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41章 归隐山林(1)
  第441章归隐山林

  林墨歌都能想象得到他此时面色铁青的模样,心里暗骂一声,活该!

  “站在路边等着。我马上过去。”他闷声闷气道。

  “喂,你过来干嘛……”林墨歌焦急开口,她正要带着羽寒回家呢,他来做什么?

  刚才都发生了那么尴尬的事,她才不要跟他再见面!

  而且,今天也不想再赔笑脸。

  若是他再来了,两个人说不定又会吵起来,她是真的已经精疲力尽了。

  可是,权简璃哪有耐心听她说完?

  早早挂了电话。

  听着里面传来嘟嘟的忙音,林墨歌恨不得拉着羽寒就跑,永远让她找不到才好!

  “妈妈,是爸爸么?”小家伙仰头望着她。

  “恩。”林墨歌拉着羽寒的手,踩着积雪向前走。

  积雪落在地面上,融化了一些。

  踩上去,湿湿的,有些滑。

  “爸爸是要来找我们么?”羽寒又问道。

  “恩。”

  她依旧是简短的回答,速度又加快了一些。

  羽寒不吭声了,看妈妈的态度,似乎很抵抗爸爸。

  虽然不知道刚才在医院里发生了什么,可他总觉得,似乎跟爸爸有关系。

  因为能让妈妈哭的那么伤心的人,也就只有爸爸了。

  可是妈妈不说,他就不问了。

  因为不想让妈妈再次伤心。

  母子二人踩着积雪,一声不吭的向前走着。脚下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倒让气氛不那么凝重。

  若是月儿在的话,肯定会在雪地上打个滚的吧?

  然后再吵着要打雪仗堆雪人什么的,反正一定会很吵的。

  也只有母子二人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有这么安静的气氛,这才是羽寒最喜欢的。

  忽然间,嗤!……

  一道刺耳的急刹车声响起,溅起一地的雪花。

  林墨歌反射性抱起羽寒来向墙根处一跳,如同一只灵活的小兔子般。

  “长没长眼……啊……”

  刚要开口大骂,却被权简璃那张幽冷的脸吓了一跳。

  余下的话,自动咽了回去。

  “爸爸!……”羽寒眼里闪烁出晶亮的光来。

  只要看到妈妈和爸爸在一起,他心里就越发开心。

  哪怕,这样的幸福开心只有短暂的时刻。

  砰!

  关上车门的声音,震得林墨歌略微有些心虚。

  不过转念一想,她有什么可心虚的?反正早就跟他说是在路边了,又没有哪条路边。

  可是,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权简璃阴沉着脸色走到母子二人面前,“不是让你站着别动等我么?”

  俊朗的眉头微微皱起,语气里明显有着不悦。

  “我又不是小狗,凭什么你让站着别动就别动?”她咄咄逼人。

  眼看着这二人又要吵起来,羽寒赶紧转移话题,“爸爸,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林墨歌心里一动,她也想问这件事来着。

  明明就没告诉具体的位置啊,这厮该不会在她身上安装了什么追踪器吧?

  权简璃看一眼母子二人,那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晶亮透彻的眸子,让他心头一软,在公司时心里积聚的怒火,不由得少了许多。

  “爸爸想知道的,自然可以知道。”

  话里的意思,只要他璃爷想要抓住一个人,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那爸爸是暗中派了人保护妈妈么?”羽寒眨巴着如黑曜石般的大眼睛问道。

  权简璃微微挑眉,没有吭声。

  林墨歌心里却咯噔一下,瞬间,翻江倒海。

  知子莫若母,羽寒的意思,她又怎么会不明白?

  儿子特意用了一个暗中保护的词,可是,实际的意思,却是监视跟踪吧?

  说的什么保护?

  他根本就是怕她再次离开,所以才会一直派了人监视她的!

  在温哥华的时候是这样,在a市的时候还是这样,现在回了s市,他还是不放心她么?

  这该死的男人!

  幸好,小星星现在没有回来。

  否则的话,岂不是都逃脱不了他的眼睛?

  一想到这些,她就一阵阵后怕。看来要接小星星回来,还需要彻底跟权简璃断绝了关系才行!

  雪花飘啊飘。

  飘落在三个人的头发上,衣服上。

  也落在羽寒那又卷又长的睫毛上。

  许是因为下雪的缘故吧,天气并不怎么冷了。原本凌冽的寒风也消停了下来,整个世界,肃穆安然。

  只有薄薄的雪花坠落在地上的声音,轻轻的,柔柔的……

  林墨歌抱着羽寒,垂了眼眸,看着积满白雪的地面。

  不想看面前这个男人。

  刚才在医院走廊里,他走的那么决绝不是么?那现在,又何必再来找她?

  权简璃却直勾勾盯着她,目光一刻都舍不得离开。

  对他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极其珍贵。

  就算她赌气的模样,也那么漂亮,那么摄人心魄。

  羽寒看看爸爸,再看看妈妈,总觉得气氛越来越怪异。

  忽然好像回到了两年前,妈妈抱着他从权家老宅里出来,就气冲冲地向前跑着。

  爸爸开车在后面追,最后,很爷们儿的把妈妈扛了回去。

  从那个时候起,羽寒就知道,爸爸心里是有妈妈的。

  直到前几天,爸爸亲口告诉他,不爱那个叫蝶儿的女人,羽寒便懂了爸爸的心。懂了爸爸只爱妈妈一个人。

  只是,因为那个该死的承诺,所以才会坚持要娶那个女人的。

  他总觉得,总有一天,爸爸跟妈妈,一定会在一起的,恩,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他确信的事,从来都不会错。

  五岁以前,他总是看着天空默默祈祷,希望能见到自己的妈妈。

  后来,妈妈真的就出现了。

  而且好爱他呢。

  现在,他每天都在祈祷着,让爸爸跟妈妈在一起,所以,这个愿望,一定也会实现的。

  扑簌,扑簌。

  大雪似乎没有停歇的意图。

  纷纷扬扬间,迷乱了三人的视线。

  三个人转眼间,都变成了雪人。

  权简璃的目光终是柔软了下来,打开车门,“上车吧。”

  “不用,我们自己回去就好。”林墨歌拒绝的斩钉截铁。

  她还想在这个雪夜,跟儿子散散步好好浪漫一下呢。

  “妈妈……”羽寒想要说什么劝劝妈妈,可是话还没有说完,便觉得身子一轻,已经被爸爸抱进了怀里。

  然后,塞进了车里。

  紧接着,“你要干嘛!……”

  林墨歌惊呼一声,却抵不过他的力气,也被毫无形象的抱起来丢到了车里,砰!

  车门被紧紧关上。

  “混蛋!”林墨歌气得咬牙切齿。

  羽寒肉乎乎的小手扯了扯她的衣袖,“妈妈,就让爸爸送我们回去吧。”

  看着儿子期盼的眸光,她心一软,没再拒绝。

  她知道儿子想要跟爸爸妈妈同时在一起,所以,就算是几分钟的路程也好。她忍一忍就过去了。

  只要儿子开心,她做什么都可以的。

  权简璃迅速钻进了车子,缓缓发动,却是一个掉头,向着与家的反方向驶去。

  “你要去哪?这边不是回家的路!”她心里一惊。

  “带你去一个地方。”权简璃头也不回,淡然一句。

  她指尖微微一颤,“天色这么晚了,想去哪明天再去也不迟。”

  今天坐了一天的车,她真的很疲倦了。

  而且,今天真的没有心情再跟这个男人纠缠。

  “……”他紧抿了嘴唇不发一言。

  为何她总是不懂他的心呢?

  交易的期限,不过只剩下短短几天了。

  他想要每时每刻都跟她在一起,想带她去很多地方,看很多的风景。还要说很多很多的话,做很多很多的事。

  恨不得,把一分钟当成两分钟来过……

  林墨歌黛眉紧皱,“那先把羽寒送回去……他该睡觉了。”

  羽寒看一眼妈妈,其实他不想回去。

  他想跟爸爸妈妈在一起。

  权简璃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眉剑依旧紧紧蹙着,“一会儿月儿也会过来。”

  “恩?”林墨歌愣了一下,“你发什么神经!这么晚了把月儿带来做什么?”

  权简璃脸色一沉,似乎想说什么,却没有再吭声。

  羽寒心里却是一松,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爸爸是要让我们一家四口团圆么?”

  一家四口?

  林墨歌吃惊地看一眼儿子,在看到小家伙眼里的欣喜时,心,乱了。

  是因为再过几天便要结束了么?

  他是不是已经意料到了她要离开,所以,才会想要一家四口团聚一次?

  可是,那个冷漠无情的权简璃,真的会有这种温情的想法么?

  她有些不敢相信。

  可是,看他现在的举动,倒是跟羽寒说的无二。

  难道是真的……

  权简璃没有回答儿子的话,只是加快了车速。

  他没办法告诉儿子,只能给他一个短暂的一家四口团圆的假象。

  就像是他要跟墨儿做一场梦般,也让儿子,做一个短暂的,幸福的梦好了。

  雪夜里,一辆黑色的车子在路上疾驰而过,扬起大片雪花。

  狭窄的空间里,静谧无声。

  看起来,倒像是三人极有默契。

  可实际上,却是各怀心思。

  林墨歌只觉得权简璃太不正常,刚才还在权老爷子面前说了那么绝情的话,转眼间便要带着她跟孩子们出去,而且还是在大晚上。

  到底唱的是哪出?

  权简璃面角冷峻,目光直视前方。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或许是公司的事,或许,是身后的这个女人,又或者,是关于那个想要他命的疯子。

  至于羽寒,一向都是安安静静的,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