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60章 尘封的童年(8)
  第460章尘封的童年

  金色的余晖,将整个林间的积雪全都染上了一层金黄,明媚到耀眼……

  因为早餐午餐都是小姑一个人忙碌着做的。

  所以林墨歌便想尽一份力,帮着做晚餐。

  见他们玩得开心,自顾自进了餐厅。

  厨房里什么都有,尽是一些新鲜的食材。

  林墨歌系上围裙,将袖子高高挽起,便将需要的食材一一摆放出来,准备简单做些吃的。

  外面闹哄哄的,可是厨房里,却是安静的很。

  锅子上的水咕嘟咕嘟的响着,洗菜切菜一气呵气,只一会儿,便传出香喷喷的味道来。

  “好香。”身后忽然传来柔情的嗓音,一双大手就那样猝不及防的从她手臂下穿过,紧紧拥住了那纤细的腰肢。

  “呀!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吓人!记不住是么?”林墨歌懊恼着,手里的菜刀在他眼前挥了挥,满满的威胁。

  “墨儿,我饿了……”他却根本就不回答她的话,像小猫儿一般在她脖颈间蹭啊蹭的,蹭得人全身的痒痒肉都冒了出来。

  “饿了就坐一边等着,菜马上就好了。”她也懒得理他,继续切着菜。

  可是被这厮这么抱着,真的很不方便啊。

  “我要吃的可不是菜……”他一个劲冲着她耳朵吹气,羞的林墨歌小脸通红。

  回头恶狠狠瞪了他一眼,“想吃什么自己做!老娘还不伺候呢!”

  自己要做好几个人的饭菜就已经够累了,他不帮忙倒也罢了,竟然还在这里挑三拣四的,简直过分!

  他却将她拥得更紧了些,轻佻在她颈间舔舐,“这话可是你说的,那爷就不客气了……”

  “权简璃!”

  林墨歌强撑着酥软的身子,手拿菜刀直挥舞,恨不得把这混蛋的爪子给剁了!

  “你这样会肾虚的知道么?还是你……吃药了?”

  要不然怎么会这么有精神?

  晚上如此,早上如此,方才在温泉里又是如此。

  天,她真的不知道这男人的体力尽头在哪里了。

  可,话一说出口,自己先羞红了脸。

  果然,她的话正中了某人下怀,“原来墨儿是在担心我?不过……爷的的肾好着呢,要不要再来试试?”

  说话间一双大掌已经向上游移,隔着衣料在那弹性十足之处狠狠捏了一把,任凭她如何扭捏都挣脱不出。

  “放手啦,你这样会妨碍我做饭,孩子们都饿了……”她小脸通红发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无论说什么,都会被这厮利用来取笑她。

  “饿一顿无妨。还是爷的正事要紧……”权简璃却越发放肆,用身子将她抵在案台上,那某处的火热,让人越发羞燥。

  “你……呜……”

  不及她再多说什么,被他狠狠吻了上去,将反抗的话悉数吞没。

  刚刚分开的身子,再次紧紧贴合。

  锅子里的烫,咕嘟咕嘟冒着热气。

  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与那缱绻的暧昧气氛合二为一,越发让人心动……

  “啊!……”

  身后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吓得二人身子一颤,下意识便同时回头看去。

  胡蝶泪眼婆娑站在餐厅门口,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那双哀怨悲凉的眸子里,映着两个拥在一起缠绵拥吻的男女,心,狠狠碎了一地。

  权简璃眉头一皱,却并没有松开怀里的人儿。

  “蝶儿小姐……那个……”林墨歌支吾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却见权简璃只呆呆的站着发愣,似乎并没有解释的样子,心里不由跟着着急上火。

  “呜呜……抱歉,我……我不是有意要……打扰你们的,对不起……”

  胡蝶哪里肯听她的话,抽噎着丢下一句话,转身便向着外面跑去。

  “蝶儿小姐……”

  林墨歌心里一阵慌乱,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喂,你快去追啊,她身子那么弱,万一跑到林子里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追到了又能如何?”权简璃淡淡的说着,眉心依旧紧蹙。

  却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也没动。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可就是,不想去追。

  甚至想着,若能就这样结束,岂不更好……

  他真的是太疲倦了……

  “你!哎!……”

  林墨歌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亲自追了出去。

  虽然她对胡蝶已经没什么好感了,可是也不想她出什么事。

  否则的话,她心里会更加过意不去的。

  况且,这事是因为她而起,若是胡蝶再情绪不稳了,恐怕会闹出大事来的。

  刚出餐厅,便听到外面传来凄厉的哭喊声,“你放开我,放开我……呜呜……让我去死吧,死了一了百了……呜呜……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我,我就是个累赘……”

  “蝶儿小姐,请您冷静点!”岳勇满头大汗的劝阻着。

  “岳勇,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们都是一伙的……呜呜……你们都在骗我啊……”

  胡蝶泣不成声,身子瘫软在岳勇怀里。

  虽然她一早就知道,这些日子,简璃都与林墨歌在一起的。

  可是,知道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一回事。

  原来,她根本做不到那么大度啊。

  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拥吻别的女人,没有哪个女人能够接受的了的……

  更何况这个男人,曾经三番五次为了另一个女人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来,她心里早就有了怨念了啊。

  原本以为,简璃答应过要娶她了,便会对她一人忠心。

  就算不是完全的忠心,可至少,不要在她面前。

  可现在才发现,简璃根本从未顾忌过她啊,否则,又怎么会带着那个女人和孩子,如此明目张胆的来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

  她的心好痛,真的好痛啊……

  为什么想要得到一个人的心,就这么难?

  明明是她先遇到简璃的,是她与简璃先有的婚约啊……

  为何,简璃的心,却给了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除了为简璃生过一双儿女外,有哪一点能比得上她?

  她与简璃才是最应该在一起的不是么?

  她也可以给简璃生孩子的啊……为了简璃,她什么都可以做的,为什么简璃偏偏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蝶儿小姐,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林墨歌孤零零站在她身后,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连现在说出来的话,也只是一阵阵心虚。

  她与权简璃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都做了。

  还要虚情假意跟人家说,我们之间的绝对清白的么?

  这种话,她可说不出口。

  而交易的事,她更是没有办法说出来,毕竟事关一个孩子,她一定要保密的。

  如此一想,便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怪不得,权简璃没有追出来,恐怕他一早就想到这个结果了吧?

  心里暗自把权简璃骂了好几遍,都怪那个混蛋!若不是他的话,事情又怎么会闹到这种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不要说了……你不要说了,我不想听……你们都在骗我,我才是那个多余的外人……”胡蝶哭得更加凄凉,满脸的泪痕,将脸上厚厚的粉底都冲刷了下去,露出密密麻麻的细小疤痕,看着着实可怕。

  “抱歉蝶儿小姐……”林墨歌低声呢喃着。

  心底同样苦涩无味。

  胡蝶现在的模样,便是她今后的样子吧?

  因为一个月过后,胡蝶便会成了权简璃的新娘,与他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从此以后,便只有幸福快乐的日子。

  可是她呢?

  真的可以眼睁睁看着权简璃娶别的女人而无所谓么?

  其实,她根本就没有那么洒脱。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她还是想要逃跑的吧?

  因为他的幸福,只会衬托的她更加落魄。

  岳勇不安的扶着蝶儿小姐,再看看面色复杂的林小姐,心里暗自叹息一声。璃爷种下的情债,到底要怎么还啊?

  他还真是为璃爷担心呢……

  怀里的人儿原本哭的撕心裂肺,不知何时,忽然没了音。

  岳勇细细一查,才知她是哭晕了过去。

  “璃爷……蝶儿小姐晕过去了,要不然岳勇先送蝶儿小姐回医院……?”

  权简璃修长的身影站在餐厅外的雪地上,如同来自天界的神一般,神圣不可侵犯。

  紧蹙着的眉心,便一直没有再舒展。

  与林墨歌对视一眼,眼底的为难和疲惫,那样清晰。

  “先送她回房休息吧,照顾好了。”

  “是璃爷!”岳勇点头应着,将怀里的人儿横抱起来,匆匆向房间走去。璃爷说的好好照顾,自然便是让他看着别出了什么事。

  因为上一次在医院发生的事,直到现在,还记忆尤新。

  别说璃爷怕了,连他都怕了。

  见识过许多真刀真枪的大场面,却从未见过一个女人,用那么锋利的尖刀伤害自己的。

  不得不说,蝶儿小姐确实是抓准了璃爷的弱点,可也触动了璃爷心底的底线。

  或许一次两次,会让璃爷处处小心翼翼,对她呵护备至。

  可是时间久了呢?

  就算是鲜血见得多了,也会变得冷血吧?

  他真不知道再这么下去,事情会发展到什么样的地步啊……怕的是,璃爷为了彻底阻止她,而伤害自己……

  院子里,只剩下两个人。

  凌冽的空气吹过,将屋顶的积雪吹得散了一些,有零星几片,落在她的发丝上。

  权简璃伸手,帮她拍下去,嗓音忽而有些干涩,“吓到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