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67章 离别终究是悲伤(5)
  第467章离别终究是悲伤

  阳光,依旧温暖。

  这片山林,也依旧生机勃勃。

  可是她的心,却一片空洞,悲凉如初……

  权简璃迷迷蒙蒙中,似乎听到了一声惊叫声。

  反射性便弹跳起来,冲进了小卧室里。

  因为宿醉,刚才又起的太快,以至于眼前一空漆黑,晕眩到险些摔倒。

  蜷缩下身子,许久,才恢复过来。

  “小姑……不要走……!”床上的人儿不住的哭喊着,苍白的小脸儿早已经被泪水浸湿。

  额头的碎发,也被汗珠浸湿,紧紧贴在脸上,看起来,越发虚弱。

  “墨儿……墨儿不要怕,我在这儿……”他紧紧握着她冰凉的小手,在她耳边呼唤着。

  “小姑……”

  她依旧呢喃着,眼泪越发汹涌。

  在梦中抽噎的模样,看在他眼中,却疼在他心里。

  没有想到,只是一天的时间,墨儿对小姑的感情竟然会如此之深,这个女人,为何会善良如此……

  “不,小姑,留下来……”

  她不断的挣扎着,似乎想要伸手抓到些什么。

  他的手,如同救命稻草一般,被她紧抓着不愿意放开。

  权简璃俯身,将这个可怜的人儿紧紧抱在怀里,不断的安抚着,“好了,不怕了,不怕了……”

  “不怕了啊墨儿,我在这儿……”他一声又一声的唤着,如同火灾的时候,她在外面唤着他一般。

  梦中的林墨歌,似乎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唤她。

  那声音随着林间和煦的暖风,悄悄潜入她的耳中。

  一声,又一声。

  “墨儿,墨儿……”

  “啊!……”

  她惊叫一声,终于清醒了过来,才感觉一颗心狂跳着,噗通,噗通,似乎要跳出胸腔一般。

  “好了好了,没事了。只是一个梦而已……”他在她耳边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如同害怕失去她一般,亲吻着她的唇,她的眼。

  只是那眼泪,却如何都不减少。

  呼吸着那熟悉的味道,感受着他温暖的怀抱,她的心,才渐渐平稳了下来。

  抹一把脸,才知道自己哭的有多汹涌。

  “我梦到小姑了……还梦到这里好漂亮,开满了野花……小姑还在冲着我笑……”她泣不成声。

  如果只是个梦,为何会如此真实?

  轻轻拍着她的背,沙哑着嗓音,“看来小姑真的很喜欢你呢……她有没有说,让你一直陪在我身边,不要再离开我?”

  小姑是最知道他的心的,所以,他知道,小姑一定会帮着他劝墨儿的。

  林墨歌胡乱的点着头,紧紧抓着他的手臂,“恩,小姑让我陪着你,可是我真的不想让她走啊……”

  “傻瓜,你都说了,小姑是笑着的啊。那她走的很安稳,你还担心什么呢?”

  他安慰着她,也是在安慰着自己。

  原来,深爱着的亲人离开,竟然会是这种感觉。

  当初,苏依柔离开时,他便告诉自己,那个女人从此以后便死了。世上再也没有苏依柔这个女人了,他,再也没有妈妈了。

  那个时候的他,除了悲伤,和那无处安放的仇恨,便只有一片空洞。

  而现在,却与那个时候完全不同。

  悲伤的同时,却又有些温暖。

  因为他知道,小姑一定会去一个很美很美的地方,在那里,幸福的生活下去。

  两个人就那样紧紧相依着,在这种悲伤的时候,彼此,就是对方最好的支撑。

  两个同样悲伤的人,才能相互舔舐着伤口,彼此安慰。

  许久,她的眼泪才终于不再倾泻而出了,将脸上的泪痕都擦干,担心的看了一眼依旧熟睡着的两个小家伙。

  还好,没有把他们吵醒。

  许是这一夜太过折腾了吧,就连平时睡的很浅的羽寒,此时也睡的深沉。

  这样也好,有些事,她并不想让羽寒知道。

  说到底,他不过是一个才七岁的孩子啊。

  “我没事了……”她直起身子来,才发觉腿已经麻了。

  见她皱着眉头,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轻轻帮她揉捏着小腿,没有一丝的不耐烦。

  “你……喝酒了?”她小心翼翼问道。

  知道他是因为心里不舒服才会喝酒的。

  并没有怪他,毕竟这种时候,还是发泄出来要好一些。

  若没有酒精的麻醉,恐怕他根本没办法睡着的。

  “恩,喝了一点。”他微微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好些了么?”

  “恩,好多了……”她轻声说着,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连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与他如此亲近了。

  “睡吧,我在这里陪着,就不会再做噩梦了……”让她躺下,而他自己,却并没有离开,反而将手臂伸了过去,将她搂在自己怀里。

  幸好地上铺着厚实的海绵,才能将他这高大的身体也包围在内。

  林墨歌也没有再拒绝,调整了舒服的姿势,紧紧依偎在他怀里。

  或许与他之间平静相处的时光,也就只有这几天了。

  虽然,小姑在梦里说过,到最后,她还是会与权简璃在一起的,可她以为,那不过是小姑的愿望罢了。

  既然他几天之后,便要娶蝶儿了,又怎么会再同她在一起呢?

  偏偏她又不是个爱争爱抢的人,更不会破坏别人的家庭和幸福。

  所以,他和蝶儿的婚姻,便是注定的了。

  “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东西么?”他缓缓开口,如同在给她讲着睡前故事一般。

  “其实,这里原本只是个存放粮食的仓库。小姑把自己种的粮食和食物,都存放在这里。冬暖夏凉,正是时宜存储的好地方。可是,自从我来到这里以后,便不想见任何人,想要独自藏起来,偶然间,发现了这里,便躲在里面,整整三天……”

  林墨歌心里暗自惊讶,他躲起来的时候,应该就是他被苏依柔刺伤以后,逃到这里的时候吧?

  小姑只说那个时候的他安静的有些不正常,却从未说过,原来他竟然藏起来过。

  他继续小声细语说着,“那个时候,小姑吓坏了,四处找我,几乎把整个林子都找遍了……后来,终于在这里找到了我。我以为,小姑会大发雷霆的骂我,骂我不懂事……可是,她竟然什么都没说。只是问我饿不饿……”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再次哽咽起来。

  “小姑一直都是个温柔的人呢。”林墨歌在他胸口蹭了蹭,柔声道。

  “是啊,小姑真的很温柔。是她的温柔,融化了我心里的冰……”权简璃的眼底,闪过一抹流光,似乎再次回到了那快乐的时光,“后来,小姑知道我喜欢那里,便陪着我一起,把这里装饰起来,就像一个温暖的小窝一样。小姑说,这里就是我的避风港,无论什么时候,只要累了,觉得辛苦了,只要藏起来就好……没有任何人会知道,也没有任何人来打扰……”

  原来,这一个小小的仓库,竟然还有这样的故事。

  “是啊,这里真的是避风港呢,这次若不是这里,恐怕我们都难逃一劫……”林墨歌忍不住感叹。

  “每次心里有了难过的事,我都会逃到这里住上一段时间。”他说着,忽然间拥紧了她,深深呼吸着她身上的香味,声音越发沙哑了,“你知道么?每次,无论是什么样的痛苦,只要躲在这里,便都可以过去。可是,两年前,你离开以后,我才知道,有些事,终究是没有办法过去的……”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会和她有关?

  他继续说着,“那段日子,是我此生最晦暗最颓废的时光吧?就连现在,都想不起来了……我只记得,那个时候,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便跑来这里,想要自己一个人藏起来……可是,我藏了好久,心里的伤,却怎么也好不了,反而越来越痛,越来越痛……

  小姑看不下去了,她让我去把你找回来,让我不要再折磨自己……可是,你逃去的地方是温哥华啊,是那个女人在的地方……我曾发誓,那里,永远都不会踏足……所以,我没办法去找你,可又愈合不了心里的伤口……看着小姑替我担心,我只觉得自己很没用……”

  “权简璃……”林墨歌的心狠狠痛了起来,她根本没有想过,原来那段日子里,权简璃竟然会这么难受。

  她以为,他真的如同新闻上报道的那般,日日醉生梦死,醉倒在温柔乡里呢。

  他苦涩一笑,“是不是觉得我很丢人?”

  她摇头,“我以为……你过的很幸福……”

  “那不过都是假象罢了……我想要气你,不想被你看到这种失魂落魄的模样……”他深呼吸一口,幸好,那么煎熬的两年,都挺过来了。

  “我想要让自己振作起来,忘记你,重新回到那个冷漠无情的样子。更不想让小姑担心,所以,才会把这里封起来,告诉自己,以后,无论有多大的伤痛,也要学会背负,而不是找个地方再躲起来……因为我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小孩子了,我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

  原来,这才是仓库被封锁的原因啊。

  怪不得,昨天仓库上面,盖了那么多废弃的东西。

  “墨儿,你能回来……真好……”他呢喃着,将她搂得更紧。

  好么?

  她心底一阵苦涩。

  她真的不知道,她的回来,到底是对还是错了。

  若是当初不回来,恐怕此生,便不会再有瓜葛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