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50章 归隐山林(10)
  第450章归隐山林

  “妈妈不是说过不许再淘气了么?怎么这么不听话?还把岳勇大叔都弄了一身的雪!”

  “妈妈!……”月儿一看到妈妈,马上咧嘴笑开了,直扑进妈妈怀里,紧紧搂着妈妈的脖子。

  不过身上的雪花却冰得林墨歌缩了一下,将小妮子拉开,跟儿子一起帮她拍着身上的雪。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沾了一身雪?是不是在雪地里打滚了?”

  羽寒紧抿着小嘴,心道,可比打滚严重多了。

  不过,他可不是坑妹妹的,所以并没有说出口。

  “妈妈,月儿想要抓一只兔子送给妈妈……”小妮子嘴巴甜甜的说道。

  “兔子?”林墨歌愣了一下,四下里张望,“哪里有兔子?这么冷的天,连兔子都不出门的。都躲在窝里睡觉呢。”

  “才不是呢!刚才真的有一只兔子喔。而且,月儿马上就要抓到了,却被岳勇大叔给搅合了!”小妮子愤愤不平的告状。

  岳勇那叫一个委屈,可是又不敢反驳。

  说出来,是得罪小小姐。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

  可不说的话,又会激怒璃爷。恐怕现在就能扒了他的皮!

  “岳勇?到底怎么回事?”权简璃语气并不好。

  倒不是因为月儿淘气,而是因为淘气坏了他的大事!他本来打算要跟墨儿继续恩爱,到中午时分才起床呢。

  结果却因为他们的胡闹,让月儿一直分心,他也只能草草了事。

  岳勇看了一眼装可怜的小小姐,只得低声道,“是岳勇疏忽了,没想到林子里的兔子太敏捷,才没能帮小小姐抓住,璃爷,都是岳勇的错,您要怪就怪岳勇好了。”

  月儿偷偷松了口气,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冲岳勇竖起大拇指来。

  看来以后要对岳勇大叔好一点才行呢。

  羽寒依旧坐在一边,面无表情。可是眼底却闪过一丝庆幸,因为那把罪魁祸首的猎枪,现在刚好是在岳勇的手里。

  若是还在月儿手中的话,恐怕这一顿吊打又是免不了的了。

  大家都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的时候,谁料,一道温柔却又带着嘶哑的嗓音传来,“岳勇,你手里拿着的是猎枪么?”

  咯噔!几人心里顿时一紧。

  岳勇下意识将猎枪向身后一藏,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羽寒漂亮的眉头微皱起来,瞥一眼小碎步走出来的女人,脸色没变。

  “岳勇!”权简璃的眉头与羽寒的神同步皱了起来,低吼一声。“怎么还会有猎枪!?”

  “打兔子当然要猎枪了,难道要空手抓嘛?”月儿忍不住出了声,“便宜老爸,你这问题问得好奇怪喔!”

  小妮子看也不看站在后面的胡蝶一眼,与权简璃对视着。

  “月儿!这猎枪又是你搞的鬼是不是?”权简璃脸色发青,小妮子的伪装,被他一秒看破。

  “才……才不是!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月儿搞的鬼了?”月儿把头抬得高高的,像只小斗鸡一般,反正现在猎枪又不在她的手里,她才不会傻到自己去承认呢。

  “璃爷,这枪真的是岳勇……”

  “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拿来这枪的?样子好漂亮呢……”胡蝶又冷不丁插了一句。

  再次给岳勇狠狠一击。

  他若是说对了,倒是可以证明这猎枪是他拿来的。可若是说错了,这个锅,自然便是小小姐背了。

  不得不说,蝶儿小姐的问题,真是够刁钻!

  “好你个丑八怪,我们一家人说话关你什么事?一直站在一边左一句右一句的问,烦不烦啊你!长的丑就不要出来吓人好不好!……”

  月儿气鼓鼓冲着胡蝶便开了口。

  清亮的大眼睛里直喷火。

  本来这件事都快要过去了,这个丑八怪一出来就挑事,不是要害她嘛?

  月儿是谁?才不会受了这窝囊气!

  一句一家人说话,震得胡蝶身子一颤。

  瞬间泪水涟涟,可怜兮兮的看着权简璃,“对不起简璃,我不是有意要问的……我就是……觉得那把猎枪很漂亮而已……”

  “呸!骗谁呢?那么丑的猎枪你还觉得漂亮?原来丑八怪就喜欢丑的东西啊?”月儿再次无情攻击。

  “月儿!!!”权简璃愤怒低吼一声,眼里直冒火星。

  可月儿却偏偏不怕他,小小的身子向前一步,“干嘛!叫老娘什么事?”

  老娘?

  腾……

  权简璃心头的怒火彻底喷发了,大步上前,便要将那小妮子抓起来,“老娘?竟然敢跟你老子说老娘?我看你是皮痒痒了!”

  “权简璃你够了!一大早的发什么疯!?”林墨歌气不打一处来,刚才胡蝶的话她听的清楚,摆明了就是要把事情往月儿身上引啊,难道权简璃就听不出来么?

  看到妈妈在为自己撑腰,月儿一咕噜扑进了妈妈怀里,还冲着权简璃做了个鬼脸,“哼,你才不是我老子!我老子才不会听一个丑八怪巫婆的话打我呢!”

  丑八怪便算了,现在竟然还加上了巫婆。

  尤其是从一个本该天真无邪的孩子口中说出来,让胡蝶更加无地自容。

  眼泪扑簌着落下,身子一软,险些跌坐在地上。

  低声抽噎着。

  “给老子闭嘴!懂不懂什么叫尊敬!?”权简璃再次低吼着,可是语气却比刚才要小了许多。

  看着紧紧搂着女儿的墨儿,如同一只护雏的老鹰一般,让他心头一软。

  忽而想起昨天险些出车祸的事,只要涉及到孩子们,她便会警惕所有吧?

  “哼,尊敬也是尊敬那些该尊敬的人!像你这种为老不尊,有了老婆孩子还在外面养黄鼠狼精养丑八怪巫婆的坏男人,月儿才不要尊敬!”

  月儿冰凉的小脸紧紧贴着妈妈的脸蛋儿,那模样可爱极了。

  可是说出来的话,却一点都不可爱。

  不过这话,说得漂亮!

  林墨歌把小妮子抱到屋檐下的木头床上,一边帮她暖着小手一边道,“月儿,就算有些人为老不尊,又毫不检点,可我们还是该懂礼貌的知道么?我们尊敬他说明我们是有教养有礼貌的好孩子,他人品好不好就不关我们的事了。懂么?”

  月儿听话的点了点头,“恩,知道了妈妈。”

  然后干脆转过头,草草道了一句,“对不起啦便宜老爸……”

  权简璃眉头依旧紧锁着,可是却找不到一句反驳的话。

  “蝶儿小姐,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你别在意……”林墨歌冲着一直抽噎着的胡蝶道了一句。

  “林小姐说哪里的话……我……我怎么会跟一个孩子置气呢。”胡蝶一边抹眼泪一边抽噎,根本就是心口不一。

  气氛一时陷入了尴尬,只能听到胡蝶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月儿大眼睛一瞪,悄声嘀咕着,“真讨厌!哭什么哭!不知道的还以为谁欺负她了呢……”

  “呜呜……不是的月儿,蝶儿阿姨不是那个意思……”胡蝶被月儿这么一说更加忍不住了,干脆哭出声来。

  权简璃下意识的眉心紧蹙,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复杂神色。

  “出了什么事啊?一大早这么热闹?”

  伴随着一道温和的嗓音,一位衣着简朴的妇人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月儿一看到她便从妈妈怀里挣脱,跑了过去,“姑婆,早安!都是这个丑八怪啦……”

  “月儿!”林墨歌怒斥一声,吓得月儿一哆嗦,赶紧闭了嘴。

  奇怪,刚才妈妈还向着她的啊,怎么才一眨眼就变了风向?

  不过还是不说话好了,看来妈妈的心情也不好呢。

  要是再说错话了,说不定只会被妈妈打。

  “小姑,是不是吵到你休息了?都是孩子们太能闹腾了,我会好好管教的。”权简璃嗓音温柔道,看向妇人的时候,眼里是满满的温情。

  而这种目光,让林墨歌心里一惊。

  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权简璃流露出如此温情的眸光!

  如同在看自己最亲最爱的长辈一般,那种放心和安心的感觉,不会错的。

  再想想当初权简璃与苏依柔见面时眼里的恨意,顿时有了一种猜测,难道……这个妇人在权简璃心里,是如同母亲一样的存在?

  胡蝶也因为惊讶而止住了哭泣。

  因为简璃对这个妇人太过尊敬了,让她一时有些讶异。她可从来都不知道,权简璃竟然清空有这么一位长辈!

  妇人摸着月儿的头,笑的温柔,“怎么会呢?我这里啊,太冷清了。你带孩子们过来,我不知道有多开心呢。而且啊,月儿也不认生,跟我很合得来呢……”

  说着,四下里张望了一眼,“对了,羽寒在哪呢?”

  羽寒听到叫自己的名字,便乖巧的走了过去,认认真真的唤了一声,“姑婆!”

  “哎!好乖巧的孩子!简直跟璃儿小时候一模一样呢,连这说话的神情都像!月儿说,你是天下最好的哥哥,果然没错啊。来,让姑婆好好看看……”

  羽寒也扑进了妇人的怀里,被妇人捏了捏小脸蛋,宠溺到不行。

  看着妇人与两个孩子相处融洽,权简璃紧蹙着的眉心,不知何时竟缓缓舒展开来。

  林墨歌也松了口气,她一直担心月儿会给人家惹麻烦来着。

  还好,结果倒没出多大的乱子。

  “对了,这位小姐就是孩子们的妈妈吧?我听简璃常常提起你,果然是温婉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