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84章 冰释前嫌(5)
  第484章冰释前嫌

  自然开心不已,“那就拜托您了,老爷子吃完以后就会犯困,那个时候房间里最好安静一些。”

  “恩,我知道了。一会儿我就带着孩子们离开。”林墨歌开口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出去了。如果有什么事再叫我。”小护士说罢,又冲着两个小家伙摆摆手,这才退了出去。

  林墨歌便重新坐下,舀起一勺粥,细心的吹凉,再喂进权老爷子口中。

  权老爷子便合作的一口一口喝着,连洒出来的,她也细心的擦掉。

  月儿一向没心没肺习惯了,只是眼巴巴看着,然后讨好的帮爷爷捶着腿,一边还问道,“爷爷,好不好喝啊?”

  “你个小馋猫!该不会又馋爷爷的粥了吧?不是才刚刚吃饱?”林墨歌瞪了她一眼,吓得月儿不敢再吱声了。

  羽寒却要惊诧的多,因为他很清楚爷爷对妈妈的态度。

  就算刚才进来的时候,爷爷也是看都不想看妈妈一眼的。可是怎么才一会儿的功夫,爷爷就这么听妈妈的话了?

  虽然心里想问,可还是忍了下来。

  想要先细细观察一下再说。

  直到把碗里的粥都喝完,林墨歌才将碗放在一边。还细心的帮权老爷子顺了顺胃,一边还絮絮叨叨着,“吃过饭了可不能直接躺下,胃会不舒服的。您先这么坐一会儿,我去倒点水过来。月儿,你不是要给爷爷讲故事么?”

  月儿一听该自己出马了,自然开心得很。

  双手托着下巴趴在床边,很认真的讲起了从前听妈妈讲过的那些故事。

  只不过,月儿有自己奇特的思维方式。

  从她口中说出来的故事,都是好几个故事拼凑在一起的。

  可偏偏,拼接的还恰到好处,有头有尾的。

  羽寒听了一会儿便听不下去了,安静的坐到了一边。

  权老爷子却是听的很认真,神采奕奕的,那双浑浊的老眼里,也终于不再是悲伤和阴翳了。

  反而露出了少有的慈祥和平静。

  如此的天伦之乐,不正是他当初的梦想么?

  可为何,偏偏到了这个时候,才真正的醒悟?

  林墨歌回来时看到了爷孙和乐的一幕,也忍不住微微一笑。幸好,月儿的乐天派性子,并没有被权家那阴霾压抑的氛围所沾染……

  月儿依旧滔滔不绝的编着故事,她便坐在床前,帮权老爷子按摩着身子。因为当初照顾王云的时候,她是特意跟护士们学过的,所以按摩起来自然是很舒服。

  “多按摩一下身子,有助于血液循环,要不然等您恢复了的时候,腿上都要没力气了。”她笑着说道。

  “恩……呃……”

  权老爷子似乎想要表达感谢,可是一急,再次红了眼眶。

  自己的夫人,儿子,儿媳妇,都没有如此尽心尽力的照顾过他。

  可是这个被自己侮辱过利用过的女人,却不辞辛苦的给他喂饭,按摩,带着孩子们陪他说话解闷……

  他越发觉得当初的自己,真是愚蠢至极,被功利和谄媚,蒙蔽了双眼啊。

  看时间差不多了,林墨歌这才扶着他重新躺下,“您先休息吧,我下次再带孩子们来看您。”

  “呃……”权老爷子微微张开了嘴,却依旧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

  “爷爷,您要好好恢复,羽寒会为您加油的。”羽寒难得的说了些煽情的话。

  “爷爷再见!等下次月儿再给你讲一个新的故事喔。”

  月儿也可爱的摆了摆手。

  “好了,不要再打扰爷爷休息了……”林墨歌拉着两个孩子出了病房,回头看一眼躺在病床上的老人,看到他正看着窗外发呆。

  或许,是在想什么心事吧。

  深呼吸一口,压在心底的那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带着两个小家伙回到楼下母亲的病房里,月儿许是累了,窝在沙发里便要睡觉。

  羽寒则安静的问着妈妈,“妈妈是跟爷爷说了什么话么?”

  她惊讶的看一眼儿子,知道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是啊,妈妈跟爷爷说了很多很多,因为爷爷不能发脾气,所以妈妈才敢向他解释啊。所以现在爷爷已经不讨厌妈妈了,以后也可以和平相处了呢。”

  “那妈妈不恨爷爷么?”羽寒眨巴着眼睛认真问道。

  因为当初爷爷是怎么对妈妈的,羽寒全都看在了眼里。

  她嫣然一笑,蹲下身子平视着儿子漆黑的眸子,“妈妈怎么会恨爷爷呢?或许当初爷爷说那些难听话的时候,妈妈也生气过。可是,之后就释然了。因为爷爷是权家的家长,自然要为权家的名声考虑,而妈妈并没有结婚就生下了你们,在他眼里,妈妈就是一个坏女人。所以爷爷才会说那些过分的话的。”

  “妈妈不是坏女人。妈妈是天底下最好的妈妈。”羽寒忽然间抱紧了妈妈的脖子,因为不想让妈妈看到他通红了的小脸。

  林墨歌欣慰一笑,“妈妈能有你们三个宝贝儿,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谁料,羽寒又问道,“那妈妈,既然爷爷跟妈妈已经和解了,是不是妈妈就可以嫁给爸爸了?”

  没有了爷爷的反对,想来事情应该更顺利一些吧?

  毕竟在权家,爷爷还是能当家作主的。

  “宝贝儿,结婚呢,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对不对?而且现在爸爸已经决定要娶蝶儿阿姨了,我们就不应该打扰他们的幸福。妈妈只要有你们,就足够了。”

  林墨歌紧紧的抱着儿子,明明就不想让儿子操心这些事的,可偏偏,羽寒的心思太沉稳,有时候想的比她还要多。

  羽寒没有再吭声,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虽然妈妈不只一次的跟他说过,爸爸娶那个叫蝶儿的女人,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可是,他就是想要再试一试,再阻止一次。

  有些事光是想的,永远都不会有结果。

  只有做了,才能知道,会不会成功。

  他想要尽自己所能,给妈妈幸福,也给自己,创造一次机会……

  林墨歌将两个小家伙安排在沙发上睡午觉,她自己则趴在桌子上眯了一会儿。

  下午的时候,两个孩子又各自玩闹了一会儿,直到林初白伴着夕阳,带着晚餐而来。

  四人在病房里简单吃过了晚餐,天色也不早了。

  林初白便送了母子三人回家。

  月儿还吵着想要跟干爹去水上乐园玩的,可是都这么晚了,自然是去不成了。

  便和林初白约定过几日再去。

  许是顾及到他们母子三人累了,林初白难得的没有再死皮赖脸的跟上去,反而直接开着车走了。

  让林墨歌心里越发不是滋味,总觉得欠得他更多了。

  “走吧妈妈……”月儿扯了扯妈妈的衣角,林墨歌这才回过神来。

  “恩,我们回家。”

  “爸爸今天会来么?”羽寒站在门前,等着妈妈开门。

  “该不会便宜老爸又背着我们回来了吧?”月儿也忽然有些兴奋了。想着会不会一开门,又像昨天一样,闻到厨房里飘散着的饭菜香味。

  林墨歌微沉了眼眸,没有再说什么。

  今天早上在别墅里吵了一架,恐怕以权简璃的性子,是不会主动再找她的吧?

  既然她没有在文件上签字,那么一个月的交易也不会作数。那他再来这里,会不会就是要带走孩子们的?

  一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心惊肉跳。

  甚至连开门的动作,都慢了几分。

  却不料被月儿啪嗒一声打开,小小的身子猛然便钻了进去。

  “呦呵,没有人喔!”月儿光着脚丫在房间里检查了一遍,这才欢呼雀跃起来。

  她也跟那个暴君生气了,才不想见他呢。

  羽寒微微有些失望,他还以为今天爸爸还会回来的。看来,今天妈妈跟爸爸吵架,爸爸是真的生气了。

  可是,无论如何,他还是会站在妈妈这一边的。

  “先换衣服再去洗澡!……”林墨歌一声吼,两个小家伙自然乖乖听话,留进了浴室。

  给孩子们洗了澡,又哄着两个小家伙睡着,她才终于有了自己的时间。

  重新捧着书,打算挑灯夜读。

  许是因为这几天落下了一些,此时看起来倒有些费力。

  看着看眼,眼皮便越来越来重,渐渐睡了过去……

  另一边,权氏集团大楼。

  最近公司里并不太平,可权简璃却想要抓紧时间与墨儿相处,自然是对公司的事耽搁了一些。

  便趁着今天有时间,将这几日没有处理的文件和计划,全都看了一遍。

  又针对股市的稳定,开了两个小会。

  等一切忙碌结束后,天色早已经暗了下来。

  “璃爷,天色不早了,是不是该回去休息了?”岳勇有些担心的看着璃爷,“公司的事再多,您也要注意自己身体。明天来了再处理也是一样的。”

  权简璃将手中的笔扔到了一边,揉揉发酸的眼睛,面色阴沉。

  他也想要慢慢来,想明天再处理。

  可是,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为何对方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动他的公司?

  明明现在他只想要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的陪在墨儿身边啊……

  再看一眼放在一边的两份文件,眉头皱得更紧了。

  今天早上他刚与墨儿吵了一架,连威胁都用上了,也没能让墨儿签了字。这小女人的倔强,有时候实着令人抓狂。

  “罢了,明天再说吧。”

  他站起身来,将外套抓起,便向着外面走去。