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78章 当初的礼物(6)
  第478章当初的礼物

  “孩子们也会有独立的游戏室,不会再出去闯祸,也不会打扰到我们……”

  她脸上的笑,渐渐僵硬了下来,心,节节冰冷。

  “我们?”

  “恩,我们……”他再次肯定回答。

  “呵呵……”林墨歌凄然一笑,“你莫非是忘记了,三天以后,你便要娶你的蝶儿进门。而我们的交易,也会结束。”

  他身子一僵,似乎连呼吸,都有着剧痛。

  “我知道……”

  她默然,“既然知道,又何必说这些话?我早就说过,交易结束后,我们不再有任何关系,莫非你以为,我会做一只被你豢养的金丝雀么?两年前不可能,如今,更不可能……”

  “墨儿!……我……我知道你的倔强,也不会强迫于你。只有你和孩子们住在这里……这样还不行么?”

  他的嗓音越发干哑,带着苦苦的哀求。

  “你知道我不想再与你有任何瓜葛的……”她面色一沉,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他没有阻拦,只是满脸的受伤。紧握着她的手,坐到了沙发上。

  茶几上,放着两份文件。

  她眸光闪烁,有些不明所以。

  权简璃将两份文件拿起来一一打开,放在她手中,“这一份,是你昨天要的,关于这一个月交易的合约。上面写的很清楚,期限一到,我便将一个孩子的抚养监护权交给你。”

  林墨歌心里一惊,仔细看着上面的条款,这次,倒是没有那些玩文字游戏的套路,就那么简简单单的写着交易的内容。

  “还有这一份,是这座别墅的房契,只要签上你的名字,便是你的名下的产业了。你不是说过,不想与我有瓜葛么?以后这里就是你的房子,自然与我没有关系……所以,你大可放心的住在这里……”

  林墨歌黛眉紧皱着,看向第二份文件。

  “住在这里?”她冷冷嗤笑着,“谁的名字重要么?结果不还是一样?将我困在这里?”

  “墨儿……”

  在她倔强又清透的目光下,他忽然有些心虚。

  确实,他是想用这套房子将她困住,好让她没办法离开。

  可是,聪明装相如他,又怎么会说出实话?“这里原本就是为你而置的,若是你不喜欢,便荒着好了。除了你,谁都没有资格入住这里的。”

  林墨歌指尖一颤,又想起客厅的那幅画来。

  似乎隐隐可以想见,两年前他一笔一笔将颜料涂在那面墙壁上时的专注神态。

  可那又如何?

  对她用了心又怎样?

  就算是对宠物,也有感兴趣的时候。

  她现在,终于信了当初初白说过的话了。

  权简璃只是个自私的男人,用婚姻,将蝶儿那个美好的初恋情人绑在身边。再用孩子,将她留下。

  如今的房子,便是他计划的第一步么?

  “那就荒着好了,我自幼习惯吃苦了,这种奢华的房子还真住不习惯。”林墨歌沉着脸,淡然道。

  “你的房子我是不会要的,所以这份文件对我来说毫无用处。我只会签这一份。”她将房契那份合约放回了茶几上,拿起笔来,便要在第一份文件上签字。

  “墨儿,你知不知道这份文件还有一个附加条件?”权简璃忽然开口将她的动作打断。

  林墨歌微微一愣,下意识将文件翻到了最后一页。

  果然,右下角处有一行小字,上面清楚的写着,若想要此份文件生效,必须签订房契证明合约。

  房契证明不就是……

  “卑鄙!”她咬牙切齿。

  恶狠狠瞪着那个一脸无辜的男人。

  “无妨,反正我卑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权简璃无赖般的扯动着嘴角,笑的猖狂,“墨儿,你知道的,只要我想做的事,没有做不到的。除非你放弃一个孩子,否则就必须接受这座别墅。”

  林墨歌气的牙痒痒,恨不得将这个男人的脸生生撕碎!

  他却好脾气的谆谆善诱,“在交易期限结束前,我们都是夫妻关系。丈夫送给妻子一套房子而已,你大可坦然接受。而且,就算一个孩子跟了你,他始终也是我权家的骨肉。我又怎么会让他跟着你去租房子住呢?既然身为我的继承人,就要从小享受一切最好的东西,房子,自然是第一位的……”

  明知道她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了,他却还在继续洗脑,“难道你不想给孩子们一个好的生活条件么?墨儿,你曾经说过,为了孩子们,什么都可以做,那么现在,就是在为孩子们考虑啊……你也看到了,月儿和羽寒都很喜欢这里,这里的环境也不错,以后伯母出院了,也可以住在这里疗养……”

  一说到孩子和母亲,林墨歌默然了。

  她承认,这里很好,所有的东西都很好。

  凭着她的那点求生本领,别说这辈子了,恐怕下辈子,都没办法住上这么好的别墅。

  可是,她依旧没办法说服自己,接受这个男人的赐予。

  可是如果不签的话,那么这一个月她就白白煎熬了,最重要的是,一个孩子的抚养权,她也拿不回来……

  “混蛋!我真是瞎了眼才会信你的话!”林墨歌气的小脸煞白,早就应该知道,这个混蛋就是个奸商啊,不可能会做亏本的生意的。

  她本以为可以得到一个孩子,却没想到,反而将自己绑在了他的身边!

  他双手抱胸,懒散靠在沙发上看着她,那模样似乎已经料定了她舍不得放弃一个到手的孩子。毕竟,他知道她对孩子们的爱有多深。

  林墨歌深吸一口气,心中似乎下了决定,冷静的将文件合起来,放回到茶几上,起身,郑重其事,“两份合约我都不会签,只是希望你遵守诺言,好好对待两个孩子。”

  权简璃脸色一沉,高高扬起的嘴角僵了半晌,不安的抽搐了几下,“你是说……你要放弃孩子?”

  她点头,“不是放弃,只不过,让他们留在权家,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嘴上这么说着,心却在滴血啊。

  她多想把两个孩子都带回身边,将他们远远带离权家那个冰冷无情的地方。

  “墨儿,你知道激怒我的后果!我会把孩子们送出国,送到你这辈子都见不到的地方!”他牙齿都在打颤,从未想过,这个女人竟然狠心到了这种地步!

  不过,他不怕。

  因为料定了,她不会舍得让孩子们出国的。

  之前在温哥华的时候,这个办法就屡试不爽。

  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因为太过用力,触到了烫伤的地方,指节生疼。

  一脸娇俏的小脸却越发倔强,“如果你敢对孩子们做出如此冷血无情的事来,我就去法庭告你!告到你倾家荡产,一无所有!我会走法律途径将孩子们的抚养权夺回来!”

  她这次也铁了心,反正孩子们也是他的亲生骨肉,她就不相信,他一点都不心疼孩子们!

  啪!

  权简璃重重一掌拍在沙发上,因为暴怒而双眼通红,“墨儿!我不过是想让你和孩子们过得舒服一些,为什么你就不能理解!?”

  “呵呵……真是冠冕堂皇的理由。”林墨歌冷笑着,轻蔑的瞥了他一眼,“不好意思,我就是这么不识趣的女人。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说罢,踩着高跟鞋高傲离去。

  院子里,两个小家伙正坐在秋千上说着什么,很认真的模样。

  冬日的暖阳透过架子落在两个小家伙的脸蛋上,美好得令人恍惚。

  林墨歌不由得心底一颤,其实,她刚才说的不过是气话。

  她有多想陪在两个孩子身边,永远都不分开。

  可是,却又没办法说服自己,留在权简璃身边做个第三者。

  虽然不喜欢那个胡蝶,可是同样身为女人,她也知道胡蝶的难处。所以,更加不想再去打扰别人的幸福。

  可偏偏,权简璃却步步紧逼,一刻都不得放松。

  既然没有在那份交易的合约上面签字,那是不是意味着,其余的三天,也自动作废?

  那么,她能跟孩子们在一起的时间,便又少了……

  “妈妈!……月儿没有捣蛋喔,是不是很乖?”月儿一看到她出来,便从秋千上跳了下来,张开小手扑进她怀里。

  “是啊,月儿最乖了!”林墨歌在女儿的小脸蛋儿上狠狠亲了一口,又将慢慢走来的羽寒也搂进怀里,“走吧宝贝儿,我们去看外婆。”

  “恩!”羽寒乖巧回应着,明明心里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却都忍住了。

  因为他看出妈妈的脸色并不好,想来跟爸爸之间,又是不欢而散。

  母子三人手牵着手向别墅外走去,阳光洒落在三人的背影上,温馨而柔软。

  “妈妈,这里的泳池好大喔……还有游戏室呢,里面有好多的玩具喔……”月儿一脸向往。

  林墨歌有些愧疚,明明知道孩子们喜欢这里,她却要固执己见……

  “妈妈,羽寒还是更喜欢我们现在住的地方。”羽寒仰头小声说道。

  “为什么?”林墨歌倒是有些好奇了。

  “因为那里有妈妈,还很温馨。”羽寒那如黑曜石般闪耀着的眸子里,满是真诚。对他来说,再奢华的别墅,都比不上一个有妈妈的小窝。只要能跟妈妈在一起,便是得到了全世界。

  “宝贝儿……妈妈真的好爱你们……”

  林墨歌嗓音哽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