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27章 霸道的温存(5)
  第427章霸道的温存

  可这样的梦想,注定不会实现。

  因为老天不会让她这么幸福……

  这个男人,不久以后,便会成为另一个女人的丈夫,会躺在另一个女人身边醒来,向她道早安。

  这种心痛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是不是发现更爱我了?”

  忽然,一道清冷的嗓音,断破了她的思绪,吓得她一个哆嗦。

  反射性便缩回手来,害怕他会发现。

  可是,下一秒却被他紧紧抓住,放在唇边轻轻一吻,然后,枕在了耳边。

  缓缓睁开凤眸,将面前那张娇俏的小脸收于眼底,眉眼间,皆是灿烂如画的笑意。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这个混蛋笑的这么灿烂是想要闹哪样?

  为何她心里总有些隐隐的不安?

  可是,这厮的笑,杀伤力太大。

  连她都没有反抗的余地啊……

  “权简璃,不自恋会死么?”她冷冷讥讽一声。

  其实她想说,如果他在强迫她的时候笑一笑,那她早就被俘虏了,哪里还会挣扎那么久啊?并不是她犯花痴,实在是他的笑太过魅惑。

  “离开你会死……”他嬉笑着开口,泛着流光的眸子里,却是满满的认真。

  真的,没有她,真的会死。

  灵魂与心,一直死亡。

  或许,就只有身体活着。

  “而且,我早就说过,让你想个爱称的,想好了没有?叫来听听?”他语气越发轻佻,唇边的笑意,就那样忽然的魅惑了她的双眼。

  “爱称……哪有什么爱称!……叫你名字就够给你面子了……”她嘟囔一句。

  他却用脚在她腿上轻轻摩挲着,激得她身子一颤。

  忽然意识到,两人皆是不着寸缕!

  小脸,瞬间通红。

  可这厮却偏偏很享受一般,丝毫不肯放过她。

  “不行,我要听爱称!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爱称……”他像小孩子一样坚持。

  林墨歌黛眉微皱,“比如混蛋,禽兽这种的?还是你喜欢更特别一点的?疯子?大变态?……”

  “才不是!要那种肉麻的……比如亲爱的?宝贝儿?小妖精……”他不旦没有生气,反而贴得她更紧了一些,“墨儿,你喜欢哪一个?”

  “额……还是算了……我胃不好……”她冷得全身汗毛直立。

  真没想到,平时高冷得跟块冰山一样的权简璃,肉麻起来还真是无人能及,宇宙第一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偷偷向床边移动,想要溜下去。

  却被他长臂一勾,重新又勾进了怀里。

  只是,“嘶……”

  他忽然倒抽一口冷气,俊朗的面容变得狰狞了许多。

  她吓了一跳,因为惦记着他背上的伤口,赶紧坐直了身子想要察看。

  这一下不要紧,才发现她一直枕着的那条手臂上,伤痕累累,甚至还有不少的血迹!

  只简单用一条领带系着,早已经结了痂。

  他的脸上,也有几处擦破了皮,却并不显得狼狈,反而更加有男子气概。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她惊呼起来,急得额头直冒冷汗。

  难道昨天一晚他都是用这种状态跟她缠绵的么?

  这厮到底想不想要命了!?

  因为太过激动了,所以根本就忘记了,自己现在光洁溜溜,不着寸缕。

  就那样暴露在他眼皮子底下,那两只可爱的小白兔,在他眼前不断的弹跳着,引得他喉咙一紧。

  眸子里的火光瞬间被点燃,暗吞着口水。

  林墨歌猛然间倒抽了一口冷气,想起昨天晚上他说过,为了来找她,他可是穿过了枪林弹雨。

  难道他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说的真的!?

  “权简璃!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这真的是枪伤?是谁动的手?在s市还是a市?岳勇呢?你怎么自己一个人来了?”她越想越觉得不对,那个向来做事缜密的权简璃,怎么会变得如此狼狈?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的洁癖那么严重,昨天晚上受了伤,流得一身鲜血,竟然都没有换衣服也没有去洗!

  甚至身上的血渍还是跟泥土渍混在一起的!

  天,这个男人昨天晚上到底经历了什么?

  他所经历的,一定比那句轻描淡写要恐怖得多!

  权简璃哪里顾得上回答她的问题,目光直勾勾盯着那两只在空气中弹跳的小白兔,恨不得马上就扑上去。

  却无奈现在还不是时候。

  “喂!你快说啊,昨天晚上到底干什么去了?不会是惹到黑道被追杀了吧?”因为电影里经常会有这样的剧情。

  跟他现在的模样真的很像啊。

  “现在总算懂得担心我了?……”他浅浅嘀咕了一句,“我在死里逃生的时候,某人却跟别人在恩恩爱爱……”

  这句话明显带着浓浓的醋意和委屈。

  璃爷把她放在a市,是想要护她周全的,又不是让她跟林初白那个小白脸谈情说爱的!

  昨天晚上,在得知了那个疯子的疯狂想法后,他不住的后悔。

  早知道如此,就早早把墨儿接回去了!

  那个小白脸哪里还会有机会!?

  林墨歌微微皱眉,没有说话。

  在知道了真相之后,确实有些心虚。可她心虚的并不是与初白间的事,而是心虚,这个男人明明就把那么危险恐怖的事用轻松的语言告诉她了,不想让她担心。而她,竟然以为他在说谎……

  “怎么了?发现误会我了,所以心里愧疚?”他像是能看透她的内心一样,唇角再次微微上扬,“如果愧疚的话,就好好补偿一下好了,本大爷心胸开阔,会原谅你的……”

  说罢,一双咸猪手猛然间握住了那两只弹跳的小白兔,惊得她全身一个战栗。

  “你个大色鬼!……”

  她好不容易才又感动了好不好,这人就非得要在这么感人的时候发动邪念么?

  昨天晚上也是,现在也是。

  就不能好好营造一下气氛么?

  啪!

  重重一下拍在他的手背上,他嘴角一抽,一脸委屈,“啊!……”

  “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痛了?”她紧张到了极限。因为手臂上那些凝固的鲜血,实在是惊悚万分。

  他却可怜兮兮,“手麻了……”

  林墨歌愣了一下,方才反应过来,这混蛋竟然又在开她玩笑!

  被她枕了整整一夜,可不是会麻么?可他的表情却像是吃痛一般,简直太可恶了!

  愤怒的转身便要下床,他哪里肯松手?

  只是轻轻一带,便将她再次压在身下,封住了她的唇。

  两只小白兔自然也逃脱不了大灰狼的魔爪,被他揉捏成各种旖旎的形状,一道道电流,震得她全身发麻,气息越来越微弱。

  可心里却惦记着该去医院看妈妈了,所以还保留着最后一丝理智挣扎着。

  “不行……我……我还有事……”

  “医院我已经派人去了,你不用担心……”他的嗓音被热火灼烧着,越发沙哑,“我会把你妈妈送到国外最好的医院,治好她的病。如果你不放心,留在s市也可以……但前提是,你必须跟我回去……”

  咚!

  林墨歌心里的一块石头,就那样猝不及防地跌入了心湖。

  本来想要瞒着他的,可是现在被他知道了,她竟然会松一口气。

  可是,“你怎么知道的?难道在我身上装了什么监视器?”

  一直以来,她都知道岳勇是他的狗腿子,可是岳勇现在也不在a市啊,权简璃是怎么知道她的所有情况的?

  “呵呵……”他浅笑直起来,嗓音好听到让人迷醉,“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全罢了,却不想,倒让我发现你跟那个小白脸的奸情!……”

  一开始的时候,他派人远远保护着她的,可是,手下人却报告说,她医院酒店两处跑。

  那个时候他还以为,她去医院,是为了照顾林初白,所以吃了不少的醋。

  可是后来,却渐渐地发现不对了。

  林初白不过是跟他打了一架,不可能住院这么久的。那么她去医院照顾的,就不是林初白了。

  于是又让手下人去细细调查了一番,才知道原来是她的亲生母亲出了车祸不醒人事,所以她才会每天都守在医院里寸步不离。

  知道这个结果后,心里便轻松了不少。

  替她开心的同时,也没那么埋怨了。

  要不然,以他的性子,昨天晚上听到她和林初白依依惜别时,早就按捺不住,冲上去把林初白打趴了。

  “奸情你个大头鬼!我们两个清清白白!”她愤怒反驳,心安的同时,也有些害怕。

  这个男人对她的监视,总是出奇不意。

  在温哥华的时候,就是派人跟踪监视着她,最后才找到苏珊家的。

  幸好那次没有被他发现小星星的事,要不然,恐怕连小星星都会失去。

  而这次,又发现了妈妈的事。

  看来,以后还是要提防着他一些才行。

  免得什么时候被监视了都不知道。

  其他的还好,只是小星星,万万不可再被他发现……

  “男女间怎么可能有清白的感情?反正以后不许你再跟他腻在一起!”他下了严令。然后将她还在挣扎着的小手抓住,带到他的腰间。

  他是男人,自然最明白男人的心思。

  连他这种自制力良好的人都没办法抗拒墨儿,林初白那个花花公子又怎么能抗拒得了呢?

  他可不能给他们任何的机会,否则真是连哭都没有地方哭!

  “不清白的是你!……”她撅起嘴来,懒得再跟他讨论这个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