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64章 离别终究是悲伤(2)
  第464章离别终究是悲伤

  其实,这个问题,当初在温哥华遇到枪战的时候,她也曾经想过。

  一旦她出了什么事,那么小星星,该怎么办?

  交给权家认祖归宗,是最好的结果。

  可是,危难一过,她便又有了侥幸的心理,不想被权家人知道小星星的存在。因为小星星是她唯一的孩子了……

  砰!

  又是重物倒地的声音,将她惊醒过来。

  岳勇已经准备要强行带她回去了。

  其实,他也不想就这样放弃,可是,他必须照顾好林小姐,照顾好小小姐和小少爷,这是璃爷亲口托付给他的。

  就算是拼上他这条性命,也不能负了璃爷的嘱托。

  “天!……”

  林墨歌的一声惊呼,让他动作一僵。下意识向着她的目光所指方向看去。

  便看到在那熊熊燃烧着的烈火中,出现了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

  那身影一步一步走来,如同纷飞的战火中从天而降的天神,令人望而生畏。

  哗啦……

  又是几道横梁倒了下来,却是离权简璃很远的方向。

  “权简璃!……”林墨歌一声嘶吼,破了音。

  “璃爷!……”岳勇兴奋的眼泪直流,迅速拿起一边的被子往前冲,想要尽自己所能的扑灭一些火焰,好给璃爷开一条路出来。

  “雪,用雪!……”林墨歌从他手中抢过被子来,扔在树下的泥坑里,跳上去用力的踩着,想要让被子多吸收一些水份。

  原本这院子里都是积雪的。

  可是被火焰炙烤着,早已经变成了一片潮湿的水洼。

  而此时,却是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岳勇哪里还敢犹豫,将自己身上的厚外套都脱了下来,也学着林墨歌的样子,用地上的水尽量浸湿一些,然后,与那半湿半泥的被子一起,扯了起来。

  “璃爷,趁现在!……”

  岳勇一声低吼,奋力将那湿漉漉的棉被扑到前面,瞬间响起滋啦滋啦的声音。

  是高温的火焰将棉被上的水份蒸发而发出的声响。

  而就在棉被将要被彻底烧毁之前,一道黑影子以极快的速度从火中冲了出来。

  紧接着,便在在水洼地上几个翻滚……

  一股烧焦的气味,混合着潮湿的泥土味道,直冲鼻腔。幸好两人身上只沾染了一点火焰便冲了出来,只是被浓雾呛了,衣服也被火烧破了,现在,又在水洼里滚了几滚,那个向来高贵的璃爷,别提有多尴尬了。

  就连那浓密的碎发,似乎也被烧着了一点。

  “权简璃!……”林墨歌跌撞的冲了过去。

  他强撑着身子,艰难坐起。

  根本来不及多说什么,身后的塌陷声,一声紧接着一声。

  “林小姐,璃爷,我们先进去吧!这里太危险了!”

  岳勇将躺在一边的小姑横抱起来,匆匆向着地窖而去。

  “快走!”林墨歌扶着权简璃,也跌跌撞撞跑进了地窖。

  砰!

  那块厚重的该死,也被权简璃从里面盖上,将那炎热灼烈的空气,隔绝在外。

  只是,权简璃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再也没有力气移动了。

  林墨歌眼睛一滴一滴落下,忽然间,如同决了堤一般,汹涌而下。

  狠狠捶打着他的胸口,泣不成声,“混蛋!你吓死我了……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呜呜……我都想着要陪你去死了……”

  “墨儿……”他沙哑着嗓音,艰难开口。

  那张被熏成黑色又沾满了泥水的脸上,却绽放出魅惑至极的微笑来,“有你陪着,就算是死也值了。”

  “呸呸呸!不许说……这种胡话……”林墨歌抽噎着,连话都说不完整。

  她只知道,当这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熊熊火焰中那一刻,对她来说,就是拥有了整个世界。

  “我刚才好像听见你说,若我出来了,就告诉我一个惊天的大秘密?到底是什么?”他收敛了笑容,伸手,帮她擦着眼泪。

  可那泪却越擦越多,如同决了堤的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络绎不绝……

  咯噔!

  她的心脏狠狠抽搐了一下,刚才,她好像确实是说过这话。

  她是想要告诉他,她还为他生了一个儿子,那个儿子很可爱,跟月儿一样古灵精怪,又像羽寒一样聪明伶俐。那个儿子还有个可爱的名字,叫小星星……

  可是,刚才那么焦急想要说出口的事情,现在,看到他平安无事,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他漆黑的眸子紧紧盯着她,似乎知道,她会耍什么花招一般。

  林墨歌被盯的一阵阵心虚,“你……你可能是听错了!……”

  怕他继续追问下去,干脆小脸一绷,眼泪流得越加凶猛,“权简璃你个混蛋!为什么现在才出来?难道你不知道里面有多危险么?呜呜……我差一点以为,孩子们又要失去爸爸了……”

  她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他心底一暖,原来,墨儿竟会如此在意他。

  那是不是说明,她的心里,还是爱他的?

  记得当初在温哥华的时候,他受了枪伤,她也是像现在这般哭的伤心。若是说只是为了孩子们,他不信。

  “刚才又是谁说,要带着我的孩子们嫁给别的男人?还要让我的孩子们喊别的男人爸爸?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他佯装生气,目光却越来越柔和。

  刚才,他也以为,以后永远都见不到这个小女人了。

  若不是她的呼唤,可能,他真的,就死在那场大火中,被烧成灰烬了吧?

  “哼,我这话是做数的。只要你敢出事,我第二天就带着孩子们嫁人!反正想娶我的都排着队等着呢,我随便挑一个就……呜……”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被他以吻封缄。

  死里逃生的吻,那样急切而缠绵。

  她竟然第一次,没有拒绝。

  反而缠上了他的脖子,想要将这吻加深……

  她真的不敢想象失去他以后的样子。

  老天将他送回到她的身边,真好……

  哪怕,以后他是别人的丈夫,会守在别的女人身边。

  可是,只要知道他好好的活着,她便知足了……

  原来,经历过生离死别才会明白,爱一个人,并不是一定要拥有他,占据着他。而是,只要看到他幸福,便知足的坦然……

  “就凭你这句话,我也会长命百岁!我倒要看看,哪些人敢排着队等着娶你!看老子不拆了他们的骨头!”

  权简璃将这柔弱无骨的人儿紧紧拥在怀里,淡哑的嗓音,震得她骨头都酥麻了,“墨儿,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前一秒,隔着鲜红色的火焰与她相望时,他是真的怕了。

  害怕自己就此离世,再也见不到她,再也无法像现在这样抱着她,吻着她,呼吸着只属于她一个人的淡雅香气……

  她无声的抽噎着,紧紧贴在他胸口,听着那强劲有力的心跳声,身子,才渐渐回复了力气。

  他轻轻拍着她的背,心里,一片柔软。

  这是她少有的,在他面前坦露出真心和柔弱的一面……却偏偏,是在这种时候……

  “墨儿……”

  “干嘛……”她止不住的抽噎。

  “你压到我们伤口了……”他戏谑的轻吐。

  “呀!”林墨歌如同受到了惊吓般松开了手,却忘记了自己是坐在狭窄的台阶上,这一松手,险些滑落下去。

  恰好被他紧紧勾住纤细的腰肢,却忽而龇牙咧嘴,“嘶……痛……”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看看都伤到哪了?”林墨歌焦急的想要帮他察看,才发现他身上烧伤了好几处。

  可刚才,这厮竟然一句话都不说!还占她的便宜。

  现在才知道喊痛了?

  真是色胆包天啊。

  “璃爷……她老人家……”岳勇低哑的嗓音,打断了两个人的甜蜜。

  权简璃脸色一沉,眼底满是沉痛,“把小姑安置好,不要再去打扰了她……”

  岳勇迟疑半晌,微沉了眸眼,转身走开。

  看着这两个人的表情,林墨歌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扩散开来,“小姑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说着,便要下去看看情况。

  却被权简璃拉住了,重新拥回怀里。

  下巴抵在她的肩头,身子,忽然颤抖了起来。

  “权简璃……你……没事吧?”

  她小心翼翼问着,因为他现在的样子很不对劲。

  与他相识这么久,上一次他如此悲伤落寞的时候,她记得,是一周之约的时候,他告诉她,那一日,是母亲的忌日。

  不好!

  难道小姑她!……

  似乎,是知晓了她心里所想一般,他无力的缓缓开口,“小姑她……已经走了……”

  咚!

  林墨歌那颗原本就极度不安的心,狠狠跌碎在地面上。

  揪心的疼。

  “怎么会……小姑她晚饭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她还跟我聊了很多……还……送了我这枚玉镯做礼物……怎么可能?”

  权简璃的身子,颤抖得越发厉害了。

  全身上下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连同她的心,也一并封印。

  “我赶到的时候,小姑已经没有气息了……她……走的很安稳……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一般……墨儿,你说小姑她,会不会已经知道了……”

  林墨歌自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有些老人,能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生命会在什么时候结束。

  所以,早在前几天,便会为自己好好准备。

  哪怕是走,也要走的体面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