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61章 尘封的童年(9)
  第461章尘封的童年

  林墨歌苦涩一笑,吓到的人,该是那个蝶儿吧?

  而她,不过是个罪魁祸首罢了。

  可是,她却忽然有些明白,权简璃的心思了。

  为什么蝶儿就算变成了现在的模样,权简璃也依旧要娶她。

  因为,过不了心里这一关。

  心灵的枷锁和愧疚,才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啊……

  扬眸,望进他漆黑不见底的眸子里,将那疲惫,尽收眼底。

  不由得伸手,抚上了那紧蹙着的眉心,缓缓地,帮他舒展开来,这才扯了扯唇角,“锅要溢了……”

  转身,进了餐厅。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他的心,乱了。

  孩子们许是玩得累了,晚餐的时候又吃了很多。就连一向食量不大的羽寒,也难得的多吃了一碗饭。

  只不过餐桌上有些冷清,只有他们一家四口。

  可是,却并不影响两个小家伙的心情。

  对于月儿来说,一家四口在一起,虽然也不错啦,可是对于饿肚子的她来说,饭菜才是第一位的。

  羽寒一边吃着,一边小心翼翼观察着爸爸和妈妈的表情,见到他们没什么事,这才放心。

  林墨歌照顾着孩子们,自己都没有吃上几口,或许,也是因为发生了那样的事,没有胃口吧。

  而权简璃的目光,则一直落在她身上,有些食不知味。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秀色可餐。

  只要看着她,不用吃饭都觉得饱饱的。

  而且,看她被孩子们一左一右的围着的模样,心里柔软一片。

  虽然一开始的时候,这趟旅行有些变了质。

  可是没想到,最后他们一家四口,还是吃了一顿像样的团圆饭,这恐怕,便是此行的最大收获了吧?

  哪怕就只是这样坐在一起,什么话都不说,也觉得格外温馨。

  这,不正是他的所追求的最平凡质朴的生活么?

  一个相爱相知的妻子,一双儿女,一间简单的农舍,一抹夕阳,便足够完美了……

  哪怕,这样的生活,只有一个瞬间,却也足够了……

  吃过饭,权简璃竟然破天荒的主动清洗碗筷,让母子三人惊讶不已。

  “便宜老爸,你该不会是疯了吧?”月儿站得远远的,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那个围着围裙,弓着身子站在低矮池子前的男人,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去洗碗。

  “……”羽寒只是浅浅笑着,并没有说话。

  可那双晶亮的眸子里,却满满都是幸福。

  他知道,爸爸真的在慢慢发生着改变,而这改变,是因为妈妈……

  “额……权简璃,你洗归洗,可别拿碗撒气啊,要是摔了坏了的话,可是要赔的。这可都是小姑的东西……”

  林墨歌也跟女儿的想法一致,今天的权简璃,太奇怪了。

  不过,他这些日子一直都很奇怪好不好。

  所以现在,也懒得再深究了。

  将饭菜另准备了一份放在托盘里道,“厨房就交给你了,记得都整理干净了。我去看看小姑怎么样了。”

  说着,便向着前院走去。

  两个小家伙刚要跟上,却被他叫住,勾勾手,“你们两个……过来!”

  月儿和羽寒对视一眼,不知道他有什么用意,只得跟了过去。却不料,权简璃却给两个小家伙分了工。

  一个负责把他洗过的碗擦干净,另一个负责放回原位!

  “便宜老爸!你这样叫虐待儿童!”月儿气鼓鼓抗议。

  “老子使唤女儿,天经地义!”权简璃眉头一挑,得意冷哼。反正这个小女儿,是如何都说不过他的。

  羽寒默默的擦着碗,心情却格外的好。

  只要能跟爸爸在一起,就算是让他干活,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小姑,您身子好些了么?”林墨歌将托盘放在一边的桌子上,扶着小姑坐了起来。

  “真是不好意思了墨儿,你过来玩,小姑还要让你做事……哎……都怪这不争气的身子骨……”小姑叹息着道。

  “也怪我,这么冷的天还拉着您去泡温泉……”林墨歌有些愧疚。

  “墨儿啊,小姑的身子,小姑知道,不赖你。虽然小姑也一直都不想承认自己老了,可事实如此啊……自从三年前摔过一次以后,这身子就越来越不如从前了。一到下雪下雨的天气,就浑身疼……老毛病了,你真的不必在意。”

  “小姑,您吃点东西吧,吃了再睡会舒服一些。”林墨歌说着便将饭菜端了过来。

  小姑欣慰的笑着,“好,能吃上你做的饭菜,也算是小姑的福分……哈哈……”

  林墨歌苦涩一笑,福分么?

  可惜她与权简璃,却注定没有办法在一起的。

  一直看着她吃完,林墨歌才收拾了餐具,坐到了一边。

  “墨儿,你帮小姑从柜子里拿点东西出来……”

  “好……”

  在她的指示下,林墨歌从衣柜下面的暗格里,找出一个紫檀木的盒子,看起来极其珍贵的模样。

  小姑将拿子放在腿上,然后缓缓打开。

  里面,有一只白玉手镯。静静的躺在漆黑的锦缎上,在灯光下,闪着温润的光泽。

  “墨儿,你对着灯光看看,这镯子里可有什么?”小姑将白玉手镯递到她手里笑着道。

  白玉手镯里还会有什么东西么?

  林墨歌还真有些好奇了。接过来,借着灯光看了看,黛眉轻挑,眼里露出兴奋的光,“有一朵樱花?粉红色的……好漂亮啊……”

  小姑莞尔一笑,“是啊,里面的血沁天然生成樱花的模样,倒是很有特点呢。你喜欢小姑就放心了……”

  说着,便将那枚玉镯套在了林墨歌的左手手腕上,再细细端量着。温润的白玉,配着她细腻光洁的手腕,倒是合适的很。

  “小姑,不可以,这么贵重的东西我……”

  “好了,既然小姑亲手给你戴上的,就不许再拒绝。”小姑出声打断了她的话,紧紧抓着她的手,意味深长道,“其实,这枚玉镯是我母亲留下来,给我的嫁妆。我本就没有儿女,把璃儿当做亲生的儿子看待。如今见了你,又好生喜欢。所以想把这玉镯送给你,就当是我这个当小姑的一点心意了。希望你不要嫌弃才好……”

  “不,小姑,我怎么会嫌弃呢……”林墨歌轻咬着下唇,“只是,您这玉镯该给蝶儿的,并不是我啊……我根本就不配……”

  “哪有什么配不配之说?你能为璃儿生下一双儿女,就是你们的缘分。也是你与小姑的缘分。小姑知道,你是害怕将来璃儿不能娶你,可就算是那样,你也是小姑心里认定的权家媳妇,知道么?这玉镯只要戴上了,便不要再拿下来了,答应小姑好么?”

  看着老人那双真挚的眸子,林墨歌鼻子一酸,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如何都说不出话来。

  小姑轻轻拍着她的手,手掌中的温暖,就那样传递而来,让她那颗不安的心,也渐渐安稳。

  “墨儿啊,无论将来如何,你都是孩子们的妈妈,也是璃儿心爱的女子。小姑也不求别的,只求这玉镯能护你平平安安,就心满意足了……所以,不要再拒绝小姑了好么?”

  垂眸,看着手腕上那枚温润沁骨的玉镯,里面血红的樱花肆意绽放着,美得惊心动魄。

  不知为何,林墨歌就点了头,如此温暖的心意,她根本无法拒绝……

  二人天南海北的聊着,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一般,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等她从小姑的房间出来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因为这里没有电视,所以月儿实在有些无聊。

  只得抱着手机玩游戏。

  羽寒则不知道从哪里找了画板过来,安静的窝在床上画画。

  只是,不见权简璃踪影。

  想来,应该是去照看胡蝶了吧?

  毕竟刚才她哭的那么厉害,应该好好安抚一下的。

  “妈妈,姑婆睡了么?怎么跟妈妈聊了这么久啊……”月儿将手机一扔,扑到了妈妈怀里撒娇。

  “怎么了?月儿是不是等着妈妈哄睡觉啊?”林墨歌捏了捏小妮子的脸蛋,笑的温柔。

  “妈妈,姑婆的身体好些了么?”羽寒手里握着素描笔,扬起小脸来问了一句。

  “恩,姑婆说是老毛病了,等雪消融了,就会好的。”

  “为什么要等雪消融了呢?是不是雪女的诅咒……月儿在漫画书里看到过喔,雪女的诅咒,很可怕的说……”小妮子又在异想天开了。

  如果不解释清楚,恐怕这小妮子会越想越夸张的吧?

  林墨歌无奈一笑,“是因为姑婆曾经摔伤过骨头,没有养好身子,所以才会落下病根。所以我们也要趁着现在好好锻炼身体,变得更健康才行,知不知道?”

  “真的么?现在不锻炼身体以后就会像姑婆一样害怕雪么?……”月儿眨巴着眼睛望着妈妈,总觉得妈妈是在忽悠她呢。

  羽寒紧紧靠在妈妈身边,脸上带着知足的笑意。

  只要跟妈妈在一起,做什么,他都幸福……

  权简璃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满身疲倦的推门进来。

  在看到床上那一大两小熟睡的模样时,心头的疲倦感,便忽而化成飞烟,消逝了。

  羽寒睡着跟醒着的时候同样优雅,姿势乖巧的靠在妈妈身边,睡的舒服。

  月儿却是张牙舞爪,在床上摆成一个毫无形象的大字,头在妈妈怀里,脚都快要滚到床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