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36章 最爱的人却伤得最深(4)
  第436章最爱的人却伤得最深

  往后的成长中,也会留下阴霾的。

  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孩子问这句话的时候,她犹豫了。

  可若是带走羽寒,她又怕,会毁了他的一辈子……也怕权简璃不会同意。

  毕竟,羽寒是个优秀的继承人,而月儿,只会把权家弄得一团糟……

  看到她犹豫,羽寒眼神中期待的光,兀然便黯淡了下去。

  拥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又如何看不透妈妈的想法呢?

  “妈妈,如果爸爸真的娶了那个女人,妈妈是不是又要再次离开了?”

  小家伙并没有问,她是不是不要他们了。

  因为他不敢问。

  害怕一问了,就真的会成真。

  上一次,妈妈说过,会再来看他们的。

  可是一走,就是两年多。

  羽寒和月儿哭的心都要碎了。

  整天盼啊盼的,日子却一天天过去,终究也没有盼到妈妈。

  直到两个人都不抱期望了,妈妈才回来。

  所以现在,他真的害怕重新上演一次当初。

  没有妈妈的日子,太难熬……

  林墨歌再次沉默了。

  她明明就知道儿子在期待什么,可是,却根本说不出口。

  她没办法告诉儿子交易的事,更没办法向儿子保证,永远不会离开。

  因为永远这个期限,太过漫长……

  而她,要以保护小星星为前提。

  如果权简璃有可能发现小星星的话,她便会再次离开的……

  “宝贝儿,妈妈不是说过么?妈妈爱你,妈妈的心永远都会跟你在一起的……”

  羽寒不说话,把头深深埋在妈妈怀里抽噎着。

  他要的不是这种模棱两可的答案啊。

  看着一向冷静的儿子,竟然哭成了泪人,林墨歌的心,狠狠的刺痛着。

  这么脆弱的孩子,要她如何忍心再伤害一次?……

  “妈妈……妈妈跟爸爸,真的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了么?……”小家伙抽噎着,口齿不清的问道。

  她拍着儿子背的动作,微微一僵。

  “恩……”

  短短的一个字,却如同泣血一般,无比艰难。

  如果是从前,她绝对不会说出这个字来。

  可是,刚才在权老爷子病床前,权简璃的那句,不会给她名分,将她彻底打醒了。

  从一开始,她就不应该报有一丁点的期待和想法,所以现在,就算是残忍,也要断绝了儿子心里的希望。

  她不想让儿子也变成下一个她,再体会一次她的声嘶力竭……

  温馨舒适的病房内,母子二人抱在一起,哭得天昏地暗。

  那些不切实际的念想,早早断了,也是一种自我救赎吧?……

  遇到权简璃那样铁石心肠的男人,是她们母子的劫难……

  权氏大楼,灯火通明。

  因为突发的状况,公司上下一片惶恐,大家纷纷忙着找出漏洞所在,根本没有心思想着下班的事。

  因为公司的荣辱,关系到每个员工的切身利益,所以根本不用督促,便会尽心尽力。

  权简璃一进电梯便沉声吩咐,“十分钟后到会议室集合!”

  “是璃爷!”

  岳勇领了命令便下去办了。

  权简璃连办公室都懒得回,径直进了会议室,将外套脱下来扔在一边。

  又觉得胸口发闷,便将领带也扯开来,不经意间露出性感迷人的胸口线条。

  只是此时,谁还敢有心思欣赏这些?

  因为事情太过紧急,所以不到十分钟,会议室里便坐满了高层。

  看着权简璃阴沉的脸色,谁也不敢吭声。

  明明就有那么多人坐着,却静谧到令人窒息。

  权简璃身上散发出来的森寒戾气,震得一席人冷汗涔涔。

  每个人的脸色都吓得发白,因为就在他们坐在这里发懵的时候,外面的股票还在一路下滑,每一秒,都有无数的钱被套走。

  照这么下去,权氏的股票会在一夜之间落到低谷的!

  “从业这么多年,各位都是公司的精英,难道就没有人能查出什么?”他低沉着开口,语气中,听不出喜悲。

  平淡到让人心惊。

  可是所有了解他的人都知道,现在的他,才是最愤怒的时候。

  坐在首位的一位老人又紧张的擦了把冷汗,哆哆嗦嗦道,“权总,我们……实在是没见过这种事情啊……那个莫名的账户根本就查不到……恐怕是黑客……”

  砰!

  权简璃重重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震得一席人脸色越加苍白,“黑客?这就是你们调查的结果?”

  “是……是的权总……除了黑客,我们想不到其他的可能了……”

  那个老人被震慑得话都说不清楚了。

  可是因为他职位最高,所以这种时候必须他出面解释才行。

  “呵呵……”权简璃喉咙中发出低哑的冷笑来。

  听在一席人耳中,毛骨悚然。

  “黑客还懂得趁股市低迷的时候将我权氏股份大力收购?”

  不冷不热的音调,震得那个报告的老人身子一颤,脸色瞬间铁青。

  如果说黑客破解了权氏的电脑程序,挪用走一些钱倒是还能接受。

  只要带着钱远走高飞,或许还不会被发现。

  可是股份呢?

  如果谁借用着这些收购来的股份直接入主权氏,那不就等于变相承认了,这些事都是他搅和出来的么?

  那样的话,就等于和权简璃正面宣战了。

  以权简璃恣睢必报的性子,恐怕这一辈子,都别想翻身!

  至少在整个s市,不会有这么愚蠢的人。

  不会蠢到,如此明目张胆地去招惹权简璃。

  看着那个老人惊恐的模样,权简璃唇角一勾,笑得没有一丝温度,让人脊背发寒,“黑客?是谁给你出的这个馊主意?你被卖了知不知道……”

  噗通!

  那个老人腿一软,跌坐在了地板上。

  双手颤抖不已,紧紧抓住了权简璃的腿,“权总,不……我不懂您在说什么……”

  权简璃低头,年着那双浑浊而苍老的眼睛,笑得越发阴寒刺骨,“对方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连命都不要了?恩?……”

  他是真的好奇,对方到底有什么样的本事,才能让一个跟了他十几年的高层反叛。

  要知道,只要从他权氏被踢出去的人,就没有人再敢收留。

  谁若是收留了,便是摆明了跟他作对。

  至少现在的人为了自保,都不会做出如此愚蠢之事来。

  况且,这个老人年事已高,如果被踢出去的话,恐怕就只能在家里颐养天年了吧?哪里还会再有公司请他?

  所以,他选择在这个时候叛变,无疑是自寻死路啊。

  “难道,我给你的养老金不够?”他阴阳怪气的取笑着。

  对于有能力的下属,他从来都不吝啬金钱奖励。

  这在整个s市都是出了名的。

  所以,只要有能力有本事的人,都是削尖了脑袋往权氏钻。

  人人都说,只要进了权氏,就等于是保住了金饭碗,在业界,也是被人敬仰,高高在上的那一层。

  所以,权简璃可以肯定,对方开出的条件,一定是极具诱惑力的吧?

  诱惑力大到,能让这么保守又贪生怕死的老人都心动?

  既然这个老人都心动了,那在场的,与他有二心的,还有多少?

  那老人瘫在地上,哆哆嗦嗦地,连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肯定是不会想到这么容易就被权总发现。

  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对策了。

  “你们是等我查出来呢?还是自己站出来?”权简璃声音越发冷漠,“一个是死,一个是生,自己选!”

  说罢,往椅子上一坐,缓缓闭上了眼睛。

  众人暗自唏嘘,都知道权总是真的动了怒。

  可是,这种时候,谁愿意主动站出来啊?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门边守着的岳勇,忽然大手一挥,便有几个黑衣人走了进来,一头一尾,将瘫软在地上的老人抬了起来,然后,大步走到窗前。

  “权总,您这是要做什么?这可是三十八层……”老人惊呼着,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权简璃眼睛也不睁,悠悠开口,“一千万买一条人命而已……”

  嘶……

  整个会议室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权总这意思是,要把人从三十八楼扔下去了!?

  可是想想,这种是权总还真就做得出来!

  人命对他来说,不过如蝼蚁一般。

  以他权家二少的身份,就算是杀了人,只要花钱打点一下,照样不是嚣张快活!?有谁敢管?

  “不……权总,您不能这样……我……我好歹也跟了您这么多年……为公司出了那么多力,您不能……啊!……”

  老人无力的嘶吼着,可惜根本就没有人理他。

  一个黑衣人将窗子打开,瞬间吹进来一股凌冽的寒风。

  而他的身子已经被两个黑衣人架在了窗子边缘,几乎是一半在里一半在外了。

  只要一个松手,整个人便会栽落下去,粉身碎骨……

  他的声声惨叫听在别人耳中,根本就不像是别人的事啊。

  其中几位,早已经脸色发青,嘴巴颤抖,似乎要瘫软下去一般。

  “真鼓噪!丢下去!……”权简璃依旧紧闭着眼睛,淡淡吐出一句。

  黑衣人听到命令,双手向前一送,那老人几乎整个身子都已经被丢了出去……

  席间众人吓得呆若木鸡,有心脏不好的,早就闭上了眼睛不敢看了。

  这可是杀人现场啊,看到了多了,对自己并不利……

  “啊!……我说,我说!……”老人扯破了嗓子的喊着。

  他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