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25章 霸道的温存(3)
  第425章霸道的温存

  这一个月的交易,他怎么没有放在心上?

  他恨不得把每一分每一秒都掰开来过!

  可是,她却偏偏要跟那个林初白扯在一起,宁愿留在这边都不愿意陪他。

  这一个星期,他原本是为了护她周全,才忍受着没有来见她。

  可是现在才明白,原来只是他的自欺欺人。

  那个疯子,早就掌握了一切!

  早知如此,他才不会白白浪费了这一周跟她缠绵的时间!

  “墨儿……”他忽然温柔的抚摸着她细滑的脸颊,滚烫的唇,就那样小心翼翼又充满怜爱的吻在她的额头,她的眼角,她的鼻梁……

  一寸寸向下吻去,动作温柔得令人窒息。

  吻过耳垂时,火热的气息缓缓喷吐,“墨儿……我说过,这场交易,我是认真的。在这一个月里,只有你才是我的妻。所以,我们不要再提别人好不好?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余下的,让我们好好珍惜……”

  她心里咔嚓一声,寸寸撕裂。

  他这是在提醒她么?

  提醒她,这场梦的有效期,只有一个月。

  过了这个月,他的妻,便是那个叫蝶儿的女人

  冷笑一声,“幸好,只剩下不到一个星期了……”

  “幸好?”他声音骤然一冷,幽冷的眸光让她脊背一寒,“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跟我划清界限?”

  这该死的女人,竟然这么狠心!

  他连一分一秒都那么珍惜,恨不得时间永远停滞。

  可她却还嫌过得慢!?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女人!

  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反问道,“是不是只要我坚持下去,你就会把孩子还给我?”

  因为口头的承诺,她始终不愿意相信。

  “恩,答应你的我不会反悔。”

  沙哑的嗓音在她唇边喷吐,他的大手却没有停歇,径直将她身上的外套扯了下来,扔在一边。

  继续扒着里面的毛衣和衬衫。

  这女人怎么穿了这么多件衣服?

  a市难道很冷么?

  璃爷心里很不爽,他果然还是没有足够的性子温柔的帮女人脱衣服。

  她心里有淡淡的欢欣,至少,再坚持几天,她就可以得到一个孩子。

  可是,两个孩子选哪个,都是问题。

  她谁都不愿意放手。

  月儿原本就跟着她,所以现在带走月儿是最好的选择。可是,羽寒怎么办?

  他盼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盼到妈妈出现了。

  盼着能天天跟妈妈在一起了。

  她却说,又不要羽寒了。

  他幼小的心灵该承受多大的痛苦?

  可是跟着她,根本给不了羽寒优越的生活和学习条件。以他的天资聪颖,如果得不到最好的教育,岂不是白白浪费?

  她不想因为她的自私而毁了儿子的一生。

  可是也不想再将儿子一个人丢在那个没有温暖更没有爱的权家……

  犹豫许久,忽然间抓住了他的手。

  而权简璃正忙着解开她衬衫上的纽扣,被她这么一抓,还以为她要反抗。

  “权简璃,两个孩子有多不容易才在一起的……难道你忍心看着他们再次分开么?”她可怜巴巴地望着他的眸子,他漆黑的瞳孔中,精光一闪。

  “那又如何?反正他们两个从小就不在一起生活,现在分开也在所难免……”他指的,自然是她当初偷偷留下月儿,导致两个小家伙分别跟着爸爸和妈妈的事。

  她心虚的别过脸去,“当初的事是我不对,可我只是一个最普通的母亲,没有哪个母亲愿意跟自己的孩子分开的。权简璃,那五年里羽寒过得有多孤独你不是最清楚不过了么?你不是已经决定好好跟羽寒相处了么?这两年月儿陪着他,他好不容易才开朗一些,我们不能再让他回到过去的状态啊……那样羽寒就太可怜了……”

  他眉头一挑,饶有兴致的望着她,那张俊美的脸颊忽然间靠近,鼻尖暧昧的触碰到了她的。

  那微妙的酥麻感,震得她呼吸一紧,不动也不敢动。

  “墨儿,你终于想通了?要为了孩子们留在我身边么?”

  他轻声呢喃着,她却越发向后靠去,可身后是坚实的门板,退无可退。

  “不,我想说的是,把两个孩子都给我吧。跟着我在一起,我可以让羽寒变得开朗起来……你也知道的,羽寒在权家并不开心,时间久了,他的性格也会变得扭曲,甚至暴戾……难道你要看着羽寒变成比你还要冷血无情的人么?你就不怕他长大了以后会怨恨你,做出更可怕的事来?……”

  留在他身边,是万万不肯的。

  她不可能做他的情人,更不可能跟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

  她要的,是忠贞不渝的爱情,如果得不到,宁愿放弃。

  孤身一人,也不愿意去恶心了别人。

  她掏心窝子的话,他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继续毛手毛脚着,她伸手抵着他的胸口,不让他靠近过来。却根本就是白费工夫。

  眸光一转,“反正,你马上就要娶你的蝶儿了,两个孩子一直都是反对的。如果让孩子们跟她在一起,恐怕只会弄得鸡飞狗跳。她的身体又那么弱,别再一气之下伤到身体。到时候,你一定会护着你的蝶儿,反而对孩子们雷霆大怒的吧?那样,只会让孩子们更加恨你,所以,还是让孩子们跟着我吧,也省得给你们添堵……再说了,你们成了夫妻,以后自然会再生儿育女,只会让孩子们心里更加膈应……你就是在那样一个复杂的家庭里长大的,难道还想让孩子们再体会一次那种痛苦么?……”

  蝶儿两个字一说出口,权简璃原本没有任何波澜的眸底,忽然荡起一层涟漪。

  却看得她心尖一痛。

  果然,能让他感情有所波动的,便只有那个女人了。

  而她之前的预想也没有错,若是让孩子们跟着他,一旦有什么情况发生,被骂的,受委屈的,只能是孩子们。

  连她都舍不得打孩子们一下,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孩子们被别的女人呼来喝去?

  而且以月儿的烈性子,绝对没办法跟那个女人处得来的。

  到时候,恐怕整个权家都会没有宁日的吧?

  权简璃的眼神越来越暗,暗到了极致。

  漆黑一片中,看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反正这个男人,她永远都看不懂。

  不知是他隐藏得太深,还是,她根本就一点都不了解他。

  许久,他忽然间喷吐一句,“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的……”

  他不会让孩子们跟蝶儿起冲突。

  可是要怎么做,他还没有想好。

  “你怎么保证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只要让他们在一起,必定会产生隔阂。权简璃,你别告诉我还要把孩子们送去国外!”她愤怒起来。

  如果这个混蛋再敢送走她一个孩子,她真的会跟他拼命!

  他深呼吸一口,凤眸里闪过一丝疲惫。

  修长的指节缓缓滑过她冰冷的唇,沙哑呢喃着,“不会的……我不会把孩子们送走,也不会让他们受委屈……”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她拔高了音量,“或许现在你可以这么说,可是以后你们有了自己的孩子,自然就会对我的孩子不管不问,甚至当成是负担……”

  她清亮的嗓音忽而微微颤抖起来。

  一想到这样的结果,便被恐惧侵袭。

  曾经,月儿问过她,她跟哥哥,是不是累赘?

  如果没有她和哥哥,妈妈早就开开心心的到国外生活去了,哪里还用得着在这里受便宜老爸的气?

  而羽寒也说过,如果没有他们兄妹的话,妈妈一定过得更加幸福。

  因为那样就没有负担,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了。

  而不必,跟权简璃绑在一起,纠缠一生。

  或许吧。

  若不是孩子们,她跟权简璃,也不过是个陌生的路人。

  或许,此生都不会有交集。

  就算有了,也只有浓浓的恨意。哪里还用得着纠缠至此?

  二人的性子可就不对盘,如果不是为了孩子们,她才懒得理这种无情无义又无趣的男人!就算他长的好看又怎么样?

  天底下长的好看的人多了去了。

  就连初白都比他长的漂亮好么。

  而且还比他更风趣更体贴更温柔,比他要好上一千倍一万倍!

  他呼吸一吧,看着面前不过几厘米的人儿,那原本清亮透彻的眸子里,此里却是满满的担忧和恐惧。

  心,狠狠抽痛了起来。

  他多想守护着这个女人,不让她受一点点伤害,只过着幸福快乐的人生。

  可是,到头来伤害她最多的,却是他啊……

  可是,他就是这么自私。

  明明知道自己在伤害着她,也不想放手。

  因为一放,便再也见不到她了吧?

  那样的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心底深处的某个角落里,狠狠的触动起来。

  低头,再次吻上了她的唇。

  却是缱绻而缠绵。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要幼稚一次。

  就让这个吻,可以一辈子吧……

  或者,他可以不管不顾,管他明天会怎么样,只想要跟这个女人,彻底的恩爱一次,放肆一次。

  就算天塌下来,又有他何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