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55章 尘封的童年(3)
  第455章尘封的童年

  “可小时候啊,是个温柔又有爱心的孩子呢。”一说起这些,小姑便滔滔不绝,“只不过,他的温柔,却没有人发现,最后,只是换来了他大哥的欺负和伤害。”

  说到这里,再次叹息一声,眼神渐渐飘向了远方。

  “那个时候,他因为想要被父母亲注意到,所以很勤奋的用功,再加上本就天资过人,学什么都快。小小的年纪,便得了不少的奖项。可是,就算他再怎么努力学习,也换不来母亲和父亲的一句称赞。父亲依旧无视他,母亲……视他为耻辱……相反的,却引来了大哥的妒忌,总是在没有人的时候欺负他,把他打的遍体鳞伤。可是,他不哭也不闹,好像根本就不把大哥的欺负当一回事……”

  林墨歌心里一痛,不知为何,忽然有些能明白当时权简璃的心思。

  因为他一心只想要得到父亲和母亲的重视,到了痴狂的程度。

  所以其他的一切对他来说,根本就无足轻重了吧?

  只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那个时候的权简璃,根本就是羽寒的翻版啊。还是应该说,羽寒是他的翻版?

  正因为太像了,所以,权简璃才没办法跟羽寒亲近起来是么?

  她也没想到,现在那个窝囊的权希凡,当初竟然还欺负过权简璃。

  怪不得现在,权简璃不会轻易原谅他呢。原来是怨恨颇深……

  权简璃这记仇的性子,便是从那个时候培养起来的吧?

  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那个时候的他,没有能力跟大哥斗,所以才会忍气吞声,直到长大后,他有了足够的能力,才将老大一家彻底击垮……

  细想起来,这个男人的心思和忍耐力,着实令人望而生畏。

  “没想到当初的他,竟也是个乖巧的孩子。”林墨歌忽而微微叹息一声。

  虽然她不懂当初的权简璃,却懂现在的羽寒。

  一个孩子尚且要承受那么多,说到底,都是大人的错。

  “是啊,那样的景况一直持续着,璃儿身上的弦啊,绷得太紧了……”小姑的目光慈爱的落在月儿身上,继续回忆着,“那个时候的我,根本顾不得照顾他。因为在那个家里,如果不能给家族带来利益,便根本说不上话。”

  “是利益联姻么?”林墨歌淡淡问道。

  因为当初权老爷子想让权简璃娶安佳倩的时候,便是如此。

  后来任由着权简璃胡闹,将安佳倩推给羽晨,也是因为利益。

  “呵呵……或许生在富贵人家,皆是如此吧?人人都羡慕我含着金汤匙出生,却不知道,我其实可怜到连自己的爱情和婚姻都没的选啊……”

  小姑叹息着,“那一年,我遇到了相爱的男人,却是个一无所有的少年。为了他,我与家里反目,逃到这个渺无人烟的山林中,想要做一对神仙眷侣。可是依旧心系着璃儿,害怕他会出什么事……直到……”

  说到这里,她忽然眼泛泪花。似乎那一幕,那个场景,如今想来,依旧觉得可怕,“那是一个雨夜,璃儿满身是身的跑来,让我救他。我记得清清楚楚,他的手紧紧捂着脖子,上衣全都被血浸染了,就连那张小脸儿上,也都是血红一片……

  我不知道那么小的他,是如何跑到这里来的,因为当时我也被吓坏了……因为他失血过多,伤得很重。却不让我送他去医院。说就算是死在这里,也不愿意让权家的人发现,不愿意再回那个家……

  我没有办法,只能去买了药来,尽可能的照顾他。说来也怪,他的伤口恢复的很好,而且那孩子本就听话,根本不用我说,便懂得自己安安静静待着养伤……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他的亲生母亲,对他下的手,说要带着他一起解脱……”

  林墨歌的神情,也越发严肃起来。

  这件事,权简璃告诉过她。告诉过她脖子上的那道伤疤的来历。只是,她没有想到,这段故事,竟会如此可悲。

  “可他父亲不是救了他么?为何他还不愿意回权家?毕竟在那里,能得到最好的治疗。”

  小姑惊讶看着她,眼里闪过一抹诧异。

  不过马上,又恢复了方才的动容,“原来璃儿都告诉你了……我也不知道,璃儿当初为何不愿意回去,或许是害怕再见到母亲吧,又或许,是触景生情。说来也怪,当时的权家,竟然没有派人出来找他,而他就一直躲在我这里,住了有一年之久……”

  “那段时间,可以说是他童年中最平静的时光了……整天安安静静的待着,不再为了讨好谁,而勉强自己学一些不喜欢学的东西。也不用再看谁的眼色生活,只需要晒晒太阳,散散步,与林间的小动物们一起游戏……”

  小姑的眸眼中,依旧水雾迷蒙,看的出来,她对权简璃是真心疼爱的。

  “亲眼看着一个阴翳的孩子变得开朗,是很幸福的事。那段日子里,他只是一个善良乖巧的好孩子,与这山林几乎融为了一体般,淳朴,快乐。”

  林墨歌似乎也被小姑的故事感染了,竟然能想象到那个时候的权简璃的模样。

  脖子上缠着纱布的孩子,第一次到这种没有人烟的山林里,渐渐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与草木为伴,伴着鸟鸣声起床,伴着夜风吹拂林间的沙沙声入眠。

  听来,倒是惬意至极的生活呢。

  怪不得权简璃对她说,归隐山林,是他的梦想。

  原来,是小时候的那一段生活,给了他心灵的宁静,也让他爱上了这个地方。

  “如果当初他一直留在这里的话,现在说不定就是个性子淳朴善良的人了……”她忍不住苦涩一笑。

  那样的话,就不会有后来的相遇,也不会有这么多纠葛。

  或许有缘相识的话,倒也能做个相知的朋友。而不像现在这样,只能相爱相杀,彼此伤害。

  小姑呵呵一笑,“是啊,我原本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天意难测,人心……更难测啊。那孩子从心就有常人难有之心性,所以当有一天他告诉我要回去的时候,我并没有感到惊讶。因为我知道,璃儿终究还是要正面面对的,逃避,不是他的性格。可我现在一直后悔,如果那个时候拦住他,或许,就不会再有后来的悲剧了啊……”

  “后来……发生了什么?”林墨歌小心翼翼问道。

  她下意识觉得权简璃性子的转变,跟后来发生的事,也有很大关联。

  小姑的神情渐渐变得伤感,却还是讲了下去,“他走的时候曾经告诉过我,如果,他能活下来,便不会再来看我。只是每年,都会差人来告诉我他的近况。可若是,他活不了,就算变成了魂魄,也会回到这里……因为这里是他魂归的地方……”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果然是权简璃的性子,连离别,都会说得如此决绝。

  可如此却更加令人心寒,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回那个家的啊!

  怪不得,哪怕权老爷子救过他,他们父子间的感情,依旧不好。

  怪不得,他不愿意回权家老宅。

  或许那个家对他来说,不过是个如地狱般的牢笼吧?

  “当时我很怕,却又阻拦不住,只能随着他去了。后来,差不多隔了有两个月之久……他差人传来消息,说他还活着。我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可也更加担心了。如果说他活着,那是不是说明,他的亲生母亲出了状况?后来,果然如我所想。听说他的母亲被人砍断了一条腿,最后死在了悬崖下。至于凶手是谁,最后也一直都没有定论……再后来,璃儿便出了国去留学,一个人远在他乡,只有隔些日子,给我些消息……”

  说着说着,小姑的眼泪潸然落下,别过脸去,偷偷擦拭着,“我知道那几年的璃儿一定很难熬吧?可他从来都没有抱怨过一声,也没有主动跟我联系过一次,向我诉苦。我知道,他是打碎牙往肚子里咽,在狠狠的逼自己。

  而后来的事,也与我意料的一般。他留学归来,便一举入主了权氏,将老大一家逼到了国外,渐渐地掌握了权家的大权……现在的他,看起来风光无限,可只不过是在报仇罢了……他根本就没有从童年的阴影里走出来啊……”

  “小姑……”林墨歌有些不忍,权简璃的过去,比她想象的还要更加悲剧。

  而她,既已知道了他的那些凄凉过往,心里便带着心疼了。哪怕,他再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她也没办法再恨他。

  说到底,他不过是个想保护自己的孩子罢了。

  并没有错。

  错的,是当初那两个狠心的家人。

  或者说,是权老爷子。

  若不是权老爷子贪恋苏依柔的美色,生生将她和项傲阳拆散,还强迫着娶她进门,甚至在她怀孕的时候,将她像动物一样绑起来。

  便不会有后来的这些恩怨。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皆是权老爷子啊。

  只不过,现在权老爷子躺在医院里,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苟延残喘,倒也算是因果循环了。

  只是,苏依柔并没有死,这一点,她并不打算告诉小姑。

  毕竟,权简璃不愿意她再提起苏依柔。

  而且,那些事,早已经成为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