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62章 尘封的童年(10)
  第462章尘封的童年

  墨儿的小脸红扑扑的,嘴角,似乎还带着淡淡的笑意,让人忍不住心头一暖。

  权简璃那颗冰冷的心,就这样,被轻易地融化了……

  俯身,小心翼翼将林墨歌抱了起来,向着另一间卧室走去。

  墨儿是他的,就算是孩子们,也不能跟他抢!

  不过,许是见她太过疲惫了,他竟然难得的变成了斯文君子,什么都没做。就那样紧紧拥着她,进入了梦乡……

  夜,深沉而静谧。

  岳勇在胡蝶卧室外的客厅里睡着,因为害怕她再出什么意外,所以尽职尽责的守着。

  贝尔四肢伸展开来,懒洋洋趴在两个小主人的床边,忠心护着主人。

  而权简璃,则是紧紧拥着怀里的人儿,给她最贴身的保护……

  整座山林都陷入了深深的沉睡,连夜风,都停了。

  四周,静谧得让人发慌。

  睡梦中的林墨歌,只觉得身子越来越热,锅上的饭菜都烧糊了,冒着滚滚的黑烟。

  她想要用水灭火,那火却越来越大,想要开口叫人,却喊不出声音。

  情急之下,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抓了一床棉被,就那样突兀的盖了上去……

  “啊!……火……”林墨歌的不安分,吵醒了权简璃。

  轻轻拍着她,想让她安静下来,口中念念有词,“乖,只是个噩梦而已,不怕啊……”

  身边的人儿似乎听懂了他的话,渐渐安稳。

  可是,他却猛然间惊醒了。

  因为屋子里明显的热了起来,还隐隐散发着一股烧焦的味道。

  再一看窗外,“不好!墨儿,快醒醒,着火了!”

  只是一推,林墨歌便一咕噜坐起了身子,闻着那呛鼻的烟味,心惶恐直跳。

  “失火了?不好!孩子们!……”

  一想到两个小家伙还在睡着,便心急如焚。

  只穿着睡衣便要往外冲。却被权简璃拉了回来,将外套扔在她身上,“先在这儿等着!”

  然后,自己连衣服也顾不得穿,便匆匆开门冲了出去。

  屋外,传来贝尔慌乱的叫声。

  她心砰砰直跳,脑子里一片空白。

  只能机械的服从权简璃的指示,胡乱将衣服套上,随手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机,也跟着冲了出去。

  却见权简璃正用被子将两个小家伙裹起来,见她来了,也顾不得生气,“快把东西带上,赶紧出来!……”

  她连回答的力气都没有,心惊胆战的收拾着东西,胡乱抓起塞进包里,跟在权简璃身后,匆匆向着屋子外走去。

  可是,滚滚的浓烟已经从门缝和窗子的缝隙涌了起来,呛得人直流眼泪。

  这种景象对权简璃来说,就是噩梦。

  当年的一场火灾,几乎改写了他的一生,对于火,他有着天生的畏惧。

  “怎么了爸爸?”羽寒被他紧紧抱在怀里,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

  月儿却依旧熟的死沉死沉,恐怕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失火了,我们现在想办法冲出去,别怕!”权简璃看一眼儿子,沉声道。

  羽寒小脸一白,看一眼紧跟在爸爸身后的妈妈,眼里满是担心。

  “怎么办?外面也全都是火……我们是不是出不去了?”林墨歌的嗓音都在颤抖,她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有遭遇火灾的一天。

  刚才在梦里遇到厨房起火,还侥幸被扑灭了。可是现在的火势太大,连权简璃都没有办法了,别说是她。

  火已经从窗子钻了进来,将窗帘点燃,迅速蹿上了屋顶。

  原本别墅便全是木质的,极易燃烧。现在又是干燥的冬季,火势自燃更控制不住了。

  木头烧焦的气味直冲入鼻腔,四周都是噼里啪啦的崩裂声音,听得人毛骨悚然。

  “有我在,不会有事的。”权简璃深情看她一眼,就算是拼上他的性命,也不会让他们母子三人出任何的差错!

  一句有我在,如同给林墨歌打了一剂强心针般,让她颤抖的身子,渐渐恢复知觉。

  权简璃阴沉着脸色,看一眼周围,不能再犹豫了!

  将月儿交给林墨歌,让他们退后一步,然后,砰!

  狠狠一脚,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整个门板便直挺挺倒了下去。

  瞬间,外面那汹涌着的火焰,便喷涌而进。

  他也不再犹豫,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棉被冲进洗手间。然后,拖着浸湿的被子匆匆出来,将她连同两个小家伙全都包裹在内,自己则披上了另外一个。

  “墨儿,相不相信我?”

  火光映在他漆黑的瞳孔中,闪烁着火红的光。

  “恩!”她重重点头。

  “好,现在闭上眼睛,跟着我往外冲!记住,屏住呼吸!”

  二人眼神交错,便心有灵犀。

  权简璃将羽寒抱在怀里,带头向外冲。

  而林墨歌则抱着月儿,两个人都被裹在棉被里,伸手,将月儿的脸捂住,咬牙,紧紧跟在他后面,从那长长的过道里冲了出去……

  “咳咳……宝贝儿,你没事吧?”

  林墨歌将身上的棉被扔在一边,看着大口喘气的儿子,担心问道。

  “我没关系妈妈,月儿还好么?”羽寒乖巧的问道。

  看着怀里犹自睡的安稳的月儿,林墨歌哭笑不得。

  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了,这小妮子竟然还睡的着!

  真是没心没肺啊。

  “嗷呜……”贝尔蜷缩在林墨歌脚下,低声唤着。似乎连它,也怕极了这汹涌的火势。

  尾巴上有一处焦黑,正是刚才跟在主人身后冲出来的时候被火烧着的。

  幸好权简璃发现的早,用身上披着的湿被子帮他扑灭了,否则的话,现在它恐怕就变成一只香喷喷的红烧狗肉了吧?

  一想到这里,就连从不知道害怕是什么的贝尔,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它的狗生可真是充满危机啊……

  “这里不是长久之地,房子一坍塌,连院子也会被殃及的。”权简璃守着母子三人,正奋力的搬动着堆积在树下的一堆杂物。

  “璃爷!您没事太好了……”岳勇忽然冲从火里冲了出来,怀里横抱着失去了知觉的胡蝶。

  权简璃回头看他一眼,什么也没问,“恩,我没事,快过来帮忙!把这些杂物清干净!”

  岳勇将胡蝶放在林墨歌身边,转身便帮着璃爷搬东西。

  而此时的火势却更大了,整个院子都将被巨大的热浪侵蚀。

  原本就是类似于四合院的构造,又全都是木头搭建,火势一起,便是从四周一齐扑上来。就连冲出去的时间都没有。

  “不好!小姑!小姑还没出来!”林墨歌惊呼一声,将怀里的月儿都惊醒了。

  咚!

  权简璃手中的铁架子重重落在地上,望了她一眼,迅速捡起被扔在一边的湿棉被,便要向前院冲。

  “小心!……”林墨歌握着他的手,千言万语,却只汇成了两个字。

  他瞳孔一缩,不发一言,转身,一头冲进了火场中。

  只是一眼,她却知晓了他的意思。

  默契的人,便是如此。

  有时间哪怕一句话不说,却依然能够明白对方的心意,胜似千言万语。

  “璃爷!让我去!……”岳勇的话还未说完,就已经不见了权简璃的身影。

  他眸光一暗,却并没有追上去,而是更加卖力的将树下的那些杂物清除着。

  因为璃爷现在把家人都交给了他,他必须先帮璃爷照顾好!

  “咳咳!……咳咳……”躺在一边地上的胡蝶悠悠转醒,被浓烟呛得直咳嗽。

  当那冲天的怒火闯进她视线时,惊得她脸色惨白,身子直哆嗦。“火……火……救我……救我!……”

  当年的一场大火,让她捡回一条命,却变成了如今这副丑陋的模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那就是她此生难以磨灭的噩梦啊……

  谁曾想,如今却再度经历一次,让她如何不害怕?

  “蝶儿小姐,没事的,你现在很安全……”林墨歌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

  “不……救我……我会被烧死的,不要……”胡蝶一个劲的往林墨歌身边靠,许是太过震撼了,竟然连眼泪都顾不得落下。

  “好了好了,没事了,我们都不会有事的。你看,火焰在四周,烧不到我们的……”

  看着她如此惊恐的模样,林墨歌也觉得可怜。

  好端端的一个女孩儿,却被大火夺走了一切。命运,有时候真的太过残酷了。

  可是,她现在,好像也不是该关心别人的状况吧?

  如果处理不好,别说是胡蝶了,就连她和孩子们,恐怕也会……

  “林小姐!快带孩子先躲进去!”岳勇此时已经将树下的杂物全都清开了,露出一块厚重的盖子。

  将盖子打开后,便露出一个漆黑的地窖。

  “这是废弃了的仓库,火势应该蔓延不下来的,说不定可以撑一阵子!”岳勇一边说着,一边跑过来,将羽寒抱了起来,匆匆向着地窖走去。

  林墨歌有些愣怔的跟在后面,依旧紧紧抱着迷迷蒙蒙的月儿。走到边上才看清楚,下面的空间似乎很大,而且还有用石头堆砌的台阶,层层向下。

  而岳勇首先抱着羽寒下去了,等到岳勇再上来要接过月儿的时候,她回头看一眼犹自坐在地上喃喃自语的胡蝶,黛眉紧皱,“我带月儿下去就好,你先去把她带过来吧!”

  岳勇微微一愣,瞬间明白了林小姐的话,当下也不再犹豫,“好,林小姐小心点,台阶有点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