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33章 最爱的人却伤得最深(1)(璃爷带林墨歌去看父亲)
  第433章最爱的人却伤得最深

  完了,她的卡看来又要刷爆了啊……

  不过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侥幸的,因为住在那间高级贵宾间里的,一向都是权简璃,或者其他权家的人,或者与权家有关的。

  她又不是他的家人,或许不会安排到那里呢……

  因为她要为她的钱包考虑啊,毕竟她也不像权简璃那样,有花不完的钱。

  权简璃下了车,将她这边的车门打开,将她拉了下来。

  依旧紧紧牵着她的小手,就像是永远牵不够一样。

  然后,沉默着进了电梯。

  看着电梯上的数字越来越大,她心里忽然有些紧张。

  似乎时间,也随着电梯的升高,而慢慢退回去一般。

  其实,她与他的开始,也可以说是从这里开始的。

  因为是在这里,跟他有了一周之约。

  也是那个约定,彻底地让她沉沦在他的沼泽中,无法自拔。

  直到今日,依旧没有找到一个可以全身而退的方法。

  叮!

  电梯门打开,二人一前一后的向着走廊尽头处那间高级贵宾间走去。门外依旧守着几个黑衣人,看到他来,自动让开一道路。

  林墨歌心里还有些疑惑,权简璃也太大动干戈了吧?妈妈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何必要派这些人守着呢?

  不过也没有多问,便跟着他走了进去。

  时隔两年多,没想到这里的一切,都还跟以前一样,丝毫没有变化。

  倒让她有种恍惚的错觉。似乎一切,都像过去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她又背着他,偷偷生下了小星星……

  不过现在,也没时间让她胡思乱想了,一想到妈妈就住在这里,心陡然一沉,看来她还是失算了。这么昂贵的贵宾间,不知道一天的花费是多少啊?

  正想着的时候,权简璃已经拉着她推门而入,看一眼床上的人儿,淡淡吐出一声,“爸……”

  咯噔!

  林墨歌的心被狠狠闪了一下,爸?

  等下,难道……

  嘶……

  当看清楚床上的人时,她倒抽一口冷气,根本就不敢相信,躺在病床上那个老眼浑浊,满脸皱纹,水肿到胖了一圈的人,竟然是权老爷子!?

  没错了,上次他们从温哥华急着赶回来,就是因为权老爷子生病。

  她也一直没有时间问过权老爷子的病情。再加上最近忙着妈妈的事,根本就把这一茬给忘记了。

  没想到,权老爷子竟然病得这么严重!

  现在病床上躺着的苟延残喘的老人,哪里还有一丝当初权老爷子的风范?

  她可记得清清楚楚,当初权老爷子在她面前,是如何盛气凌人的,好几次都骂她害得权家乌烟瘴气。还说她是个不干净的女人,根本就不配跟他的儿子孙子在一起。

  或许换做别人,此时应该是幸灾乐祸的吧?

  可是,她心里却很不舒服。

  面对这样的可怜人,她又如何能再怨恨得起来?

  只是没有想到,生命竟这般脆弱。

  一个那么高高在上的人,眨眼间,便成了另一幅模样。

  其实她不知道,权老爷子的病情,比之前还要好了一些。之前是一直昏睡着,最近几天才刚转醒的。

  不过,依旧是说不出任何话来,只能认清楚人,眨眨眼睛。

  表示头脑还算清醒。

  “权老爷子的病……”

  “脑梗。能恢复成这样,已经算是难得了。”权简璃淡淡回应一句,拉着她坐到了床前。

  林墨歌微微叹息一声,好像上次岳勇也说过。

  再一想到母亲现在人事不醒的模样,心里越发觉得难过。

  床上的老人似乎是听到了他们两个的谈话,眼睛瞪得大大的。

  先是直勾勾盯着权简璃,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说。

  可是嘴巴根本就不听使唤,张了半天,也没有发出一个音节。

  那模样,看着越发可怜。

  “爸,我是老二……能听到我说话么?”权简璃一手依旧紧紧抓着林墨歌不愿意放开,就如同用胶水黏住了一般。

  另一手,握住了权老爷子粗糙的手。

  权老爷子无声的眨了眨眼睛,示意他能听到。

  然后,又努力了许久,将一张脸憋得通红,却还是没能说出什么。

  看着他这么痛苦的表情,林墨歌也有些忍不住了,“权老爷子,不要动怒,身体要紧……”

  本是一句体贴的话,可是权老爷子却似乎很不喜欢听一般,径自直勾勾盯着她,口中还不断的向外喷着空气,发出呼呼的声音来。

  有种吹胡子瞪眼的感觉。

  吓了她一跳,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许是以前被权老爷子骂过太多次了吧,就算他现在变成了这个模样,她依旧有些害怕。

  就如同权简璃惧怕苏依柔一般,她给他的伤害和恐惧,是永远刻在心灵深处的。并不会随着他年龄的增长而有所减退。

  林墨歌甚至自动脑补了一下,权老爷子现在一定是又想要骂她扫把星了吧?勾引完羽晨又来勾引老二,闹得他们叔侄不合什么的……

  看来权老爷子是真的不喜欢她啊。

  权简璃看了父亲一眼,眉头紧蹙着,艰难开口,“爸,你别动怒,我……不会给她任何名分的……”

  咔嚓!

  林墨歌的心,碎了个彻底。

  不会给她名分……

  原来这句话,这么伤人。

  她终于明白了当初白若雪的眼泪有多无助有多悲恸。

  也想起曾经那个看着哭泣的白若雪,默默告诫自己,千万不要爱上权简璃的时光。

  可是,一切都晚了啊。

  她就那样猝不及防的爱上了他,如同飞蛾扑火一般,不顾一切。

  明明就知道,她与他不会有结果,也从未想过要跟他要一个名分。

  可是,为什么这句话听他亲口说出来,却痛入骨髓?

  被他抓着的手,无力的抽了出来。

  权简璃只感觉心口狠狠一空,痛到几乎无法呼吸。

  却没有资格也没有勇气,再抓住……

  因为他知道这句话会多伤人,可还是说了出来。为了安抚父亲,而说了出来……

  两个人的心,在一瞬间都死了。

  一个沧桑荒凉,一个,成了满地灰烬。

  唯独权老爷子的情绪,却渐渐地缓和了下来。可是,那双浑浊的眼睛里,却有着另一层意味深长的神情,只是,没有人可以看懂……

  权简璃的左手依旧紧握着权老爷子,这是以前他从未做过的。似乎自从权老爷子生病了以后,他们父子间的关系,便缓和了几分。

  可是心里的隔阂有没有消除,没有人清楚。

  而放空了的右手,依旧无力的垂着,像是断了一切念想般,忧伤。

  父子二人四目相对,仿佛能看清楚对方心里所想,却又仿佛,看不透。

  林墨歌只是愣怔的发着呆,如同一个被冰冻住的洋娃娃,双目空洞无神,没有一线生机。

  原来她一直都在自欺欺人啊。

  就像初白说过的,她不过是在逃避,是活在自己臆想出的那个世界中罢了。

  有些事,不挑明了,她就麻痹着自己,假装看不到听不到。

  她与权简璃的关系,明明早就已经清清楚楚的知道,不会有结果,不会有未来。可她还是傻呵呵的认为,只要一日不挑明,一日不撕破脸,她就能这样混沌下去……

  直到现在,他的一句,不会给她任何名分,彻底将两人的关系挑明。

  也将残酷的现实和赤裸的真相,摆在了她面前。

  这些日子的温柔和深情,不过都是一场梦。

  当初,他说得清楚。

  她嘴上说着不要相信不要相信,可最后,还是信了,入戏,比他更深……

  这个梦正做到兴起时,却被他残忍的叫醒,告诉她,梦,永远都是梦。

  现实中的她,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晚醒来一秒,便会葬身无底的深渊……

  他这一句,倒是残忍,也是救赎。

  只是这救赎,却要她剥皮抽筋,生生死过一次,才能重生啊……

  方才在车上找话题的力气,她是一丝也没有了。

  连句逞强的话,都说不出来。

  就那样呆呆的坐着,好像被整个世界遗弃了一般。

  窗外的夜色越来越暗,透着凌冽的阴寒。

  许久,权简璃咬紧牙关,松开了权老爷子的手,“爸,我改天再来看你。”

  说罢,起身离开。

  林墨歌依旧愣怔着,直到,砰!

  门重重关上的声音,将她从臆想中震醒。

  然后麻木起身,看一眼床上的老人,面无表情地离开。

  走廊里,权简璃挺拔的身影立在那里,似乎,是在等她。

  见她出去了,却一句话不说,别过脸去,点燃一支香烟。

  那冷漠而决绝的背影,在她眼里便是一座大山,一座,此生都无法逾越的大山。

  他把窗子开得很大,凌冽的寒风吹进来,瞬间模糊了她的视线。

  连同那个背影,也越来越看不清了。

  “权简璃……”她干哑着嗓音,开口唤他。

  他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看着漆黑的夜色,吞云吐雾。

  短短几步的距离,此时却像是海角天涯般遥远,似乎在两个人之间,隔着一条无法填补无法跨越的深渊。

  谁接近,谁就是死。

  “带我来这里,只是为了让我认清现实么?”她的嗓音颤抖着,比这呼啸的寒风还要更加凌冽。“还是,为了提醒我?”

  他夹着香烟的指尖一震,牙齿咬得生疼。

  额头青筋一条条冒了出来,眼眶欲裂。

  心,绽开了一道道猩红的口子,向外渗着鲜红的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