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63章 离别终究是悲伤(1)
  第463章离别终究是悲伤

  “恩,我没事。”林墨歌让过身子,让岳勇出来。

  这才一手抱着月儿,一手扶着台阶向下而去。因为害怕摔下去,几乎是手脚并用的。眼看快要到底的时候,一束光亮打了过来,刚好照清了她脚下的路。

  “妈妈,我帮你照着,小心一点。”羽寒平静的小脸上,难得露出了关切和焦虑。

  林墨歌心头一暖,走的越发顺畅,很快便站到了平地上。

  因为下面有些黑,所以根本就看不清楚到底有多大。不过,并没有那种地窖该有的压抑的感觉。

  她也将手机的手电筒打开,四下里寻找起来。既然是仓库,很有可能会有电灯的。

  果然,在墙壁一侧,垂着一条绳子,一拉,啪嗒!

  仓库里顿时光明一片。

  羽寒一脸崇拜的望着妈妈,将手机关闭。

  林墨歌这才看清楚,说是仓库,竟也有床有沙发。看起来,倒像是个小小的家呢。

  才将月儿放在床上安顿好,岳勇便带着胡蝶下来了。

  因为带着一个成年人,所以下来的时候有些艰难。

  看着仓库里亮起了灯,岳勇有些诧异。没想到林小姐竟然能找到璃爷设下的开关,果然是小两口啊,就是心有灵犀。

  将胡蝶放在沙发上,胡蝶依旧在胡言乱语着,显然是被吓坏了。

  不过,倒也没有什么威胁性的动作。只是无力的蜷缩在沙发上,脸色越发难看。

  “宝贝儿,妈妈出去看看爸爸,你在这里照顾着月儿知道么?”林墨歌将儿子也放到床上,将外套脱下来给他盖上。

  床上虽然有被子,却有些潮湿,睡是睡不好的。

  “恩,妈妈,我会照顾好妹妹的。你要小心一些……”羽寒担心的拉着妈妈的手,却是不哭不闹,比大人还要沉稳。

  “好……妈妈只是上去看看,不会有危险的。不过……”她看一眼窝在沙发里胡言乱语的胡蝶,压低声音道,“如果有什么情况,记得保护自己。”

  羽寒心细如尘,自然懂妈妈的意思。

  郑重的点了点头,“恩,妈妈不用担心我。我会好好保护自己,保护妹妹的。”

  “乖。”林墨歌在儿子额头温柔亲吻一下,这才放心。

  匆匆向着台阶处走去。

  “林小姐,还是我去吧,上面太危险了,您在这里照顾着小小姐和小少爷,我去帮璃爷!”岳勇站在台阶上阻拦道。

  “可是我担心……”

  一想到他现在那么危险,她如何能坐得住?

  “林小姐,璃爷既然把您跟小小姐小少爷交给了我,我就一定要顾着您的安危才行。否则,璃爷恐怕不会饶了我的。”

  看着岳勇双眼通红的模样,她只得应允了。

  “好,那我上去接应……”她咬紧牙关,无论上面是什么情况,她都是要去看一看的。

  这样,才能心安。

  岳勇也不好再加劝阻,因为林小姐的倔强,他是知道的。

  紧拧着眉头,郑重的向着走去。

  林墨歌跟在他身后,也奋力向上爬着。

  台阶的间距本就大,再加上多年没有人打理,有些石块已经松动了。所以走起来也是危险重重的。

  可她现在民顾不得那么多了,手脚并用的往上跑。

  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权简璃不能有事,孩子们不能没有爸爸!

  在温哥华的时候,他已经吓过她一次了,这一次,不能再出事了。

  就算是命再大,也抵不过一次又一次去冒险啊……

  岳勇的速度要比她快了很多,等她爬到地窖口的时候,岳勇已经用铁架子,狠狠的敲打着那些烧坏的窗棱了。

  熊熊的火焰炙烤着周围的空气,本是凌冽的寒冬夜晚,这里却是热火朝天。

  吸一口空气,都是炙烤般难受。

  原本漂亮的木质别墅,倾注了小姑心血的房子,只在顷刻间,便化成了灰烟。那漆黑的颜色,让人心底发寒。

  她曾在考察雪城项目的时候,看到过大火烧过之后的样子,那满眼的黑色焦灼,却远远比不上眼前的可怕。

  冲天的红色火光,如同狂笑的恶魔般,企图吞噬着所有生灵。

  火,或许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灾难了吧?

  可以灼烧所有,将一切,化为灰炭,再无生机。

  庆幸,她是幸存者,可以逃出来。

  也因为,更加觉得胡蝶可怜。

  十三年前的胡蝶,也不过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吧?

  便要在这样一场大火中垂死挣扎,最后,活下来了,却变得这般吓人的模样。

  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活下来。或许,自己看到那如同魔鬼一般可怕的模样,都会忍不住想杀了自己的吧?

  她想,她真的会杀了自己。

  而不会再去找寻自己的亲人。

  活下去,自己会过着最凄凉的人生,而亲人,也会陪着一起凄凉,等于将所有认识的人,连同自己,拉入地狱。

  可若是死了,便是一种解脱。从此无牵无挂,悠然一身,多好。

  轰!

  一声巨响传来,也将她出走的精神重新拉了回来。

  眼前的一幕把她吓坏了,连心脏仿佛都停止了跳动。

  她之前住的房间,竟然全部坍塌了下来。屋顶重重的倒塌在地上,那些烧到断裂的横梁,就那么赤裸裸的呈现在她面前,上面幽蓝的火焰跳动着,如同调皮的孩童在游戏,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璃爷!璃爷……”岳勇不断的呼唤着,想要冲进去,无奈火势太猛烈,他根本就无法近前。

  而直到现在,都没有看到权简璃的身影,更不要说是小姑了。

  手腕上的玉镯沉甸甸的,让她心里越发不安。

  总觉得,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不行,这么下去会出事的,林小姐,我想办法冲进去找璃爷,如果五分钟之内我们还不出来,您就将盖子盖好,跟小小姐小少爷躲起来!切记,天亮以后再出来!”

  岳勇这种像是交待后事一般的语气,让她心里更是直发慌。

  可是,这种时候,她根本就无力阻止。

  只是觉得心里某处被狠狠牵扯了一下,痛到几乎失去意识。

  “林小姐,您没事吧?”看着她脸色发青,岳勇担心道。

  “我……没事……你快去……”林墨歌咬牙说着,才发觉只是刚才那一瞬,她竟然疼出了一身的冷汗。

  以前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情况的啊,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因为吸了太多的烟雾么?还是……

  不,不会的,权简璃命那么大,不可能会出事的。

  岳勇根本顾不得许多了,抓起之前地上扔着的被子,猛的一头便要往里钻。

  可就在同时,哗啦啦……

  整座门廊全都坍塌了下来,将岳勇生生逼退。

  “岳勇!”林墨歌惊呼着,迅速从地窖口钻了出来,把他们到了暂时安全的地方。

  岳勇急的双眼通红,那么一个大老爷们儿,此时却有种要哭的感觉。

  “璃爷!您快出来啊!时间不多了璃爷!”

  粗鲁的咆哮声,却带着干哑撕裂的意味。

  林墨歌的一颗心脏噗通噗通狂跳,明明就站在烈焰的最中心处,连空气,都灼烧到发烫。可她却很冷。

  从脚底到心脏,身体的每一处,都冷到刺骨。

  “权简璃,权简璃!你给我出来!……难道还想吓我一次么?这个游戏一点都不好玩!你快给我出来!……”

  “璃爷!……”岳勇的嗓声也开始颤抖。

  早就该他冲进去救人的,为什么要让璃爷去呢?

  就算是死,死的人也该是他啊。

  “小姑!权简璃!我知道你们都能听到,快出来好不好!……”她垂在身子两侧的拳头紧紧握在一起,感觉身子都在颤抖。

  噼里啪啦……

  轰!……

  火焰里不时传来各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林墨歌却都顾不得了,嘶哑着嗓音,带着浓浓的哭腔,“权简璃你个混蛋!你给我滚出来!……你若是敢死,我马上就带着孩子们嫁给别的男人!我要让孩子们喊别的男人作爸爸!告诉他们你是个懦夫!是个混蛋!……”

  砰!……

  似乎是回应她一般,连餐厅的屋顶,都塌陷了。

  倒下的柱子火星四溅,原本空荡荡的院子,此时能落脚的地方,也寥寥无几。

  岳勇心急如焚,却仍是保持着冷静,“林小姐,这里马上就要塌了,不能再留在这里!必须回仓库去……”

  “不,我要等他出来,我知道他一定会出来的……”林墨歌强烈拒绝,“权简璃!你出来好不好……你出来了,我告诉你一个惊天的秘密……如果你听不到的话,会后悔一辈子的!……”

  “林小姐!……必须回去了,您要为小小姐和小少爷着想啊……”岳勇一咬牙,想要将她扛起来带回去了。

  林墨歌倔强的神情,却又让他于心不忍。

  明明璃爷和林小姐就是深爱着彼此的,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呢?

  为什么,非要让这两个人受尽磨难?

  “……”林墨歌忽而噤了声,身子颤抖到不能自已。

  难道,真的没可能了?

  可是,她就是倔强到不想进去,忽然有那么一瞬,就想着,干脆陪着他死算了。

  反正孩子们,还有权家照顾……

  可是马上,又被自己这可怕的想法吓倒了。月儿和羽寒还有权家照顾,那小星星呢?他还那么小,况且,权家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存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