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38章 最爱的人却伤得最深(6)
  第438章最爱的人却伤得最深

  老高继续抱着他的腿献殷勤,根本就忘记了权简璃还在看着。

  或许是真把他逼急了吧?只想要活命,都顾不得想这事过了以后怎么收尾了。

  不过,收尾也要先活下来才行啊……

  原本他是以为权总不敢真杀人的,毕竟不是小事。

  可是刚才他被吊在窗子外面的一刻,吓得魂都差点丢了。才知道权总并不是在开玩笑。而现在羽晨少爷的出现,就是上天派给他的救命稻草啊……他必须紧紧抓住才行。

  谁料,“那你亲眼见到我父亲了?”

  老高一愣,“没有……”

  “那是我父亲亲自给你打的电话汇的款?”羽晨又问。

  “也不是……”老高声音蔫儿了。

  “这不就得了?你连我父亲的面都没有见到,就在这里口口声声说是他指使的,这黑锅也不是这么个背法啊……我父亲就算再怎么窝囊再怎么好欺负,也不能什么东西都敢骑在他头上吧?还真没天理了是么?”

  羽晨嗓音提高了一些,狠狠瞪了老高一眼,“若是以后再让我听到从你嘴里说出什么不利于我父亲的言行,就别怪我用法律途径解决了!……”

  噗通!……

  老高一松手,重重跌坐回了地板上。

  两只浑浊的老眼越发空洞,怎么回事?是他搞错了么?

  “二叔,现在我的事情搞清楚了,剩下的就是你们自己公司的事了……我这个外人呢,就不参与了。”他特意加重了外人两个字,迎着权简璃那张几乎要滴出墨来的脸,笑得那叫一个明媚动人。

  然后,转身看了一眼在座的高层们,摆摆手,落落大方道,“各位辛苦了,跟着我这个坏脾气的二叔,各位想必受了不少的苦吧?再坚持坚持,没准哪天这权氏就易主了呢……各位的苦日子也就到头了嘛,哈哈……”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这羽晨少爷的话也太明目张胆了一些吧?

  竟然敢当着权总的面说?

  不过,这种事还真没准。

  毕竟权家的关系比较复杂,权总虽然是二少爷,可是做事太过狠辣,就像之前,他刚接手权氏的时候,就把权老爷子的人全都赶走了。

  也得罪了不少的人。

  而羽晨少爷可是权家的长孙,如果权老爷子有意让他接手的话,倒也顺理成章……

  不过豪门间的争斗,他们这些打工族可管不了啊。

  还是老实本分的做好自己的份内事吧。人家总裁的位子换不换人,对自己也没多大影响。无非就是待遇好一些差一些罢了……

  而且现在股市出现如此大的动荡,若是无法度过这个难关的话,恐怕连这几天都很难撑下去……

  “羽晨少爷!请您不要在会议上说一些不相关的话!”岳勇看一眼璃爷的脸色,绷着脸道。

  “喔喔,知道了知道了。我的话已经说完了,马上就走!……”羽晨根本就不生气,依旧笑咪咪的,跟权简璃那张冰山脸相比,确实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一听到羽晨少爷要走,岳勇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可谁料,这口气还没彻底松出去,又被吓了一跳。

  因为羽晨少爷竟然挑着眉眼冲璃爷笑了笑,“对了,恭喜你了二叔,过几天的婚礼我会去的。到时候还会送上一份大礼呢……听说二叔和未来的二婶可谓是两情相悦,刻骨铭心的生死之恋啊,没想到二叔竟然这么痴情,真是让人好生羡慕呢……”

  两情相悦,刻骨铭心?

  权简璃的脸登时拉了下来。

  那双漆黑的凤眸里,闪过一抹狠厉的杀气。

  羽晨却根本不再理他,转身,姿态嚣张而又优雅的离开……

  岳勇看着羽晨少爷的背影,蔫儿了。

  羽晨少爷果然是知道璃爷的弱点啊,明明就知道璃爷是因为承诺才娶蝶儿小姐的。却偏偏说什么两情相悦。

  这不是存心了要激怒璃爷的么?

  不过,羽晨少爷回来了,那林小姐……

  偷偷看一眼璃爷,吓得向后退了几步。看来璃爷以后有的头疼了……

  老爷子的事,林小姐的事,林小姐妈妈的事。现在,还有公司的事和羽晨少爷的事……

  哎,看来璃爷天生就是劳碌命啊……

  可是,他却没办法完全同情璃爷。谁让璃爷为了成全蝶儿小姐一人就要委屈自己委屈林小姐呢?现在羽晨少爷回来了,林小姐身边可就又多了一只花蝴蝶啊。

  璃爷可真是危机重重,内忧外患啊。

  砰!

  权简璃重重一拳砸在了桌面上,震得满会议室的人心肝都抖了几抖。

  “混账!还不给我说实话!?”

  他怒目圆睁,瞪着已经傻掉的老高,咬牙咬得咯咯作响,额头青筋毕露,“你现在不开口,就给我永远闭上嘴!”

  老高早就被吓懵了,干脆两眼一闭,晕了。

  不过真晕还是假晕,就没有人知道了。

  见已经有两位高层晕过去了,众人更是大气不敢喘。

  个个脸色苍白,唯唯诺诺。

  权简璃扫视一眼众人,冷哼一声,“谁有线索提供私下跟我联系。一旦事情查清楚了,别怪我不给你们机会!……”

  说罢,摔门离去。

  砰!

  会议室的门重重合上的声音,对于众人来说,却是如释重负。

  当下便有人去看老高的情况,还有一些,交头接耳,面色复杂。

  岳勇自然不再管他们,紧紧跟在璃爷身后上了楼。

  办公室里,权简璃半躺在沙发上,只觉得脑袋生疼。

  自他接手权氏这些年来,还从未发生过如此荒唐之事。

  并不是怕,只是,觉得有些疲惫。

  似乎有那么一个瞬间,忽然就想远离这些勾心斗角,远离这些商战是非。

  “璃爷……背后的人到底是谁?会不会就是那个疯子?他上次既然能悄无声息的毁了雪城项目,那这次在股市上做手脚就不难理解了。”岳勇跟了进来。

  权简璃摇摇头,“他做事是疯狂了一些,可他报复的人是我,不会有那么大的野心去收购权氏。而且……”

  他微微迟疑一下,又开口,“他能找来的人,无非只是一些三教九流,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后台和实力。要想收购我权氏的股份,没有倾国的财力绝对不可能做到……”

  因为上次在乱葬岗的时候,那个疯子找来的杀手,就不是什么厉害的货色。

  否则,他根本就活不下来,早就被一枪毙命了。

  不过,也不排除对方只是想要玩玩他而已。

  所以才刻意找了这种能力不足的杀手来。

  但是那个疯子只是想毁了他,折磨他,根本就不会对他的公司下手。

  这一点,他还是可以确定的。

  岳勇思忖一番,“说的也是,他在牢里待了这么多年,就算有门路找帮手,也不可能找到后台这么牢靠的。这么说来,这次的幕后,另有其人?可到底是谁呢?隐藏得这么深?单单是这让股市滑落的手段就足够高明……竟然连我们都没有看出破绽来……”

  权简璃眉心依旧紧蹙,他又何尝不知道呢?

  按理说他对股市的了解已经到了无人能及的地步,无论什么样的困境都可以化解。

  可是这次,对方确实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璃爷,我们这次该不会……”岳勇迟疑了半晌,没敢说出口。

  权简璃瞪他一眼,不怒自威,“怎么,你还怕爷倒了不成?”

  “不是的璃爷,岳勇只是觉得这次可能是场硬仗……担心您的身子……”岳勇说得诚恳。

  “放心吧,不过是一些股份罢了。只要有足够的耐心,他早晚会浮出水面的……不到最后,又怎么能知道谁输谁赢呢?”

  这句话,是权老爷子当初说给他听的。

  可是现在,却被他常常拿来说。

  对于原本就极其没有耐心的他来说,这句话,倒是一个很好的座右铭。至少,让他在遇到挫折的时候,不必那么沮丧。

  “你先下去吧……”他摆摆手,让岳勇退了出去。

  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就算这一仗,他会身败名裂一无所有也没关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当初执意要接手权氏,也不过是为了抢走属于老大的一切,想要让老头子承认他的能力和他的存在而已。

  可是,这些意气用事,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

  闭上眼睛,眼前浮现的,竟是墨儿那张娇俏的小脸。

  如果可以,他宁愿放弃这一身的荣华,只与她和孩子们一起,组一个普通平凡的家庭……

  或许退去了一身光环,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可是,现在知道,似乎已经太晚了……

  他已经没有资格再牵起她的手了……

  夜色弥漫,不知何时,竟又飘飘扬扬下起雪来。

  林墨歌拉着羽寒的小手从医院里出来,母子二人站在路灯下,看着那片片飘扬的雪花发呆。

  “妈妈,好美啊……”羽寒冻得小脸通红,却依旧很开心。

  因为今天终于能跟妈妈在一起了。

  “是啊,都已经立春了,没想到竟然还会下雪。”林墨歌双眼通红,不过气色倒是好了许多。

  自从看到儿子以后,她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果然,孩子们才是她生活的动力啊。

  只要能跟孩子们在一起,她什么都可以不要的。

  管他是权简璃还是谁,对她来说,都不过是个发情的雄性动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