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44章 归隐山林(4)
  第444章归隐山林

  “呜呜……这十三年我是怎么活下来的,如果不是你,我早就了结自己的性命了……简璃,我心里想着你,想要见到你才一次次坚持下来的啊……别人怎么骂我,我都不在乎的……可是,你现在都不想理我了……呜呜,我知道我就是个拖累,你本该有你的生活了,是我不该出现的……都是我的错……”

  最可怕的事,是她历经世间最痛苦的磨难,重新回到心爱男人身边,以为可以和他幸福快乐生活一辈子的时候,他却已经爱上别人了吧?

  就如同漂亮的人鱼公主的故事一样。

  人鱼公主为了嫁给王子,用自己的声音与巫婆做交易,换来了一双可以上岸的腿。

  这双腿每走一步,都是钻心的痛。

  她却咬牙忍了下来。

  因为想到今后的幸福生活,便可以度过一切难关。

  可是,最令她心痛的,却是在找到王子的时候。

  因为王子正牵着另外一位公主的手,举办盛大的婚礼。

  可怜的人鱼公主想要告诉王子,她才是王子该娶的人啊。

  可是,她却没有了声音,说不出话来。

  而王子,早已经忘记了她是谁。

  伤心欲绝之下,人鱼公主再也回不到汪洋的大海,最后,只能幻化成了泡沫,永远消失在了海面上……

  那么,她的最后,也会变成泡沫消失吧?

  或者,变成尘埃中最不起眼的那一粒……

  “够了!”

  权简璃阴沉的低斥了一声,吓得她赶紧闭上了嘴,却依旧在抽噎着。

  而且,眼泪越来越汹涌。

  因为,简璃竟然在那个林墨歌的面前凶她……

  权简璃深呼吸一口,从后视镜里,看了林墨歌一眼。

  那眼里的神色,有愧疚,有愤怒,有惊惧,还有,那么一丝深情和不舍。

  终究,却没有再说什么,再次缓缓发动车子,向前驶去。

  见他没有再掉头,胡蝶眼里闪过一抹得意的神色,也暗自松了口气。

  她今天可是特意堵在路上的,就是为了把简璃带回去,如果简璃不回去的话也没关系,只要她一直跟着简璃就好。

  反正,是绝对不会让简璃跟那个林墨歌单独在一起的。

  不料,他的下一句话,却再次将她刚刚燃起的希望生生毁掉,“一会儿岳勇也会去,你明天一早就跟着他回医院。”

  哐当!

  胡蝶那颗雀跃的心,霎时摔落在了地上。

  “简璃……你还是嫌我碍事对不对……”她咬紧嘴唇,越发楚楚可怜,“既然你嫌我碍事,就让我死了好了,刚才为什么要救我?”

  “……”

  权简璃不吱声。

  目不斜视,继续开着车。

  雪花,似乎更大了。

  “我要下车,你让我下去!你让我死了好了,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停车,我要下去……”

  她疯了一般的哭闹着,忽然伸手要抢权简璃的方向盘。

  “干什么!!!”

  嗤!……

  滴滴!……

  嗤!……

  伴随着权简璃一声怒吼,紧急踩了刹车。

  可是,因为地上的积雪太厚,车子整整转了一周才停下来。

  而从前方车道来的车子恐怕也是吓到了,急速按着喇叭,最后险而又险的,在距离权简璃的车子一米外的地方停住。

  瞬间,两车的灯光对照着,光线越发刺眼。

  也将权简璃那张因为愤怒到极致而扭曲的脸,照得越发清晰。

  “发什么神经?怎么开车的?知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对方车的司机走了下来,愤怒的指责着。

  却被权简璃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不知是看到权简璃的车子太名贵,还是被他的气势吓到了。

  对方又咒骂了几声,转身上车离开。

  “你发的什么疯!?”权简璃愤怒嘶吼着,双眼布满血丝,两道杀气几乎要将面前的女人刺穿!

  胡蝶也吓傻了,眼泪还沾在睫毛上,脸上厚厚的粉底也被两行清泪冲刷,隐隐露了里面细密的伤疤来。

  “我……对……对不起简璃……我没想到……”

  啪!!!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脸上,便被一道清脆的响声打断,脸上,骤然传来一阵辛辣的痛感,耳朵嗡嗡作响。

  林墨歌收回同样酸痛的手,眼里的杀气,丝毫不亚于权简璃的!

  “你没长脑子是不是?知不知道还有孩子!?”林墨歌怒吼一声,气得胸口不断起伏。

  鼻腔一酸,眼泪汹涌落下。

  看着这个嚣张跋扈的人儿忽然哭了,权简璃顿时慌了神。

  刚才她不是还凶巴巴的打了蝶儿么?怎么自己反倒哭了?

  “你要为了男人死就自己去!别拖累别人!你眼里除了这个男人还有没有别人的命!?”

  哽咽着嗓子,愤恨瞪了胡蝶一眼,将吓得脸色发白的儿子紧紧搂在了怀里。

  刚才,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可是,她死了无妨,不能让孩子受到一丁点的伤害啊。

  她以为这个女人自己走到路中间寻死就是极限了,哪里想到,竟然还会有这么一出!

  如果不是权简璃急刹车,如果不是那辆车子及早停下……

  随便哪里出了差错,他们这一车人现在,恐怕早就没了气息!

  “宝贝儿,还好你没事……妈妈对不起你……”

  “妈妈……”羽寒被妈妈这么一抱,才回过神来,眼眶泛泪,“我没事妈妈……”

  “宝贝儿,不怕了啊,不怕……”

  她一遍一遍的吻着儿子,用最大的力气将儿子抱在怀里,一颗心,噗通噗通狂跳,依旧惊魂未定。

  却根本就不知道,她的脸色,比羽寒的脸色还要更惨白上好几分!

  额头的冷汗将发丝都浸湿了,紧紧贴在额前,与眼泪混杂……

  看着那紧紧拥在一起的母子二人,权简璃喉咙一紧,险些窒息。

  刚才那一刻,他是不是,差点就失去了她?……

  胡蝶捂着被打得红肿的半边脸,早已经被林墨歌的气势吓到了,此时才反应过来,泪流满面,“对不起林小姐……对不起……我真的是太冲动了,对不起……”

  见林墨歌不理她,又抓住了权简璃的手臂,“简璃,我不是故意的,你帮帮我,我真的不是有意要伤害羽寒的……”

  “够了!知不知道因为你的私心,险些让这一车人给你陪葬!?”权简璃狠狠将手抽了出来,他也是气愤到了极致。

  若她不是蝶儿,而是随便一个人的话,恐怕此时早就被他掐死了!

  可偏偏,是他欠着命欠着人情欠着承诺又虚弱的蝶儿……

  “对不起简璃,都是我的错,你骂我吧,怎么骂我怎么打我都行,别不要我好不好……”胡蝶哭成了泪人,苦苦哀求。

  根本就顾不得眼泪有没有毁了妆容了。

  她本来不过是想要反抗一下,让简璃留她的。

  却忘记了下雪路滑……

  更没有想到,林墨歌竟然敢动手打她!

  因为车子刚好停在路中间,太过危险。

  权简璃只得将车子发动,沿着路边缓缓向前开。

  林墨歌此时已经擦干了眼泪,却依旧不松开儿子,“停车,我要下去。”

  权简璃脸色一僵,没有动。

  她深吸一口气,不想让嗓音颤抖,“权简璃,麻烦你停下,我要带着儿子回家。你们夫妻二人殉情也好,打闹也罢,我们母子二人没命相陪。”

  一句殉情,刺得权简璃心尖一痛。

  就算是殉情,也是跟你!不会跟别人!他暗自低吼,却没有人能听到……

  “我不准!”他一开口,才发现嗓音已然沙哑。

  刚才那一下,他的担心,绝不比她的少。

  她强自镇定着,放缓了语气,“我会打电话让人来接,你不用担心。我不可能再让儿子跟着你们担惊受怕,随时都有可能再发生危险……”

  “……”权简璃沉默。

  眉头拧成了疙瘩。

  车子缓缓放慢速度,最终于停了下来。

  林墨歌心里一松,以为他答应了。

  便抱紧儿子,准备下车。

  “林小姐,真的对不起……我以后再向你赔罪……”

  砰!

  回应胡蝶的,却是重重的关门声。

  林墨歌紧紧抱着儿子,四周,静谧一片。

  只能听到雪花落在地面的扑簌声。

  还有,她剧烈又不安的心跳声。

  咯吱,咯吱。

  脚下的积雪更厚了。

  还未走出几步,却忽然被一股大力向后扯去,下一秒,重重撞进一个温暖而又结实的怀抱。

  那熟悉的辛辣气息,瞬间将她包裹……

  “权简璃,你要干什么!?”

  她怒吼着,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她反射性便要挣脱出来,他的手臂却如同灌了铁一般,将她的身子紧紧桎梏着。

  “墨儿,不要走。”

  他沙哑的嗓音呢喃着,似是哀求。

  他们能在一起的时间,只剩下短短的六天了啊。

  为什么她就不明白他的心呢?

  哪怕是有其他人跟着,他也想要和她相守在一起啊。

  她深吸一口气,想要推开他,又怕伤到怀里的儿子,“权简璃,如果刚才只有我,哪怕是死了,我都不会有一句怨言。可是现在不同,谁也不能伤了我的孩子!我不会再让我的孩子跟随时可能爆发的人在一起,这样的后果,我承担不起……”

  她的嗓音再次哽咽起来,“你知道么?两年前,在山庄的那一次,我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害怕过……”

  他身子一僵,知道她说的,是因为偷了图纸,被他逼着从四楼跳下来的那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