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26章 霸道的温存(4)
  第426章霸道的温存

  这吻来得那样突然,那样深情。

  似乎要将她的灵魂也一并夺走般用力。

  朦胧间,传来他沙哑的嗓音,似乎直击入灵魂最深处,震得她心肝发麻,“这辈子,我孩子的妈,只有你……”

  他想说,蝶儿,他根本不会碰。

  因为不爱,更因为,在别的女人面前,他没有一点点的冲动。

  就如同一个没有了欲望的废人一般,连最原始的冲动,都不会有。

  似乎他的欲望,只认准了墨儿一人。

  而且,正如墨儿所说,他从小,便生活在一个复杂的家庭。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亲娶别的女人,疼爱着前妻的孩子,那种感觉,太过痛苦。

  所以,他鄙弃那样的父亲,自己,更不会做那样的人。

  或许这辈子,他都没办法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可是,却会守住孩子们的血脉,不会有同父异母这种事情的发生。

  因为,他有严重的洁癖,所以,不会允许自己孩子的血脉中,掺杂着不纯净的因素。

  而这些,早在决定娶蝶儿之前,他便已经想清楚了。

  之所以没有说出来,是觉得没有必要。

  虽然可能对蝶儿有些不公平,毕竟生了孩子的女人,才算是真正的女人。

  可是,他娶了蝶儿,照顾她一辈子,便是他所能做的最大的努力了。

  跟她生孩子,他真的没有办法。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

  他说她永远是他孩子的妈?

  难道是说,不打算让孩子们叫那个女人妈妈?还是说,他不会跟那个女人生孩子?

  怎么可能!

  娶了那个女人,却不碰她么?那为何要娶?

  她真的,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男人了。

  只是知道,他的热情越来越放纵,他体内的火,已经被点燃了……

  吻,铺天盖地,将她的肌肤,一寸寸吻过。

  温柔细腻,却又霸道而火热。

  这个男人在夜里,总会露出那最大反差的一面,让她措手不及。

  明明知道他现在所说的一切,都不过是安慰她的谎言。

  或许一个转身便都忘记了。

  可她却想要深信不疑。

  身体,轻易地被他点燃,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都在迎合着他,欢呼雀跃……

  连她自己,都觉得羞耻。

  “不……那也不行……”她保留着最后一丝力气,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向着沙发走去,总算是摆脱了那种窒息感。

  他却亦步亦趋跟了过来,黑暗中,两个人就那样一前一后,如影随形的从门边,黏到了沙发上。

  “墨儿……不要再狠心拒绝我了好不好……”他一坐下,便再次将她扑倒,黑暗中,那双眸子里,闪烁着欲望的鲜红色火苗。

  疯狂的吻着她的鼻尖,焦急倾吐,“为了来看你,我可是从枪林弹雨中逃生过来的,甚至……还险些被鬼怪抓去……”

  他不敢说乱葬岗,因为害怕会吓到她。

  所以只是用了一种诙谐又轻松的说法。

  可是这一夜,他过得却并不轻松。

  说是死里逃生,一点也不为过。

  若不是那两个人的枪法没那么准,若不是,他藏身的时候,恰好身后有个塌陷的坟坑,恐怕今晚,他真的会葬身于那个乱葬岗,再也回不来了……

  她心尖一颤,目光瞬间紧了紧。

  这个男人真的经历了这些?

  忽然间想起在温哥华的时候,他为了救她的命而受的重心,心,狠狠一颤。

  眼眶也开始泛红,抗拒的双手,也垂了下来。

  可是,感动的泪水还未涌上,忽然,静谧的氛围下,啪嗒一声。

  她心头的怒火陡然升腾,“权简璃!!!”

  这厮竟然趁着她感动的时候,将她的内衣搭扣挑开了!

  “你个混蛋!老娘就知道你不过是编好的谎言罢了!……”她气得咬牙切齿,亏她刚才还眼眶泛泪,打算好好感动一把呢。

  却不料那让她感动的话,不过是他甜言蜜语的一种罢了!

  什么冲过枪林弹雨?什么被鬼神抓走?“要是真有鬼的话,早该收了你这个混蛋!……”

  一张小脸愤怒到通红,胸口也因为嘶吼而剧烈起伏着。

  而那团饱满,却随着起伏越发诱人,引得他眸光都直了……

  “呵呵……”

  他紧密的喉咙里发出低沉的笑声,如同夏日暖阳下的波涛,浪漫而优雅。

  也迅速乱了她的心神。

  “墨儿……你知不知道,我最爱你生气的样子了……”

  “爱你个大头鬼!起开!”她愤怒不已,恨不得把这混蛋的舌头生生咬下来,免得他再巧舌如簧说出什么能乱她心智的话来。

  “乖,不闹了啊……”他忽然间抓住她的手,向着下腹某处探了下去,“你看墨儿,他真的忍得快要爆了……”

  嘶……

  林墨歌倒抽一口冷气,条件反射的想要抽回手,却被他强制着继续探入。

  “混蛋,大变态!你给我放开……额……松手!”

  那滚烫的触感和坚硬,惊得她脸红心跳。

  这男人真是越来越没有下限了,竟然敢做出这么不知羞耻的事来!

  死命的挣扎着,他却根本不放手,竟然强制着抓着她的小手,整个的握住了他最得意的小弟……

  “混蛋!松开……脏死了!……”

  她气愤到龇牙咧嘴,却没有一点办法。

  他重重的身子压在她身上,根本就动弹不得。

  果然,某人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一沉,“脏?”

  知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等着要侍奉他的小弟呢,这个女人竟然嫌脏?!

  看来得好好调教调教了!

  “知不知道妻子守则的最主要核心是什么?是爱丈夫的一切,胜过爱自己!”他咬牙切齿,就那样抓着她的手不放。

  林墨歌只感觉那处坚硬愈加滚烫,胆战心惊,“鬼才要听你胡扯!……”

  什么妻子什么丈夫!?这厮入戏太深了吧?

  刺啦……

  她的裤子应声被他扯开,那厮却笑的邪魅,“这才叫胡扯!……”

  她恨得牙痒痒,这男人简直蹬鼻子上脸了还!“权简璃你别太过分了!不过是一场梦而已,有必要做的这么真实么……只不过剩下最后几天了,两眼一睁一闭就过去了,就别再为难我了好不好……”

  他邪魅的笑容忽然僵在了嘴角,只剩下最后几天了么?

  就连现在,他也在浪费时间不是么?

  深吸一口气,也不再说什么,将她那磨人的小嘴狠狠堵上……

  墨儿,既然只剩下最后几天了,就这样一直陪在我身边吧。

  每一分每一秒,都不要浪费了好么……

  他不说话,只是强行的想要霸占她。

  她想要反抗却又无可奈何。

  而且,他的态度与刚才也有了明显不同,变得更加急切起来,然后,根本就不管她是不是会痛,便那样粗暴的长驱直入……

  “嘶……痛……”

  她低吼出声。

  用力捶打着他的胸口。

  “痛就乖乖配合……”他沙哑的嗓音从漆黑中传来,带着无尽的热情。

  林墨歌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就那样被他的热情击垮,再也没有反击之力……

  后来,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睡着的。

  只知道他就像是永远都不会累的机器人一般,从沙发上,掉到地毯上,却依旧缠绵着舍不得分开。

  最后,又从地毯上转移到了床上,体力,依旧好得惊人。

  而她则在一次次的冲击过后,脑海中一片白光,如同置身于云朵中一般,飘飘然……

  明明就是漆黑的夜啊,为什么她的眼前,却是灿烂的金光?

  而某人,同样爱到痴狂。

  如果,真的一睁眼一闭眼,便是一半辈子,那该多好。

  可是,他却希望,就这样一直与她结合着,直到,世界末日……

  压着厚厚乌云的夜色,缓缓泛白。

  太阳渐渐升了起来,却依旧无法穿透厚厚的云层照射下来。

  a市明明该有个温暖的初春的,可是这几日,却接连阴霾密布。

  林墨歌浑浑噩噩醒来,想要翻身,才发现身子被一个庞然重物压着,动弹不得。

  而身上每一处,都痛到离谱。

  从指尖到脚跟,没有一处,不散发着阵阵酸痛。

  这才猛然间想起来,昨天晚上,他的疯狂。

  明明只是一个星期没见,这个男人却如同发了狂,疯子般的索取着。

  似要将她榨干一般,一寸都不放过……

  缓缓睁开眼,权简璃那张俊逸非凡的面容便映入眼帘。

  挺翘的鼻梁,削薄的唇,还有那狭长的凤眼,每一处,都如同被漫画家勾勒出来一般,帅气到令人窒息。

  尤其,左眼角下那枚黑色泪痣,在她眼中,总有种别样的魅惑。

  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上去。

  心里,如暖阳下的草原般,盛开着大片的罂粟花。

  没错,这个如同罂粟般让人上瘾的男人,注定是她此生逃不了的劫……

  权简璃,早安。

  她暗自说道。

  能与他这样在清晨醒来,又何止,只是他一人的梦想?

  只是一直以来,她比他更要清醒罢了。

  既然明明知道得不到,又何必要强求?要自我催眠?

  所以,她一次又一次的告诉自己,不要贪心,不要奢望,这个男人,不属于你。

  可是啊,她多想每天醒来,都能跟他道一声早安,能看到这盛世美颜。能感受到他的呼吸……

  若是耳边还有小星星的丫丫学语声,有月儿赖床的挣扎声,还有,羽寒那安静乖巧的向她道早安的声间,便更加美好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