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42章 归隐山林(2)
  第442章归隐山林

  不过,那紧绷的小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快乐。

  因为刚才爸爸没有反驳他的话,那就等于是默认了。

  这可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一家四口团圆吧?

  之前虽然也有过几次一家四口在一起的情况,可那都是爸爸故意赖在妈妈家不走的,而且,结果都不怎么完满。

  但是这次不一样,这次是爸爸主动提出来的。

  相信妈妈一定会感动的吧?

  车子一路向着城东而去,连路灯都有些零零落落了。

  原本萧瑟的景色,却因为被大雪覆盖,倒是有些别致。

  不过,也更加陌生。

  天色已经很晚了,路上的车却并不少。大都开得很慢,因为纷扬的大雪,会阻断人的视线。

  在三个人的沉默中,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铃声。

  权简璃意味深长的看了林墨歌一眼,接了起来。

  “怎么了?”

  语气很温柔,却似乎,有那么一丝不耐。

  林墨歌呼吸一紧,能让他如此温柔相待的,除了那个叫蝶儿的女人,恐怕不会再有别人了吧?

  电话那头,隐隐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因为权简璃戴着耳机,所以她听的并不清楚。

  “现在?……”

  “好……”

  不知道电话那头的女人说了什么,权简璃只是草草回答了两声,便挂了电话。

  只是,眉头却皱得越发紧了。

  林墨歌坐着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他那一双紧拧着的凤眸,不知是她的错觉还是什么,似乎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微微的愠怒。

  下一秒,二人的目光忽然交错,一双漆黑愤然,一双透彻明亮。

  在后视镜里,就那样不期而遇,撞击在了一起。

  林墨歌下意识垂眸回避,将目光落在儿子可爱的小脸上。

  权简璃眉头皱得越发紧了,握着方向盘的手,指节森然。

  羽寒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仰头看了妈妈一眼,那晶亮的眸子里,带着询问。

  林墨歌温柔抚摸着小家伙的头,却并没有说什么。

  心里,却开始有了一丝不安。

  原本就尴尬诡秘的气氛,因着这个莫名的电话,更加生疏了。

  车子不多时已经远离了s市,开上了一条沿海的公路。

  却与a市的沿海公路有很大的区别。

  a市的沿海公路,一边是海一边是山,如同畅游在风景画中一般惬意。

  而s市,却更加城市化一些。

  一边是漆黑色的大海和嶙峋的礁石,另一面,则是有着明灭灯光的建筑。

  若是说a市的海,是温柔浪漫,让人想起夏日,阳光和海滩。

  那么s市的,便是汹涌澎湃,甚至带着重重的危险气息。

  只有很少一部分沙滩有着细软的沙子,适合休闲。而那一片海域,却是权简璃私人名义下的。所以平时根本没有人敢前往。

  “困不困宝贝儿?”林墨歌柔声问着儿子。

  因为平时这个时间,兄妹两个早就上床准备睡觉了。

  今天却要被这个混蛋带出来,真不知道抽的什么疯!

  “不困。”羽寒摇摇头,一想到马上就可以一家四口真正的团圆了,他才不困呢,跟打了鸡血一样,倍儿精神!

  似乎知道儿子心里在想什么,她只得微微叹息一声,转头,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因为是圆了儿子的一个梦,所以,她才会默许。

  否则的话,她绝对不会陪着他发疯的。

  车子越开越慢,穿过洋洋洒洒的大雪,似乎有一道亮眼的黄色闯入眼帘。

  在离那抹黄色很近的地方,权简璃将车子靠边停了下来。

  林墨歌这才借着灯光看清楚,原来那抹黄色,是一辆漂亮的跑车。

  而在车子外面,站着一个瘦弱的人影,身穿一件与车子同色系的鹅黄色毛呢大衣,微卷的黑发披在脑后。

  原本正站在路边焦急等待着,却被车灯刺亮了双眼。

  “等我一下。”权简璃冷冷抛下一句,便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那抹鹅黄色的人影在看到权简璃时,顿时欣喜万分,洋溢着灿烂的笑脸迎了上去。然后,小鸟依人般,扑进他怀里,双臂紧紧勾上了脖子。

  林墨歌将这一幕看得清楚,心尖一颤,隐隐有些发麻。

  强光照耀下的那张脸蛋,她认得出来。

  没有出事以前,她定是倾国倾城,妖娆多姿的容貌吧?

  羽寒似乎也看到了车前相拥着的两个人,冰凉的小手紧紧拉住妈妈的,仰头,很认真地说道,“妈妈,爸爸其实是被逼无奈的。妈妈不要怪爸爸好不好?”

  被逼无奈么?

  林墨歌苦涩一笑,那个高高在上,只手遮天的权简璃,还有谁能逼得了他么?他若是不想不愿意,恐怕谁也不敢说个不字吧?

  “宝贝儿,妈妈说过,他做什么,妈妈一点都不在乎。妈妈只要你们兄妹两个不受委屈就好。谁要是敢对你们不好,妈妈一定不会放过她!……”

  她指的,自然就是权简璃将来要娶的女人,也就是孩子们的后妈了。

  羽寒迟疑,“妈妈,羽寒跟月儿会一直爱你的。最爱最爱的那种。”

  “乖,妈妈也好爱你们……”她鼻子一酸,眼眶微微泛红。

  这一刻,真的有些恨那个男人了。

  就算要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也不必在孩子们的面前吧?

  羽寒嘴上虽然不说,可他心里却是最在意的。

  他只会的这些小事都积聚在一起,若是积攒得多了,会一发不可收拾。

  “妈妈,再等等爸爸好么?他一定会……”

  小家伙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林墨歌打断了。

  “好了宝贝儿,他们要上车了。”

  羽寒看一眼车前,乖巧的闭上了嘴巴。

  林墨歌将儿子紧紧搂在怀里,一颗心,如这飞扬的大雪一般,飘飘荡荡,没有着落。

  再等等么?

  要等多久?

  等他娶了别的女人,两人双宿双飞?还是要等到那个女人多年后离世,那样,她就可以登堂入室,名正言顺的再跟他在一起?

  就像当初的王云一样,就算是背叛自己的心,也要重新回到林广堂的身边,做林家的太太?

  不,她没有那样的野心,更没有那样的耐力。

  她的爱,只纯粹的一份。

  他的男人,也只能有一个。

  一旦,他娶了别的女人,便是别人的丈夫了。

  与她,再无半点瓜葛。

  那道世俗的界限,她始终不会跨越。

  就算爱惨了这个男人,她也会将这爱,封印进内心的最深处,不让它再见天日。

  因为,是不被祝福的爱,是无法经阳光雨露的爱。

  也是,不耻的爱。

  她不会让自己去破坏另一个女人的幸福,做那个令全天下人都不耻的小三,情妇……

  更不会,给孩子的脸上抹黑。

  所以羽寒说的等待,她做不到。

  权简璃首先上了车。从后视镜里看了林墨歌一眼,神情越发复杂。

  胡蝶也抖落了衣服上头上的雪花,舒适自在的坐进了车子。

  “哇,好冷啊,真没想到今天会下雪呢……”语气,满是轻快。

  只不过被烈火灼伤过的声带,有些沙哑难听。

  母子二人皆是心尖一紧,两只手紧握在一起,没有吭声。

  “林小姐?你也在啊……好久不见了……”胡蝶看到她,似乎一点都不惊讶,如同熟稔的朋友一样问着好,“不好意思啊,我是整天闷在医院里太无聊了,想着身体好些了,想出来散散心的。没想到车子却出了问题……”

  林墨歌眉眼一挑,散心?

  在下雪的夜晚十点钟?

  呵呵……

  这借口可真是蹩脚。

  可她并没有挑明,只是嫣然笑着点点头,“蝶儿小姐倒是有雅兴。”

  胡蝶吐了吐舌头,“都怪简璃啦,整天都忙得很,也不说陪陪我,我就只能自己出来啦。可是没想到却又变成这样,又给简璃添麻烦了……”

  林墨歌只是讪讪的笑着,没有再说什么。

  看着那张笑意盈盈的脸,只觉得刺眼。

  现在的蝶儿,脸上许是化了厚厚的底妆吧,将那些细小的疤痕遮盖得很好。

  现加上夜间光线不明,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破绽。

  朦胧中,倒也是个绝色美人儿,怪不得能让权简璃如此念念不忘了。

  权简璃坐在车上打了电话,似乎是找人来拖车的。总放在这里也不是回事。

  胡蝶便自来熟一般,又冲着羽寒摆摆手,“羽寒,你还是一样的可爱呢。像个小王子一样,呵呵……”

  说着,便伸手想要捏羽寒的脸。

  羽寒却下意识向后一躲,避开了。

  她的手僵在空中,越发尴尬。

  那双幽深的眸子里,露出受伤的神色。

  “抱歉蝶儿小姐,这孩子怕冷……”林墨歌开口道。

  胡蝶讪讪一笑,“喔,是我没想周到,刚才在路边冻了这么久,手有些凉……不好意思喔羽寒,是蝶儿阿姨没考虑周全……”

  “没关系。”羽寒淡淡吐出三个字来。

  那紧绷着的冷峻面容,倒是与权简璃一模一样。

  若是月儿,肯定早就小手叉腰骂开了。

  可是羽寒不一样,这些年良好的教育,早就在他骨子里生根发芽,就算是再愤怒再厌烦,也依旧会保持着最得体的优雅和礼貌。

  “呵呵,真乖!”胡蝶灿烂的笑着,似乎将刚才的不快都忘记了一般。

  又转头看着林墨歌,“林小姐,听说你现在是律师啊?真的好威风喔……我以前的愿望就是当一名律师呢……可惜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哪里还敢有什么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