆匆用领带绑住了手臂上的伤口处,才止住了血。

  一路上,血已经结痂了。

  此时被她一抓,险些再次裂开。

  “怎么了?是不是弄疼你了……”她有些惊慌,以为是他背上的伤口又痛了。

  他却趁机再次吻上了她的唇,直吻得她意乱情迷。

  脑袋越来越昏沉,可意识却越来越清醒。

  她不能再让他得逞了,这样只会助长他的气焰!

  而且,距离交易结束,不过只剩下不到一周的时间,她可不想再让自己在最后这一周里沉沦下去。

  否则离开的时候,就没有办法脱身了。

  若是再带着一般伤痕,岂不是太过丢人?

  “权……”

  “墨儿,我想你……”他沙哑的嗓音忽然在她耳边柔声说着,震得她指尖一颤。

  这个男人的温柔,总是猝不及防。

  “恐怕你想的是我的身体吧?”她冷笑着,将他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因为这句话,是他以前常说的。

  再加上现在这猴急的模样,她自然会往这方面想。

  他眸光再次一冷,许久,却唇角一勾,声音冷魅而诱惑,“你的心和身体,都是我的。”

  说罢,大手径直探进了衣服里。

  她身体的敏感,也被他轻易挑拨而起。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知晓她身上所有的敏感,能轻易点燃她心底的火焰。

  他说的没错,她与他的身体,是最契合的。

  可是灵魂呢?却分道扬镳。

  永远,都不会在同一个层面上。

  他的霸道和自私,她永远都不懂,也无法企及。

  他轻佻的语气,无疑是将她心底的火彻底点燃了,不过,却是怒火。

  狠狠将他推开,咬牙切齿,“权简璃你够了!大半夜跑来跟我说这些轻薄的话有意思么?因为你的蝶儿太温柔太美好,所以舍不得跟她说这些是么?既然你当初不顾一切的回去照顾她,怎么不继续陪在她身边?反正这一个月的交易你本来也没有放在心上,又何必再来惺惺作态!?”

  交易是他提起的,可是,她却根本就没有觉得,他有多在意。

  她承认,在温哥华时,他为她所做的一切,送她戒指,带她出去度“蜜月”,甚至,帮她挡了子弹。

  一桩桩一件件,她足以让她感动到热泪盈眶。

  他的温柔,也是从未有过的,直射她心田。

  可是,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啊,都是假的!

  是他一时兴起玩的一个游戏罢了。

  而她只不过是陪他玩游戏的一个人。

  其实从回到s市的那一刻,这个游戏就已经结束了。余下的时间,他不过是在拖沓罢了。

  他要等的,不过是他的蝶儿一句呼唤。

  就如同订婚宴那天,只需要他的蝶儿浅浅唤一声简璃,他便那么轻易地放开了紧抓着她的手。

  这次,也是。

  只是蝶儿的一个电话,他便对她发了那么大的脾气,连夜赶回去见她。

  那么现在,又跑来做什么?

  陪他的蝶儿陪得腻了,就跑来找她消遣是么?

  她不过是他的饭后甜点,供他玩乐是么?

  她愤怒的眸子直射进他漆黑的瞳孔中,刺得他生疼。

  他的思念和迫不及待,看在她眼中,竟然只是惺惺作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