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46章 归隐山林(6)
  第446章归隐山林

  握住门把手,啪嗒,刚要打开,却忽然感觉身后一阵冷风穿过,下一秒,“呀!你疯了!……”

  惊呼一声,整个人已经被腾空抱起,匆匆向着另一方向走去。

  “原来你喜欢被我抱到床上?”他沙哑动听的嗓音,震得她小脸一红,“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放我下来!”

  说着便挣扎起来,可哪里能从他的怀抱挣脱呢?

  砰!

  权简璃顺手将门反锁,然后将怀里的人儿像丢垃圾一般,重重丢在了床上。

  撞得林墨歌七荤八素。

  还不等她爬起来,他高大颀长的身子已经倾轧而下,那双闪烁着流光的凤眸,几乎要将她看穿。

  “墨儿,难道你不知道,我的春秋大梦就是你么?”

  动听的嗓音,带着淡淡的情欲因子,又如同,夜风吹过山林,荡起层层沙沙的声响一般。

  愉悦入耳,仿佛让人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一般,舒适而惬意。

  这该死的男人,只不过是一句话,就险些击溃了她的心神!

  真是一刻也不能放松啊。

  林墨歌回味着他的话,再迎上这厮那色迷迷的眸子,顿时恍然大悟,他的言下之意,她是他的春秋大梦,那他要做的,不就是她……

  “混蛋!想要发泄兽欲去找你的蝶儿!她不是一个人害怕需要你陪么?老娘可没心思陪你!……”

  她愤怒至极,咬牙切齿。

  明明都带着正牌妻子来了,还来纠缠她做什么?

  她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安抚一下这颗受了惊吓的小心灵啊。

  谁料,他动作一僵,下一秒,却忽然笑了。

  笑得越发猖狂邪魅,令她心底一寒。

  “你吃醋了?”

  吃……醋!?

  “吃你大爷的醋!权简璃你的脸皮怎么比城墙还要厚啊?你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对你情有独钟,都非你不嫁是不是?”

  她气得牙痒痒,看着这混蛋那张嘚瑟的脸,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咬上几口,破了他的相!看看还有没有女人再追着他跑!

  没错,她就是吃醋了。

  那个什么蝶儿,明摆着就是故意要跟着他来的,还说什么出来散心。

  呵呵,大半夜的出来散心?不怕遇到鬼么?

  这话连鬼都不信啊。

  可权简璃就信了。

  不旦信了,还要拉着她一起到这里来。

  既然拉着他的蝶儿了,那还带着她跟孩子们来做什么?

  难道真的要举办一个孩子交接仪式么?

  让那个叫蝶儿的女人把孩子们从她手里接过去?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她发誓,一定会把这混蛋的脸给撕了!

  “墨儿……别再跟我赌气了好不好?你也知道,只剩下最后几天了,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好好的,不好么?你为什么就不能明白我的心呢……”

  他眸光一暗,微微叹息一声。

  他是想珍惜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啊。

  可偏偏,天不遂人愿。

  他爱的女人处处跟他作对,他不爱的,却至死纠缠……

  “赌气?没有啊,我有什么可赌气的?你想多了……”她冷哼一声,别过脸去不想看他。

  这个男人,只要看一眼,便会让她心慌意乱。

  她不想轻易沦陷在他的深情和温柔中。

  她眸子里的倔强,那么明显,他又如何不知道呢?

  叹息着,修长的指尖轻柔抚摸在那细滑的脸颊上,抚过她的眉心,眼角,最后,落在那殷红如玫瑰花苞的樱唇上。

  喉咙忽然间一紧,身体某处的火焰,早已按捺不住,腾然而起。

  漆黑的瞳孔中,闪耀着粉红色瑰丽的焰火,妖艳而暧昧……

  “墨儿,我向你道歉好不好?蝶儿的出现只是个意外,我没有料到她会在路上堵我的……当时那种情况,如果我派人把她送回去,她又会……”

  他轻咬了下唇,没有说出口。

  可是林墨歌明白,若是权简璃今日不带蝶儿来的话,那个女人回去以后,一定又会自寻短见了吧?

  她手腕上的那些疤痕,还有她今天在车子上的举动,都让林墨歌触目惊心。

  从未亲眼见过,一个女人为了留住一个男人,竟然会变得如此疯狂!

  疯狂让令人害怕,令人发寒。

  为了得到一个男人的心,便将其他人的性命置于不顾,这样的爱,太狭隘,也太可怕。

  “你知道她那种情况的,所以,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他戚戚然的目光,看得她心底一软,却又暗自告诉自己,不能被这个男人的花言巧语所骗。

  “生气?呵呵……我有那个资格么?”她忽而冷笑起来,泪光点点,“权简璃,你放过我好不好?既然已经决定要娶她了,也在权老爷子面前发了誓,绝对不会给我名分。又为何要来招惹我?”

  她是真的不明白了。

  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非要让她生不如死,他才满意么?

  “墨儿!……”

  他眼底有着受伤的表情,那句话伤她的同时,也伤他更深啊……

  “你知道我只爱你的墨儿……我只是……迫不得已……”

  原来,有些话想要说出口,会这么难。

  就算是再完美的借口,也终究是借口。

  越解释,便越是说不清楚。

  林墨歌冷笑连连,好一句迫不得已。

  他一句迫不得已,便能将她受到的伤害都弥补了么?就能让她那颗碎掉的心完好如初?

  他的一句道歉,根本不值一提啊……

  已经造成的伤害,根本就没有办法复原。

  而他的解释,不过是想要让她原谅,想要,让他自己的心里,好受一些罢了。

  真是个自私的男人!

  “你爱的,应该是你未来的妻子。所以这三个字,我承受不起……就算是虚情假意,我也承担不起……”她面色冷峻,一如从前的他。

  “墨儿,难道我对你的心在你看来,只是虚情假意?”

  他心里狠狠一痛,难道她就真的不明白么?

  “不然呢?”她手指绞得生疼,却依旧强忍着眼泪,“你与我之间,从来都是假的。你自己都说过,只不过是一场美轮美奂的梦而已。既然是梦,自然是假的。难道你见过梦醒了以后,梦里的东西还在么?所以,以后不要跟说这些没用的话了,我不会信的。我不是不知世事的小女孩儿了,对这些甜言蜜语,没兴趣。”

  喉咙越发干哑,心尖生疼。

  就算是假的,她也愿意相信啊……

  原来爱上一个人,真的可以为了他,低到尘埃里。

  而他的一句甜言蜜语,便会让她快乐到开出花儿来。

  可是,这一切,终究都是假的。

  不切实际。

  若是说在温哥华,在a市的时候,她还可以允许自己暂时沉沦。

  可如今,他的心上人儿就睡在别的房间,她还如何能再让自己相信他的话?再次沉浸在那个只有快乐和幸福的美梦里呢?

  她的话,他无法反驳。

  因为,这就是一个梦。

  一个,只有一个月的,短暂的梦。

  却,将他一生的爱和心意,都付出了……

  他的迟疑,更加令她心寒。

  罢了,既然原本就知道他是这样一个自私的人,又为何还要再抱有幻想呢?

  将他的身子狠狠推起来,沉着脸抽身而出,“已经午夜了,我想先回去休……呀!……呜……”

  刚刚坐直的身子,却被他一个拉扯,重重跌入他怀里。而清冷的唇,就那样毫无防备的被他吸入,被那滚烫的唇,紧紧覆盖……

  “你……呜……”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双手抵在他胸前,想要阻挡这个心急的男人。

  可是,刚才受了那么大的惊吓,哪里还有力气。

  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永远都只是一只可怜兮兮,被扑在身下的小白兔啊。

  “墨儿……我要你时时陪在我身边……一刻都不许离开……”

  他呢喃着,温热的空气喷吐在她耳边,惹得脖子痒痒。

  带她来这里,便是想要跟她逃避外面的一切烦恼,回归自然而已。

  又怎么会浪费了这大好的时光,放她走呢?

  “不……不可能!我……”

  林墨歌愤然反驳,唇却再次被他吞没。滚烫的大舌轻易挑拨着她的心弦,扰乱着她清醒的神智。

  一双大手也没有闲着,轻车熟路将她的衣服剥了下来。

  林墨歌一阵心惊,身上袭来的凉意,让她不由打了个冷颤,原来这混蛋早有预谋!

  中午从a市回来的时候,她穿的便是岳勇送去的黑色套装。

  当时她也没有多想,只考虑了昂贵的价格。没办法,谁让她是个世俗的小人呢。

  眼里自然是只有金钱的。

  可现在才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套套装都是拉链的!连扣子都没有!

  在这混蛋的拉扯下,只轻轻一扯,那套套装便被他熟练扒下!……

  “混蛋!”她恼羞成怒,小脸红成了猪肝色,看在他眼中,却更加妩媚动人。

  “墨儿,我喜欢你骂我时的样子……”他不怒反笑,腰间的浴巾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无踪,那精壮的人鱼线,还有某处昂扬,就那样大剌剌呈现在她眼前,险些晃瞎她的狗眼!……

  啊不,美人眼!……

  她再次奋起反抗,狠狠一口咬在他肩头,那尖锐的痛感,却让他越加兴奋,大手一勾,将她柔若无骨的身子,紧紧贴合在自己身上。

  那一处火热,在她的柔软之上,暧昧摩挲,引来一阵阵战栗……

  “嘶……”璃爷不禁舒服得倒抽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