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34章 最爱的人却伤得最深(2)
  第434章最爱的人却伤得最深

  却,依旧不吭声。

  他的冷漠,让她心尖狠狠一痛,眼泪,就那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如何都忍不住。

  为何这个男人的狠心,可以到如此地步?

  明明昨天晚上,还在她耳边深情缱绻地唤着她墨儿,宝贝儿。

  一个转身,便生生将她千刀万剐!?

  哭着哭着,却忽然笑了。

  连她都不知道,为何还能笑得出来。

  这个男人的心狠,让她心寒,更让她发怵。

  颤抖着的嗓音,嘶哑难听,“你放心,我从未想过要嫁给你,也不会妨碍你娶任何女人。若你肯把孩子们都还给我,我定会滚得远远得,再不会出来碍你的眼……”

  咚!……

  某人那颗残破的心,重重摔落在地上。

  他最害怕的,便是如此。

  他早知道她迫不及待想要离开,所以,才咬紧牙关,无论她如何恨他,都不会把两个孩子都交出来。

  因为他明白,一旦把两个孩子都给了她,那她此生,恐怕都不会再回来了。

  孩子们,是他能利用的唯一筹码……也是他与她之间,仅有的可怜的牵扯……

  削薄性感的唇,止不住的颤抖着。

  他狠狠吸一口香烟,却被呛得剧烈咳嗽起来。

  咳到双目通红,鼻子发酸。

  转身,快步向着电梯走去。

  眼睁睁看着那道无情又落寞的背影走进电梯,她却连追上去的力气,都没有。

  直到电梯门合上,他都没有回头看过一眼。

  只留给她一个决绝的背影……

  “呵呵……真是可笑……说好的好聚好散呢?我又不会纠缠你……非要将我打入地狱,你才甘心么?……就不能给我留一点点的尊严么……”

  她颓丧地跌坐在地板上,哭得撕心裂肺。

  哪里还管身后是不是有黑衣人看着?

  当初不是说好了,一个月的期限过后,他还她一个孩子,从此不再有任何瓜葛么?

  可是现在,为什么偏偏要将她的所有伪装撕碎,生生将她推入地狱?

  为何偏偏要带她来这里,为何非要说那句话给她听?

  将她的心打入悬崖,他就会更幸福么?

  还是在他心里一直以为,她就是那种会纠缠不清的人?

  呵呵……

  真是好笑啊。

  这么久了,他还不了解她啊……

  医院楼下,权简璃高大的身影,一步步向着车子走去。

  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这冷冽的空气,可那些濒临死亡的心,却如何都活不过来。

  越是呼吸,心里就越发空虚得紧,如同被掏空了一般,空到他发慌难受……

  墨儿刚才的嘶吼,犹自在他耳边回荡。

  “你放心,我从未想过要嫁给你,也不会妨碍你娶任何女人。若你肯把孩子们都还给我,我定会滚得远远得,再不会出来碍你的眼……”

  这个狠心的女人,这个狠心的女人!

  是啊,她根本就不想嫁给他,之所以委屈求全,不过是为了孩子们!

  一想到她要带着孩子们远远的离开他,从此再也无法相见,他胃里便一阵抽搐,痛到痉挛……忍不住扶着车门,弯下腰去……

  “璃爷,您没事吧?”岳勇赶到的时候,刚好看到璃爷如此难受的模样。

  权简璃面色发青,许久,才直起了身子。

  “璃爷,您的脸色太差了,是不是伤口又严重了?”

  他摆摆手,无力回答。

  岳勇无奈叹息一声,如果不是旧伤复发的话,那能让璃爷变成这副模样的,便只有林小姐了。

  只不过,他搞不懂,明明今天凌晨他接到璃爷的信息,过去送衣服的时候,还清楚的确定,璃爷是和林小姐在一起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就变成这个样子?

  也不像是普通的吵架啊。

  若是普通的吵架,璃爷最多生个气,不至于如此难受的。

  莫非昨天晚上还发生了什么?

  “璃爷,您昨天晚上去找林小姐之前,是不是见过那个人了?”

  之所以这么问,是他一直有所怀疑。

  他奉命赶去之前约好地点的时候,根本就扑了个空。

  忽然意识到,璃爷可能是在故意支开他,然后单独跟那个人见面!

  所以匆匆赶了回去,又派了人手去找璃爷。

  结果最后发现璃爷人在a市,这才松了口气。

  但是看现在的样子,好像昨天晚上,并没有那么简单。

  权简璃总算是恢复了一些,嗓音却依旧干哑,“那个疯子早就发现了墨儿,他不过是在折磨我罢了。”

  岳勇脸色一变,“所以您才连夜将林小姐接了回来?”

  璃爷对林小姐的心,也真是苍天可鉴了。不过,林小姐却似乎并不领情啊。

  “派人保护好她,另外,她母亲那边也警醒些……”权简璃咬紧牙关,许久,才又吐出几个字来,“就算……我出了什么意外……也绝对不要让墨儿受伤……”

  “璃爷!……”岳勇心里一片怆然,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璃爷,为什么现在竟会这么颓废?

  这根本就不像是他敬仰的璃爷啊。

  难道璃爷也累了?

  还是说那个人,真的可怕到,让璃爷都惧怕?

  岳勇暗自思忖着,却忽然想明白了一个问题,并不是璃爷怕了。而是,那个人把林小姐牵扯了进来……

  毕竟,林小姐是璃爷唯一的弱点啊。

  当弱点暴露在敌人面前时,就算是天下无敌的超人,也不敢再像以前一样,无所畏惧了吧?

  “走吧……你这个时候赶来,公司那边是不是出事了?”权简璃上了车。

  岳勇也跟着坐了上去,“报告璃爷,权氏股份出现动荡,一部分资金莫名外流,而且最奇怪的是,流向根本就查不到!公司各部门已经加紧清查,可是直到现在也没有查出是哪里出了问题。现在只等着您回去主持大局……”

  权简璃的脸色阴沉下来,谁敢在这个时候动他的公司?

  “去公司!”

  “是璃爷!……”岳勇点头应声,迅速发动了车子,驶入夜色之中……

  权简璃透过后视镜望着医院的方向。直到车子转过一个弯看不见了,这才收回了目光。

  墨儿,怕是恨透了他吧……

  可是,就算恨他,他也绝对不会放她离开的……

  只是,那句话,连他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出口。

  如果真的有后悔药,他倒希望,可以吃下一颗。

  他就是想带她来见父亲,却没料到,阴差阳错,说了那样的话。

  看来,这就是天意了吧……

  连最后的时间,也不肯给他……

  走廊里,林墨歌哭的声嘶力竭。

  连丢脸都顾不上了,只知道不哭出来,她会憋死。

  冷风呼号着吹进来,将她脸上的泪水一层层吹干,然后,再一层层湿透。

  无限循环一般。

  直到,一个年轻的护士站在她面前,将她从这种没有尽头的循环中拉了出来,“请问您是林小姐么?”

  林墨歌抬起头来,却看不清楚护士的模样。

  只得擦了把眼泪,这才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护士微微一笑,“您母亲的住院手续已经办好了,请您跟我来。”

  妈妈?

  林墨歌空洞的目光里,这才重新又有了亮光,起身,揉了揉发麻的腿,跟着护士进了电梯。

  然后,电梯在下一层楼停下,护士带着她走了出去。

  林墨歌这才发现,原来在顶层的高级贵宾间下面,竟然还有一层贵宾间。

  不过这一层的病房相对来说多一些,足足有七八间的模样。

  护士带着她进了走廊尽头的那间病房里。

  推门而入,便是一片温馨的装饰。

  并没有权老爷子住的那间病房奢华,可是相比于普通的病房,却又高级得多。

  相当于高级一些的单人病房了吧,而且是家庭式的那种。

  想来费用也不用低。

  病床上,闫莎睡得安稳,边上还有很多她看不懂的仪器,不时发出滴滴的声音。

  “林小姐,您母亲的身体状况很安稳,而且我们有最好的医生和护士随时守着,您大可放心。如果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护士解释道。

  “好,谢谢。”

  护士微微笑了笑,这才关上门退出去。

  林墨歌快步走到病床前,紧紧握住了母亲温热的手,眼泪,再次汹涌落下。

  “妈妈,看到您平安无事,我真的好开心……可是,为什么眼泪这么不听话呢……妈妈……我心里真的好难过啊……为什么爱一个人会这么痛苦?……为什么他要带着我去见他的父亲,却又要当着他父亲的面承诺不会给我名分?……他真的好残忍对不对……”

  床上的老人眼睛紧闭着,睡得安稳如常。

  她却哭到泣不成声。

  “妈妈,您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真的好恨他好恨他,可是,又忍不住被他的谎言欺骗……明知道一切都是假的,可还是像傻子一样的投入进去啊……妈妈,您告诉我,他到底想要让我怎么样?”

  她抽噎着扑到了母亲的身上,任由眼泪在雪白的床单上,绽开一朵朵浪花般的涟漪。

  “他给另一个女人的承诺是一定会娶她,而给我的,却是不会给任何名分,是不是太过分了啊?他明明这么偏心,为什么还要来纠缠我?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妈妈,他为什么这么狠心,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

  她一遍又一遍的问着,可是,却没有人能回答。

  好不容易见到妈妈了,可妈妈却无法告诉她该怎么做。

  或许,连妈妈也不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