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57章 尘封的童年(5)
  第457章尘封的童年

  “没事的,妈妈已经泡好了。我们一起回去吧!”林墨歌看着懂事的儿子,心里甜滋滋的。

  儿子知道她这些天一直在照顾着母亲,所以才会说出这么贴心的话来吧?

  谁料,小姑也开了口,“是啊墨儿,羽寒这么担心你,你就多在这里泡泡吧。好好放松一下,等我做好了午饭再回来也不迟……”

  “真的不用了小姑,我回去帮您一起做。”林墨歌笑着拒绝。

  毕竟两个孩子给人家添了不少的麻烦,她这个做妈妈的,总要帮着分担一些才行啊。

  怎么可能她在这里享受,却让人家一个老人去忙碌呢?

  她真的于心不忍。

  “好啦,你就乖乖留在这里吧。小姑这身子骨啊,还利落着呢!你啊,别让孩子们担心,啊……”

  小姑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安心。

  便带着月儿和羽寒要走。

  因为小姑的好意,她不忍拒绝,便没有再固执下去。

  这些日子,她也真的是有些疲倦了。

  刚才跟小姑说了那么多话,心里也越加焦躁,倒是忘记了还要放松。

  留她一个人在这里也好,安安静静的,倒也惬意非常。

  两个孩子跟着小姑回去了,四周瞬间静谧下来,只有风吹过林子的底浅呼啸声。

  野林,白雪,温泉。

  果真是个绝妙的好地方呢。

  若是将来有一天,她也可以带着孩子们,在这里归隐,不再理会外界的纷杂事物,该有多好?

  这种日子,真的是连神仙都不用羡慕了呢。

  闭上眼睛,细心感受着周围的一切,似乎能听到每一片雪花的欢欣雀跃。

  就连那偶尔吹过的凌冽寒风,也变得舒适极了。

  渐渐地,她竟放空了心灵,与这美妙的大自然融为了一体,任由思绪放空,灵魂安然飘荡……

  哗啦!……

  身边忽然传来重物入水的声音,吓得她赶紧睁开了眼睛。

  第一反应便是有什么小动物闯入了。

  可是,眼前那张俊美的容颜,却让她小心肝噗通一下失了控。

  “你……你……你想干什么?”

  他不是跟着小姑一起回去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权简璃对她的反应很不满意,凤眸轻佻,“我身上有伤,这温泉对伤口愈合很有效果,如此而已。怎么,难道你想让我干什么?”

  “呸!那你就自己好好养伤吧,我这个闲人就不打扰了。”林墨歌狠啐一口,便要爬上岸。

  却不料,“墨儿,我想让你陪我。这荒郊野岭的,我害怕……”

  那柔弱的嗓音,如同酿好的蜂蜜酒般,甘甜诱人。

  不费吹灰之力,便攻破了她的心防。

  看着他那可怜兮兮的表情,林墨歌额头直冒黑线。

  这厮竟然跟她说害怕?

  还真是演得一手好戏啊。

  那她是不是该配合他演出一下?

  明明这厮就算是来头野狼都不会眨一下眼的,竟然跟她装柔弱!?

  小姑说的没错啊,这厮真的变了。

  岂止是变了,简直就是脱胎换骨,等同重生好么?

  现在这模样,倒是跟淘气的月儿有一拼了。

  难道真的是生活在一起久了,连傻都相互传染了么?

  “害怕的话让你的蝶儿来陪你好了,她的身体也那么柔弱,刚才可以与你一起……”林墨歌漫不经心的说着,伸手将衣服拿了过来。

  却是意外的,没有听到任何反驳的话语。

  黛眉微微一蹙,似乎这并不像是权简璃的作风啊。这厮不是只要她一提蝶儿,便要抢着解释的么?

  怎么今日,反应如此怪异?

  回头,一眼瞥见权简璃不自在的表情,心头忽而明朗起来。

  “对不起墨儿,我……”

  他一开口,再加上那纠结的表情,她便会了意。

  “不必跟我道歉,原本你也并不欠我的。她既是你未来的妻,自然应该陪在你身边的。我只不过是个外人而已,你又何须与我解释?”

  反正本来她也没有抱什么期待。

  如果他能轻易地拒绝那个女人的话,昨天晚上就不会把她也带来了。

  更何况以那个女人的本事,不想走的话,恐怕权简璃根本就拿她没有办法吧?

  只是,她真的很担心孩子们。

  “墨儿,你心里不痛快就向我发泄好了,是我没有兑现对你的承诺……”权简璃紧蹙着眉心,将头垂得低低的,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承诺?呵呵……”林墨歌忽而觉得好笑。

  到底承诺对他来说,算什么?

  如果重要的话,为何对她的承诺,从来都不曾实现过?

  可若是不重要,为何只是因为一句承诺,他便等了十几年,那个女人变成如今这副模样回来,他依旧要娶她为妻?

  说到底,他的承诺,不过是因人而异罢了。

  他爱的人,就算是一件小事,他也会记一辈子。

  不相干的人,哪怕承诺得再郑重,却也是转身便忘记了。

  “只要交易期限结束后,你还一个孩子给我,便足够了。”林墨歌心头阵阵苦涩。

  她能要的,就只有孩子们了。

  他脸色兀然一沉,只要一提到交易期限,心口某个地方,便会异常空洞。

  似乎在那里,有一个小小的沙漏。

  随着期限的结束,他的生命,也会一起随之消失……

  “可我也说过,这一个月内,你必须竭尽所能,扮演一个好妻子。可现在,连陪着丈夫一起泡温泉都不愿意么?”他的语气忽然强硬起来,漆黑的眼底,是谁都看不懂的神情,“在交易期限结束之前,若是你做得令我不满意,我随时可以宣布这个交易无效。”

  “权简璃!你卑鄙!”

  她咬牙切齿。

  这些话,这混蛋根本就没有说过!

  “呵呵……”

  他冷冷笑着,伸手,抚摸上她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的小脸,“墨儿,我卑鄙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难道你还不清楚么?”

  现在,也只有用这种办法,才能把她吓住了吧?

  林墨歌气得拳头紧握,恨不得狠狠将这混蛋按到水下淹死才好!

  不过在淹死他之前,她就先被溺亡了吧?

  她眼中的愤怒,让他有些于心不忍,渐渐放柔了嗓音,“宝贝儿,只剩下这几天了,再坚持一下,就可以得到一个孩子。你总不会在这个时候前功尽弃吧?”

  “权简璃!!!”

  “叫老公……或者,亲爱的……”他的嗓音越发轻佻。

  “休想!”

  林墨歌已经气到怒火攻心了。

  偏偏这厮却存心要在她的火气上浇油!

  “你确定?”他长臂一勾,将她禁锢在了怀里。

  某处昂扬,紧紧贴合在她小腹上。惹得她小脸通红发烫。

  “放手!”林墨歌气鼓鼓瞪着他,“你不是要养伤么?我陪你养好了!最好泡得你全身腐烂发霉才好!”

  “呵呵……”

  这厮竟然又笑了!

  就算这副嘴脸实在可恶,可是不得不承认,这厮的笑声简直是有魔力啊!

  真想把这声音存下来,当成是闹铃啊。

  可是,林墨歌脑补了一下迷蒙中被他的笑声响醒的场景,嘶……不由打了个寒颤。

  果然有些事情只能想象啊,一旦做出来,恐怕会吓死人的。

  “在想什么?”比蜂蜜还要甜腻的嗓音在她耳边传来,险些将她那颗晃动着心溺亡,“墨儿,跟我在一起,还要分心么?”

  他是真的伤心啊,明明就有他这盛世美颜放在眼前,这女人竟然还敢走神想别的?

  简直就是对他极大的不尊重!

  有时候,他还真想撬开这个小女人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

  如果被他发现装了其他的男人,一定不会轻易饶了她!

  看着他认真的表情,林墨歌忽然来了兴致,嫣然一笑,如同林中的仙子一般,美艳不可方物。惊得权简璃眼睛都直了。

  顿时只觉喉咙干哑,体内一股无名火乱蹿。

  这小女人简直就是妖物啊妖物。

  明明要了她一个晚上一个早上,却还是觉得不够!

  恨不能一直跟她黏在一起,一分一秒都不分离才好!

  林墨歌哪里知道他的脑袋里在想这些黄色废料,黛眉一挑道,“我在想,要是也能跟小姑一样,嫁给爱情,与心爱的男人生活在这里,该有多美好……”

  嫁给爱情,不正是她心底最期待的么?

  她从不看重名利,只想得到一份纯洁的爱情,一个相守到白头的爱人而已。

  如此简单的要求,为什么,却偏偏如此艰难?

  难道世间那些嫁给爱情的女人,都是前生修来的正果么?

  那么,她的前生,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

  所以这辈子,才会走得如此艰辛刻苦?

  “宝贝儿,我就是你的爱情啊……”他忽而吻上了她的唇,那样难舍难分,难以放手。

  “才……才不是!”林墨歌费力的挣扎开来,远远的靠到了另一边的石头上。

  冰冷的石头,让她滚烫的身体稍稍舒服了一些。

  “你是蝶儿的爱情,并不是我的。如果真要说跟我有什么关系的话,也该是孽缘!”林墨歌说得笃定。

  因为嫁给他的人,不是她,是胡蝶。

  “而我的爱情嘛,在别处……”她眼波流转。

  权简璃只觉怀里一空,心里也空落落的,越发口干舌燥了,“狗屁的爱情!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直到如今,他才知道,当初莫易云告诉他那一套爱情理论,简直就是简单粗暴的真理啊。

  只是,他明白的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