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72章 离别终究是悲伤(10)
  第472章离别终究是悲伤

  “好了,我们回去吧,月儿和羽寒该担心了……谢谢你陪我喔贝尔!”她用衣袖抹了把眼泪,深呼吸几口清新冷冽的空气,便要同贝尔一起往回走。

  因为有来时的脚印,所以并不害怕会迷路。

  只是,没走几步,贝尔便忽然叫了起来,“汪汪!汪汪……”

  龇牙咧嘴的模样,似乎来的是个很危险的东西。

  林墨歌吓了一跳,该不会这林子里还真有棕熊什么的吧?

  正担心的时候,却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匆匆向着这边走来。

  一边走还一边张望着,头上沾满了从树上落下来的积雪,也顾不得管。

  若是从来,他如此焦急的模样,她一定会感动的。

  可现在,却不会。

  “墨儿!”权简璃一看到她,便扬起一抹轻松的笑,匆匆走了过来。“刚才我听到一声惊呼,是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

  林墨歌看也不看他一眼,跟着贝尔一起往前走去。

  贝尔经过权简璃身边的时候,很同情的看了他一眼,没错,就是同情!

  璃爷竟然会被一条狗同情!

  若是别人的话,贝尔肯定会继续狠狠的咬的,可是,因为来的人是权简璃,是贝尔惹不起的人物,所以便偃旗息鼓起来。可是,却丝毫不妨碍它取笑他啊。

  那一个同情的眼神,气得权简璃牙痒痒,可是现在,也不是跟一条狗计较的时候。

  匆匆跟了上去,将她拉住。

  “墨儿,别闹了好不好?”他真的已经够焦头烂额了。

  她吃痛想要抽回手去,却被他抓得更紧,眼里满是心疼,“怎么会烫得这么严重?痛不痛?”

  她咬紧牙关将手抽了出去,暗自觉得可笑,痛,当然痛!可是,却没有这颗心痛!

  深呼吸一口,冷冷嗤笑道,“权简璃,你既然如此迫不及待要娶你的娇妻回去,又何必要跟我玩这一个月的交易游戏?怎么,是害怕这一个月过的太无聊,想要找个玩伴么?我是不是该恭喜你?”

  他眼底一暗,额头青筋暴露,“墨儿……”

  “够了!别这么恶心的叫我!一想到这些天被你当成玩物的样子,我就觉得反胃!”她狠狠瞪了他一眼,愤然转身离去。

  看着她决绝的背影,他心惶恐至极。

  刚才那一眼,如两年前离开时一们,绝望而冰冷……

  只一个眼神,便让他全身冰冷,连嗓音都微微颤抖起来,“交易还剩下四天!难道你愿意在这个时候放弃?别忘了,再坚持四天,你就能得到一个孩子!”

  林墨歌脚步一顿,心,狠狠抽痛起来。

  是啊,只有四天了。

  一个月她都坚持过来了,又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放弃呢?

  再恶心的事都已经见过了,难道现在还熬不过去么?

  垂在身体两侧的拳头紧紧所致在了一起,强忍着喉咙中的疼痛,“我当然不会放弃。”

  说罢,机械的向前走去,踩着来时的脚印。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身子一软,险些瘫倒下来。

  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无力而疲倦。

  现在,能绑住她的,便只有交易了。

  可是,交易结束后呢?他该怎么做才能让她心甘情愿的留下来?不与他争吵,不再想要逃离……?

  这似乎,是个千古难题吧?

  林墨歌回到车子旁边的时候,便看到月儿一脸生气的模样,别过脸坐在一边。

  羽寒依旧面无表情坐在那里看着月儿,似乎两个小家伙是闹了矛盾。

  而胡蝶则无辜的站在另一边,那纤瘦的身子,让人一看,便会心生怜悯。也怪不得权简璃会舍不得了……

  深呼吸一口,调整了心态走过去,“都吃饱了么?是不是都被月儿吃了啊?”

  “妈妈!……”月儿委屈的钻进她怀里,顿时泪眼婆娑,“妈妈,这个丑八怪说要跟便宜老爸结婚了,就让他们结婚去好了!反正一个是丑八怪,一个是坏脾气又没品的暴君,正好般配!妈妈只要嫁给干爹就好了……”

  听着女儿的话,又与羽寒对视一眼,林墨歌似乎明白了小妮子为什么会哭了。

  “好了,乖乖不哭了啊,哭了就不漂亮了。”她看也不看胡蝶一眼,心里却只觉得可笑。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跟小孩子说这些!

  不过,她现在也懒得跟那个女人生气了。正如月儿所说,那两个人倒是挺般配的。再说了,人家要结婚是正经事,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这个外人,哪里有什么资格对人家指手画脚?

  一边帮小妮子擦着眼泪一边心疼道,“可是,月儿为什么跟哥哥生气啊?”

  “哼,哥哥竟然不帮我骂她!”月儿小嘴撅得高高的。

  林墨歌哭笑不得,“妈妈不是说过了,要做个有礼貌的小孩儿么?不管心里有多讨厌多不高兴,也不能随便骂人,知不知道?而且,不可以跟哥哥闹脾气,哥哥一直都在保护着月儿的,对不对?”

  “妈妈……”羽寒乖巧的走到妈妈身边,轻轻唤着。

  林墨歌将儿子也抱进了怀里,“宝贝儿,妈妈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月儿不懂事,你心里别难过好么?你做的很对,大人的事,就让大人来解决。你们只要快快乐乐的成长,做个最简单最纯真的小孩子就好了……”

  “可是,妈妈难过么?”羽寒忽然开口问道。

  因为妈妈的眼睛通红通红的,不用想也知道,妈妈刚才哭过了。

  “怎么会呢?结婚是该祝福的事啊,而且,妈妈只要有你们两个,就很知足了……”她欣慰的笑着,“只要月儿别淘气,像哥哥这么懂事,那就最好了……”

  月儿眨巴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上还沾着两颗晶莹的泪珠儿,“妈妈,月儿不淘气了……月儿也跟哥哥一样,听妈妈的话……”

  “好,月儿真乖!那妈妈就真的心满意足了……”林墨歌莞尔一笑,拉着两个小家伙走到一边,“走吧,妈妈陪你们堆雪人好不好?市里可没有这么大的雪呢……”

  “恩,好!”

  一听到有玩的,月儿马上又欢脱起来,如此没心没肺的模样,倒也让人羡慕。

  羽寒则乖巧的跟在妈妈身后,他很享受跟妈妈在一起的每一刻。

  看着母子三人开开心心的模样,胡蝶眼底,不由闪过一丝阴霾。

  林墨歌,我看你还能再得意多久!

  过了这周,现在围绕在你身边的所有人,都会回到我身边!我才是那个最后的赢家!你永远也赢不了我的……

  在母子三人的合作下,一个小小的雪人,很快就堆好了。

  贝尔兴奋的在雪人周围跳来跳去,踩下一串串脚印。

  “贝尔!不许把雪人踩坏喔,我们要留着雪人给姑婆看呢,她回来看到月儿堆的雪人,一定会很开心的……”月儿一边赶着贝尔一边说道。

  林墨歌心里一惊,孩子们现在还不知道小姑发生了什么事。

  这样也好,还是暂时先瞒着好了。

  “妈妈,我们以后还会再到这里来么?”羽寒仰头认真的问她,小脸冻得红通通的,像个熟透了的小苹果,格外可爱。

  “宝贝儿喜欢这里么?”她忍不住问道。

  能让羽寒喜欢的地方,真的不多。

  因为羽寒对任何地方,都没有太大的兴趣。

  许是从小生在权家,已经看惯了奢华的装饰,所以并不像月儿那样,每到一个新的地方,便欢呼雀跃。

  羽寒认真的点了点头,“恩,因为这是我们一家四口真正团聚的地方。”

  咯噔!

  林墨歌的心狠狠抽了几下,她没料到儿子竟然会这么说。可是细想起来,又在情理之中。

  因为儿子一向都希望能有一个完整的家的。

  或许这个愿望的实现,也只是短暂如昙花一现,可是,毕竟也算是实现了。

  心里微微有些痛,却仍旧强打起笑容来,“或许吧……可是以后,不会再是一家四口来了,知道么?”

  有些事情,还是跟孩子说清楚的比较好。免得让孩子们再有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尤其是羽寒。

  他平日里虽然说话很少,可是所有的心事,都会在心里藏着。

  想的,要比说出来的多的多。

  羽寒清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忧郁,他早就知道妈妈会这么说。

  因为爸爸要娶那个女人了,所以,以后便再也不会有一家四口在一起的日子了是么?

  可是,懂事如他,害怕妈妈担心,马上又扬起笑脸来,“恩,我知道了妈妈。”

  就算不是一家四口又如何?

  能有一次,他已经很满意了。

  而且,以后,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尽快长大,然后变得比爸爸还要强!到那个时候,他便可以让爸爸听他的话,然后,就可以再让爸爸和妈妈在一起了……

  因为权家的宗旨就是,强者为大。

  所以,他小小的心里便认定了,只要自己足够强大,强大到连爸爸都害怕的时候,便可以主宰一切……

  而他,也是这么做的……

  母子三人正说些闲话的时候,岳勇走了过来,“林小姐,这边已经打理好了,我们现在要回去了。”

  “喔,我们马上就来!”林墨歌微微点头,便带着孩子们向车子走去。

  她想要问问小姑怎么样了,可是孩子们在场,终究是不方便。

  走到车子前面的时候,便看到权简璃已经坐在驾驶座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