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58章 尘封的童年(6)
  第458章尘封的童年

  已经没有资格,再跟她谈什么爱情了。

  所以,他现在能做的,只有牢牢的抓紧她而已……

  林墨歌狠狠瞪了他一眼,这男人是疯了才会说这种话吧?

  她才懒得理他呢,有时间在这里跟他耗,倒不如回去照顾着孩子们来的更实际些。免得那个蝶儿再发什么疯,对孩子们不利!

  阴沉着脸,看也不看权简璃一眼,便经过他身边想要出去。

  可是,却也不想被他看到自己害羞的模样。

  “你……你转过身去!”

  “不转。”他拒绝的干脆。

  “混蛋!”林墨歌气不打一处来。

  权简璃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看着她,懒散靠在岩石上,两只手臂搭在外面,那眼里的得意劲似乎在说着,反正爷早就已经看过了,还害羞个什么劲?

  深吸一口气,罢了,看就看好了。

  真如他所想,反正该被看的早就看过了。她也没有什么好掩饰的了。

  丢一下人总比在这里继续煎熬得强。

  这么一打算,便咬紧牙关,背对着他便站起了身子。

  那玲珑的酮体在微醺的雾气中,绽放出最最婀娜的美妙。在权简璃心头,有两朵并蒂莲徐徐盛开,美艳绝伦。

  眼里,顿时腾出妖娆的火光来,如同见美味猎物的狮子,哪里肯让猎物在眼前溜走?

  “嘶……好痛……”

  一声痛苦的嗓音,让林墨歌动作一僵,下意识回头看了他一眼。

  却见权简璃面色扭曲的蜷缩着身子,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啊,痛……不知道这么下去,会不会一个人孤零零的死在这里……”权简璃依旧面色悲恸,却是故作轻松一般,紧咬着牙关道,“墨儿,你回去看孩子们吧,不用管我。”

  林墨歌撇撇嘴,暗道,本来也没打算管你啊。

  那么浮夸的表情,一看便知道是装的了。

  她早就被月儿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好么,这点小把戏如何能瞒得住她?

  冷哼一声,轻蔑的瞥他一眼,拿了放在一边的毛巾包住身子,悠悠然的拧干头发上的水。

  一个举手投足,看在某人眼中,都是最美好的样子,风情万种唯有她一人。

  虽然看呆了,却依旧不忘记自己的目的,“啊!……我的手……”

  “墨儿,医生是不是说过,不能碰水的?”他哑着嗓音问道。

  林墨歌黛眉微挑,他手上的伤,确实有些严重。

  后背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可是手臂上的却是新伤。

  根本就还没有愈合。

  自然是不能碰水的。

  不想理他,却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便见他正抱着手臂愁眉苦脸。

  那可怜巴巴的模样,着实让人心疼。

  谁能想到,那个在人前呼风唤雨的权家二少,只是个脆弱到浑身是伤的孩子呢?

  脖颈上那道伤疤,恢复的很好。只有一个浅浅的疤痕。

  若不是仔细看的话,根本不会发现。

  可是,外表虽然已经愈合,内里,却依旧在慢慢腐烂着。

  一寸一寸向里腐烂着,总有一天,会腐烂到心脏,连同骨髓一起,彻底的毁灭吧……

  “墨儿……我的纱布开了……”

  他再次开了口,这次的借口倒是不错。

  林墨歌微微叹息一声,终究是没办法视而不见。

  裹着浴巾走了过去。

  有些粗鲁的帮他重新将纱布绑好。

  “回去记得换药。”她面无表情道。

  “我要你帮我换……嘶!……痛,痛……”刚才还傲娇的话,顿时被倒丑冷气的声音代替。

  林墨歌正在粗暴的重新帮他包扎着,眼皮都懒得抬,“活该!知道受伤了还色胆包天,疼了让你好好长长记性!”

  他曾经对她说过的话,现在,原封不动的还给他。

  “墨儿……”

  权简璃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目光一刻都舍不得移开。

  那张娇俏的小脸,如蒲扇般的睫毛微垂着,樱桃般的小嘴微微嘟起来,却让人想要狠狠咬上一口。

  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肌肤却依旧紧致有弹性,原本细腻的洁白,被温泉水泡得久了,便透出自然的粉嫩来。

  只看着,便觉可口。

  “墨儿,还记不记得爱琴海?”他忽然间深情道。

  沙哑的嗓音,自然便将她引入到两年前的记忆中去了。

  她被绑在十字架上叫卖,眼看就要沉入海底之时,这个男人,如天神一般降临,一步一步,向着她走来。

  将她从溺亡的边缘拯救。

  在那条摇摇晃晃的快艇上,他那么温柔的要了她,一次,又一次。

  她还记得,那里的落日,是她此生看过的最唯美最震撼灵魂的落日。只看过一次,便永生都不会忘记……

  两年前的记忆,却如此清晰的刻在了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如今想起,也恍惚如昨日一般……

  也就是那一场仲夏夜的梦里,她为了他,深深沉沦,纯论到,不可自拔。

  那一次,是他为她造的一场梦吧?

  那么这次的梦,算是她还了他的。

  “恩,那片海,真的很美。”她呢喃着,目光也柔软了下来。

  不得不承认,爱琴海,是最适合寻觅爱情的地方。

  似乎只是站在那里,心,便已经被浪漫同化了。

  变得不那么尖锐,恍如置身于梦中一般。

  或许正因为这种神秘的力量,所以才会吸引着那么多的情侣前往吧?

  “那我们以后再去好不好?你不是说了,想带着孩子们一起去么?我们一家四口去……”他像哄着孩子一般,投下了淬着毒液的诱饵。

  偏偏,她无法拒绝。

  “那么美的地方,真的想让孩子们也去看看。”她就那样认真的看着他,清透的眸子里,单纯干净到令人心慌。

  可是,她却不信他的话了。

  一家四口是么?

  交易的期限一到,她便会要回一个孩子,然后,带着孩子与小星星住在一起。

  又岂会继续与他纠缠?

  而且,现在根本就不是一家四口,而是五口了啊……

  “那我马上让岳勇去安排好不好?”他眼里尽是兴奋的光。似乎她现在就算是要到月球上去,他也会奉陪。

  只是,她却没有了那份冒险的心。

  微微摇头,如玻璃球般澄明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疲惫,被他抓个正着。

  “妈妈还在医院里躺着,我又如何能有心情去玩乐?”

  “墨儿,你放心,我一定会找最好的医生为她医治……所以,你不必再担心……知不知道你这样,我有多心疼?”

  他温热的大掌抬起,亲昵将她耳边的碎发掖至耳后,轻捧着那娇俏的脸颊,喉咙一干。

  她澄明的眸子,就那样猝不及防跌入他眼底的暗流中,被悄然淹没……

  俯身,吻了上去。

  缠绵,温柔,甜蜜。

  似乎,还有一种时光静好的味道。

  这个男人的吻,永远带着一种魔力,让她无力抗拒。

  不得不承认,在身体的契合和欢爱上,他,独一无二。

  可也因为,他是他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一个吧?

  于她来说,他便是那淬了毒液的罂粟,只一沾染,便再也无法逃离。

  而她于他,却是另一种瘾。

  染上了,此生都难以戒掉。

  离了她,生不如死。

  与她相守着,便如同另一处自己新生,这种天差地别,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找不到原因……

  “墨儿,知不知道我为何喜欢希腊?因为那里有你……”

  他自问自答。

  “是你肆意闯进我的世界,便没那么容易再离开……我不会放开手的……”

  “墨儿,如果有一天我一无所有,我希望只有你还陪在我身边……”

  “墨儿,原来爱情的滋味是苦涩的啊,甜中带苦,却让人甘之如饴。”

  “墨儿,我爱你……”

  “墨儿……”

  “墨儿……”

  林墨歌已经分不清楚,他到底唤了她多少次,要了她多少次。

  只知道,她的神智越来越微弱,头脑中一片晕眩。

  或许,是体力不支。

  又或许,是在温泉里泡了太久,有些缺氧了吧。

  只知道这个男人的体力着实可怕。

  只知道,她在迷蒙中,咬着他的耳朵呢喃着,“权简璃,在希腊,是你为我造了一场仲夏夜的梦。那么这一个月,便是我为你造一场瑰丽的梦……从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可好?……”

  希望从此以后,她与他,只不过是孩子们的妈妈和爸爸。

  除此之外,再无关联。

  他娶他的妻,她过她的逍遥。

  彼此对各自的生活,都无权干涉。

  强撑着精神,想要听他的回答,却还是在那温热的水中,在他的一波又一波冲击下,渐渐昏迷了过去……

  紧紧桎梏着瘫软在怀中的人儿,释放了最后一次自我。

  这才心疼的,在她唇边额头,印上深情的吻。

  拂开她额头的碎发,这玲珑的人儿,为何如此让人爱不释手?

  “墨儿,你说的两不相欠,我永远不会应允。此生,我都不会放你离开……就算是你恨我也好,怨我也罢,我都会想尽一切办法,留你在身边……原谅我的自私,谁让我爱你爱到无法自拔……”

  两年前,是他太傻了。

  以为得到孩子,就能得到她。却不料,她的倔强,根本不屑于向他屈服,所以,才会一声不响的离开。

  说到底,是他的愚蠢逼走了她。

  这一次,终于等到她回来。

  他绝对不会再犯从前的错误。

  不会再给她任何可以离开的理由和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