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29章 霸道的温存(7)
  第429章霸道的温存

  只要有一个闪失,就很有可能,会永远,永远的失去她……

  她用力将手机一扔,远远的扔到了一边的沙发上,心里还有些心疼,若是扔坏了,恐怕又要重买一部了。这可都是钱啊钱。

  是她的血汗钱啊。

  回头,咧嘴一笑,得意洋洋,“哼,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没有谁是永远属于别人的!”

  他脸色微微一沉,这个小女人竟然说他是别人!?

  这个称呼,璃爷很不爽。

  看来她是还没有受够惩罚啊,既然如此,那他不介意再接再厉!

  将她的身子捞上了床,却神奇的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然后,便要再次冲刺一番。

  林墨歌感应到了他身体的变化,吓了一跳,现在的她,哪里还有精力再被他征战?

  恐怕再几次下来,她的身子骨就真的散架了啊。

  “别……权简璃,我好累……”她放软了语气。

  古语有云,女汉子能屈能伸,她只是暂时的装一下柔弱而已,又不丢人。

  果然,这一抬很有效果。

  因为之前她的几次晕厥,让他也很是心疼。

  于是便没有再强迫着进入,反而装出咄咄逼人的架势来威胁道,“那你就老实说清楚,刚才打电话的是谁?是不是林初白那个小白脸?”

  林墨歌正愁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时候,他却给出了一个最好的候选答案。

  她便顺着接过了话,“好吧,是初白。”

  “那为什么挂电话?还关机?难道你们两个还有什么猫腻不成?”他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狡猾神色。

  挂电话可以理解,可是关机,一定是心里有鬼。

  她轻咬着下唇,皱起眉头的模样,楚楚可怜,“咳……我怕你再误会我们两个……”

  他眉头一挑,竟然信了她的话。可是总觉得,隐隐有些不对。

  至于哪里不对,暂时还想不出来。

  罢了,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就先原谅她好了。

  毕竟现在时间不多了,也没有时间浪费在那个小白脸身上。

  滚烫的唇,细密地落在她光洁的玉背上,一寸寸向下游移着,她呼吸骤然错乱了些许。

  “权简璃……不要了……我想去看看我妈妈……”她强打起精神拒绝,然后,便要逃到地上。

  却被他紧紧的从身后紧抱着,靠在了他怀里。

  而人一双大手,紧握着两只小粉兔,根本没有松手的意思。但是,也没有再有近一步的动作。

  “墨儿,你母亲的事我会让人打点好的,这几天,你就好好陪在我身边好不好?”

  一向强硬的他,语气里,竟有些淡淡的乞求。

  漆黑的眸光里,闪过一丝不舍和疲惫。

  她心里一惊,本以为一个月会很漫长的。可是,想起在温哥华的那几日,好像就在昨天一般。真的就只是一个眨眼,一个月的期限,便只剩下了最后这几天。

  她似乎能感觉得到,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就像现在这样靠在他怀里,骂着他是禽兽混蛋的时间,也只剩下不到一个星期了……

  到底是该欣喜,还是悲伤呢?

  她没有回答,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只有一个星期,如果陪在他身边,应该无碍吧?

  可是,谁又知道,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她会不会陷得更深?

  如果时间到了以后,她真的逃离不出来了,又该怎么办?

  她不敢想象那么狼狈的自己,更不敢想象,那么狼狈的权简璃。

  直到现在她都想不透,他,为何非要跟她做这个交易。

  难道这一个月的欢愉对他来说,就真的那么重要么?

  还是说,这一个月的交易,不过是他众多新鲜玩法中的一种罢了?

  她也不过是他慰藉无聊时的一个玩具?

  而孩子,则是诱饵?

  可就算是诱饵又如何,孩子们是她的软肋,她没有办法拒绝啊。

  两个人就那样安静的相拥着,谁也不说话。

  她能听到他铿锵有力的心跳起,噗通,噗通。

  窗外的天空,依旧阴沉沉的,有些憋闷。

  这种感觉,就像是世界末日到来前的黑暗一般,静谧到极致,连空气,都沉闷到让人窒息。

  可二人却真心希望,这一刻之后,便是末日。

  那么,一切就可以在这里结束。

  再不用担心,他会娶别的女人,她会不会嫁给别的男人。

  他的怀抱,温暖而舒心。

  让她不知不觉间,再次昏昏欲睡。

  “墨儿,答应我一件事好么?以后,不要再跟林初白有任何瓜葛了……我不喜欢你在别的男人面前笑,更不喜欢有别的男人照顾你……”

  他忽然间开口,吓了她一跳。

  原本袭来的瞌睡虫,也在这一刹那被赶跑了。

  “可是我跟初白只是朋友,他只是孩子们的干爹而已……”她试图解释,“这几年一直都是他在照顾着我们母子,如果不是他,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坚持下来。他真的帮了我很多,我欠他的,这辈子都还不完,又怎么可能跟他再无瓜葛呢?”

  他眼神一暗,“为什么你跟我说再无瓜葛的时候,就能说得那么痛快那么理直气壮?跟他却不行?”

  他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这个女人太过偏心了。

  对林初白的关心总是多过于他。

  就连说一句决绝的话都舍不得!

  尤其听到那句,“如果不是他,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坚持下来!”他的心,狠狠抽痛了几下。

  他多想,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想到的人是他啊。

  明明站在她身边一直支持她照顾她的人,就应该是他的啊……却从什么时候,被林初白那个混蛋抢了先?

  她也愤怒起来,坐直了身子看着他,这次倒是没有忘记,拉起被子来挡在身前,以阻拦他那放肆的目光。

  “权简璃,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因为我欠初白的,所以不能对不起他!而你……”她迟疑一下,没有说出口。

  她与权简璃之间,是他对不起她。

  若不是每一次对他伤透了心,她又如何会一次次选择离开呢?

  没有人愿意过着四处漂泊的生活,谁都想要一个可以永远落脚的地方。

  他也不想将愤怒都发泄在她身上,看到她闪着愤怒火焰的眸子时,嗓音顿时哑了下来,透着楚楚的可怜,“墨儿,你明明知道他的母亲是那个女人的亲姐妹,而且,当初他母亲还背地里做了手脚害得你输了跟我的官司,难道你就不恨么?你既然已经答应了我不再和项傲阳还有那个女人联系,为什么不能再答应我这个条件呢?跟那个女人有关的一切,我都不希望你沾染上……”

  他的话语,透着满满的悲凉。

  林墨歌完全可以听出来,他心底的伤感。

  就算是过了这么多年,他受到的伤害,依旧无法抹去。

  对于这样的他,她真的也很心疼。

  只是,这不代表着,她就会答应他的一切无理要求!

  深呼吸一口,缓缓说道,“权简璃,我答应你不再跟干爹联系,是因为他是干妈的丈夫,这一层关系太过亲近。可是,初白与她隔得太远,而且,初白不过是个比你还要小的孩子,他根本不曾害过你。你将那些与他无关的仇恨转嫁到他身上,这对他不公平!”

  跟初白相处这么久了,初白的心性,她还是了解的。

  所以,才会站出来帮初白说一句公道话。

  却不料,她的一句不公平,终于引爆了他心底的火山。

  轰!……

  火山彻底喷发。

  他双目通红,布满血丝,眼神阴准许是吓人。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压抑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对他不公平?那你说谁曾对我公平过!?那个女人当初要拉着我一起死的时候,一次次用冷暴力对待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对我公不公平!?有没有当我是个小孩子!!!我跟她有仇么?为什么她要将对其他男人的仇恨转嫁到我的身上!!!”

  几声怒吼,震得林墨歌心尖直颤。

  他的情绪却越发暴戾,额头青筋直冒,哑着嗓子嘶吼,“当那把刀在这里刺破一道伤口时,谁曾想过,这个世界对我公不公平!……为什么连你也要帮那个凶手说话?为什么连你也不肯跟我站在一起!……”

  咯噔!

  林墨歌的心狠狠沉了下去。

  这才看清楚,在他的脖子上,竟然有一道不那么明显的伤疤。

  或许是因为小时候刺伤的,所以随着年龄的增长便渐渐消退了一些。

  又或者是因为他平日总是穿着衬衫,而脱掉的时候,又是他对她不轨之时。她太过慌乱,根本就没有认真的看过。所以从未发现。

  直到现在他怒吼出来,她才意识到,那道伤疤的触目惊心。

  那么长的伤疤,还是在脖子上。

  看来当初干妈是真心想要杀了他的啊……

  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就要被自己的亲生母亲杀死,那种恐惧感,她根本就体会不到。

  除了深深的恐惧,恐怕还有绝望吧?

  两年前,当她得知养育了她二十五年的母亲,却根本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只是为了利用她,才会一直养她做女儿的。

  那种背叛带来的深深绝望,她现在还记忆尤新。

  一个成年人尚且无法承受的背叛的痛苦,让一个几岁的小孩子,又如何能够承受得了?更别说那个孩子当时面临的,还是被亲生母亲亲手杀死的恐怖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