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69章 离别终究是悲伤(7)
  第469章离别终究是悲伤

  竟然一口气冲了上去。

  母子三人从仓库里出来,狠狠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

  看着那变成焦黑的房子,林墨歌心里空落落的。

  昨天还好好的,只是一夜而已,就什么都没了。

  火,果真是世上最无情的东西了吧?

  羽寒站在一边,默默的看着不说话。

  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只是,从那双眼睛里,看不到任何恐惧之类的负面情感,林墨歌便松了一口气。

  “艾玛,房子呢?”月儿眨巴着大眼睛,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明明昨天睡觉之前还好好的啊,怎么她睡了一觉就变成这样了。

  “烧了,昨天晚上发生了火灾。”羽寒面无表情道。

  他倒是有些羡慕月儿的没心没肺了,连睡觉都能睡的那么沉。这样也好,省了不少的麻烦事。

  “怪不得呢,我们都睡到地洞里了。”月儿这才恍然大悟。“月儿还以为我们被外星人抓走了呢。”

  羽寒无奈翻了个白眼,这小妮子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些吧?

  “汪汪……汪汪!……”贝尔似乎也对眼前的景象感觉到陌生,冲着那些焦黑的木炭叫着。

  “贝儿!安静点!”月儿冲着贝尔无故喊了一声,贝尔顿时委屈的耷拉着耳朵,跑到一边的雪地上玩去了。

  “可是,姑婆呢?妈妈……姑婆呢?”月儿眨巴着眼睛忽然问道。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羽寒这时也才发现,爸爸妈妈跟岳勇大叔都在,就连那个女人也在。可就是没有见到姑婆。

  所以也直勾勾看着妈妈。

  “姑婆她没事……”林墨歌不想让孩子们知道小姑去世的事,只想着要瞒过去。可是,却因为月儿如此直接的问题惶恐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看着妈妈的表情,羽寒似乎猜到了些什么,却没有问出口。

  “对了,月儿不是饿了么?快去找岳勇大叔拿吃的吧。”林墨歌一边转移着话题,一边匆匆向着车子停着的地方赶去。

  “对喔,月儿真的好饿喔……”

  一听到吃的,小妮子便满脑子都是吃的了。哪里还会有其他的想法?

  屁颠屁颠的跟在妈妈后面,像只快乐的小兔子一般。

  羽寒老成的叹息了一声,这个妹妹的没心没肺,到底是应该庆幸呢,还是悲哀?

  岳勇此时已经将后备箱里的食物和水都搬出来了,看着林墨歌过去,便开口道,“林小姐,只有这些了……”

  “恩,够了。等他们醒过来,我们就可以回去了。这里……还用不用报警啊?”她回头看着那空荡荡的废墟,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

  岳勇将手里的一大袋子零食放下,也微微叹息一声,“报警倒是不用,不过,调查一下起火原因是应该的……”

  “起火原因?”

  “恩,火势太过猛烈,如果只是厨房用火意外引起的,火势不可能蔓延得如此之快……”岳勇很专业的分析着。

  其实昨天晚上跟璃爷喝茶酒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说过了。

  这场火,有些蹊跷。

  就算小姑的离去是个意外,可这场火,太过蹊跷了。

  所以,璃爷便一早就吩咐过他了,打电话找专人过来调查一下,希望能查到什么线索。

  其实他们两个人想到了一起,如果把昨天晚上的事跟雪城项目联系起来的话,便能想到同一个人。

  只不过,那个人真的会如此愚蠢么?接连两次都用火?

  “难道是……仇人做的?”林墨歌倒抽一口冷气,压低声音道。

  因为权简璃突然跑去a市找她的时候,就满身是伤。而且,那位老大夫说过,那是枪伤。

  权简璃接二连三的出事,总不可能都是巧合吧?在温哥华的那一次算是巧合,可后来发生的这些,绝对不可能是巧合。

  她虽然不完全知道权简璃所做的事,可是,却也不傻。

  岳勇微微一怔,没有承认,但是也没有否认,“总之,这里自然会有人来查看的,林小姐就不必担心了。反正这片林子是璃爷的,也不必担心会有人来破坏了现场。”

  “额……这片林子也是权简璃的?”她傻乎乎的问道。这厮到底还有多少产业啊!?

  怪不得月儿总是吵着要继承便宜老爸的遗产呢,这遗产果然多到令人心动啊……

  咳咳,等等,她不是有意要咒他的……

  “恩,当初璃爷在欧洲第一次获得的奖金,便用来买下这片林子里。璃爷总是说,只有写上他的名字,才会安心,才会觉得是属于璃爷的。”岳勇自豪道。

  林墨歌苦涩一笑,是啊,这才是权简璃的性子啊。

  只要是他认定了的东西,便一定要被贯上他的名义。

  彻彻底底属于他,再不被任何人染指。

  原来,这个心理,从那么小的时候,便已经有了。如今,更是越来越严重了。就连她,他也想要当成物品一般,写上他的名字不是么?

  “岳勇大叔,爸爸第一次得奖的时候多大了?”羽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一边静静的听着了。

  岳勇想了想,“好像是十五岁……”

  “十五岁……”羽寒喃喃自语着,“爸爸十五岁的时候就在欧洲得了奖,还拥有了自己的一片山林……”

  似乎是看出了儿子的小心思,林墨歌蹲下身子,认真的看着儿子道,“宝贝儿,你不要给自己压力,也不要一味跟爸爸比。妈妈知道你很聪明,可是,却不想你整日都活在负担之中。妈妈希望,你能过得开开心心的,不要像爸爸那么辛苦,知道么?”

  “恩,我记住了妈妈……”羽寒乖巧的点点头,心里的想法,却从未变过……

  他一定会变得更强,比爸爸还要强!这样,才能保护妈妈和弟弟妹妹不受欺负……也才会有足够的资格,跟爸爸平等交流……给妈妈争一口气!

  月儿才不管他们说什么呢,自己从袋子里找出一些零食来,拿到车子上去坐着,吃的不亦乐乎。

  一边吃着一边还满足道,“岳勇大叔最好了!这个香辣鸭脖好好吃……”

  “小小姐喜欢吃就好。小小姐要不要吃泡面?岳勇这就烧水。”岳勇被月儿一夸,越发献起殷勤来。

  “要吃要吃要吃!岳勇大叔最棒!”月儿嘴里塞着吃的,冲岳勇直眨眼睛。

  看着女儿贪吃的模样,林墨歌只得无奈摇摇头。

  帮着岳勇把需要的东西都拿出来。

  原本权简璃是绝对不肯吃这些垃圾食物的,可是,却为了月儿妥协了。

  否则的话,岳勇也没胆子敢去买这些零食放在车里。

  不过倒是没有想到,竟然在这种时候派上了用场。

  这边,正忙着准备烧水泡面的时候,仓库里的胡蝶却已经醒了。

  睁开眼睛看着四周,陌生的地方,却并不是暗无天日。

  只是,她清楚的记得,昨天晚上发生过一场火灾的啊……

  她记得自己被岳勇抱出去的时候吓坏了,后来的事,就不清楚了……

  可是,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呢?

  其他的人都去了哪里?

  摸了摸有些潮湿的被子,眉头紧紧拧着。这种环境,是她最讨厌的。

  因为她流离失所的那十三年里,便是住在如现在这般的地方。潮湿的被子,昏暗的灯光,密不透风的空间……

  她早就已经受够了!

  起身下了床,在并不大的空间里徘徊着。

  桌子上还放着酒瓶和杯子,看样子,应该是简璃喝过的吧?可是,陪简璃一起喝的人是谁呢?林墨歌么?

  一想到这些,她的心里就很不舒服。

  明明她才是简璃要娶的人!

  凭什么那个林墨歌就要一直受到简璃的宠爱?

  抓起杯子,狠狠的向着墙角摔去,似乎想要将心底的愤懑全都摔碎一般。

  “凭什么?凭什么!”她愤怒的低吼着,反正现在也没有人关心她,没有人在乎她,就算她再怎么发疯,也不会有人知道。

  哐当!……

  杯子与石壁狠狠撞击在一起,瞬间,碎裂了一地。

  只是,玻璃的碎片却落在一处毛毯上,里面似乎还盖着什么……

  她紧拧着眉心走了过去,有些好奇的踢了一脚,然后掀开……

  “啊!……死人!……”

  一声尖叫,几乎将仓库的屋顶掀翻。

  也将里面小卧室睡着的权简璃惊醒。

  其实刚才杯子碎裂的声音,和胡蝶的低吼,他都隐约听到了。便是还以为是在梦中,并没有醒过来。

  此时听到惊恐的尖叫声,才一咕噜坐了起来,下意识摸向身边的位置,想要看看墨儿是不是平安无事。

  可是,房间里空空如也,只有他一个人。

  心里咯噔一下,“墨儿!……”

  哗啦,将书架移开便冲了出去。

  胡蝶吓得跌坐在地面上,惊恐的向后移动着。此时看到权简璃出现,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眼泪决堤而下,“呜呜……简璃……有死人……有死人!……”

  她惶恐的指着墙角处,吓得全身都在颤抖。

  看到哭着的胡蝶,权简璃却并没有上前,而是先看了一眼四周,只有她一个人!

  这时,才走上前去,重新将小姑的身子用毛毯盖好。

  “简璃……你……你……”

  “小姑去了……”权简璃嗓音深沉道。

  胡蝶此时的惊惧才稍稍减轻了一些,“对不起简璃,我不知道是小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