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31章 霸道的温存(9)
  第431章霸道的温存

  可心,却根本不听使唤。

  “好吧,回来也好,至少有他保护着你们,我也放心。那你回来的路上小心一些,我们之后在s市再见吧。”林初白的语气,多少有些故作轻松。

  “恩,那这边的工作……”

  “工作的事我会解决好的,你只管安心回来就好。”林初白让她宽心。

  林墨歌这才舒心一笑,“好,那回去再见。”

  “恩!”

  直到挂了电话,她脸上依旧是会心的笑。

  这种被人宽容和谅解的感觉,真的很好。

  可为什么,权简璃就不能呢?

  将带来的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再看一眼扔在地板上,还带着血渍的西装,她轻皱着眉头出了门。

  或许正是因为林初白生长在一个温暖又和平的家庭,所以才会有如此开朗的性子。

  与人交往时,会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舒适感。

  而权简璃从小被人漠视,从来不曾得到过父母的一丝关爱,便早早的学会用伪装和尖刺将自己保护起来。所以对任何人,都是尖锐和刻薄。

  甚至不懂得如何才是宽容。

  因为他自己就没有接受过别人的宽容和爱护,自然也不懂得怎么对待别人。

  所以当初,苏依柔才会希望她能陪在权简璃的身边吧?

  想要让她教会他如何宽厚待人,如何爱别人。

  可是,她根本就没有机会做到不是么?

  她能与他在一起的时间,不过只剩下短暂的几天而已……

  酒店外,停着那辆越野性能极好的吉普车。

  轮胎上还沾着一些泥土渍,看起来更加有了一种野性美。

  权简璃坐在车里,阴沉着脸色,胳膊上的伤隐隐做痛。

  看来昨天他只是暂时止住了血,没有消毒还是不行。

  刚才墨儿说的话,确实让他有些失态。

  可是,他真的不希望再从墨儿口中,听到有关于那个女人的丝毫线索和话题。

  他不希望自己的女人跟那个女人,有一丁点的关系。

  林墨歌背着小包从酒店大门走出来。

  岳勇送来的衣服,永远都很合身。

  只不过,她真搞不懂权简璃的品味。

  一套浅粉色的套装,外面是一件白色毛绒外套,越看越粉嫩。

  她又不是年轻的少女了,总穿着这种颜色的衣服,是会被人鄙视的。

  可是,权简璃却很喜欢。

  一看到那墨粉白的人儿,方才阴翳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她的肌肤本就白皙,配着这一套粉白,更加显得晶莹剔透。再加上那高高梳起的马尾,就如同年刚二十的女孩儿一般惹人怜爱。

  林墨歌看一眼那如同他一般霸道的车子,黛眉微挑。

  却还是不情不愿的上了车。

  老老实实系上安全带。

  权简璃依旧脸色阴沉地发动了车子,侧脸紧绷的线条,显露着他的气愤。

  林墨歌看他一眼,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说。

  可是又不敢开口,害怕再次触怒了他的逆鳞。

  车子里的气氛越来越尴尬,尴尬到令人窒息。

  “喂权简璃……你最近好像变了很多啊……”她终于还是承受不住那压抑的气氛,装作语气轻快的开了口,“好像洁癖也没那么严重了,而且车子的风格也变了……”

  “……”他一言不发。

  “对了岳勇昨天什么时候来的啊?他跟你一起来的?”她再次找话题。

  “……”他依旧不语。

  “那个……我妈妈回去以后,还是我在她身边照顾着吧,别人我也不放心……”主要,是她不想欠他更多。

  一个星期以后就要各奔东西了,她不想因为妈妈,再与他有什么纠葛。

  他是孩子们的爸爸,是她这辈子逃不掉的关系了,所以在其他方面,想要尽量避免。

  他眉头皱得更紧了些,却依旧缄默。

  林墨歌也不生气,继续自言自语,“其实我还想留在这里继续调查妈妈的车祸的。还有那个给我打电话通知我的女人,想必她跟这件事也有很大的关系,或者可能知道一些秘密……”

  他终于是看了她一眼,眉眼一沉,但是,还是没有开口。

  “对了,孩子们还好吧?月儿这几天有没有捣蛋?羽寒有没有不开心?我答应过马上就回去的,可是没想到却遇到了妈妈的事,恐怕孩子会生我气的吧……回去的路上要不要买些礼物呢?哎你说买什么好啊……”

  “……”

  他再次目视前方,回复了刚才的冷漠。

  林墨歌撇撇嘴,这厮还真是能坚持啊。

  要是她,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不过,她是不会轻易放弃的,“那个……你手臂上的伤没事吧?还是先去医院消消毒什么的,免得再感染了破伤风,因为这点小伤一命呜呼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要不然我开车好了,你现在是病人,应该多休息的……还有,昨天晚上你到底去哪了,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不会又跟谁打架了吧?你这性子可得好好改改了,脾气太大了容易伤……额……好像是肺?还是肝……”

  她嘀咕了一句,开始想这个问题。

  权简璃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个,这该死的女人,现在是在咒他死么?

  什么叫这点小伤?

  这可是枪伤!

  如果不是他命大,昨天晚上有可能就死在那个乱葬岗中了!

  还有,怒伤肝!

  连这点都搞不清楚竟然还劝别人?真是个蠢女人!

  林墨歌不满的看了他那完美的侧脸一眼,这厮装死还装上瘾了?

  她怎么知道,璃爷早就在心里把她的话都回了个遍!

  只不过面子上还装着高傲不能认输罢了。

  嗤……

  一个急刹车,车子停在一处诊所前面。

  权简璃一声不坑便下了车向里走去。

  她这才松了口气,看来这混蛋还是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的嘛。

  不过,为了不吓到里面的医生,她还是跟了进去。

  里面的坐诊大夫是个头发花白,戴着眼镜的老人。

  权简璃坐在他对面,将外套脱下来扔在一边,然后将衬衫袖子卷了起来,露出那狰狞的伤口。

  老大夫扶了扶眼镜,认真看了半天,然后又意味深长看权简璃一眼,“年轻人,你这……可是枪伤啊……怎么搞的?”

  说完了还在一个劲的观察,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林墨歌站在身后像个受气小媳妇一样拿着他的外套,听到枪伤两个字时,心里咯噔一下。

  怎么又是枪伤?

  果然,他昨天晚上说的那句话,并不是玩笑!

  可是,到底惹到了什么人?竟然会这么危险。

  上次在温哥华为了救她挨了一枪,现在竟然又受了枪伤!这才不过短短半个多月啊,他到底有多少仇人?

  若他是个如干爹一般,刀尖上舔血的黑道人物倒也罢了。

  可他不过是个商人啊,怎么会一次次受这么重的枪伤呢?

  “那子弹呢?大夫,快帮他把子弹拿出来啊!他这条手臂不会废了吧?……”林墨歌都快要哭出来了,当时后背上那一处伤口,直到现在还让她心有余悸。

  老大夫扶着眼镜看了她一眼,摇摇头,“这位夫人不用担心,您先生的手臂不会废的。因为子弹并没有打进去,这只是擦伤……不过,怎么这么晚才过来?要是感染了可不是小事……”

  听着大夫的话,林墨歌这才松了口气。不过这一声夫人,让她心里微微一抽。心虚得不敢看他。

  可只是擦伤就流了这么多血,也太可怕了。

  而且,这家伙明明就伤得这么严重,昨天竟然不先来看医生,而是去找她!?

  难道解决下半身的欲望比自己的命还重要么?!

  这男人简直就是疯了啊!

  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实在不知道他的脑袋里面在想什么。可能就算把他的脑袋撬开,里面也只有黄色的脑浆吧?

  反正这个男人是无药可救了。

  “那大夫您还等什么啊?快给他治疗啊……”林墨歌越发焦急了。

  老大夫却慢悠悠看了二人一眼,再观察观察伤口,眼里带了一丝防备和警觉,“治疗当然可以,不过,能不能先告诉我,这枪伤是怎么发生的?”

  因为这可是枪伤,不是一般的刀伤。

  非法持枪可是犯法的!

  权简璃脸色一沉,起身便要走。

  却被林墨歌生生按了下来,“大夫,他点儿背,去野外郊游的时候遇到打猎的了,不小心把他看成狼给打了……您快给他看看吧,要是真有个什么万一,我……我这辈子可怎么活啊……”

  说着,两眼泛泪,那模样,看起来还真像是生怕自己丈夫有什么意外的小媳妇呢。

  权简璃指尖一颤,转头看着这个泪眼婆娑的女人。

  她刚才说,他有个什么万一,她这辈子,就活不下去了么?

  那是不是说明在她心里,他还是很重要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这句话,狠狠戳进了璃爷的心窝。

  刚才憋在心里的怨气,瞬间便化成飞烟消逝了。

  就连嘴角,也不动声色扬了起来。

  心里,一片轻松。

  就连她这蹩脚的借口,也懒得计较了。

  老大夫看她不住的抽噎,似乎也动了恻隐之心。微微叹息一声,“真是被误伤的?”

  “当然了大夫!您该不会怀疑他是什么坏人吧?您看看,这么单纯又帅气的脸蛋,长的像坏人么?坏人长得都是凶神恶煞的,怎么可能长得这么英俊……您说对不对?”她说话间还抓住了权简璃的下巴,一个劲的揉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