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65章 离别终究是悲伤(3)
  第465章离别终究是悲伤

  可是,却不会告诉任何人,也不会跟任何人告别。

  因为他们想要走的惬意走的潇洒,不成为任何人的负担。

  可她还是没有办法相信,明明前几个小时还那么有精神的跟她谈天说地,嘱咐了她很多的事。

  怎么可能在几个小时之后,便撒手人寰?

  虽然她与小姑相识,不过只有一天。

  可是,却比认识几十年的人感情还要深厚。

  有些人,就是相见恨晚,只一眼,便可以交付真心。

  而有些人,哪怕是相识一生,也说不上几句话。

  “小姑一定是早就预料到了自己的事,所以这一天才会装作和平时一样,为的就是不想让我们担心吧?”这次换她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慰着。

  这个男人如此伤心脆弱的模样,令她心慌。

  “是不是因为发现了小姑的事,所以你才会那么晚出来?”她忽然开口问道。

  因为小姑的卧室离出口并不远,可权简璃却一直等到火势变大,甚至快要无法挽救的时候才走了出来,她心里,便如此联想了。

  他身子一僵,似乎,又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眼眶越来越红。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星星点点闪烁。

  那是他从未流过的,名为眼泪的东西。

  “恩……我赶到时……小姑已经去了。她就那么安静的躺着,明明周围那么热,可她身上却冰冷得厉害……墨儿,我怎么都叫不醒她,叫不醒她……”

  他呢喃着,嗓子干哑。

  当时他真的被吓坏了,甚至都愣住。

  脑袋里面一遍一遍的回放着和小姑在一起那少的可怜的时光。

  虽然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可是跟小姑的感情,却是最好。小姑是他最敬爱的长辈,在那贫瘠的成长岁月中,小姑是唯一一个带给他温暖和幸福的人。

  在他心里,小姑就是妈妈一样的存在啊。

  所以,他才会带着心爱的女人和孩子到这里来,就是想让小姑见一见他们,想要告诉小姑,他过得很好。

  不想让小姑担心。

  可是没有想到,他的到来,却让小姑遇到了如此灾难。

  “墨儿,是不是我们不来,小姑就不会有事?”他身子不住的颤抖着,温热的大掌也变得冰凉。

  那是一种由内心而散发出来的恐惧,害怕失去最亲最在乎的人,才会有的恐惧。

  “不是的,不要多想了……小姑是个幸福的人,她是等着要见我们一面的啊……月儿和羽寒都很喜欢小姑,你不是也说了么,小姑她走的很安稳,所以不要胡思乱想了,好么?别让小姑担心……”

  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安慰他了。

  与小姑,相见恨晚。

  昨天晚上,还聊了那么多。

  却没有想到,那时的小姑,已经在弥留之际了啊。

  该说是她的幸运么?

  能陪着小姑走完最后一程?

  “小姑她走的很幸福,并没有痛苦。这对她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了不是么?”

  权简璃只是紧紧的拥着她,似乎要将她的腰肢掐断一般。

  紧咬着牙关,她知道,他是在努力克制着自己。

  其实她不知道,权简璃本以为,自己要和小姑一起,葬身于那片火海之中了。

  是她的呼唤,才让他清醒了过来。

  知道自己还不能死,还需要守护着墨儿,需要守护着一双儿女。

  若不是她的话,他恐怕,真的会走不出来……

  “墨儿,谢谢你……”他的声音没有一丝力气。

  只一听,便满是疲惫。

  “谢我做什么?应该是我谢谢你。你能平安的出来,就是最幸运的事了……”她温柔抚摸着他被烧焦一些的碎发,认真道,“权简璃,答应我一件事好么?”

  “什么事?”他松开她,认真的看着她干净的眸子。

  也看到了映在她眸子里那个狼狈而脆弱的自己。

  可是在她面前,她竟然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已经愿意把自己的所有面展示在这个女人面前了,不再有任何顾虑,更不会有一丝的隐瞒。

  连同自己内心最阴暗的一面,也展现在了她的面前。

  对她,无条件的信任,也希望,她相信自己。

  看着面前这个身上散发着烧焦味道,衣服上满是破洞,甚至还混杂着泥土的男人,她心里狠狠一紧,鼻子一酸,眸子里顿时蒙上一层水雾。

  抬手,将他脸上的泥水擦干净,心疼不已,“权简璃,答应我,以后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好好的活着,先为自己着想……因为孩子们不能没有爸爸……而我……我……也不想看到你出事……”

  砰!砰!……

  心底狠狠抽搐起来,然后,再次剧烈跳动。

  她的话,是他听来最有份量的一次。

  也是,最让他感动的一次。

  “墨儿,你不愿意让我有事么?”他哑着嗓子道。

  “恩,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幸福快乐的活着。”她深吸一口气,强自压抑着内心的酸涩,勉强撑起一抹坐来,“不管今后,你娶谁作妻子,与谁生活在一起。我都希望,你能好好的生活。这是我最大的心愿……”

  只要他还好好的活着,她便再无更多奢望了。

  “墨儿……”

  他嗓子一哽,余下的话,便如何都没有办法再说出口。

  这个女人,为何总会钻进他的心里,给他狠狠的刺激?

  “只有与你在一起,我才能快乐啊……”

  难道她不知道么?

  她如何大度的模样,倒让他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他宁愿她小气一些,嫉妒一些,整日里缠着他,让他只陪在她的身边。这样的话,他心里,还能好过些,也倒可以更容易做出选择。

  可偏偏,她的大气,让他无所适从。让他越发心生愧疚。

  “不……你的快乐有很多。我可以给你的,她也可以给你。”她呢喃着,虽然心有不甘,可还是说出了口。

  原来,口不对心,会如此难过。

  她明明就想要告诉他,不许娶别的女人,不许让她的孩子们叫别的女人妈妈!她想要大声的喊出来,她爱他,爱到无法自拔。

  根本就不允许他再去触碰其他的女人,不想他离开!

  可是,她做不到。

  生来的倔强,让她不会轻易地坦露自己内心。

  不会向任何人苦苦哀求。

  哪怕,这个男人,是她最心爱的男人。

  她也做不到。

  再次将她狠狠拥在怀里,这个小女人,为何总是口不对心?

  他早已经看透了她的伪装,却无法拆穿。

  因为他,又如何不是活在伪装之下呢……

  一个拥抱,那么久。久到,仓库里再无其他声响。

  似乎所有人都沉睡了一般。

  “你去换件衣服,我们再去看看小姑。”她咬牙道。

  他没有反对,拉着她的手,一步一步,小心翼翼从台阶上下来。

  站在灯光下,才明白现在的自己有多狼狈。

  说来也怪,那么严重的洁癖,此时却根本顾不得了。

  原来,悲伤才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啊……能让他忘记一切,甚至,不再挑剔。

  孩子们床的后面,是一个小小的书架。

  他却轻轻将书架拉开,露出了另一个更小一些的卧室。

  林墨歌诧异的看着,如此精妙的机关,她倒从未发现。若不是权简璃今天展示给她,恐怕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这小小的仓库里,还暗藏玄机。

  孩子们已经窝在床上睡着了。

  羽寒乖巧的跟月儿同盖着妈妈的外套,睡的香甜。

  就算再懂事再成熟,在困意面前,也抵挡不住。

  看着两个小家伙睡的如此香甜,她的一颗心才缓缓放下。

  还好,孩子们并没有被这场大火吓倒。

  而月儿,干脆什么都不知道。

  如此,也算是庆幸了吧。

  她生怕这场大火会给孩子们的心里留下一些可怕的记忆,让他们的记忆产生偏差。

  现在看来,倒是并没有那么可怕。

  权简璃俯身,将孩子们小心翼翼抱了起来,向着书架后的小小卧室走去。

  林墨歌回头看一眼窝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的胡蝶,有些于心不忍。

  微微叹息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

  跟着进了小卧室里,便见权简璃已经将孩子们安顿好了。小卧室里并不是床,面是地上铺着厚厚的海绵,睡起来倒也舒适。

  他打开一侧的箱子,从里面找出来几件衣服,面无表情换上。

  林墨歌瞥见一边的毛毯,想了想,还是拿着走到了外面,轻轻盖在胡蝶身上。

  胡蝶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想来刚才真的是怕极了吧?

  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个可怜的女人罢了。

  权简璃回头时,刚好看到她为胡蝶盖上毛毯的模样,心头一暖,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又找出一件毛衣来,让林墨歌套上。

  林墨歌也没有拒绝,只是穿上以后,有些宽大。

  不过并不碍事。

  “没想到,你以前竟然还会穿这么温暖的毛衣……”她苦涩一笑,帮他拉扯平整身上的灰色毛衣。

  原本高大的身形,穿什么都合适。

  可是,这也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穿除了衬衫西装之外的衣服。

  真的很合适。

  或许对他来说,西装,便是可以保护他的铠甲吧?只有穿上了,才会觉得安心。

  他抬手,帮她将额前的碎发撩拨至耳后,没有说什么。只是拉了她的手,从小卧室出来,到了岳勇身边。

  “璃爷,林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