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39章 最爱的人却伤得最深(7)
  第439章最爱的人却伤得最深

  避之唯恐不及。

  “月儿跟三叔出去鬼混了,要不然肯定会很开心的。她最喜欢下雪了。”羽寒也学着妈妈的样子伸出手来,接着几片雪花。

  林墨歌黛眉微挑,“这小妮子,早就警告过她不许再跟三叔见面了,竟然还敢去!看妈妈不打红她的小屁屁!”

  “妈妈,月儿是淘气了一些,可是打得太重会疼的。”羽寒已经下意识地在保护妹妹了。

  “疼了才长记性!……”

  权简璃的话说到一半,忽然愣住了。

  鼻子一酸,眼泪险些又滴落下来。

  她慌忙间仰头,想要将眼泪再倒流回去。可是那碍事的雪花却冰冰凉凉落在了脸上。

  她的慌张,哪里能逃脱过羽寒的注视?“怎么了妈妈?”

  “恩,没什么,只是忽然想看看雪花落下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罢了……”她找了个更加蹩脚的借口。

  其实,是忽然间想起,这是权简璃最喜欢跟她说的一句话。

  每次惩罚她的时候,他都会佯装恶毒的数落一句,疼了才长记性。

  可是说完后,又会温柔相待。

  也正是那一次次温柔,让她沉沦至今啊……

  果然,温柔是毒药,是那令人上瘾的罂粟外,妖艳绝美的红色花瓣,会让人引不住卸下心防,被他深深吸引……

  羽寒也仰头向上看着,漆黑的夜空,散散漫漫地向下飘落着白色的雪花。

  如同细碎的羽毛般,这种感觉,真的好奇妙。

  他也是第一次,从这样的角度来看雪花,倒是一次很新奇的体验呢。

  而且,能跟妈妈像这样在深夜里,站在路灯下看雪花飘落,他的心里,竟然有种很平静,很温馨的感觉。

  而这种感觉,第一次,让小小的羽寒,体会到了永远这个词的含义。

  真的,就是永远。

  连他自己都觉得奇妙,可是在那一瞬间,就是有了这种顿悟。

  这样平淡而温馨的场面,恐怕会在他的记忆中,保存一辈子吧?也将他那颗脆弱的心,温暖一辈子……

  羽晨远远开着车过来时,便看到了这样一幅幸福的场景。

  母子二人手拉着手并排而站,都傻乎乎的仰头看着天空,任凭那些雪花落在二人脸上,衣服上。

  橘黄色的路灯打在母子二人身上,有种让人心静的感觉。

  似乎,也让人看到了永恒。

  就好像,无论他离开再久,她还是这个样子,跟从前一样的温暖,一样的善良。

  “哇,我还是第一次这么看天空呢,还挺有意思的……”

  一道温润的嗓音,将母子二人吓了一跳。

  这才发现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站了一个人。

  跟他们二人一样的姿势,仰头望着天空。

  用自己的脸,去迎接着漫天的雪花。

  “羽晨?”林墨歌的眼神里闪烁着惊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刚回来……”羽晨灿烂一笑,一如既往的温暖。

  不,应该说,比以前还要温暖开朗。

  “羽晨哥哥……”羽寒眨巴着一双职宝石般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他。长长的睫毛上,还沾着几片小小的还未完全融化的雪花。

  羽晨微微一愣,俯身揉了揉小家伙的头,“羽寒好啊!”

  他现在,已经可以接受羽寒和月儿是二叔的孩子这一点了。而且,随着跟两个小家伙的相处,早已经喜欢上了两个小家伙。

  看到他们的脸,也会觉得开心。

  谁让两个小家伙都长得这么可爱这么软萌呢?

  相信无论是谁,都没有抵抗力的吧?

  只是羽寒,眸光闪烁着,似乎有些复杂……

  不过现在的羽晨,也不会发现这些。因为他的全部精力,都在面前的人儿身上。

  “墨墨……好久不见了……你,更漂亮了呢。”他咧嘴一笑,明晃晃的,让她有些不适应。

  因为从前的羽晨虽然开朗,却是如同温暖的春日阳光一般,温吞的,让人舒服惬意的那一种。

  可是现在的他,却有些像初白了。

  热情而爽朗,连笑起来的模样,都那么热烈。

  就好像,夏天的海边,火红的烈日。

  可是,为什么在那烈日的背后,却掩藏着深深的忧伤?

  她却并没有拆穿,只是浅浅笑着,“你到是成熟了许多……变得更稳重了。”

  因为站在面前的男子,看起来如同变了个人一般。

  从来的羽晨,喜欢穿浅白色的休闲服,如同邻家大哥哥一样。

  而现在的他,一身剪裁得体的深蓝色西装,整洁的领带,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还有,脸上那职业式的微笑,都让她觉得陌生。

  陌生,而又心痛。

  “我还以为,这两年你去流山玩水,环游世界了,没想到竟然变成职场精英了……”她讪讪笑着。

  一想到这些变化都是因为她而起,就越发觉得愧疚。

  羽晨笑得甜蜜,“总得先立业啊,我也老大不小了,不能玩一辈子吧……”

  “说的也是……”林墨歌忽然有些笑不出来了。

  其实羽晨原本就不是那种爱玩的人。

  并不像初白那样放荡风流,是个花花公子。

  原本的羽晨,就是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好孩子,对摄影,有着极高的天分。

  能从最特别的角度解读最普通的事物,从而发现更美的一面。

  相比较而言,她的摄影就真的没什么可看了。

  拍出来的东西,总是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反正现在她也放弃摄影很久了。

  羽晨是为了找回她,才放弃了摄影,学习的建筑。

  而她,则是为了一个利用自己的女人,放弃了一切。

  说来,他和她,都是可悲的人啊……

  “妈妈,我肚子饿了,我们去吃东西好不好?”羽寒忽然间拉着林墨歌的手说要走。

  看着儿子晶晶亮的眸子,她又何尝不知道,小家伙心里在想什么呢?

  “好,你想吃什么?”她俯身认真的问着儿子。

  “去吃面好不好?上次三叔带我们去过一家,味道很不错的。而且还开一整夜喔……”羽寒乖巧道。

  林墨歌心下了然,大概权幻知道的地方,都是会开一整夜的吧?

  因为他就是个夜猫子,总会发现一些别人发现不了的地方。

  “好,那我们等下就去。”林墨歌摸了摸儿子的头。

  站起身来冲羽寒微微一笑,“既然回来了,就改日再聊。我先带羽寒去吃点东西。”

  “羽晨哥哥,你是来看爷爷的吧?他就在顶层的高级贵宾间,你直接上去就可以了……”羽寒大眼睛滴溜溜一转,显得越发可爱。

  可是,林墨歌和羽晨却都知道,这小家伙是在赶他走了。

  “好,那我就先上去了。你们两个路上要小心,吃完了就早些回家知道么?”

  “恩,知道了……”林墨歌浅笑着,被儿子扯着便向前走去。

  羽晨愣了一下,看着母子二人的背影,恋恋不舍。

  嘴角灿烂的笑容,终是僵住了。

  他庆幸,自己在她面前,没有露出破绽。

  他不想让她知道,他这两年,过得很不好。

  因为想她,见不到她,他的心,整日都活在煎熬中。

  可是,没有一点成就,又没有颜面回来见她……

  可,见到了又能如何呢?

  她始终不会再对他敞开心扉了。

  因为她的心,早就给了二叔……

  当日,他早就该看清楚的不是么?

  却又逃避着不肯相信,以为自己还有机会。

  她疏离的态度,其实早就说明了一切。她是不想让他太过伤心……

  “墨墨,若是当初那个代孕的人是我……若是两年前,我回国早一步,你爱上的人,会不会是我?”

  大雪纷飞中,他轻声呢喃着。

  却没有勇气问出口。

  或许他根本就明白,就算问出口了,答案,也只会让人神伤罢了。

  错过的,终究还是错过了。

  再如何,都回不到过去了……

  心里的遗憾,终将陪伴自己一生,折磨自己一世……

  如果,当初他死都不肯放手,该有多好。

  可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如果……

  呆呆的站在路灯下,直到母子二人的身影融入这雪白的世界中,再也看不见了。他才恋恋不舍的转身,向着医院大门走去。

  母子二人沿着路边悠悠走着,身体早就落了不少的积雪,脚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来,却乐此不疲。

  羽寒转过身来,小脸蛋红扑扑的,像可爱的小苹果。

  那双亮晶晶的眸子,是雪夜中最亮最亮的星子。

  “妈妈,你还喜欢羽晨哥哥么?”他问得很认真。

  “恩,喜欢啊。因为羽晨哥哥曾经是照亮妈妈黑暗人生的温暖阳光呢。如果不是羽晨哥哥的话,妈妈或许早就抑郁而亡了……”

  她说的,一点都不为过。

  遇到羽晨的时候,刚好是她被林家母女欺负凌辱得最残忍的时候。

  而王云却一味地让她忍让再忍让,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做为孝女的她,自然听从了王云的话。

  却不料,那不过是王云的偏心罢了……白白,让她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那妈妈想嫁给羽晨哥哥么?”羽寒又问道。

  她蹲下身子,很认真的看着儿子,一字一句道,“妈妈喜欢雪,喜欢小猫小狗,喜欢很多东西。跟喜欢羽晨哥哥一样,因为他曾经对妈妈来说很重要,是妈妈人生经历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可是,并不是喜欢就要结婚的。妈妈不是说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