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74章 当初的礼物(2)
  第474章当初的礼物

  没想到一向冷静刻板的儿子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羽寒小脸一红,不好意思起来,“妈妈……”

  “妈妈知道你想哄妈妈开心……”说着,便在儿子脸上狠狠亲了几口。

  羽寒早已经习惯了妈妈的这种表达爱的方式,只是,小脸却更红了。

  可小小的心脏里,却是幸福满满。

  “妈妈,我也要我也要!”月儿主动把小脸儿凑了过去,“好,你也有!……”林墨歌无奈的笑着,也亲在了月儿小脸蛋上。

  锅里的浓汤咕嘟咕嘟的煮着,散发着浓郁的香味。

  炒锅里的菜也在滋啦滋啦的响着,偶尔想起一声水与油碰撞时爆裂的声响。

  权简璃却根本没有心思炒菜,侧着耳朵听着客厅里的动静。

  身上的小小围裙如同肚兜一样,着实有些滑稽。

  可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因为炒菜的声音,所以客厅里的说话声听得并不是很清楚,可是,却是不时传来一阵欢声笑语。

  握着锅铲的指节越发泛白,几乎要将锅铲给生生折断!

  这该死的女人,他把蝶儿一送回医院马上就赶来这里了,却没想到家里竟然空空如也!

  还以为这母子三人是遇到了什么事,让他担心许久。

  却没料到,他们竟然是去逛街了!

  而且,他可是特意买了食材来给他们做晚餐的,难道这母子三人看不到么?看不到么!?

  可是从现在的情况看来,人家好像真的是把他当成空气了啊。

  不过,璃爷可不会轻易放弃,反正有月儿那只小馋猫在,气氛就一定能够缓和……

  恩,反正璃爷现在是这么想的……

  可是,他完全嘀咕了月儿对妈妈的爱。

  为了守护妈妈,替妈妈报仇,小妮子完全可以忍受住美食的诱惑的!

  “好了,先休息一下,妈妈去做晚饭!要把衣服放整齐喔!……”林墨歌嘱咐道。

  “恩,妈妈,我们还不饿!您先休息一会儿再做……”羽寒乖巧的回答着,便拉着月儿回了卧室。

  砰!

  卧室门一关上,月儿便挣脱了羽寒的手,“哥哥,月儿好饿喔……”

  那可怜巴巴的眼神是在责怪他,为什么刚才要跟妈妈说不饿呢?

  羽寒白了她一眼,“现在爸爸在厨房,难道你要让妈妈跟爸爸挤在一起么?”

  “当然不要了!便宜老爸都要跟那个丑八怪巫婆结婚了,月儿才不要妈妈再理他呢。”月儿一本正经道。

  “所以,要等爸爸做好了之后,妈妈才能进去。”

  羽寒说话间,还不忘记将新买回来的衣服全都叠好,再整齐的放进衣柜里。

  月儿小手托着下巴,趴在床上想了想,又好奇道,“可你不是一直希望妈妈和便宜老爸在一起的么……”

  按理说这种时候,哥哥一直都会撮合妈妈和便宜老爸的啊,怎么今天反倒要跟她站在一起了?

  虽然她淘气,可是她不傻啊。

  哥哥平时是怎么想的,她心里清楚着呢!

  羽寒的小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些不悦的情绪,淡淡道,“因为爸爸做的太过分了,我也想帮妈妈惩罚一下爸爸。”

  虽然爸爸早就告诉过他,会跟那个女人结婚的。

  可是,他却没想到,妈妈竟然会因为这件事这么伤心,更没有想到,这婚会结的这么快。

  所以,连一向理解爸爸的羽寒,也有些看不过去了。

  心细如他,早就看出来妈妈今天在强颜欢笑了,可是却并没有点破。

  因为那样会让妈妈更加不开心更加失落。

  月儿笑的贼兮兮,“嘿嘿,哥哥,你又不乖喔……”

  羽寒垂了眼眸,“所以等一下你可不能被爸爸的美食诱惑,给妈妈丢人,知道么?”

  “恩,月儿今天一定死磕到底!坚强不屈!恩……还有什么来着?”小妮子眨巴着眼睛。

  “都用错了。”羽寒毫不留情的打击了一句,真不知道这小妮子上学都学了些什么……

  这边,两个小家伙有着自己的小秘密。

  客厅里,林墨歌有些尴尬的窝在沙发里,一动也不想动。

  其实她知道,儿子那句话,是想要帮她的。

  担心着孩子们会饿,可是却也不想进厨房去。因为不想跟那个男人走的太近。

  一想到他在仓库里时,跟那个女人搂搂抱抱的模样,就觉得全身都不舒服。

  她是真的想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心思?

  明明已经要跟胡蝶结婚了,还来她这里做什么?

  是在向好示好么?

  还是想要在孩子们面前好好表现?

  可是,他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不是么,只要继续像以前那样冷冰冰的就好的,反正,也没有人敢违背他的话。

  还有四天么?

  明明一个月都过去了,为何接下来的这四天,竟然如此煎熬?

  厨房里,权简璃已经将饭菜都盛好,摆在了餐桌上。

  看着出自自己之手的美味料理,忍不住一阵得意。

  璃爷果然是人中龙凤,什么都会,而且事事都堪比精英。

  唯一不会的,便是如何讨墨儿的欢心,如何将她留在身边……

  “开饭了!”他故作轻松的喊了一声。

  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回应。

  原本一听到饭字的小吃货月儿,今天竟然连影子都没见到。

  厨房里的空气,冷飕飕的,如同有寒风席卷过一般。

  权简璃眉头紧皱,将身上那小的可怜的围裙脱了下来,正想着能用什么办法,让母子三人乖乖进餐厅来吃饭的时候,便看到一抹纤瘦的身影走了进来。

  心中顿时一喜,却是强忍着,依旧绷着脸。不愿意被她看到他开心的模样。

  嘴角却总是抑制的不住的想要上扬。

  谁料……下一秒,那笑便僵住了。

  然后,随着林墨歌打开冰箱的声音,咔嚓一声,心碎了满地……

  林墨歌就像根本看不到那里杵着一个人一般,将买来的食材一一从冰箱拿了出来,放在柜台上。

  然后便挽起袖子洗菜。

  哗啦啦的水声,将璃爷那破碎了一地的心,全都冲走了,一片都不留。

  他故意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她却连眼皮都不抬一下,按照自己的步骤,洗菜,切菜,整理……

  某人长这么大,哪有像现在这般被人忽视过?

  怒火蹭蹭暴涨,却又不敢发泄。

  因为,错在他。

  只是,厨房的空气,为何如此尬尴?

  明明还有切菜的声音,可为何,在他眼里,却寂静的令人心慌?

  林墨歌低头切着菜,可是发丝却一直往前跑。

  她只能不方便的一直甩着头发。

  身后,却忽然多出一道人影,下一秒,有些笨拙的将她披散在肩头的长发抓了起来,细心的,将落在前面的几缕,也都一一梳到了后面。

  她眉头一皱,下意识想要避开。

  “别动,我帮你扎好……”他的嗓音,温柔到让她迟疑。

  轻咬着下唇,明显感觉到了他的笨拙,心底却没有丝毫的感动,反而,有些厌恶。

  狠狠一甩头,将头发抽离出来,冷冰冰道,“你不用对我献殷勤,这些事还是留着给你的妻子做吧。”

  他动作一僵,却并没有放弃,再次将轻轻将她的长发拢了起来。

  “墨儿,只剩下四天了,我希望这四天里,我们还能像以前一样和和气气的,好么?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不要提其他人……”

  “呵呵……其他人?你的蝶儿听到这句话,恐怕会很伤心呢。”林墨歌冷冷嗤笑一声。

  身后,似乎传来一声浅浅的轻叹,只是太过轻了,有那么一瞬,她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权简璃费力的跟那个小小的皮绳斗争着,却如何都没办法绕上第二圈。

  没想到扎头发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学问。

  “墨儿,我知道你生我的气,可是,看在孩子们的份上,我们休战好不好?只剩四天,这场梦就彻底的醒了,让我们平静的将这个梦做完,好不好?”

  她指尖一颤,自然明白他说的,看在孩子们的份上的意思。

  是啊,只要再忍四天,她就可以得到一个孩子了。

  可到底要带走哪一个,她还没有想好。

  “我要你拟定一份合约。”她的语气终于软了一些。

  他的话,她已经不敢相信了。

  原本也是想要拟定合约的,可是,却被他一时的温柔给蒙蔽了。

  直到现在,才清醒过来。

  似乎明白她心里的担忧,他微微点头,“好。明天我会把合约给你。”

  她没有再说什么,两个人就那样保持着怪异的姿势站在厨房里。

  她手里还拿着刀,准备切菜。

  他站在她身后,面露难色的帮她绑着辫子。

  “权简璃,用一个孩子换一场梦,为什么?”

  她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

  这个问题,一直都萦绕在她心头。

  “……”

  身后的人,却并没有回答。

  他要如何告诉她,他能给她的,便只有这一场梦了?

  他想要醉生梦死一场,想要将自己的一生,都缩短在这一个月中,将所有想与她做的事,全都做一遍……

  他是把这一个月,当成是一辈子来过的啊……

  可偏偏,她根本就不懂他的心。

  有时候,解释太过于苍白。

  而且,现在的她,恐怕根本就不会相信他说的任何话了吧?

  静谧的空气中,连呼吸,都有些颤抖,喉咙紧的难受。

  眼眶,也有些酸涩。

  明明有千言万语想要对她说,明明有生生世世的诺言,想要承诺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