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77章 当初的礼物(5)
  第477章当初的礼物

  “月儿不想住这里,月儿只要跟妈妈住在一起。”

  说罢,一路小跑追到了前面。

  权简璃嘴角抽搐了几下,没想到连这个最好哄的小女儿也哄不了了……看来想要让墨儿同意,更加艰难吧?

  林墨歌拉着羽寒的手走在前面,岳勇像个合格的导游一般介绍着,“这套别墅是哥特式风格,上下三层,有十二个卧室,三间书房……还有健身室,游戏室……还有为林小姐您特别装修的工作室……”

  林墨歌眉心越皱越紧,所以,这座别墅是要让她住的了?

  “其实这座别墅买来以后两年没有住过了,也是最近璃爷才吩咐重新装修过的,如果林小姐您觉得哪里不好,我马上叫人重新做……”岳勇滔滔不绝的说着。

  羽寒紧紧拉着妈妈的手,仰头道,“妈妈不喜欢?”

  “宝贝儿,你喜欢这里么?”林墨歌低头看着儿子,虽然是跟一个七岁的小孩子交谈,可是语气,非常认真。

  羽寒想了想道,“羽寒住哪里都一样,只要能跟妈妈在一起,就是最幸福最温暖的家。”

  林墨歌心头一暖,两个孩子,一个古灵精怪,一个七窍玲珑心,性子爱好截然不同。可唯有一点,是相通的,那就是对她的爱。

  而这,也是她最欣慰的地方。

  羽寒从小生在权家,早已经看过了一切奢华,所以对这些身外之物,自然没有多大的兴趣。

  月儿虽然表时候会有些小小的虚荣心,可是她也是会替妈妈考虑的,在大是大非面前,不会出差错。

  “谢谢你宝贝儿,谢谢你这么体贴。”林墨歌紧紧抱着儿子,心里暖烘烘的。

  岳勇看在眼里,也是鼻腔一酸。

  明明就是这么好的一家子,璃爷偏偏要为了成全蝶儿小姐而放弃,哎……

  一阵铃声响起,岳勇看了一眼,“抱歉林小姐,我先去接个电话。”

  “恩。”林墨歌点头,知道岳勇是想让她自己四下看看。

  可是她根本就没有那个心思。

  自从知道了权简璃确实要把这套别墅送给她以后,她更加不愿意留在这里了。

  因为,她知道了权简璃的心思。

  拉着羽寒从楼上下来,就见月儿正在客厅里像小猴子一般的四处看着。

  她感兴趣的倒不是这些奢华的装饰,而是墙上的一些小玩意。

  在她看来,这些就像是独特的玩具一般。

  客厅里,放着一块很大的屏风,几乎将整面墙壁都遮挡住了。

  月儿从屏风后面钻了出来,对上面的镂空雕塑很感兴趣。

  “妈妈,这个好漂亮喔,月儿在后面也可以看到妈妈呢……”小妮子想要把自己的脸从镂空处露出来,便一个劲的踮着脚想要再高一点。

  身子也不由得压到了屏风上。

  若不是月儿开口,林墨歌倒是没注意。这屏风精雕细刻,一看便是出自名匠之手。说不定还是什么古董呢。

  毕竟权简璃对家里的摆设有着独特的爱好,总喜欢找一些极尽奢华的东西回来。

  这屏风是古董的话,倒也平常。

  “月儿!不许胡闹,快出来!”她呵斥一声,若是弄坏了,她可赔不起!

  “喔!……呀!”月儿刚要出来,却不小心被屏风下的支撑给绊了一下,砰!……

  整个屏风都倒了下来,露出月儿那张可怜兮兮的小脸。

  “妈妈……月儿不是故意的……”小妮子有些慌张了。

  “还敢狡辩!……”

  林墨歌的话刚说出口,便被羽寒的话打断,“妈妈,你看,好漂亮的画喔……”

  屏风一倒下,便露出后面墙壁上的一幅巨大画作。

  充满异域风格的雪白房子,天蓝色屋顶,红色小花。

  还有,一望无际,碧蓝色的大海。

  不过此时,蓝色的大海却被染成了金红。

  而在海平面之上,夕阳下缓缓落下。

  余晖,将整个画面,都染成了一片金红。

  而在整幅画的正中心,是一个身着白衣,飘飘如仙的女子。

  她的身影,在夕阳下,熠熠生辉,如从天而降的仙子一般,美的不食人间烟火。

  只是,原本那漂亮的侧颜,却被一团颜料给生生毁了。

  那颜料不偏不斜,刚好将画上女子的脸给遮挡,从那颜料四溅的程度来看,似乎洒上颜料的人,是承受着相当大的怒火。

  饶是如此,在羽寒眼中,这依旧是一幅最漂亮的画卷。

  林墨歌愣住了,心尖狠狠的颤抖着。

  这画上的风景,太过熟悉,熟悉到此生,都无法忘记。

  因为在希腊爱琴海的那一场仲夏夜之梦里,她才彻底的沦陷进他温柔的陷阱中,无法自拔……

  岳勇说过,这套别墅买来两年了,那么……是在她与他从希腊回来后买的么?

  可为何,他却没有告诉过她?

  为何这幅画,明明已经画好了,还要毁了?

  虽然现在被毁了的样子有些遗憾,可是,其余完好着的地方,仍旧让她眼眶通红。

  她没有想到,爱琴海的记忆,不单单只是刻在了她的记忆里,也同样,刻在了权简璃的心里。

  为何,他会将那一刻的景色如此完美的呈现呢?答案只有一个,因为那天的落日,于他来说,同样震撼……

  是因为爱么?

  如果不是因为爱,如果能将这景色记得如此清晰?

  是啊,在温哥华的时候,他口口声声说着爱她。

  或许,这爱便是从爱琴海开始的吧?

  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荒唐。

  怎么可能?他爱的,一直都是蝶儿啊。

  他为了蝶儿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又怎么可能爱她?能画出这样一幅画来,也不过是因为他与羽寒一样,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吧?

  “才不漂亮呢,脏兮兮的。”月儿看在眼里,只觉得是一幅被弄脏了的画而已。因为她没有羽寒的细心,自然看不出画里真正的意境。

  “妈妈,月儿可不可以到外面去玩?”小妮子没耐心的问道。

  虽然她一早就想要出去了,可还是要征求妈妈的意见,毕竟她才刚刚犯下了大错。

  林墨歌只沉浸在动容中,根本无暇顾及到她,便心不在焉道,“好,不许再捣蛋了……”

  “妈妈,我陪月儿去吧。”羽寒看着爸爸从一个房间里出来,便开口道。

  “好。”

  一得到妈妈的同意,羽寒便拉着月儿的小手出去了。想要把单独的时间留给爸爸和妈妈。

  林墨歌彻底被这幅画震撼到了,她从未想过,竟然还有机会,再见一次这美丽的景色。虽然,这景色上,有着一大片的污渍。

  “都毁了,不看也罢。”身后忽然传来的声音,吓了她一跳。

  权简璃的脸色并不好,因为看到这幅画,便会想起当初她一次又一次从他身边逃开时的悲凉。

  有些事,现在已经释怀了。

  可是唯独记着她拼尽一切,也要从他身边逃走时的决绝。

  这一点,他是如何都没办法释然的。

  “我没想到,你竟然还记得……”她苦涩一笑,指尖轻轻划过那冰冷的墙壁,上面似乎还残留着淡淡的颜料香味。

  “当然记得……”他嗓音骤然温柔起来,那一日的她,如同仙子一般降临到了他的世界,从此,便再也无法抹去。

  “墨儿,还记不记得,我生日那天……曾说过,会送你一个礼物?”他从身后拥着她,柔声问道。

  沙哑低沉的嗓音,如同温煦的海浪,悠悠地,便将她的记忆,引到了两年前的那一天。

  那一夜,是他的生日,也是她决定要带着月儿,随着羽寒一起出国的前夜。

  她在沙滩上,与他度过了浪漫而缠绵的一夜。

  那一夜,他把她当成最好的礼物享用。天亮时说过,还要带着她去一个地方,送她一个礼物。

  可是,她一个转身,便带了月儿逃到国外。

  再也无缘见到他所说的礼物了。

  “这……就是你说的礼物么?”她呢喃着,眼底有泪光闪烁。

  那个从来都嫌麻烦的权简璃,连吃饭都要人喂的权简璃,竟然会为了她,一笔一笔的画下如此庞大的画作?

  说不感动,是假的。

  “恩……”他缓缓应着,下巴在她脖颈间轻轻摩挲着,“我躲在这里一天,谁也不见,就是想赶在日落前画好带你来看。可是……”

  他忽而低沉一笑,“得到的消息,却是你与羽晨双双逃到国外……”

  她心底狠狠一沉,“所以,你一怒之下才将这幅画毁了么?”

  她知道,当初他以为她与羽晨私奔了。后来才明白,那不过是个巧合而已。

  “真可惜……”她喃喃自语,就算再怎么生气,也不该将倾注了心血的画毁了啊。

  “可惜么?既然你不愿意看,留着又有什么意义?”他苦涩笑着。

  林墨歌轻咬下唇,是啊,他一直都是这般行事的啊,得不到的东西便毁了,就算是可惜,也不愿再看到,惹人神伤。

  只是心里,忽然有些伤悲。

  没想到她无意间,也在深深伤害着他……

  两个人就那样安静的看着墙壁上被毁了的画,许久都没有出声。

  “既然已经决定毁了的地方,为何又要带我来看?”她缓缓开口,打破了一室的沉默。

  他将她拥得更紧了一些,“墨儿,以后我们住这里好不好?你想要什么样子,我们再重新装修……你喜欢画漫画,就选一间最大的做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