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43章 归隐山林(3)
  第443章归隐山林

  她表情渐渐低落下来,可是马上,又扬起了笑脸,“不过还好,有简璃一直陪着我。其实我也好想再去上学工作呢,总是被简璃这么养着,以后恐怕都会跟社会脱节的吧?……”

  看着她灿烂的笑容,林墨歌只觉得格外刺眼。

  权简璃刚好挂了电话,听到她的声音,背影一僵,眉头紧紧锁成了一处险峰。

  身上霎时散发出阴冷的气息。

  林墨歌看了他阴沉的背影一眼,冰冷的小手越握越归,脸上却依旧带着笑意,“那是蝶儿小姐你有福气。我这种劳碌命只能自己赚钱养家养孩子。”

  她的话,如同细细的针,狠狠刺进某人心底。

  “呵呵……林小姐哪里的话,林小姐才是有福气的人呢,那位林少爷可是s市最有名的大律师了,父亲又是检察院院长,等以后娶了林小姐,那可就过着双宿双飞的生活了,哪里用得着羡慕别人……”

  此话一出,车里的气氛顿时又寒了几个度。

  林墨歌唇角越发僵硬,微微垂了眼眸。

  权简璃额头上暴起青筋,握着方向盘的手,几乎要将那方向盘生生握碎!

  羽寒意味深长的看了那个女人一眼,漂亮的眉心也皱了起来。

  就算是再怎么有教养,他也忍不住想要生气了。

  谁都听得出来,她这话是故意在挑起事端。

  爸爸本来就不喜欢干爹,现在这个女人还一直说干爹跟妈妈结婚以后的事,不就是在引起爸爸的怒火么?

  偏偏,胡蝶还在喋喋不休,“再说了,孩子们你也不用担心。等我跟简璃结了婚,孩子自然是要跟着我们的。我虽然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可是一定会用心做好,努力对他们好的。这一点林小姐你不必担心……”

  一句结婚,等于在燃起的火焰上浇了一桶油,轰!……

  火势冲天。

  狭窄的车内空间,温度早已经降至零度以下,甚至比车外的温度还低了吧?

  坐在驾驶座上的某人,此时脸上早已经结起一层冰霜,冷得吓人。

  “对了林小姐,把你电话号码告诉我吧,以后我要是有什么不懂的问题,还可以随时打电话过去问你呢……若是什么时候你有时间了,我们也可以出来坐一坐啊,相信孩子们也会很开心的吧?”

  砰!

  滴滴!……

  权简璃重重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响起几声刺耳的喇叭声。

  把一直在说个不休的胡蝶吓了一跳。

  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说错话了,这才乖乖坐了回去。

  林墨歌松了口气,若是这个女人再说下去,她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动手揍人。

  无论怎么说她骂她都好,若是敢再拿孩子们说事,她定是不会轻饶的!

  “对不起啊简璃,是不是我太吵了?我只是好久没见到林小姐,太开心了而已……而且,我跟林小姐真的很聊得来呢,林小姐的性格这么好,以后一定可以帮到我的……”

  胡蝶说着,看了权简璃一眼,亲昵的扯了扯他的衣袖,“好啦,你要是嫌烦的话我就不说了。”

  权简璃脸色愈加阴沉,一句话不说,缓缓发动了车子,便要调转方向。

  胡蝶脸色一变,“简璃,我们要去哪啊?”

  “送你回去。”他淡淡吐出四个字来,却震得胡蝶眼神一阵慌乱。

  “不,简璃,我还不想回去!……你们……你们带上我好不好?我在医院里总是一个人,真的好无聊的,快要闷死了。你就让我跟你们一起玩一天好不好?”

  她紧紧扯着权简璃的手,不让他转动方向盘。

  权简璃狠狠瞪了她一眼,吓得她将手一缩,“就玩一天好不好?简璃,求求你了……我真的不想回去……你总是丢我一个人在医院,漆黑的房间,好可怕……要不然你陪我好不好……我真的不想再一个人了……”

  原本还粲然笑着的脸上,瞬间委屈起来。

  那双迷人的大眼睛里,也荡起一层水雾。

  看着让人心疼。

  权简璃眉宇间的褶皱更深,漆黑的凤眸里,隐隐有丝不耐烦,“我让护士陪你。”

  冰冷的话语,倒是像极了之前对林墨歌的态度。

  林墨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个男人总是如此翻脸无情么?

  不是吵着闹着要娶人家?

  怎么现在连陪都不愿意陪着了?

  看着胡蝶现在泪眼婆娑的模样,再想想刚才她笑的粲然的脸,心里暗自唏嘘。

  这个女人,该有多想跟他在一起?

  在一起时便是天堂,分开时,便是地狱。

  如此折磨自己的事,她可是做不来的。

  至少,不会为了一个男人,而让自己变得可悲。

  就如同胡蝶自己说的,她就这样被权简璃养着,早就已经跟外界脱轨了吧?没有朋友没有工作,除了权简璃,什么都没有。

  相比起来,这个女人,真的可怜。

  从一场大火中逃离,以如此丑陋的模样活了下来,整整十三年,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只想要回到心爱的男人身边。

  这种执着和心性,让人害怕。

  与这个女人所受的苦相比起来,她的,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样柔弱可怜的女人,她又如何能争得过呢?

  垂眸看一眼身边的儿子,微微叹息一声,对不起宝贝儿,妈妈还是要辜负你了,就连短暂的一家四口团聚这个美梦,也做不了了……

  “权简璃,你陪蝶儿小姐回去吧。我跟羽寒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话说得潇洒,却忽略了一个问题,这种地方,过路车倒是有很多,出租车?怎么可能!

  权简璃心口一痛,这个女人,又给他添乱!

  羽寒却是握紧了妈妈的手,只要妈妈决定的事,他无条件支持。

  胡蝶一听到林墨歌也如此说,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有料到一般。然后,脸上再次浮现出一抹牵强的笑意来,“简璃,你看林小姐都这么说了,你陪我回去好不好……你看,这里的伤口阴天了还会痛呢,一痛了我就睡不着。你哄我睡觉好不好……”

  她边说着,边将袖子挽起,露出一排排狰狞的伤疤。

  因为车内有灯,而她的手臂又是放在最前面正中间的,刚好,“展示”在了林墨歌面前。

  惊骇得她倒抽一口冷气。

  手腕处的狰狞疤痕,不用想都知道是怎么来的。

  若不是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轻生,又怎么会留下那些难看的伤疤?

  难道,这些都是这个女人为了权简璃而割的么?

  忽然想起与权简璃初识的时候,安佳倩便为了他寻死觅活。

  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寻死了这么多次!……

  而其中一道疤痕,尚且还结着痂,看在她眼中,更是触目惊心。这一道,明显是最近才割的,是订婚宴的那天么?

  订婚宴后,权简璃消失了几天。

  那几日,他便是在陪着这个女人吧?

  一想到这些,心,便如刀绞。

  如此作践自己的做法,她是如何都不会的。

  为了留住一个男人,就要伤害自己的身体么?这种爱,真的还能称得上是爱么?或许,是爱得太深,爱到痴狂了吧?

  与胡蝶一比,林墨歌的爱,倒浅显了太多,有些微不足道了。

  权简璃咬紧牙关,强自压抑着将要喷发的怒火。

  她这一声声一句句,不就是在说给墨儿听么?

  手腕上那密布的狰狞疤痕,每一道,都是对他良心的谴责,都在赤裸裸的告诉他,这些,都是为了他才受的。所以,他必须对她负责到底……

  第一次,他这么恨自己,恨那个名为承诺的东西……

  看着他阴翳的神色,还不及他说话,胡蝶的眼泪已经潸然落下,“好,看不你是不愿意陪我了,又怕我打扰你们,那好,我走!”

  说罢,开门下车。

  却一步步向着路中间走去。

  林墨歌以为她要到马路对面去等车,却不料,她站在路中间一动不动!

  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权简璃呼吸一紧。

  正在这时,两道远光灯从后方直射而来,穿透纷纷扬扬的大雪,照射到了路中间那抹鹅黄色身影上。

  “不好!”

  林墨歌惊呼一声的同时,权简璃已经飞奔至车下,以极快的反应速度,将她拉了回来。

  嗡……

  因为下雪路滑,那辆车根本就来不及停,或许,都没有发现前方站过一个人,擦过二人的衣角,急速驶离。

  林墨歌紧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刚才,真的好险。

  若是晚一秒,胡蝶就已经被撞飞了吧?

  羽寒也吓了一跳,紧紧贴在了妈妈怀里,“妈妈,那个女人怎么了?”

  “没什么宝贝儿,你不用在意。”她在儿子额头温柔的亲吻安慰着,生怕吓到孩子。毕竟,这样的场面,总会给小孩子留下深刻记忆的。

  “不想活了!?”车外传来一声怒吼。

  权简璃愤怒地将胡蝶推进了车里。

  砰!

  重重甩上了车门。

  然后自己坐回驾驶座,心绪未平,漆黑的眸子里,尽是愤怒的焰火。

  “对不起简璃,我以为找到你,就可以和你在一起了。可原来,根本就不是啊……我这副身子,你嫌弃我也是应该的,是我一厢情愿,一直缠着你的。你就让我死了吧……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没有你,我一刻都活不下去啊……”

  胡蝶呜咽的哭着,令人心生怜悯。

  看着她那一身的伤疤,着实惹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