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82章 冰释前嫌(3)
  第482章冰释前嫌

  林墨歌苦涩一笑。

  初白的话倒是给她提了个醒呢,因为这些天她确实都没有怎么看书。

  若是再不用功的话,恐怕考试真的要搞砸了。

  林初白又走到床边,对着昏迷不醒的老人道,“闫莎阿姨,我先走了喔,一会儿再来看你。”

  说罢,又跟两个小家伙告别,这玫匆匆离去。

  待他走后,林墨歌又仔细的给妈妈擦洗了一下,然后才带着两个孩子上了楼。

  在电梯里,将两个小家伙的衣服都整理得服贴了一些,又嘱咐几句,“一会儿进去以后不许跟爷爷说我们去见过姑婆的事,知道么?”

  “为什么不能说啊?”月儿永远都是那个问题最多好奇心最重的孩子。

  “因为爷爷的身体很不好,如果我们告诉他去见过姑婆,爷爷一定会生气的,而且姑婆的房子不是烧了么?如果爷爷知道了,说不定会担心。一担心,血压就会升高,就会更加难受了。难道月儿想让爷爷难受么?”

  林墨歌蹲下身子来,一字一句,认真的给女儿解释着。

  月儿想了想,摇摇头,“虽然爷爷平时很凶,可是跟便宜老爸比起来要好多了。所以月儿希望爷爷能快点好起来。”

  林墨歌欣慰一笑,月儿虽然淘气,可心底却很单纯善良,“月儿最懂事了,爷爷知道月儿的心思,一定也会快些好起来的。”

  说话间,电梯已经打开了。

  她一手牵着一个孩子,有些紧张的向着走廊尽头那间高级贵宾病房走去。

  几天前,她还在走廊里哭的撕心裂肺,如今,却为了孩子们,又不得不重新到这里来。

  “小小姐,小少爷!”门外的黑衣人自然是认得羽寒和月儿的。

  而且这个拉着他们的女人,这些人也知道。曾经跟着二少爷来过。

  所以不敢阻拦。

  母子三人推门而入,病房里安静的有些过了头。

  她原以为,权老爷子身为权家一家之主,既然住了院,一定会有不少的佣人守在这里的。

  可是没想到,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来看他。

  权幻是个花花公子,自然不会是守在床前的孝子。

  羽晨的父亲,据说是权老爷子从小到大最疼的儿子,可是此时,也不见前来探望。

  至于最该守在病床前的吴玉洁,林墨歌更是一次都没有见到过。

  树倒猢狲散,这句话放在权老爷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或许这就是豪门的悲哀吧?

  有权势的时候,所有人都围在你身边转。

  可若有一天,你失了势,就连最亲的人,都会背叛。

  只是不知道,此时的权老爷子,会不会有一丝后悔和遗憾?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对待那些,真心对他的人?

  在进入卧室前,林墨歌深呼吸了一口,想要调解一下心中的紧张感。

  羽寒早已经看出了妈妈的心思,紧紧抓了抓妈妈的手,“妈妈,不用怕,有我们在你身边。”

  “恩,有你们在,妈妈不怕。”林墨歌心里一暖,也更加有了勇气。

  推开门走进去,微微笑着,“权老爷子,我带孩子们来看你了。”

  权老爷子的状况与前几日一样,依旧趟在那里,只能睁开眼睛看着四周。

  嘴里也只能发出一些类似于字母的声音,连几个完整的字都说不清楚。

  只是他的头脑还算清醒,一看到林墨歌,顿时眼眶通红,布满血丝的双眼,狠狠的盯着她,似乎像一头发了怒的狮子,马上就要扑上来将她撕碎一般。

  可是,现在林墨歌根本就不怕他,因为他躺在那里根本就动不了不是么?

  她苦涩一笑,“我知道你不想看到我,可是,也没有办法赶我走不是么?而且我今天来看你,是想要让你见见孩子们。所以,你最好不要太生气,否则气坏了自己的身子,是你吃亏。”

  她故意这么说的,就是想要出一口气。

  当初权老爷子对她的态度那么恶劣,而且还用她当作筹码,与权简璃进行了一场赌约。就是在那场赌约里,她输掉了一切。

  所以,这口恶气,她总是要出一出的。

  可是因为他的病人,所以她的话也说的没那么过分,就是不想再刺激到他。

  果然,权老爷子奋力的瞪大眼睛,嘴里含糊不清的,“滚……”了几句。

  林墨歌根本不理他,一边招呼着孩子们过去看他,一边找了个花瓶,将带来的康乃馨放了进去。

  而且还特别贴心的摆放在了他的床头。

  “权老爷子,我把花放在这里了,你要是生气想骂我呢,就快些好起来。反正你现在的样子,也骂不到我。”

  权老爷子自各根本就说不过她,愤怒的将头扭向一边。

  看着趴在床前的两个小家伙,眼里的愤怒总算是少了一些。

  “爷爷,你还难受么?”羽寒眨巴着黑曜石般的大眼睛,那双眸子里,满是担忧。

  “呃……呃……”权老爷子似乎在说着什么,可是没有人能听懂。

  月儿则比羽寒要会表达的多,径直用自己的小小手,拉住了爷爷苍老的大手,“爷爷,虽然你平时很凶啦,可是月儿还是希望爷爷能快点好起来。”

  没想到这个进权家只两年,平时调皮捣蛋,处处跟自己对着干的小孙女儿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来,权老爷子顿时眼眶泛泪,双眼更加浑浊。

  “爷爷爷爷,你是不是饿了呀?还是困了?要不然就是哪里痛了?”月儿看到爷爷快要哭的样子,也有些担心。

  “爷爷是开心。”羽寒一直都最了解大人的心思。

  于是淡淡开口说道。

  其实,他也有些惊讶的,因为爷爷向来都是凶巴巴的模样,从来都是说一不二,让人心生敬畏的形象,哪里有过这般老泪纵横的样子?

  “可是开心怎么会哭呢?伤心了才会流眼泪的嘛。”月儿有些不理解。

  “宝贝儿,爷爷不是哭,是感动。因为月儿总是调皮捣蛋,给爷爷添麻烦,现在一下子这么懂事了,所以爷爷才会开心的。妈妈不是说过么,人要是太开心的话,也会流眼泪的。不只有伤心的时候才会流的,知道么?”

  林墨歌耐心的解释道。

  月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月儿明白了。”

  然后,又拿了小手去帮爷爷擦眼泪,“爷爷不哭喔,开心的时候是要笑的,笑起来才好看呢。”

  “呜……呜……”

  权老爷子似乎又说了什么,还想要点头,可是身体却根本不听使唤。

  护士进来换药的时候,刚好看到了她在,却什么也没说。

  只是看着月儿和羽寒可爱,忍不住多逗趣了几句。

  “小姐,我看小小姐和小少爷也都饿了,不如我先带他们去吃些东西吧?”小护士亲切开口道。

  “还是不要了,这样太麻烦你了。”林墨歌不想给别人添麻烦,本来她就打算看完权老爷子以后再带着两个小家伙出去吃饭的。

  “怎么会麻烦呢,反正我也是自己去食堂吃的,怪无聊的。而且小小姐和小少爷真的太可爱了,我也好喜欢他们呢……”小护士笑的比蜜还要甜。

  月儿也拉着妈妈的手道,“妈妈,就让我们去吧,月儿也想学着自己做些事情呢。”

  林墨歌无奈叹息一声,她又何尝不知道,这个小吃货,不过是想尝尝医院食堂的饭菜好不好吃罢了。

  低头看了一眼羽寒,“宝贝儿,你也想去么?”

  羽寒看一眼妈妈,“我留在这里陪妈妈。”

  他知道,妈妈有些害怕爷爷,自然不想留妈妈单独在这里。

  可是,忽然间,咕噜噜一声响,不知是谁的小肚子饿的叫了起来。

  羽寒小脸通红,等于不打自招。

  林墨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摸到了摸儿子细软的头发,“好吧,让护士姐姐带着你们去吃饭吧,妈妈在这里跟爷爷说会儿话。”

  “妈妈……”羽寒有些不想走。

  可月儿早已经兴奋不已了,“好棒好棒!可以吃食堂的饭菜喽!”

  林墨歌将两个小家伙推到小护士身边道,“那就拜托你照顾他们两个了。月儿,不许给姐姐添麻烦知道么?”

  “遵命!”月儿一本正经道。

  小护士笑的灿烂,“您放心好了,那我们就先去了。”

  说罢,一手一个,拉着两个小家伙便离开了。

  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气氛静谧的有些尴尬。

  权老爷子知道没办法赶她走,便闭起眼睛来,假装睡觉,不想看到她。

  林墨歌有些尴尬的坐在一边,有意无意的拨弄着花瓶里的花,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权老爷子,我知道你不想听,所以,我今天说的话,你也可以说做没有听说过。我也没有其他的用意,只是不想让你继续误会下去罢了。若是别人,我也懒得解释,可你是孩子们的爷爷,而我是孩子们的妈妈,这层亲情关系,是如何都撇不清的。我不希望因为我,而让您对孩子们有什么保留和猜忌……”

  林墨歌坐直身子,缓缓开了口,“我知道,您一直觉得我是个心机很重的女人,以为我想要借着孩子们上位,嫁入权家做二少奶奶。可是,其实您真的多虑了,我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想法。而且今后,您也不必再担心,权简璃他……已经决定下周便娶那个蝶儿了……”

  说到这里,心里有些微微的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