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37章 最爱的人却伤得最深(5)
  第437章最爱的人却伤得最深

  哪里还顾得了其他?

  现在,只要能保住自己的老命才是第一。

  “放下来!”岳勇吩咐道。

  两个黑衣人这才将那个早已被吓到翻白眼的老人拉了进来,丢在地板上。

  权简璃缓缓睁开眼睛,不动声色扫视了一圈在坐的高层,心里,多少已经有了些算计。

  然后,目光才悠然地落在了那个捂着心脏不住颤抖的老人身上。

  哪里老人一接触到他的目光,狠狠打了个哆嗦,跌跌撞撞爬了过来,抱住他小腿不放。

  “权总,我说……我说!……都是权大少叫我做的……他只说让我低价转卖股份引起股市动荡就好,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权总,我也是没有办法,我太太得了重病,急需要一大笔钱医治,我真的不是有意要背叛您的啊……”

  平日里高高在上,喝令几百员工的老总,此时却被吓得脸色发青,口水乱飞,如同见了鬼一般,倒也实在精彩。

  若是个心脏不好的,恐怕早就被吓得晕过去了吧?

  看着他惊恐的模样,权简璃剑眉微挑,“权希凡?”

  “是的权总……三天前权大少忽然派人联系上我,说可以给我一大笔钱,让我给太太治病。我老来无子,只有这么一个老伴陪伴在身侧了,所以必定要救她的……权总,求您念在我也曾为了公司立下过功劳的份上,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有下次了,以后一定竭尽所能为公司卖力!……”

  听着他的话,权简璃只觉好笑。

  在这些人眼里,他就这么好脾气么?

  深吸一口气,露出一抹嗜杀的笑容,默默扫视一眼坐立不安的几个高层,轻蔑笑道,“知道我这辈子最讨厌什么么?背叛!……知道背叛我的人是什么下场么?”

  他忽而无声的笑起来,然后,杀气一凛,“死路一条!”

  咚!……

  又一位高层因为没有承受住这压抑嗜血的氛围,从椅子上跌坐下来。

  瘫软在地板上,面色发黑,显然已经晕了过去。

  岳勇走过去看了一眼,“璃爷,晕过去了。”

  “送医院!二十四小时看守!”权简璃淡淡吩咐。

  谁不知道,所谓的二十四小时看守,根本就等于是变相囚禁啊!

  可偏偏,没有人敢吭声。

  因为敢跟权总反抗的,都是死路一条。

  无论是在业界还是在政界,都没人敢动他。

  先前那个老人也是吓得干瞪眼,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命的啊。

  看权总现在的所做所为,如果刚才他喊得晚一秒,恐怕现在就被扔到楼下变成人肉馅饼了吧?

  黑衣人利落的把那个晕倒的人抬了出去,整个会议室的氛围,也压抑到了冰点。

  鸦雀无声。

  就连众人的心跳声和呼吸声,都几近不可闻。

  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再激怒他,做了错事的,许是都在迟疑着,要不要站出来。

  因为一旦被他查出来,绝对是死路一条。

  可是,就这么站出来,又觉得太亏。

  毕竟每个人都会存着那么一丝侥幸心理,希望权总查不到自己头上。

  就算他权简璃可以只手遮天,也总有漏网的时候吧?

  所以一时间,气氛便僵持了下来。

  权简璃的脸色越来越沉,显然已经没了耐心。

  正要开口决断的时候,砰!

  门被推开了。

  一道颀长的身影走了进来,带着一阵寒风。

  明明就只有一个人,却如同有千军万马一般,丝毫不怯场。

  身上散发出来的自信和不羁,也令人眼前一亮。

  岳勇顿时向前几步,拦住了对方去路,可下一秒却愣住了,“羽晨少爷?”

  因为那几个黑衣人都分散开了。

  两个在里面看着那个老人,另外的几个,刚刚送了另一个晕倒的高层去了医院。

  所以他倒是一时忘记了门外没有人看守,所以才让羽晨轻易闯了进来。

  权简璃阴翳的目光,对上了羽晨那双闪烁着自信,笑意盈盈的眸子,眉头一皱,脸色瞬间有些复杂。

  他怎么回来了?

  虽然早已经知道,墨儿当初的离开跟羽晨没有关系。

  而他也为了让墨儿彻底忘记羽晨,逼得他取安佳倩。

  虽然最后羽晨逃婚了,可是他也借此机会,将羽晨彻底赶出了权家,令他四处流落。

  这两年多来,一直都没有羽晨的消息,家里人因为知道他的禁忌,谁也不敢提这两个字。

  他原本已经快要忘记还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了。

  可是现在,却忽然从他眼前冒了出来,着实令人心情不爽。

  “二叔,真是好久不见啊。”羽晨笑着冲他打了声招呼,那亲热的模样,让谁看了,还以为这叔侄二人的感情有多好呢。

  权简璃眉头皱得越发紧了,这一声二叔,偏偏是他最讨厌的。

  因为会让他想起很多不愿意想起的往事。

  而且那些事,件件与墨儿有关。

  “羽晨少爷,璃爷正在开会,如果您没什么事的话,还请您离开。”岳勇魁梧的身子挡在前面,一动也不动。

  虽然羽晨少爷他不能惹,可是,却不是他的主子。

  只要敢打扰到璃爷的,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岳勇大叔,你怎么还是一点没变?一直都这么木讷?这样子可是会娶不到老婆的。”羽晨笑嘻嘻道。

  老婆二字,不知为何,忽然间触动了岳勇的心弦。

  黄灵儿那张凶巴巴的小脸兀然浮现出来,登时,激得他老脸一红,垂下头去。

  “哟,岳勇大叔,你不会是害羞了吧?怎么着,难道有心上人了?到底是谁家姑娘啊?说出来我帮你参谋参谋被……”羽晨看着岳勇这副模样,便紧着打趣。

  若是以前的话,他是断然不会跟岳勇如此说话的。

  见了面,最多就是点头打个招呼而已。

  而这次回来,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

  就连性子,都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着实令人惊讶。

  “你来做什么?”权简璃依旧阴沉着脸道。

  一边狠狠瞪了一眼那个没出息的岳勇。

  只要一说到女人的话题,他就蔫儿了,真是没用!

  烂泥扶不上墙!

  羽晨粲然一笑,也不生气,绕过已经没有战斗力的岳勇走了进来,“呦吼,二叔,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这么暴戾啊?不就开个会么?怎么还把人吓成这样了?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啧啧……要是再吓出个心脏病高血压什么的可怎么办?到时候传出去了,权氏可就不是什么金饭碗了,反而成了龙潭虎穴!这多不好啊,简直就是给权家招黑嘛……喔不对,就算给权家招黑也跟我没关系了,反正在你眼里,我也不是权家的人了……那我这声二叔还叫不叫啊?要不然,叫你璃二少?”

  听着他一句句取笑的话,再配着那张笑得灿烂的俊朗面颊,气得权简璃牙痒痒,却又不能动粗。

  因为在场的人多少也有认识羽晨的,也知道他的身份。

  就算是不为自己考虑,他也要为权家的名声考虑。

  毕竟老头子最在乎的就是名声了。

  他不想在老头子病倒的时候,再整出什么不好的事来。

  到时候传进老头子的耳朵里,恐怕又会让他激动,反而加重病情。

  若是以前,他根本不会考虑这些。

  可是,自从权老爷子生病以后,他忽然间就“成熟”了许多,对权老爷子的态度也缓和了不少,甚至都在考虑为权家的声誉着想了。

  连他自己,都觉得现在的自己有些荒唐。

  可偏偏,就是这么做了。

  甚至,为了不让权老爷子发怒,他刚才竟然当着墨儿的面,说了那么绝情伤人的话!……

  “有什么事回去再……”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个瘫在地上的老人忽然间冲到了羽晨面前,哭得眼泪鼻涕一大把,口水四溅,“羽晨少爷啊,求您救救我吧……我可是为了权大少才牺牲的,现在权总要把我丢到楼下去,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额……扔到楼下?从这儿?”羽晨眉头微微一挑,带着戏谑的表情走到了那扇开着的窗子边上,向下一看,“哎呦喂,好高啊!从这里掉下去,恐怕会成了人肉馅饼吧?”

  那老人脸色再度由青转黑,紧紧抱着他的大腿,死活也不松手,“求求您了羽晨少爷,求您救救我……”

  “我?我现在不过是个没钱又没权,甚至连身份都没有的三无青年,我拿什么救你?”羽晨满脸不羁,“而且,我也不认识你啊,为什么要救你?”

  嘶……

  会议室里的一众人等现在已经彻底懵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啊?

  刚才老高才举报了是权大少收买了他,让他背叛权总的。

  现在权大少的儿子就突然杀过来了,而且对权总冷嘲热讽的。

  最搞笑的是,人家竟然说根本就不认识老高!这下,看老高还怎么自救!

  众人已经由原来的心惊胆战,变成了看好戏的态度。

  只有那几个心里有鬼的,依旧冷汗直冒,生怕下一个轮到的就是自己……

  老高脸色一僵,直接哭出了声,“羽晨少爷,您可不能过河拆桥啊……”

  “闭嘴!什么过河拆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跟你有多熟呢……你刚才是说……我父亲指使着你做事的?”

  “是啊是啊……三天前是权大少的人跟我联系,说会给我一大笔钱让我为太太看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